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花的嫁纱

2012-8-31 18:27|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5243| 评论: 0|原作者: 柳曼香

  一条熟悉的路,走着走着就陌生了;一些熟悉的人,笑着笑着就各奔天涯了。
  她记得第一次到他家的时候,他正抱着吉他,边弹边唱,唱《同桌的你》,唱《花儿开了》,唱《四季的歌》…淡淡的君子兰在窗台上享受着风的温抚。
  整齐的泡茶设备,他拿起一袋铁观音:“这是刚买回来的新茶”淡淡的茶香在不大的客厅里漫开……氛围立刻变的更加温暖。
  黎小暖和黎小蕊坐在左侧沙发,随着他的弹奏,一起合唱。一个陌生女人坐在右侧沙发,她们一起双手有节奏的拍着配乐……‘爱夏天的人儿啊,一定是纯洁的人,看那拍打岩石的海浪一样,是我的父亲……’唱到这一句的时候,小暖内心一股久违的感动真的如浪花般踊跃着,眼泪如喷泉似的,就直想外奔。
  孟羽大眼睛饱含深情的望着前方的地板面,简单的白色背心,纯蓝色牛仔裤。手指熟练的拨动着弦。小暖猜他是个有故事的人,而且故事一定很精彩。三曲弹毕,他开口说话:“阿微,记得,音乐是一种用心用感情交流的形式。”“恩,明白了。”原来她叫阿微,乖巧的外表,干净的脸庞。中午,阿微做了一桌的好菜。
  由此开始,他们似乎成了挚友,唯一的遗憾,是小暖从小学舞也爱音乐,却是个五音不全。浪费了她一口好听的普通话。她开始羡慕姐姐小蕊不但唱的一口的好歌,还能自己独自作词作曲。
  小蕊告诉小暖孟羽结婚过,老婆很漂亮,后来那女人跟更有钱的跑了。可是,三年了,他依旧没有再去寻找知音,而倾慕他的女子却是一大把。阿微就是其中一个。
  其实,小暖当然也知道,姐姐也是其中一个,只是她从来也不肯承认。后来更熟悉的时候,有时会直接拿姐姐与他开玩笑,然后小蕊会看的出孟羽脸上突然的闪现一丝不开心。小蕊知道,孟羽爱上了自己的妹妹。她突然有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快把妹妹介绍给她爱的男人认识。
  夏日的阳光在午后更加强烈,小暖却把自己关在舞蹈内练舞,她生气了,为了孟羽开玩笑的几个字“五音不全”。汗水浸湿了纯白色的舞蹈服,她累的摊座在地,眼角却泛着委屈的泪水,会唱歌,会弹吉他了不起吗…
  小暖一多星期没有理孟羽,小蕊想,这样也好。如果妹妹爱上了孟羽,她和他就再也没有可能了。可是,又过了几天,小暖房间里突然传出美妙的古琴音。这丫头,几年前死都不肯学这古琴,如今却在这自学起来了。
  “姐,古琴比他那吉它高深多了,难学多了,我五音不全还是学会了。他行吗?对吧,姐姐。”“小暖,你那么在乎他的话,该不会是……“姐哪有阿,只是你们都太棒了,我也不想那么糗嘛。你看人家的手指都磨破了呢。”她伸出可怜的大姆指,姐姐还是心疼的为她包扎了。
  “小暖,臭丫头,我错了好吗?不要生气了,下周六我生日举行音乐会,你一定要来哦。”孟羽的消息。“早点认错不就好了。哼哼,嘻嘻,我会给你们惊喜的。”孟羽笑了,这丫头可爱任性又要强,他似乎无可救药的爱着这类型的女人。可是他突然又想到自己的前妻,那个美丽的女人,曾经那么相爱,最后敌不过一个现实。
  孟羽生日的前一天,阿微对他表白了,可是他拒绝了。因为他打算生日那天对小暖表白,这可是他等待很多天的勇气阿。当阿微哭着离开时,孟羽只能无助的在背后看着她跑开。
  后来,阿微死了,就在孟羽生日的那天,她倒在卡车下,手机抱着给他的礼物,那是一把精心挑选的红木吉他。上面染满了红色的鲜血。
  音乐会的现场气氛热闹,城市音乐届的大小人士都来庆祝。此刻,台上的人们正兴致勃勃的吹着萨克斯。下一个节目是小蕊原创的歌曲《因为爱你》。她知道孟羽从来不爱她,她知道他爱上了自己的妹妹。爱,要怎么说出口,一首歌唱出道不尽的千言万语。因为爱你,远远的看着你…因为爱你,才学会珍惜…
  后来,小暖登台用古琴奏了一曲“秋风词”那旋律美妙带点忧伤。孟羽对小暖寡目相看。台下迎来众人的掌声。当自己的好哥们林汐说对这位舞台上的琴公主一见钟情的时候,孟羽虽不惊讶,但异常的心痛。
  阿微的离开虽不至于另孟羽伤心极致,但或大或小在他心理形成了阴影。那是一个如此爱他的女人,那是一个刚被他无情拒绝的女人阿!
  接下来一段时间,孟羽似乎在痛苦里度过,一个他最好的哥们爱上他最爱的女人。他只有默默的看着他对他好,那句未说出口的爱字,早在这一幕慕的变革中怠尽了……
  而小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最爱的男人如此坚守的爱着自己的妹妹。只是,她依旧静静的守候在不爱她的孟羽身边,和从前一样,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
  其实小暖一直都是爱孟羽的,只是她一直在等,等那句爱,如果孟羽说出那个字,她会毫不犹豫的奔向他的怀抱,可惜他没有。终于,在林汐追小暖的第七个月,她答应了林汐的求婚。她知道自己不爱林汐。但是她也必须知道,姐姐小蕊爱了孟羽5年…牺牲自己没有答案的爱成全姐姐没有答案的爱,这样做对吗?
  斑驳的夏花将要怠尽了,他依然爱她不说,正如她也爱他不语。这个夏季撕守着这个不可说的秘密。苦了他的梦,哭了她的心。
  八月初,黎小暖与林汐的婚礼进行曲在教堂响起,纯白色的婚纱装点着一个她不想要的梦。一滴热泪从她娇艳的容颜滑过,红地毯上,她频频回头:他终是没有来。
  花
  开在太阳下,
  等着情人啊,
  努力盛开却等不到它,
  雨,
  忽然一直下
  打乱这花嫁,
  骗自己他就要到了……
  其实,他来了,人群的角落里那个带着墨境的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另一个男人牵着如天使般的她,他看见她再回头张望,但是他看不到她眼角的泪。
  雨,滴滴哒哒,下个不停。那天夜里。他独自一人抱着吉它弹唱,他回忆初遇时,她那张美丽笑浮现在他眼前,快乐着为他拍打着节奏。脸灯光下,他寂寞的身影仿佛在哭泣。有些人注定只是过客。他爱她,她爱他,但她和他注定不能拉着手幸福的走向那道红地毯。
  这么多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阿微死了,小暖嫁了…唯一不变的黎小蕊依旧安静的为孟羽的吉他配乐。是的,有些人,也注定为了爱守候,钟生无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