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母亲与花

2012-5-23 09:30| 发布者: 心有翅膀| 查看: 66963| 评论: 4|原作者: 晓月微蓝

 

  母亲总怕自己突然有一天闲了下来,总担心有一天突然什么都做不了。我常常在很小时可以听到母亲在有意无意地唠叨着。许是这些话伴自己太久了,便失去了它的重要性。母亲的情绪常常被我忽略着,而我还那么自然地感觉母亲的苍老而又无动于衷。
  前年,终因母亲的身体,母亲,闲了下来。母亲闲下来后,整日无事可做,心里闷得慌。看她焦虑的神情,我不知如何是好。母亲说,身体终是不好了,整夜地失眠,日子该如何打发呢?很少从母亲那儿听到如此无奈的话,她话里透出一种对岁月的无奈,道出那份苍桑让人心慌。
  冬天的时候,一个阳光融化了霜冻的日子里,母亲突然决定把院里的地翻一遍。她整整挖了一个星期,终于挖透了院子的每个角落。我不知母亲要做些什么,只看母亲把翻卷过来的泥土一点点地捣碎,让阳光把它们晒得升起一股气息。她每天重复着这样的动作,不慌不忙。经过冬的霜冻与阳光的温度,泥土变得蓬松,丰饶了起来,似乎,随便撒些种子就能发芽、开发、结果。
  隔年,几场春雨后,母亲把翻动过的地整理成几道畦。母亲说,要把这里做成花圃,对于母亲的想法,我不置可否,要知,在各种花草遍布的乡村,人们对那些风物景观早就熟视无睹,司空见惯了。想必,母亲做不会有多大意思的。
  母亲把那几道畦一垄葱蒜,一垄韭菜,其余的,都撒下了一些花籽。
  春暖时,种子发芽的日子里,母亲种下的菜与花籽都如期地钻出地面。它们又根本是不需施肥的,亦无需浇水,母亲仅只是看着它们就行了。春天总是好的,花与菜茁壮成长着,一日日地硕大、繁茂着。待葱蒜与韭菜可以吃时,母亲每天做饭,就会去掐葱蒜做为佐料,吃起来可口香脆。花到了季节总是要开放,昨夜还是花苞,一夜间里,这个季节该开放的花都开放了。阳光下,花带着露珠更显了怜意,落雨时,花瓣随风雨飘落,整个院落便有了花的诗意。花的美丽总是短暂的,抬眼间,美丽的花,就已凋谢,那瞬间的美丽,也让日子记下了痕迹。梅雨季节,院落庭阶上,慢慢地长起了绿苔,颜色鲜碧,亦是有说不清的美。
  母亲对春季的花种得不多,几枝油菜花,金黄的花蕾,暖阳下三两只蜜蜂萦绕其间,两兜忍冬,香气扑鼻,夜时更显幽香,蔓枝披拂,随风舞动。一株紫薇,颜色好看无味,高雅安静,似不争春,却能偏于一偶,有神静气定之态。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花,点缀其间,参差端丽,仪表雍容,亦显耐看。没曾想,这些寻常普通花放在一起生长,既能裹挟人的眼球,令人情不自禁地欣赏起来。
  季节总是来得匆忙去的亦是让人不经意的。短暂的春季里,还来不及细看,夏便转瞬即至。院里,夜香如期而开,雪白细碎的花朵给繁枝头,月下,像浸在银箔中一样,萤火虫总会在这时忽明忽暗地亮着。夜来香,在白天萎缩着,花蕾紧闭,像极了一个人在闭目养神。母亲还在墙角里种了一种不知名的小花,她没有刻意去养护,它们的根茎被暴露在外,叶片让鸡们啄得如锯齿般,方生方死的模样。于是,母亲撮来肥土,培于花兜,又不时地用淘米水,地灰沃根,把四周板结的土层刨松,大约十日的时间,夏天的一场暴风雨后,那些枯黄的叶子竟渐渐绿了起来,颜色也慢慢地深了。过几个晚上,有一株便长出一颗粒细小的蕾蕊,开出了六瓣花骨,红紫纷呈,不几日,花的侧树间全长满了花蕾,次第开放,鲜浓绰约,风过花颤,迥然回声。枝上,起初是单花,稀疏如杯标盏不可观,母亲便掐残花败蕾,又扶竹插蕊,花渐浓,继而萼蕊相迭,旖旎芳芬。花尚且如此……何况人乎?从母亲栽种的花中,我感受到了人生的另一种独享之气象,另一种需要而又顽强的生命,它们同样需要适时的呵护,这些是我不曾注意亦是我始料未及的。
  季节在不经意间完成了一次次旅程,池塘里的荷藕开败后,秋露渐浓,树叶一片一片地飘落。母亲,便在这时,想到了秋菊,她从田野和山岗上找了几丛野菊,叶片参差,花苞细碎,颜色或淡或浓。野菊如灯,香味之外,有着暖色的情怀。母亲把它们栽在阴暗处,悉心养护,一株一株便这样活了过来。然后,母亲在另一个空出的地上,种上了茼蒿,母亲说,隔年春,就会开花。花能解语,我一直不以为然,没想到母亲种的花草却让我有了渊然融会的解悟。兰出深谷,菊隐于田间,梅堆香雪于溪流,而竹扬清芬于窗舍,其品其德令人景仰。
  母亲的院落里,野菊象极了举着灯笼,被母亲呵护得百般傲霜。院除了一簇鸡冠与两株芦荟之外,开得最为艳的就是这些野菊了。秋日的一个晚上,我从城里回到家中,母亲半夜睡不着,索性披衣下床,掌着灯盏,唤我一起坐在院中看花。谁家秋风不入院,哪处秋风不煞人。在秋风里,我看见菊花随风颤动,花瓣之冠,寒露犹现。一些飞蛉,促织,花大姐,蛾子游走其间,几只蚂蚁相互叠着,治着青梗慢慢爬动。几只硬壳虫也在游弋其中,趣味盎然。没想到,母亲既为自己营造了一个世界,也为虫子们营造了一个天地。虫子们的世界看似孤绝,但它们同样有着无比的乐趣,只不过,我从来不去注意亦不知晓罢了。
  时序的交替,昼夜的更迭,植物的荣瘁,从表面上看,看来象是一成不变的,而事实上,却依赖于每个人对此迥然不同的感觉。依赖于每个人对其的态度与耐心,也许,母亲早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了吧。
  时间在流逝着,冬日经霜的枝头和萧瑟的苍茫,显得整个大地都是荒凉的,院落里同样显得寥萧,再没有了什么花。一切似乎在安静地逝去,母亲叹息,时间过得真快啊。明年一定栽上更多的花,一定要记得种下梅花。母亲说得很轻很轻,而我在她话语里,感受到一种向往与平和,我看到有一种天籁般的东西笼罩着她的身体。
  因为这些平常的花,母亲的日子变得丰富起来,母亲的失落里也有了丰盈的姿势。母亲的生命看似静止的,似不再生长,然而,我在母亲的背影里看到一种生命的力量正不息地延升,在我不自觉时,便有了它的更深一层的解密。这些花给了母亲另一个开始,正如它们同样给了我一种新的感悟与新的生活的另一种开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走运者 2012-5-24 20:15
对母亲的描写很详细!
引用 兰草地 2012-5-28 21:07
辛勤的母亲,伟大的母亲
引用 流萤小梦 2012-5-29 22:07
感受这分母爱,小梦欣赏了。
引用 龍承 2012-6-4 12:04
看著父母一天天漸漸老去,而我卻舉手無措!

查看全部评论(4)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