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梅魂

2012-9-11 19:24| 发布者: 蓝草| 查看: 16163| 评论: 0|原作者: 陌桑

  题记————匝路亭亭艳,非时裛裛香
  1
  【前世】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去晦明,云共山高下。
  连绵不绝的大山成了夕阳最后的归宿,血红色的云染透了大半边天空。苏秋樨握着专为他特意打造的牛角弓站定,对面悬崖边中箭的女子竟然用如此多种的表情看他。深情地、迷恋的、难过的、失望的、愤恨的……更多的是欲语还休般的隐忍。
  “秋樨,杀了她,别忘了她就是毒害苏家456条人命钩吻天阁的半夏仙子。杀了她,你就可以报仇雪恨;杀了她,你就能解脱了。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魔幻般的咒语在耳边不停地响起,缓慢的举起弓,白色的箭羽拂过他的脸颊,清浅的呼吸声,手在此刻竟是有些发抖。
  湖蓝色的薄纱扬起,却看见女子的嘴巴一张一合说些什么,白净的脸上两道泪水滑下。睁开眼细细分辨,念诗,这女子在念诗!
  苏秋樨狭长的眼眸睁开,为什么他觉得这女子好像很眼熟?失神间,桦木箭杆已经脱手,金属箭头穿破胸膛的声音格外刺耳。
  箭头和箭杆被涂了浓浓的毒液,女子脸色马上开始发青,费力的抬起手,翠绿色的扳指滑落,叮的一声,很是好听。
  夕阳已经快要末了,青山变成了一片漆黑的剪影。
  女子扬起脸向后仰去,万千乌丝如墨般荡开来,嘴角微张,山有日,还无期。结巾带。长相思。君忘妾,未知之。妾忘君,罪当治。等苏秋樨反应过来时,只伸手抓住了一抹湖蓝。
  为什么自己明明报了仇却笑不出来,心像是伤口有人拉扯般的疼,他不是无情无欲无泪之人么,怎么会有泪?怎么会心疼?怎么会想要拉住她?是因为最后她念得那两句诗么,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
  2
  【黄泉】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她曾是钩吻天阁擅长毒术的半夏仙子,也是天下第一绸缎庄南岭苏家望族的三少夫人,更是人们口中人人称羡的妙手神医……她有太多的身份和名字,多到她都记不清那个才是真正的她。
  忘川河血黄色的水从脚下滚滚流过,水中成千上万的孤魂野鬼虫蛇在痛苦的嘶吼,缓慢的走上奈何桥,这将是她这一世拥有最后的记忆的时候。
  跨过三生石旁,她站立。看到了身着湖蓝色薄纱的女子在雪天赏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在玉宇楼阁处笑看自己的孩子与相公嬉笑玩闹。手伸过去的时候,一切突然就消失了。
  继续向前,土台旁支起一间凉棚,一名绝色的女子手持精致的青瓷花碗看着她。犹豫了好久,接过碗,里面的水清澈见底,眼光闪动,鬼也有眼泪么?滴答——掉进青瓷花碗里,掀起微小的圈圈。
  “喝了它,便忘前世今生。一切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会忘的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痛恨之人来生都是陌路……然后重新进入六道,或为人,或为仙,或为畜……”绝色的容颜转头看向忘川河。几千万年来,自己已经看的太多了这样冤屈的眼神,无奈的神情,听的太多悲戚的哭声和哀求,早已习以为常。
  忘却前世今生?一切都要忘记?拿碗的手抖了抖,原来生生两不见,相念永相失。饮我忘川水,不识断肠人。无奈奈何桥,缘断望乡台的滋味竟是如此痛楚。
  秋樨……秋樨……秋樨……
  若他日你走过奈何桥,踏过三生石,登上望乡台,会不会还能记起你的结发妻子?会不会记忆苏醒?想起被冰魔夺取生命的7岁的儿子……
  秋樨……秋樨……
  你可知,这世是我们最后一世的夫妻情缘?来世,我们形如陌路。
  秋樨……
  闭上眼,将忘忧散一饮而尽。
  青花瓷碗骤然掉落,绝色女子摇头,痴儿痴儿……何必执着……
  3
  【今生】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大夫一脸惆怅的离开何府,这何家小公子自出生之日起每逢梅花时节便落泪不止,大夫完全瞧不出这是什么原因,草草的以为这只是眼疾问题。
  一身蓝色长袍,领口袖口绣满了精致的花纹。比女子还要长的乌发用玉簪随意挽起,消瘦的身影竟如女子般柔弱。
  随侍的丫鬟奉上新泡的碧螺春,“少爷,天凉,还是回屋歇息吧。”
  “落梅,陪我去城外梅园走走。”摩擦青釉瓷杯边缘,男子开口。
  梅花似雪,雪似梅花,似和不似都奇绝……
  虽是下雪天,城北梅林的游人并不比往年少。下了车丫鬟递过来暖袖,为他披上连帽披风便跟在后面伺候着。
  等雪停下时发现已经走到梅林不远处的小峡谷地带了,这里偶尔有一两树梅花开在半山腰,煞是好看。
  唤了丫鬟休息一下,便靠着大青石坐了下来。一阵暖风经过,男子猛然睁开眼,泪毫无预示的流淌不止。
  远处,丫鬟与人争执。抬起泪眼看过去,只见一抹白袍晃动。擦过眼泪,英挺的脸就撞入脑海,泪就止住了。
  白衣男子怔住,天下竟有如此男儿。
  “何影忆,家住吴县。”
  “许言西,洛阳人氏。”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从地上捡起一支被雪压断的梅花递上去。
  回赠何影忆的是一串琥珀做的念珠。
  “这是家父向空明大师求来之物,长佩戴有安神静心之效。”
  悄悄收纳怀中,何影忆腼腆一笑。
  无意间碰到何影忆的手指,冰凉如雪。
  大掌裹住暖袖下的小手,不言不语向梅林走去,丝毫没有不妥。
  这算不算执子之手?
  梅花时节,谁会记得有两个少年携手同游?
  矗立江头,何影忆思绪万千;船首,白衣玉袍挥动。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自此后,暗相思,无处说。
  传来他大婚的消息,何影忆脚下一滞,险些摔倒。
  男子相恋本是邪风,他懂。只是从此赏心乐事共谁论?
  五年后,他携妻儿来赏梅花。
  咳血不止的他瞒过他们一家,带他游梅林、赏花灯、湖边品茶……
  他依旧怀揣暖袖,正在与妻儿谈笑的他回身,怎不见你带那念珠?
  我藏在衣袖里,你怎能看得见?正是这念珠才使我多活几年,摇摇头,不语。
  在前方奔跑的小儿突然停下,乌溜溜的眼睛盯着蜜饯铺子。蹲下身,这小孩长的真好看,和他父亲一样星眉剑目。你想吃吗?
  孩子乖巧的点头,他站起来就要去买。走到蜜饯小铺前,发现喉咙里有一丝甜腥味,掏出手帕快速的掩口。
  买回来蜜饯看见小孩脸上兴奋之色,他竟觉的有些满足。
  他携妻儿站定,笑语盈盈。
  他后来为他做了一副画,上有题字: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回到洛阳三个月后,突然收到吴县的他的来信:结交在相知,骨肉何必亲。
  他提笔:骨肉缘枝叶,结交亦相因。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况我连枝树,与子同一身。昔为鸳与鸯,今为参与辰。昔者常相近,邈若胡与秦。惟念当离别,恩情日以新。鹿鸣思野草,可以喻嘉宾。我有一鐏酒,欲以赠远人。愿子留斟酌,叙此平生亲。
  一个月后,他咳血而亡,应他要求,把他埋在了城北梅林深处,初次相遇的地方。
  远在洛阳,每年梅花时节,他定独身前往吴县,在他坟茔前倒上自己亲手酿的梅花酒。
  醉眼朦胧之际,一蓝袍男子带着暖袖站在树下,绝世倾城,手持梅花: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4
  【天上】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雄伟壮丽的苍山云海茫茫,日光透过云层泛出耀眼的光。
  半山腰一玫色身影荡来荡去,好不快活。
  “妖孽,还不现形?”路过苍山的上界大仙如是说道。
  玫色身影始料不及,身子直直的向下倒去。
  “小心。”大仙的座下弟子腾云而来,将她救起。
  在大仙眼前慢慢幻化成一朵梅花,玫红艳丽,绝世无双。
  弟子眼中一亮,大仙笑道,这梅花以后与你相伴可好?
  取出玉瓶,小心翼翼将她放入,一时间一株梅花探出瓶颈。
  万年后,他修成正果,她化身人形,终日侍奉左右。
  民间疾苦,灾祸横行,他奉旨下界造福百姓。
  东海边,他化身医者,驱除瘟疫,济世悬壶。南山下,他乔装官人,开仓发粮,救济灾民。樟林中,他施展法术,捉妖除魔,几近仙逝。
  上界真人怜他,特施法相助,确需一味药引,万年灵妖。
  半夜,她来到大殿,轻抚他消瘦苍白的脸颊,在此之前,她从不逾矩。
  从大殿出来,真人捋捋胡须,你可想好?
  炼丹炉内,她听见了身体燃烧的声音。本是一朵梅,生来无依附,幸得缘相救,天宫化成人。为了救他,献出灵魄又何妨?
  他悠悠睁开眼,真人派小童送来仙丹,打开锦盒,一阵奇香扑鼻而来。
  玉瓶突然裂开,他瞬间清明起来。
  真人微怒,你真要遁入六道轮回?
  他俯身三拜,化身灵珠,渐渐与那仙丹融合。
  天元三年,大启王朝贵妃产子,奇香满室,龙颜大悦,特赦天下。
  天元十三年,新进宫女,指着一额头梅花印的女子,我要她。
  俯身行礼:女婢梅妆,七皇子安。
  天元二十三年,七王爷最宠姬妾被赐死,名唤梅妆。
  天元三十三年,七王爷薨,换衣时发现,胸口处盛开一朵梅花,玫红艳丽,绝世无双……
  5
  【人间】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彩云楼,
  达官贵人,皇亲国戚,抛掷千金,都为了目睹艳冠京城的红豆姑娘一舞倾城之姿。
  老鸨满场赔笑,红豆姑娘已经赎身。
  江南水乡,秀山脚下,溪水缓缓流过。
  唐嘉睿坐在竹屋前,携手身旁女子:红豆,我承诺过,许你一个世外桃源。
  红豆莞尔,云袖轻摆,步步生莲,腰肢倩倩,风姿万千,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几颗梅花镖飞来,唐嘉睿扶住红豆跃出几米远。
  蓝衣女子飘然而至,眼神绝望:师兄,为什么不肯娶我?
  “青梅,我一直把你当做妹妹看待。”
  妹妹……不……那一晚算什么?
  轻抚微凸的腹部,青梅冷笑,翩然离去。
  几日后,大量官兵抵达秀山,一眉清目秀的男子朗声说道:我只要红豆姑娘。
  唐嘉睿安抚:红豆别怕,今日之后,我们便隐秘山林。
  娇小如她,轻点点头,看着他走出竹屋。
  “青梅,你是何苦?”叹口气,唐嘉睿终是开口,俊逸的眉间愁云点点。
  蓝衣女子缓缓上前,清秀脸庞泪痕点点:“师兄,你真不爱我么?”
  唐嘉睿点头,“你是我最宠爱的师妹。”
  半晌无语,陌生男子倒是沉不住气,“青梅,还等什么?立刻取他性命。”
  “小王爷,我只答应带你来,并没有说要取他性命。”
  “难道你不顾及你父亲的生命吗?”不耐烦的转头,男子眼中满是厉色。
  青梅骇住,盯着小王爷的脖颈,那上面有梅花印,这是她用药水炮制而成点在胳膊内侧的记号。难道……那天晚上是他?不是师兄……
  “那天晚上……是你毁了我的清白?”呆呆的看着小王爷。
  小王爷一脸不解。
  “九月初九……”
  小王爷邪魅一笑,没错,是我假扮你师兄,让你对他恨之入骨,然后自相残杀,怎么样?
  指甲狠狠嵌入肉里,被利用了……
  她早知道,父亲是小王爷的心腹,在江湖上招收弟子是为了笼络人才好为他日逼宫所用。却还是,被利用了……
  青梅善用毒,几十把梅花镖发出去,中者立刻倒地。
  小王爷大骇,青梅,你背叛我。
  冷笑一声,你受死吧。
  不消半日,几百号无用官兵已倒地大半,回头,看见唐嘉睿挥舞双剑。
  朝他大喊:师兄,快走,是我对不起你。
  蹙眉,唐嘉睿看见又有官兵进山。带头的,正是自己的师父。
  青梅又发出几百枚梅花镖,就势推了唐嘉睿一把:带上她,快走,父亲不会对我怎么样。快走啊……记住,不要隐居山林,你和她往南直走二百里,沿河有很多城镇,父亲绝不会找到那里,这是我的随身之物,到了那里,这个可保平安。
  运功将唐嘉睿和红豆推至几十丈外,青梅吐血,回过身来,眸中了无生气。
  小王爷走过来一脚将她踢倒,看着下身流出的血,青梅肆意的仰天大笑,看着小王爷,嘴里吐出一句让人发凉的话。
  你可知道,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小王爷呆住,蹲下揪住她的头发,紧咬唇,你这个可恶的女人……
  话还没有讲完,冰凉的匕首已经进入心口。
  这上面涂了乌头液,青梅微笑。
  手一旋转,小王爷瞳孔放大,僵住,血慢慢从心口流出。
  唐嘉睿终于知道那块玉佩是什么,那是异族巫女所持之物,族人看到玉佩,待他们视为上宾。
  冬去春来,几十年后,
  竹林深处,一对老年搀扶而出……
  竹林外,族人身着盛装参加祭祀大会……
  黄口小儿背着鱼篓步履缓缓,脆生脆气的喊道,爷爷,奶奶,今晚有鱼吃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