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友情天地 查看内容

曾经,只是一种怀念

2022-5-11 15:15| 推荐: 蓝草| 查看: 2643| 评论: 15|作者: 桃之于妖

      时间是无情的,它不会因你的不舍而放慢脚步,那些记忆里的时光,总会收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题记

       我有个发小,三十多岁了,还没有结婚,说实话,我挺替她着急的。

       我和发小都是从农村出来的,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一起闯荡了6年,后来,我嫁了人,把全部的生活都装进了柴米油盐。发小则不同,她从小就崇尚自由,总想着要去外面的世界多看看。

       我和发小一起光着脚长大,村东头的那片大沙滩曾是我们的小天地。那里长满了各种野花、野草,还有一大片树林。

       小时候,我们经常把家里的耕牛游放到沙滩上吃草,自己则躲在树林里玩起了捉迷藏,玩到累了,饿了,我们就在树林里找鸟蛋,沙滩上挖草根。

       生长在沙滩上的一种草根是可以吃的,(它是白色的,细细的,长长的,跟嫩竹子似的一节一节的),把它拿到小河里清洗掉上面的泥沙,再放进嘴里慢慢的嚼,不咽下去,等到嚼出些许的淡淡甜味儿,再又把渣吐掉。就这样,一根小小的毛草根就满足了我们童年时的快乐。

       在我们农村,孩子们个个都是相当野的,我和发小经常会跟着大一点的男孩子们在树林里抓知了,又把抓来的知了,放在捡来的枯枝上起火烧烤,再撒上些偷来的盐巴,那叫一个香。

       回家的时候,看到路边盛开的野金银花,我们会折一些带枝儿的回去,把它们安插到装满水的玻璃瓶里,这样,屋子里可以芳香好几天。

       我和发小六岁一起上幼儿园,七岁一起读一年级,我们在同一所小学。那是村里唯一的一所学校,一到冬天就漏风,一到夏天就漏雨,我们一群孩子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老师上课,那股学习的劲儿,我至今难忘。

       小学班级共有36个人,我和发小分在了一个组,我担任组长,专门帮老师收发作业并记录作业完成情况,可是,我这个组长当得特别不称职。

       我和发小既是同学又是最好的玩伴,每到收作业的时候,我便开始犯难,脑子里嗡嗡嗡的响。到底要不要把她的名字记上去呢?我又一次认真思考。不记的话,这个组长我不尽责,记了,又感觉对不起好朋友。好在当时我想出了个办法,借——给——她——抄。

       升学的时候,我听了老师的建议去了离家较远的重点中学,发小则在她父母的安排下去了就近的学校读书,就这样,我们分开了。

       读初中的那三年,吃了不少苦,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中考那年,我落榜了。那段时间,我一直活在黑暗里,心彻底没了方向。

       就在我感觉人生快找不到出口的时候,发小来找我,她说,“我们去深圳吧,离开这个穷窝窝!”我兴奋的说,“好啊!”本来我们已经约好,同村里几个大点儿的女孩一起去深圳,但我们的父母不同意。他们说,“你们两个女孩年龄这么小,又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们很不放心。”后来,他们又想了想,觉得还是在附近找点事儿先做做看。于是,两个去了附近的松仁加工厂。

       在松仁加工厂做工的都是些农村妇女。她们不光说话粗鲁,还尖酸刻薄,更喜欢占小便宜,我们两人放在食堂蒸好的饭,经常被她们那些人拿走,因此,我们接连饿了好几次肚子。我们回家都没敢告诉父母,做了三四天便跟他们说我们不想干了。

       我的母亲觉得女孩子还是要学门手艺,这样将来还能有个吃饭的本事。母亲托了几位熟人,把我送去他们那里当了学徒,我的发小也跟了去,学了三天就又走了,跟着村里几个大点儿的女孩去了深圳。

       每年过年的时候,她从深圳回来,我们都会小聚一番,然后听她讲她在深圳的所见所闻,直到第三年,她才跟我说,深圳,她再也不想去了。

       深圳回来以后,发小去了县城,在当地一家有名的美发沙龙店里做学徒,出师后,她和她的几个师哥师姐一起合伙开了家美发连锁店,再后来又认识了几个有钱的老板,跟着她们一起搞起了医美。在她创业的那些年,我们很少见面。

       八年后,我收到请柬去参加她的婚礼,那是我们多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她素面朝天,一脸的红疹,把我吓了一跳。我说,“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她笑了笑,“这些年化妆品用多了呗!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我在楼下等她,半个小时过去,她化好妆下了楼,我上前仔细端看,先前长在脸上的红疹全都不见了,淡雅精致的妆容,美得不可方物。

       鞭炮响起的时候,迎亲队伍很快到了楼下,走在前面的高个子,穿着一身洁白的衬衫,捧着一束鲜花笑呵呵的上了楼。他的肚子圆鼓鼓的,走起路来东摇西摆,笑的时候,嘴角露出两颗黑黑的牙。

       发小一脸幸福的接过鲜花,高个子一把将她抱起,我和伴娘们纷纷跟在他们的后头。

       楼下迎亲的车队列成了一排,每辆车上都装点了红色玫瑰,我上前去拉开车门,将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送上了婚车……

       那一次分别后,我和发小就再也没有见过,微信朋友圈也很少看到她更新。后来,我听几个熟识的朋友说,她和高个子是在网上认识的,两人结婚不到半年就离了,她不想让你知道,所以就没告诉你。

       有位网友说,人的情感是跟着感觉走的,没有对与错,也没有好与坏。

       轻轻遥望间,岁月已远。有些人的生活我们不便知道,也不便打扰,不管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

      不联系不代表已忘记,“曾经”,它只是一种怀念,然而,我们只能够怀念。


u_2266598894_4131926576&fm_253&app_120&f_PNG&fmt_auto&q_75.png



                                     作者:桃之于妖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溪水无声 2022-5-11 14:19
拜读,给个赞!
引用 蓝草 2022-5-11 15:18
好些回忆那么近又那么远!
引用 伊人轻舞 2022-5-11 15:35
拜读了,问好。
引用 童心未泯 2022-5-11 20:12
欣赏。
引用 虚心的竹 2022-5-12 09:16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秀丽的乐园 2022-5-12 11:07
慢慢欣赏!
引用 穿山甲 2022-5-12 17:34
支持楼主!
引用 琴韵秋水 2022-5-12 17:34
拜读,欣赏!
引用 青舟 2022-5-12 18:11
学习了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2022-5-12 19:59
慢慢欣赏!
引用 月隐寒霜 2022-5-12 19:59
顶!
引用 阿华 2022-5-12 21:46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我爱清风 2022-5-12 22:31
好才华
引用 浪迹秋 2022-5-12 22:31
支持朋友
引用 陌路 2022-5-13 04:13
欣赏,赞!

查看全部评论(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