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民间传奇 查看内容

农家院里的婚事

2012-11-21 21:08|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6523| 评论: 0|原作者: 王秀云

  赵树山两个儿子,是他一直炫耀的资本。后来二儿子又考上了省重点大学,这就更助长了他的豪气和傲气,人前人后,一说就是二儿子怎么怎么样。村里人大多不喜欢他这一样,背地里说他“就是会显摆!”
  前些时,赵树山的大儿子订婚,吃完宴席,已经把结婚的日子定好了,十月二十六。如此的顺利,也是因了他的显摆吧?给的彩礼钱是村里最高的“八万八”。有些人就不高兴:“逞能的玩意!这还叫别人咋办事?”人都是喜欢攀比的,这次他出多少彩礼,下次别人家也不能少了这个数。其实那女孩长的也不是怎么漂亮,黑黑的窄脸盘,眼睛也不大,小鼻子,嘴口倒还看得过眼,只是两颗门牙嫌大了点。个头长得确实好看,一米六多,不胖不瘦,走路文文静静的,就这一样也算得上是村里的上等人才。经他赵树山一说:“俺那儿媳妇长得要模样有模样,要个头有个头,要文化是高中生,在咱村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就是多给点彩礼钱也值得!”那简直是仙女一般了。“是啊是啊。”听的人嬉笑点头,没有谁再理他的茬。
  赵树山的大儿子清河,倒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文化不高,倒很精明能干,在外面打工每月也给家里寄回来一两千块钱,加上田地里的收入,供养个大学生是绰绰有余,娶媳妇盖房子也不成问题,所以他赵树山就想在亲家面前落个好,比别人家高出一万的彩礼钱,确实遭到不少人的背后指责。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让谁都没想到的是,赵树山年纪轻轻四十八岁突然得了脑血栓,花了好几万才保住了命,身体留下了后遗症,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干农活就更没指望了。
  这天,媒人过来透漏了一个不好的信息,说女方想推迟结婚的日子。不过还有半个月,怎么能说推迟就推迟呢,结婚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赵树山一听急得呜呜呀呀,也听不清说个啥。倒是清河的母亲,慢声细语的套媒人的话:“是不是因为他爸的病,女孩有啥想法啊?”
  “说的是呢,”媒人显得为难的样子,“你看树山这一闹毛病,花了不少的钱,人家就是怕你们作难,结婚先缓一缓再说。”
  “有……有……不……难……难。”赵树山急的脸通红,连连摆手,他的意思是不能推迟结婚的日子,他们家有钱,不做难。
  “那我就去商量商量再给您信呗。”媒人依然面露难色,好像有什么为难的事情。
  “大妹子你放心去说,绝对不会让你在中间作难,人家有什么要求你尽管答应,只要按日子结婚,俺啥都应承。”清河娘是个明白人,早看出内中缘由了,但是为了不耽误儿子,只有硬着心说大话。
  “行嫂子,有你这句话俺心里就有底了,”媒人这下放心了,高兴地说,“女方还真想提别的要求,因为没见你的话,俺也没敢做保。”
  “没事,”清河娘虽然这样说,心里早凉下了半截,心说:这人咋就这么黑心呢?“有啥要求你就说,咱都答应。那么一个好闺女能白送给咱不成?这是常理,人家要求啥都不过分。”
  “嫂子你真是个明白人,”媒人喜上眉梢,“有你这句话,我当家不推迟日子了,她们有啥要求,我明天来给你个准信。”
  第二天,媒人早早的就来报喜,女方同意不推迟结婚日子了,只是来了个狮子大张口,当初说好的家具,家电,外加小二上大学的钱。理由是,清河给家里操心出力不说,也没上学花钱,儿子都是一样的儿子,也不能亏了谁吧?就把供养小二上大学的钱补出来给清河,不然这婚就不结。
  “不结就不结!”清河急了,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
  “这可不能,”清河娘强压住心里的悲伤,劝说儿子,“已经到了这份上,可不能赌气,这可是赌的钱啊。咱心疼这五万还不是等于丢了已经花了的那八万八吗?傻孩子,咱可赌不起这口气。”老人说着眼里已经含满了泪:如果老头子健健康康的,哪会有这档子事。心里就更加难过了,往哪里借这么多钱去啊,亲戚朋友已经借得差不多了,怎还好意思开口啊?
  不管再遭难,结婚娶媳妇是个大喜事。迎亲的车队正要准备启动,意想不到的事情又来了。女方稍信过来,新郎迎亲必须带上一万块钱的“离娘”钱。这下可真气坏了清河,把结婚礼服一脱甩出去老远:“什么玩意啊!这婚我不她娘的结了!”亲朋好友也慌了阵脚,好说歹说劝清河先忍忍,把媳妇接到家再说,大家赶紧凑凑,一万块钱还是不成问题的。“不结!这媳妇我是坚决不要了!”清河这会想死的心都有,这是故意闹难看,丢咱人哩!
  “说啥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赌气了,该花的都花出去了,再拿一万又能怎样?这婚不结,难看的还不是咱吗?快,大家赶紧的准备,时间也不早了。”主事的强压着心火,安抚老的再安抚小的,反过头来还要催促大家伙赶紧的去凑钱。清河的娘眼泪巴叉的在屋里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躺在炕上的赵树山通红着脸气的大口喘气,虽然他身体不灵便了,但是心里却是明镜一般,知道亲家是故意刁难他赵树山身残志穷了。
  主事的好不容易把清河的气劝下去,一万块钱也总算凑够了,十月的寒冷天气,却急出满头大汗。
  门外的礼炮响了,迎亲的车队也发动了机器,准备三声炮响以后就启动,迎接新娘。
  这时候,外面的亲戚还有看热闹的人忽听到屋里的清河娘嚎哭声:“老头子,你这是咋了啊?你不能啊……”
  等大家来到屋里,赵树山已经断气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