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青春校园 查看内容

我愿意等你长大

2012-5-20 10:02| 发布者: 心有翅膀| 查看: 61923| 评论: 0|原作者: 一粒沙土


  
  
  
  十年的婚姻虽说平淡无奇,但平淡中也溢满了幸福,三口之家其乐融融,平安健康,我很知足。
  每天在单位、家里这两点一线间穿梭往来,整日为生活琐事奔波劳碌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暇花心思去琢磨与锅碗瓢盆、柴米油盐毫不相干的任何事物,更别说是那些过往已久的情窦初开时的童话故事。岁月如梭,往事如烟,与现实生活无关的一切在我的脑海里似乎早已被无形的橡皮擦擦拭的只剩下斑驳的印痕——没有美好,不愿忆起。
  一日,一位好友的一通电话,突然打破了这种平淡中的沉寂。好友在电话中说,我们高中的英语老师病重住院,凡是能联系上的同班同学都打算明日去探望,问我是否要一同前往。听她所言,我顿时内心万分纠结,不堪回首的往事如决堤泛滥的海水在多年后竟再次汹涌着咆哮而来,冲垮了我的记忆之门。一时半会儿无法回复与她,便找借口搪塞她说,路途遥远一日之内不能返回,我得跟爱人商量之后再做定夺。
  那一夜,我彻夜难眠。那些破碎零落、尘封已久的往昔犹如电影片段般再度重现于我的脑海里,蓦然间是那样的清晰可见。
  上高一时我17岁,正值花季。长得别致,生性孤傲,成绩名列前茅,钟爱素雅简单的装束,不喜群居,偏爱特立独行。上初中时就不大喜欢英语课,总觉得读起来拗口,又没打算出国镀金,即便学好了也没多大用处,所以英语成绩总是平平。
  时至今日,高一的第一节英语课我仍记忆犹新。那天,从教室门外走进来的是一位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阳光大男孩。他高挑健硕的身材,健康黝黑的肤色,干净利落的短发,喜眉笑眼的表情,幽默风趣的谈吐,特别是那极具磁性的声音尤为摄人心魄。自上而下,从内到外,都透出一股子活力四射的魅力。他,就是陪伴我们一起度过三年高中生活的魏老师。我敢断言他出现的那一刻,全班30名女生都在为之心动。当然,我也不例外。
  那堂生动的英语课是我印象中所有课里感觉最短的一堂课,轻松活泼的课堂氛围让同学们意犹未尽。不知何故,从那时起,我突然喜欢上英语课了,而且时常在迫不及待中期待着它快点到来。每一节课我都聚精会神地去听,认真细致地做笔记,课堂上积极踊跃地回答问题,课后也会狠下一番功夫完作业、记单词、背课文。魏老师时常在课堂上表扬我,还在作业本的批语中为我写下鼓励的话,这些在今天看来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小小举动竟然成了我日后做人做事积极上进、力求完美的最大动力。
  每个夜晚熄灯之后,我都会趁同寝室的姐妹们熟睡之时悄悄打开手电筒,取出偷藏在枕下的作业本,小心翼翼地翻开,逐字逐句地认真默读着魏老师写下的每一个批注。那时候,就仿佛能从他的字里行间看到他那张神采飞扬、笑容可掬的面庞。清晨醒来,怀中依然抱着那本寄托了老师的期望和少女对未来憧憬的作业本。
  也许是秉性使然,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我都不曾跟任何一个人讲过,只是在心里独自享受那个恬静、美好的秘密。直到有一天,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抑或是一时头脑发热,再不然就是心血来潮,我终于写了一张小纸条夹在作业本里。纸条上是这么写的:“魏老师,我是因为喜欢您才喜欢上了英语课。”我战战兢兢的把夹着纸条的作业本交了,在惴惴不安中等待着回复。谁承想,故事竟然就此戛然而止,没了下文。本子发下来时小纸条原封未动的还夹在里面。我不知道他是看过了不肯回复我,还是压根就没有看到呢?事后我追悔莫及,总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极蠢的事,直到今天回想起来都觉得面红耳赤、无颜面对,幸好我从未对任何人提及过此事。
  自此之后,对待英语课,我一如从前的认真努力。只是不再在每一个夜深人静时偷看他的批语,不再喜欢课上直视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不再积极大胆地发言,我要用我的沉默惩罚他赐给我的沉默。而他仍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老样子,依旧在我本子上留下中肯的批注、鼓励的话语。三年的高中生活,在我与他极为尴尬而又形同陌路的日子里飞逝而过。没有爱的开始,便没有恨的结束,一切都是那么从容淡然。至少我一直这么认为。三年之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满意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然后按照生活的流程结婚生子,十几年来固执的我都不曾去打听过有关他任何的消息。
  想了整整一夜,我没有跟爱人商量要不要去医院看望病重的他,当然也无需商量。次日清晨,我便回电话给好友,告诉她我临时有急事脱不开身,去不了了,并嘱托她一定要带去我的问候。
  一整天下来不知是怎么了,脑子里乱哄哄的,情绪低迷,心情烦躁。突然想起了那些放置在母亲家里的英语作业本。十几年的光阴,若说把曾经忘得一干二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些凝聚了魏老师心血的作业本,我是完好无损的一直保留至今。下班后,我急忙回了趟母亲家。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了那本曾夹过一张小纸条的本子。我一张张,一篇篇,认真地看着那些熟悉的字迹,不由得思念起昔日的魏老师。骤然间,思绪翻滚,泪流满面——他毕竟是我的恩师,为什么我就不能放下那些所谓的颜面和身段去看一眼病重的他呢?我不停地自问,不停地自责。
  无意中,在本子某一张的背面,一行黑色钢笔楷体小字赫然映入我泪眼朦胧的眼帘:“青春年华,努力读书,我愿意等你长大!”看着那熟悉的字迹,我一下子怔在那里不知所措,那一刻内心的感受无以言表。我几近疯狂的抓起手机给好友打去电话:“快告诉我,魏老师在哪个医院?我明天就过去……”
  她哽咽着,打断了我的话:“晚了,魏老师已离开了人世。你知道吗?他终身未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