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飞花弄影

2012-11-12 11:01|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7923| 评论: 0|作者: 淡墨痕

  (一)烟波飘荡怪杰出世船中遭伏巧遇高人
  烟花三月,洛阳城中车水马龙,洛阳河畔商贾甚多,商船在河边轻轻飘荡,人声鼎沸。这时,一条客船正寂寂无声,但这无声之中暗暗隐藏着一股无名的杀气,一触即发。但谁也没有出声,这条船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船身一晃,上来一个肥胖的老和尚。
  老和尚一跳上船便大声道:“整个洛阳河畔就属这条船最安静,洒家正想睡觉,这里正合适!哈哈哈哈!”
  说罢便要倒地而睡。这时,坐在左边的大汉再也忍受不住这宁静的气氛,一掌把桌子打碎了,又一掌向船角的一位白衣少年打去。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大汉是一内家高手,如果这白衣少年被打中则必死无疑。“轰”一声过去,只见一人倒在了地上,但并不是这白衣少年,而是那名出手的大汉,已经倒地而伤。谁都没有看清楚白衣少年是如何出手的。这时,船上的人也都奋身而起,向着白衣少年扑过去。
  其中一大约四五十岁的人厉声道:“拿下他!”
  七八个人抽出兵器齐声而上。这时少年已抽出一把折扇,与这些兵刃相交,用的赫然是七星堡龙家的点穴手法。
  而此时江边已经有官兵而至,这时候,中年人拿出一枚令牌:“御前侍卫在此办案,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岸上本来车水马龙的大街,一听是御前侍卫,下的纷纷逃跑,连官兵都撤退。原来,当时的御前侍卫无恶不作,跟杀人机器没有任何区别,而且都是高手,没人敢惹他们。尤其是掌管御前侍卫的又是小皇帝的皇叔完颜洪,他掌管军马大权,是朝廷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一方,甚至连皇帝也惧他三分!
  这年,金国入京师已经十年了,但各地还有反金志士,自从岳飞将军遭陷害,武林人士已经对朝廷没有任何的信心,而是自己建立了联盟与其对抗,但数年无功而获,全被剿灭,而蒙古也对大宋朝有占领之心,所以完颜洪到处领兵征讨,现在负责御前侍卫的统领是铁元朝,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是大金国第四高手。而第一高手赫然是完颜洪。现在捉拿这白衣少年的便是这铁元朝。
  原来,这白衣少年是一个大盗。几天前到大内去行窃被发现遭到围捕后负伤后逃出大内,被铁元朝一路追到此地,在船上因为谁也没有把握战胜对方,所以相持不下。后来那和尚的到来,铁元朝唯恐这人对自己这方不利才指挥那大汉发动攻击的。可没想到的是仅仅一个照面便倒地,这才激怒了铁元朝。只见这白衣少年在这几人的中间来回穿梭,游刃有余。这时,铁元朝才看出这少年重伤还未愈,大喝一声,持刀而上。
  这时候,白衣少年便吃不消了,本来要是没受伤的时候也就和铁元朝堪堪打成平手,现在又加上这几名训练有素的御前侍卫,汗珠便不自觉的流下来。现在,白衣少年已经不再用折扇,已抽出一柄软剑,但至多也就抵挡五十招。
  别忘了船上还有一人,再看这大和尚,此时也不紧不慢的看着这出精彩的好戏。突然他暴喝一声,用的正是少林正宗的狮吼功,就因为他这一震,正好替铁元朝的一记杀招,铁元朝也被这一声喝声震得双耳欲聋,嗡嗡作响。知道这和尚来者不善,大叫一声:“撤”。随后,几人全部撤走,而船也被打得七零八落。
  白衣少年走上前去拱手道:“多谢大师救命之恩,敢问大师可是少林高僧?晚辈来日毕当登门道谢!”
  “哈哈哈!”老和尚大笑道:“不用谢了,这是我还你师父的!”
  “我师父?原来大师已经看出晚辈的师承。”
  “呵呵,你的师父就是七星堡主龙在天吧!”
  “原来大师认识家师。”
  “哈哈,当今江湖中不认识七星剑龙在天的没有几个吧,呵呵,想当年我和他交手,就在一千零二十招的时候,他本来可以胜我,但她愿意与我讲和,所以,你的师父也是我最敬佩的几个人之一。”
  “原来大师便是当今少林掌门空闻大师的师叔一叶大师,家师经常跟我说起您,刚才晚辈眼拙,没有认出大师,还望大师见谅!”
  “哈哈,难得你师父还记得我,也算是我佛有缘,让我们在次碰面,见面就是有缘,我一看你资质非凡,来日必有一番成就,超越你的师父。我也没什么礼物送你,这是我数十年研究少林武学的精要所在,就把它作为见面礼送给吧。”说罢,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这白衣少年。
  “这,这……,晚辈如何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怎么,你这是看不起老和尚我喽。”
  “不、不,大师,晚辈怎么敢这样想呢,只是这份礼物太过贵重!”
  “好了,不是的话就收下,你以后必然成为一派宗师哈哈……”说罢掠身而去。
  此时,白衣少年看到一叶的轻功,与自己相比,不由的叹了口气,虽然他连皇宫大内都能在不知不觉中进入,而一叶又不是以轻功见长的,可想而知,少林武学的博大精深。但他却没曾想,一叶已经有七十多岁了,五六十年的功力可是常人能够相提并论的?!他见四周已经开始有人来往,想到已经没事,便启程返回七星堡。
  (二)壮志凌云惊悉传功凶僧辣手频生祸事
  “夕儿,过来一下,我有事找你!”七星堡里传出七星堡主龙在天的声音。接着一少年快步走向龙在天的书房。这少年正是在洛阳河畔与铁元朝激战的白衣少年,他也是七星堡主龙在天的大徒弟林夕。
  “夕儿,怎么回来没有向我汇报一下此次的江湖之行啊。”
  “啊,师父,我也是刚……我……”
  “好了,是去找你师妹了吧,一定又是燕儿有缠着你吧!这丫头……”
  “不不,师父,是我、我……”
  “好了,我知道,哈哈,我没有怪你们,看来咱们七星堡要有喜事了呵呵!”
  “喜事?”“是啊,找个好日子把你们俩的事办了吧,你们是一起长大的,我也是看在眼里哈哈!”
  “师父……”“怎么,你还不同意?”
  “没有,没有师父,我、我……只是不知道师妹的意思。”“哈哈,这就不用问了,要不是她是个女孩子,我看早自己提出来了呵呵。好了,这个先不说了,先说说你这次的江湖之行吧。”
  接着林夕便将自己这次的江湖经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全部说给龙在天,接着又把一叶大师如何帮助自己退敌,怎样赠书之事一一告之。
  “好啊,好啊哈哈哈哈,你小子真是幸运,竟然得到一叶的赏识。其实当年,他只是江湖历练太浅,经验太少才让我侥幸赢得了一招半式,没想到他还记在心里。他这次赠书,可对你今后的发展可谓是大有好处啊!少林武学博大精深,这几十年一叶研究少林武学可谓是已有大成,现在可比我的造诣高出很多啊,你以后要经常的从中得到启发,勤修苦练,成为一派宗师指日可待啊哈哈哈哈!”
  夜色入暮,林夕在床上思索着龙在天以及一叶大师的夸奖,即使平时沉稳有余的他也不自觉的偷偷地在心里发乐。但心里又想到连一个大内御前侍卫统领都对付不了,心里又难免有些失望。但是他不知道,铁元朝可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岂能用的一招半式就能解决的了的。
  其实,林夕有很多骄傲的本钱了,从小资质过人,今年十九岁就已经将龙在天的七星剑领悟的炉火纯青,单论剑法,已不在龙在天之下了,现今在江湖上,已有了武林第一公子之称。现今江湖上一提起第一公子夕公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林夕十五岁就将龙在天的全身武艺学会,之后便在江湖上历练。三年之后才回到七星堡。在这三年之中便有了武林第一公子之称。传闻黑道上凶名昭著的冀北三雄,称霸冀北几十年,林夕单枪匹马找上门去,挑了他们的老窝。此事一出,夕公子的武林地位更是势不可挡,而原本就实力就强劲的七星堡俨然有了武林第一世家的趋势。
  不知不觉中夜已经深了。突然,堡外面似乎有一些动静。林夕一听便知道有人造访七星堡。随即穿衣佩剑去到龙燕的房间。这时候龙燕也正从房间中出来,被林夕一把推到屋里:“嘘,不要出声!”
  “怎么回事,大师兄!”
  “我也不清楚,你先别出去,我去看看!”
  他一出去,就已经看见龙在天已经带领七星堡众人开门出去,林夕立即跟上龙在天。
  龙在天道:“今夜不知何人来挑衅七星堡,对方是来者不善,你一定要保护好燕儿!”
  “放心吧,师父,就算我有事,小师妹也不会有事的!”
  “不,你们两个都不能有事,万一到时候有什么意外,你一定先带燕儿走,知道了吗!”
  “师父…….”
  “好了,记住我的话就行!”
  这时候龙燕也跟了出来。大门打开,外面灯火通明。一时之间七星堡已经被包围了。为首的是一蒙面人,站在他旁边的赫然是大内侍卫统领铁元朝。
  “七星堡主,多年未见,你可还记得在下!”铁元朝首先发话。
  龙在天仔细看了看也没有看出来。这时林夕过去道:“师父,他就是我跟您说过的大内侍卫统领铁元朝。”
  “你小子竟然是七星堡的人!”铁元朝已经认出了林夕。
  龙在天在林夕的提示下突然道:“你就是那年我在金国游历时,绕过你狗命的漠北双鹰,当年你们作恶多端,现在竟然还不悔改。那么这位蒙面人便是另一位吧!”
  “你终于想起来了!”蒙面人沙哑的声音发出。
  “好好好,看来今天你们是来寻仇的了,想当年你也只是能接我十八掌,不知这么多年之后,有何长进!”龙在天道。
  “那就试试看!”说吧迎面而起。轰的一声,二人已经堆了一掌,相互之间谁都没占到便宜。之后二人便激战在一起。可是毕竟龙在天吃在了年老的亏,蒙面人越战越勇,龙在天也只有摘剑相迎。
  七星剑是龙在天独创的,想当年龙在天就是凭借这套剑法纵横江湖三十余载,之后做到了七省绿林盟主。想当年七星令到,地吼天啸。一提起这句话在当时绿林没有不谈虎变色的。而现在竟然被一个当年不起眼的人逼得节节败退。这时,铁元朝也已经率兵攻打七星堡了。
  其实这已经是金国早已蓄谋已久的事情了。七星堡贵为七省绿林的领袖,可是却不听朝廷的号令,还处处与金国作对,因此被列为最应该被清除的对象。所以今日对于七星堡的围攻,完全是早已计划很久了。其实今日带队的并不是这蒙面客,这蒙面客是大内总管郑风,这次是他陪同大国师陇上法王前来的。没想到只是郑风一人便将龙在天牵制住了,所以陇上法王便没有露面,正在一旁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这次前来围攻七星堡的都是好手,除了大内侍卫外,御林军调用了几百名高手,锦衣卫也出动了数十人,可谓是阵容强大。这也足以说明朝廷对于七星堡的重视。
  在这时,林夕已经与铁元朝交上手了,并且打的难解难分。但七星堡的堡丁与前来的精英就逊色很多,只有林夕的师弟龙飞,也就是龙在天的儿子以及龙燕在勉强支撑,但也是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龙在天一见伤亡惨重,心中的怒气油然而生,当下施展出七星剑法中最诡秘的杀招——七星连珠。此招出人意料,让人分不清虚实。“咣!”郑飞已经中了一剑,但龙在天也是被郑风的掌风刮了一下。龙在天已把剑身注入内力,当下杀伤数名御前侍卫,但几招过后又被郑风缠上了。但刚才被其伤了亦是活动不是很灵便,不久又只有招架的份了。
  再看龙燕这边,已经被数人围攻,只有在招架的份了,破绽百出。龙在天一看不妙,瞬间把剑一抛替龙燕解除了杀招,但面前空门顿漏,但龙在天毕竟纵横江湖数十载,江湖经验非同小可,临敌经验异常丰富,当下双掌迎向郑飞,郑飞也以为有机可乘,也奋掌而上。轰的一声,郑飞已口吐鲜血,龙在天也被震退了五六步之多。毕竟龙在天几十年的功力非同小可,郑飞已受严重的内伤不可再战,龙在天奋身前去相助林夕,他知道只要擒住铁元朝就可以免除这场单方面的屠杀。但他没有料到的是此次前来的不只是郑飞与铁元朝二人,最重要的陇上法王还没有出现呢!
  这时,陇上法王见郑飞被击退,在电石火花之间便前去追龙在天。龙在天见着大和尚无声无息的到来,已是自叹不如,自己要是没有受伤还可与其一战,但现在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之间陇上法王上前也不说话,双掌已然攻上。龙在天顿觉一股强大的内力涌来,本能地还击,虽然他知道这已经是徒劳的了。轰!龙在天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但陇上法王也是被震退了一步,毕竟这是龙在天的最后一击,自是非同小可。想这一代枭雄竟然惨死在自家门前,谁不为其心寒呢?
  林夕一见龙在天倒下了,瞬时间也不知道身上哪里来的力气,当下施展出七星连珠,咣!铁元朝被剑身划过,吐血而亡。林夕也知道自己肯定战不过这大和尚,于是奋身跳出了对自己的包围圈,上前闯入龙燕的人群中,瞬间连杀几人,瞅准空隙将她拉起奋身掠起,大吼道:“龙飞快走!”龙飞听到林夕的喝声也不与众人纠缠,这些事情只是在一瞬间就发生了,陇上法王根本也来不及阻止就让林夕他们逃跑了。
  陇上法王于是下令一把火将七星堡烧了!
  林夕与龙燕、龙飞二人逃到了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多亏对地形的熟悉,才好不容易甩掉了追兵。回头望望七星堡浓烟滚滚,龙燕不知不觉中痛哭起来。
  龙飞愤愤的说:“我一定要报仇!我一定要杀了金国那个狗皇帝!”
  龙飞吧账全部算到金国皇帝的头上去了,殊不知这次的任务完全是完颜洪一手安排的。
  这些林夕都很清楚,道:“师弟,不要难过,我们一定要为师父以及大家报仇,这肯定是完颜洪那个狗贼安排的,现在我们一定要积蓄力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杀得了他!”
  林夕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我一定要杀了完颜洪那个老贼!
  正是:师门遭惨变,誓死灭强敌!
  (三)海外求书柔肠寸断解困扶危暗室锄奸
  林夕师门遭到惨变,龙在天战死,只逃出了林夕、龙燕、龙飞三人,一时之间江湖引起了轩然大波。二这三人继续躲避着完颜洪的追杀。
  这一日,三人已经在悲痛中度过了七天。只因七星堡灭亡,七省绿林的大部分势力瓦解,官府也开始通缉这三人。三人默默地走着。
  “大师兄”,龙飞先开口道。
  “怎么?”。
  “我想到海外去寻找当年祖师爷留下的武功秘籍。”
  “你知道在哪里吗?”
  “你忘了吗,我爹说过,我还有祖传的宝图,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的!”
  “这……,寻宝之路可是异常的凶险啊,当年师父也去过,还受了重伤,我怎么放心让你去呢?”
  “大师兄,你就让哥哥去吧!”龙燕也道。
  “是啊,大师兄,不为爹爹报仇,我活着也没有意思啊!”
  “我何尝不想为师父报仇啊,只是现在咱们的实力……,好吧,你去吧,三年,就三年,不论如何三年之后咱们在江南相见!”
  “是,大师兄。还望师兄照顾好妹妹!”
  “嗯,我会的,你放心吧。”
  “哥哥,你要保重啊。”
  “妹妹,你也要保重,好好的跟随着师兄!”
  说罢二人痛哭起来。林夕为了避免龙燕不忍龙飞离去,奋然拉起龙燕便走了。于是三人就此分开。
  这天下午龙燕一直闷闷不乐,任是林夕如何哄都没办法。一触即发的伤口便会伏在林夕的肩上痛哭,任是林夕铁一般的汉子也被她哭得心酸不已。好不容易哄好她,他们来到一家偏僻的村庄,住进了当地唯一的一家客栈。当二人进去的时候便后悔了,四面全是埋伏,带头的正是大内总管郑飞。他们早就算准了林夕他们会住店,所以早就在此地等候。林夕一进入便觉气氛不对,立即拉起龙燕往后退,但为时已晚,后面也被包围了。可谓真的是进退两难!
  当下,林夕二人拔剑往外冲杀,奇怪的是郑飞并没有动手,只是冷眼观看。这样林夕与龙燕也好不容易才杀出重围。
  为什么郑飞没有动手呢?原来,围剿七星堡的带队本来是由陇上法王带领的,但因跑出了几个首脑人物,完颜洪不敢怪罪陇上法王,这时内卫统领赵颖超趁机进言,于是完颜洪把责任全部推到了郑飞的身上。这次出来追击是由郑飞、赵颖超两路追击的,郑飞是第一路,而赵颖超在下一个镇子里,他想挫一挫赵颖超的锐气,因此放林夕过去。
  林夕与龙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杀出重围,也疑心郑飞为什么不出手,龙燕怀疑他内伤未愈,林夕想到不会是那么简单,一定另有隐情,但也没有多去猜想,只是向前逃去。
  这一日,林夕二人来到了小镇上,正好陷入了赵颖超的埋伏。但是,要知道,此次赵颖超带来的可全是内卫的高手,而本身赵颖超自己的武功并不比郑飞逊色多少,只是一个照面,林夕就落入了下风。这时林夕二人已经陷入了重重的包围。现在林夕已经是浑身乏术了,已经连中三剑,鲜血直流。
  “师兄,师兄……”
  林夕回头一看龙燕已经被擒,这一下,这一下他心慌意乱,又连中六七剑之多,浑身已成血人,但还是咬牙坚持。这时赵颖超又仗剑上前想要把林夕毙于剑下。咣!赵颖超的剑被打偏了,不知道是谁替林夕化解了险招,接着冲出一群江湖人士与内卫拼杀在一起。林夕已经不知不觉中竟倒下了。
  在昏迷中,他昏昏暗暗的有了知觉,慢慢的睁开了双眼,顿觉自己已经躺在一间屋里,想起身来,但起不来,浑身包满了白布,身上痛疼异常。
  “你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林夕听见这个声音很熟悉,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一睁眼睛,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床边。
  “师伯……”
  此人正是龙在天的师兄,号称圣海龙王的苍无笑。此人在海外龙宫称雄,他与龙在天都是武林传奇南极仙翁的弟子。只是苍无笑已经不愿意在过问江湖之事,今日听见他的师弟遇害,才不得已出山为师弟报仇。林夕曾经替龙在天去圣海拜访过苍无笑,因此也认识。
  “没事,孩子,你好好休息吧,我都知道了。”苍无笑道。说完苍无笑的双眼已经布满了泪珠。想是苍无笑比龙在天大了十几岁,龙在天是苍无笑看着长大的,而今竟然惨死,他怎么能不悲痛呢?
  “师伯,燕儿呢?”林夕突然问道。
  “什么,燕儿?我不知道啊!”
  “啊,燕儿不见了,这我怎么向师父交代啊!!”
  “你先不要着急,想必燕儿已经落入了金贼的手中了,今晚我让徒弟夜探一下完颜王府,看看动静!”
  于是当天晚上,苍无笑的大徒弟号称圣海小神龙的叶秦夜探了完颜王府,但是没有什么收获。
  原来,龙燕当时受擒,被点了穴道,毕竟龙燕是武林泰斗龙在天的女儿,解穴手法自是不弱,不一会便自行解开了穴道,随后见林夕倒在了血泊中,还有很多的人厮杀,随即也顾不得林夕了,只能以后寻找机会为他报仇了,便打伤看守的二人逃跑了。
  在逃跑的路上,龙燕便体会到了逃亡的艰辛,她没有什么江湖经验,自己身上又没有什么财物。这时又找不到林夕,当下伤心的掉下泪来。
  这时,路边走过几人,其中有一老者,见其可怜,便问道:“小姑娘,怎么了,是不是找不到路了?”
  “嗯!”
  “你要到哪去啊?”
  “我也不知道。”
  “你的家人呢?”
  “都被害死了!”
  “唉,真是可怜啊可怜!如果没地方去的话,就跟着我吧,我虽然不是什么武林至尊,但也并不比他们差多少,你就拜我为师吧,以后一定能够为你的家人报仇!”
  龙燕一听老者话说的这么满,于是小孩子气便上来了,想要戏弄一下这老者,随即一指点到了老者的笑腰穴,但还没有点到便被震了出去。老者呀了一声:“小姑娘还有些功夫?你的师父是谁?”
  “你管不着!”龙燕道。
  “奥,以你刚才露的这一手,难不成是七星堡的人?”
  “你怎么知道的?”龙燕不禁对老者有几分惊讶。
  “嗯,果然是七星堡的人,但这一招是七星堡的不传之秘,龙在天是你什么人?”老者问道。
  “正是家父,莫非前辈认识家父?敢问前辈是…..”龙燕也已经看出来老者的不寻常,于是客气的回答道。
  “呵呵,谈不上认识,见过几次,谈不上深交,听说七星堡遭人毁灭,可有此事!?”
  龙燕听到这,伤心地往事有浮现在眼前,哭了起来。
  老者道:“别哭了,你只要拜我为师,我保证你能报仇。”
  “多谢师父!”这时龙燕也已经发觉老者的不俗,便很快行了拜师之礼。
  之后便问道:“师父,敢问您的名号?”
  “我的名号已经有十几年不用了,你可曾听说过江南三侠。”
  “莫不成您是其中之一?”
  “是的,我们三兄弟现在就剩下了我自己了。今天我特别高兴,想不到晚年又得了一个好徒弟。我就给你送上一份见面礼。”
  说罢带领龙燕向前,龙燕不知所措的跟在老者的身后。你道这位老者是谁,他便是江南三侠中的二侠“行云剑”古云。其他二人已经去世了,他们是江南武林的支柱,现在古云可是江南武林的仅存硕果。他们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家酒楼,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只听见里面的人大声喧哗,送菜的往外走的时候,一掀门帘的时候,龙燕一看,可不正是大内总管郑飞是谁!
  古云道:“这是他们在喝庆功酒呢!今天我就送你第一份见面礼!便是这郑飞的项上人头!”说罢提剑向屋内走去。
  古云刚进去的时候,郑飞便感觉不好,觉得此人有些面熟,一时想不起来。原来郑飞带人绞杀过江南武林人士,见过古云。他喊了一声,坐在桌子上的人顺手拿起兵器向古云围攻过去。只见古云使出行云剑法,此剑法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瞬间便将那些小喽啰斩杀掉了,郑飞仗剑而上,只见一场激烈的战斗便开始了。
  毕竟郑飞能够挡住龙在天的几百招,功力自是不弱。但遇到古云这种江湖古董级别的人物便不行了,不过数十招便招架不住,逃向后院。古云想后院追去,可追到后花园便不见了。忽然听到假山那边有动静,古云便向那走去。用剑一劈,假山石开,露出一个洞口,原来里面是一间密室。古云艺高人胆大,并不怕有什么阴谋诡计,仗剑直入,忽见斜飞出一道剑光,古云知道是郑飞偷袭,用剑迎去,只听咣当一声,郑飞的剑已经被打断,他扔掉断剑空手迎敌,这样更不是古云的敌手,不出三十招便招架不住,只听古云大吼一声,接着就是郑飞的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古云割下郑飞的人头去找龙燕,见龙燕还在等候,楼上的其他人早已经尽数跑掉。龙燕一见郑飞的人头,恨意又起,拔出剑又朝郑飞的头上刺了几剑才肯罢休。还是古云怕时间太长引来大队人马,才好容易将龙燕拉走。
  正是:神剑除凶,快意恩仇,一刀断流水,江湖侠义情!
  (四)海外归来神功除魔快意恩仇
  艺高胆大独斗魔头儿女情长
  不知不觉三年已过,林夕在圣海龙王的教导下,功力更是大胜从前,尤其是还有一叶大师的武功心得,功力可谓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三年来,圣海龙王是到处派人打听龙燕的下落,后来听到龙燕拜了江南三侠的二侠古云为师,心里便是放心了。
  这一日,林夕找到了圣海龙王:“师伯,我想重出江湖,我与师弟相约三年之后在江南相见,我得赶赴江南。”
  “好吧!”圣海龙王知道留不住林夕便同意了。
  于是林夕便快马加鞭的赶去江南,顺便打听龙飞与龙燕的消息。
  再说这龙飞费劲千辛万苦来到海外,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了秘籍,神功已经有了小成,天天刻石为计,自觉已有两年半多,便启程返回中原,他要报仇。
  龙燕在古云的悉心教导下,功力也是大胜以前,但古云也是因为斩杀了郑飞,遭到了朝廷的通缉。这时江南的局势已定,他不得不与龙燕分手。龙燕独自一人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在江湖中闯出了“云中燕”的称号。
  再说林夕一路奔波来到江南,正好遇上朝廷大员前来视察,有锦衣卫指挥使赵颖超亲自护送。林夕想起来就是因为赵颖超让他与龙燕分开的,遂气就不打一处来,决定杀掉他,也为民除害。这一晚,夜深人静,林夕穿上夜行衣,来到驿站,他早摸清了赵颖超的住处,他一来便听见了打斗声,他赶忙迫近观看,见一人正与赵颖超相斗,往近一看,可不正是龙飞!
  林夕便一下子出来相助龙飞,叫了一声师弟,将面罩拿下。龙飞这时也看见来人是林夕,两人便同时迎敌。这时的锦衣卫大队人马也已经赶来。林夕被锦衣卫阻挡不能与龙飞汇合。锦衣卫可不是好惹的,凡是能够入选锦衣卫的,一定有真实的功夫。
  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两人在多人的围攻之下,显得手忙脚乱。这时,一个人影也加入了战团,随即叫道:“师兄,大哥!”两人一见,可不正是龙燕!随即信心大增。原来三人都是为了那三年之约而来,来到江南正好碰见这个狗官,便不约而同的来杀着狗官。三人联手,锦衣卫也是有些抵挡不住了。凭借赵颖超久经沙场也不禁慌乱,就在他这一晃神,龙飞已经一剑刺中了她的胸膛,赵颖超临死的时候也是带着惊奇的眼神,仿佛永远也没有想过会死在这些人手上。三人见目标已经完成,随即逃之夭夭。三人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互相问候,他们一致决定上京杀掉陇上法王。
  他们易容之后来到京城。陇上法王乃是一国国师,自然有自己的府邸,三人摸清了陇上的住址之后,林夕决定由他夜探国师府,起初,另外二人不同意,后来林夕的坚持才这样决定了。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林夕跃进了国师府,见四周的侍卫已经昏昏欲睡了。来到了花园,见有一更夫,于是捉住了问清了陇上的房间,点住了他的穴道。他悄悄的跳上房顶,来到陇上的屋顶刚刚扒开一片瓦片,一件暗器便飞了出来,林夕赶忙一躲,接着屋顶塌了一片,陇上法王已经从屋中飞了出来。想是陇上法王功力深厚,耳目自是非同小可,一下就发现了有刺客。林夕一见暴漏了,但起身逃跑时,陇上已经施展无上轻功拦住了林夕。
  林夕见逃跑不成,便拔剑相斗。陇上法王双掌接下了林夕的剑,只见数十个回合之后,林夕已经不是对手了,但陇上法王亦是奈何不的林夕。突然,国师府的后花园出现火光,接着又人大呼救火。陇上法王一见还有同党,便加紧了进攻。这时,从南面飞来一人,叫道师兄!我来助你!来人正是龙飞!
  原来龙家兄妹自是不放心林夕,于是偷偷的跟来了,放火的是龙燕,龙飞仗剑向前相助林夕。二人双剑斗陇上法王,陇上法王已经招架不住了,这时龙燕也已经赶过来了,只是被国师府的侍卫阻挡住了。但这些人又怎么阻挡住剑法高明的龙燕呢,不一会就行成了三打一的局面。陇上法王已是满头大汗,再斗片刻,身上已经有几处剑伤!陇上法王越打越急,忽然林夕一件刺中了陇上的左胸,陇上法王亦是奋起双掌击中了他,带要转身的时候,龙家兄妹的双剑也刺中了他,他慢慢的转过身来,倒下了。林夕看见陇上法王倒下了,微微一笑,晕倒在地。二人赶忙将他背出国师府,来到他们的住处。
  过了几个月,林夕已经痊愈了。他与龙燕本来就青梅竹马,自是由龙燕悉心照料。
  再说这一日,龙飞从外面回来,还没到屋里边喊了起来:“燕儿,看我带谁来了。”龙燕出去一看,正是龙燕的师父兼义父古云。
  她急忙跑去:“义父。”
  “好!哈哈哈哈!”古云笑着答道。
  龙燕赶忙将古云入房中。林夕也前来见过古云。
  古云一进门便开门见山:“这次我来没别的,就是来喝我女儿的喜酒的哈哈哈哈,有我老头子主持你们的婚礼,你们没有意见吧!”
  龙燕一听,红着脸便跑了出去。林夕也是,脸色泛红,龙飞则在一旁哈哈大笑。
  (五)大结局:大喜遭劫凄惨结局
  这一天,林夕与龙燕成亲,由古云代下请帖,多是请来了龙在天以前的好友,热闹非凡。
  几日之后林夕二人还是沉浸在幸福的海洋中。龙飞已是前来告辞,他要去江湖闯荡,二人也没有挽留,知道龙飞的脾气,由他而去。
  半年之后,林夕二人已是隐居在山林之中,林夕上山砍柴,龙燕在家做饭,从来不过问江湖之事,日子虽然清苦,但亦是甜蜜。
  这一日,林夕照常砍柴回家,来到门口,大门紧闭,有一股清冷之气,林夕忽觉不太对劲,随即叫道:“燕儿,燕儿!……”快步推开门,往屋内看去只见四周凌乱,只见龙燕身上插了一把刀,林夕啊的一声怒吼,赶忙将龙燕抱住,见已僵硬多时。林夕发疯了似的大吼:“是谁!是谁!......”没想到他这一声还真把杀手引出来了,只见来人大声道:“大胆反贼,你妻子已经伏法,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你道来人是谁,正是大金国第一高手完颜洪!林夕现在已经是愤怒异常,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了,拔出剑来,将全部的愤怒都迸发了出来,上前与完颜洪相斗。但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弱小的,完颜洪此次前来可是带着数人位大内高手。
  林夕海未到完颜洪的跟前便被挡住了,只见林夕发了疯似的与他们硬拼,转眼间便斩杀了十几人,但身上也是中了几剑。痛疼使他的愤怒更加清醒,他的打法完全是拼命,饶是完颜洪也是嘘了一口气,这时,只见林夕有斩杀了几人,完颜洪也是杀了上去。现在的林夕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完颜洪与他缠斗在一起,要是正常交手,林夕绝不是完颜洪的对手,但现在,林夕已经是在拼命了,随即,完颜洪找准时机,一剑刺入了林夕的心脏,林夕突然神明有了一丝的清醒,也是一剑刺中了完颜洪的肩头,随即倒下了。完颜洪也是受的伤不轻,有众人搀扶而去。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毁了。几日之后,还是上山的猎人将二人草草的埋葬了。
  一年之后,一个身形憔悴的人走在荒野之间,他来到荒草丛中,拨开草丛,露出一块木块,一座土丘,这正是林夕与龙燕二人的坟墓。见来人将手中所提的包袱打开,露出一血淋淋的人头。将人头放在了墓碑的前面,站了很久,什么话也没有说,望着远方,叹息而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