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校园无间道

2012-9-11 19:27| 发布者: 蓝草| 查看: 16003| 评论: 0|原作者: 马宝军

  九月的阴雨连绵不断,北方的天空灰蒙蒙连成一片,人们的心情也显得格外沉闷,伴随着几天阴雨不断天空开始初放晴云,我们迎来高等院校的开学时间,这座昔日繁华的都市更加紧张地缓解着北上的学子们,她们全国不同地方,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来求学的才子佳人。
  
  城市的天气总是让人难以捉摸,有时也会令天气预报失灵。城市特有的建筑组合和环境污染的问题,形成了晚上还是倾盆大雨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晴朗无余。一场雨水过后,将城市的空气降到最好的状态。天空弥散着清馨的温香,即将退却的夏日的艳丽还依然那样耀目夺光,将整个校园点缀的魅力十足。
  
  教室里狂躁不安,声音如城市的列车厮杀般吵嚷在校园里。这时只见一位李莫愁摸样的人站在讲台上,教室也静下来许多,不过还是发出各种夹杂的吵闹声。只见她微笑一下,要说话的样子,不过笑起来比李莫愁和蔼多了。
  
  “大家好!欢迎各位同学来到我们的学校,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郭老师。初次见面,大家做个自我介绍互相认识一下,我们的班级宗旨就是互帮互助,团结友爱。大家要牢记我们的宗旨,听见了没。”
  
  声音响彻在校园声中久久回荡,震动的桌椅摇晃,几个开小差的同学惊呆了。有一位坐在最后一排的面无表情,镇静坐在那里,原来她会使狮吼功,刚才发功的时候有一股强劲的内力在据抗,好深的内力,看似年纪轻轻却在我的狮吼功下却能纹丝不动,可以断定是个高手,找机会试试他的功力,心里暗自思考这个转学过来的年轻而不失成熟的英俊少年。
  
  她一边思索这个少年的来历,一边微笑着说:“坐在最后面一排,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陆俊义。”只见陆俊义礼貌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有理地回答老师的问题。
  
  “好吧,我看就由你当这个班的班长,就这么决定。”
  
  “谢谢老师,我一定不负老师所望,好好管理本班事务。”
  
  “凭什么呀?老师!这样不公平吧!”靠窗户的几个咧嘴呲牙的家伙有些不服气站起来争论。老师不动声色,大吼一声,吓得他们几个两腿直打哆嗦,往桌子底下钻去,等他们回过神来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的时候,脸色煞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家围起来都惊愕的看着他们,一个戴帽子的家伙鼻孔却流血了,一阵恐惧过后晕过去了。
  
  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对于一个职业卧底来说,这样的日子太浪费时间,甚至可以说是在浪费生命。自从来到这个学校以来,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课以外,一点线索也没有发现,相反这所学校宁静许多,连一点风吹草动也不曾发现。陆俊义正暗自纳闷,无聊地打发着自己的时光,心里想着头派自己这样的任务简直是大材小用,不禁暗自诅咒他的上司。
  
  有一天下课后,同学们还是像往常一样一拥而上,迅速占领食堂的各个领地。同学们蜂拥而上争吵着自己的饭菜,正在这时,一位同学当打好饭菜刚一转身却不小心将饭菜撒在迎面而来的几个同学一身,米饭加西红柿还有肉片撒在了一个胖子的脸上。
  
  “我cao,你没长眼睛吗?”胖子气急败坏地看着自己身上的污浊。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一边道歉一边用餐巾纸去擦倒在胖子身上的饭
  
  “你小子活腻了,找死吗?”
  
  “实在不好意思,我没看见,我是07级经济班的,我叫张天明,你的衣服我来帮你洗,我请你们吃饭吧。”
  
  “好啊,正说着,将端在盘子的快餐朝张天明的面目打去。”
  
  “我今天让你吃个够!”说着用手将饭菜使劲地望张天明的嘴里塞,这时旁边的几个也开始一浑而上拳打脚踢,打得张天明躺在地上直叫,正在食堂吃饭的也默不作声,正经地吃着自己手中的饭菜。
  
  “听说这位穿西装打领带的是学生会主席李耀光,06级的,他可是我们学校校长的独生子,旁边的一个是学生会副主席,另一个好像是什么社团的社长,那几个也都是学生会的整天耀武扬威,专门欺负小女生,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不对吧,我听说是市委书记的儿子,连学校领导都避他三分,想管也管不了呀。”坐在不远处的几个看起来已经年龄相当的老生正在谈论。
  
  正在吃饭的陆俊义听得清清楚楚,正在静静地一个人吃着饭菜。他们几个也没有停止毒打,最后找来一瓶辣椒粉,给这位张天明同学加点调料。他叫人掰开张天明的嘴,要往进灌的时候,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陆俊义将手中的筷子用力一推,筷子像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正好打在王成的手上,只见手中的辣椒粉摔落在地上。
  
  “谁,谁打老子,不想混了,就给老子站出来。”这个有点帅气却有些蛮横无理的家伙开始破口大骂。
  
  一个戴着小红帽侧着身环视了一下四周后说:“是他,那个小子,坐在边上的那个小子”“小子活腻了吗,你哪个班的,敢管老子的闲事,英雄救美吗不过就得可是个男的,哈哈哈!你tmd找死那就让你死的痛快点吧!”边笑着几个箭步飞奔到跟前,个个都飞扬跋扈的架势,攥紧了拳头要打架似的。陆俊义一脸的镇静继续吃着自己餐桌上的米饭。
  
  “小子有种,你们几个给我一起打,打死算我的。”校园里弥散着一股暴力的倾向,正在食堂吃饭的同学都避而走开了,各个逃离了现场。只剩下零星地几个人,不过距离离得很远。
  
  站在旁边的几个听见发话,不时发出阴险的笑容。其实这样的打杀对于这些游手好闲并且贵族公子哥们来说,可是期待已久。几个不要命的家伙抡起身边的板凳凶神恶煞般朝着陆俊义走过来,陆俊义见这么几个小混混也学着黑社会的架势还把不要命的精神都用上,简直又可笑又好气,平时十几个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何况这么几个不禁打而又乳臭未干的小黄毛。想到这里心里暗自发笑,几下就放翻了,连喊在叫地怕腿就跑。这时李耀光也抡起板凳趁陆俊义不备准备偷袭,却不料陆俊义一个转身腿正好踢在李耀光的要命处,只见李耀光屈膝只叫着蹲下去。
  
  这件事过后,校园平静了许多。很少在听到学生会这帮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同学了。同学们忙着复习开始准备期中考试。
  
  这天天气灰沉沉的一片,放学后,大多学生都呆在宿舍。陆俊义在校园里漫无目的游荡,希望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一会看看天,一会看看地,悠闲自在地游离在校园的林荫道上。走着走着却发现自己的鞋带掉了,就俯下身去挽好自己的鞋带,当自己站起身来时。只见一位穿着十分整齐,一身的黑色西服佩戴红色的领带戴着墨镜的人站在一群人的中央,墨镜下透漏着傲慢和威严的姿态,傍边的还有十几个人都彬彬有礼地驻足站立。
  
  “站住,听说你打败了你们学校的学生会那帮王八蛋,够厉害的呀,你小子有两下子呀,不过你也太不安分了,偏偏惹那个小子,他可是市委书记的独生子,据说还是二房生的,白道黑道都吃得开,有人出钱要你的命,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做了鬼可别怨我们呀?”
  
  “哈哈哈哈!看在你有两下子的份上,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给我上!”正说着只见出来两个提着斧头的家伙,一个有着鲁智深般的摸样和体型,另一个却体型收效不过看上去一点也不比胖子悚几分。小子让你尝尝我们斧头帮的厉害,还不是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来,之间走到陆俊义更前抡起斧头就是乱劈,不过陆俊义毕竟是高手沉稳地来回躲闪,一出手就将两人打到在地痛的只叫,连爬带滚的跑回去了。给我一起上劈了这小子,这时只见二三十来个人手中提着一把斧子,斧头顺势飞了过去,向陆俊义扔去,只见陆俊义不慌不忙,双手合十纹丝不动,一道金光环绕在周围,斧头又飞了回来打的七零八落,各个抱头惨叫,。
  
  “好好好,少林金钟罩,精彩,不过不要高兴的太早。”一边鼓掌,一边发出那种压抑的笑声,用手示意站在后面的两个接着上来。
  
  正眼看时出来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装扮另一个白色装饰,可是从面貌来看十分相似,似乎是同一个人,黑白双煞当然是他们最后的杀手锏,两兄弟看起来一个冷若寒霜,另一个却温和目秀,两人各拿一把刀,不过这可不是武侠小说里的冷兵器,戴砍刀的时代早就过时现在早已经被淘汰出局不流行了,只有这种不长不短的装饰刀看上去熠熠发光,树上的叶子也被震落了几片,透露出一种杀气使人悚然心惊胆战。两兄弟挥舞着手中的短刀向陆俊义冲杀过来,两兄弟配合极为默挈在卢俊义的臂膀间陆俊义都小心地躲闪,并在不经意间使出还手之力。一一将两兄弟手中的短刀打落在地,最后两兄弟也受伤逃走了。
  
  正在陆俊义整衣之时,这个站在一旁观赏指挥的人一个箭步飞冲上来,一脚踢在陆俊义的胸口上,只见陆俊义向后倒了几步。这时把站在身后的残兵蟹将也吓到了,个个目瞪口呆,早已将老大佩服的五体投地。听说自己的老大武功厉害,还从没有亲眼见到过,这回可打开眼界心服口服。速度之快是眼睛无法捕捉到的,以前只有在电影里看到这样的速度。
  
  此时只见陆俊义嘴角露出一丝的血迹,身体感到不适。心想他的健步如飞,明显感到他的内力十分深厚,可不是一般的高手,应该是个绝对的高手自己要小心应付,否则可能会输给他们。刚才他一脚踢来的时候那种力量非常强劲,记得师父曾静说过,世上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武功也亦如此。我应该以柔克刚,以退为进,以守为攻,借力打力,克其制胜。
  
  高手过招凭的是定力和不可疏忽的耐力,想要战胜这个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提示自己要小心应对。不过师父曾传授过自己一套掌法不妨可以试试,在几十招过后,两个人都已经精疲力竭。最后陆俊义用寒冰掌一招制胜,只见黑道老大向后退了几步,嘴角吐出血来。残兵蟹将们相互搀扶着走开了。
  
  第二天陆俊义就成了学校的头号新闻,有的同学就主动来打招呼,献殷勤,和陆俊义套近乎,这样就可以免受外人的欺负和压榨。但是陆俊义是那种不透外表的人,从不给别人什么接近他的理由,一双俊俊有神的眼睛下有种猜测不透的深沉。不过他与学校的邪恶势力倒是相当较真,也经常向同学问起学校以前的事情,同学们都以为他是出于好奇都知道什么说什么,直言不讳。学校的大事小事怪事奇事都在陆俊义的脑海里贮存了一遍,最后说起学校去年的那桩血案的时候,同学们各个却有意回避不愿谈论就借口走开。
  
  最后陆俊义还是想尽办法从一个以前在学生会干事的同学那里得知,去年那件血案就是由于现在的学生会主席引起的,他应该坐牢的的,不过他是当官的儿子,有领导撑腰学校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并且给了死者家属一大笔钱,死者家属又是农村的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同学们真正知道情况的也不是太多,不过都是道听途说罢了,也害怕受到学校的处分都当做故事闭口不谈。
  
  自从陆俊义成了学校的头号人物,尤其受到一大群漂亮女生们的青睐,早已经将一个个小女生迷醉的神魂颠倒,主动投怀送抱,
  
  大学的校园一点也不缺少出名的机会,只要你足够出色,还有那种脱俗的帅气漂亮,足足可以将一个人推上历史的舞台。爱情在大学里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大学不谈爱情好像就会被这个世界所淘汰,尤其是那种看上去傻兮兮的那种小女生,整天的抱一本爱情小说,疯狂地迷恋,幻想那种公主王子式的人物,而在这种时代非主流文化的影响下,陆俊义无疑成为女生中的白马王子的最佳人选。
  
  陆俊义迅速占领了学校贴吧的版面和点击率,女生的疯狂迷恋和追求成为校园的头版新闻。
  
  自从出了这件事情之后,学校领导也找陆俊义的班主任和学院领导谈了一下,谁都不想把去年的麻烦事揽到自己的头上,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对陆俊义的背景并不知情,对陆俊义也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最后如果不是班主任求情可能会责其退学。
  
  风云渐消以后,新闻似乎已经走过了它的时效性,被慢慢地淡忘在时间的记忆里,被淘汰在生活忙碌的脚步里。不过陆俊义的个人影响屹然刻印在校园的历史角落里。
  
  一天陆俊义在网上浏览学校的网页,正在在贴吧上无聊地打开这个打开那个随便浏览学校的帖子。这时,在一个不起眼的帖子的里看到学生跳楼内幕的链接,他赶紧打足精神,打开链接,一幕图片在陆俊义的视角线上显露无疑,正是学生坠楼死亡时的照片,血液模糊地散坠在身体的下部,在图片的下方还有一段文字立刻吸引了他专业敏感的嗅觉。
  
  据相关同学得知:这位校花级女生已经怀孕,因堕胎分歧在宿舍发生“战斗”而坠楼死亡,孩子的父亲是谁呢?——学生会主席《该市市委书记的亲生子》
  
  发帖人:死神
  
  从发帖日期可以看出此贴是刚发上去的,还没有经过管理员处理。
  
  看来这条大鱼是逃不了法网,他还暗自庆喜自己的沿着这条线索就可以将凶手伏法。
  
  最后,在经过长达半年的调查中,事件终于水落石出,学生会主席利用权利与校花发生性关系,并在怀孕后因强迫堕胎,两人发生口角争执在两人撕扯之时,不小心坠楼而亡。据说是推下去,但在最后的事件处理时领导因怕其受影响给了死者一大笔钱就息事宁人。在拘留这位市委书记儿子之后,死者家属也没有追究责任,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不过,自从这件事以后,这位书记的儿子到时改变了许多,在没有那么横行霸道了,也安分了许多。可能是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和拘留了几天也受了点皮肉苦,毕竟也拘留了半个多月,在里面吃的苦应该不会少吧,还是有些醒悟了吧!
  
  因为证据确实很难找到,加上死者家属的态度以及市里面关系的疏通,这件事情就这样消逝在人们的记忆里。
  
  最后,学校也跟着放假了。这件事就这样成为有的人饭后的谈资,校园又恢复了昔日的宁静。
  
  2010-0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