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悠然我思 查看内容

灞桥柳烟(外一篇)

2012-12-7 19:56|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80723| 评论: 5|原作者: 流萤小梦

  “白头临霸水,心绪万千条。雨过平沙岸,春归折柳桥。”
  ——已然记不得这是谁的诗句。本来可以用百度来查询,也懒得去弄清了。
  是啊,这诗,是什么朝代的,谁是送别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桥不过是普通的桥,青石铺就水上的路。柳亦是普通的柳,叶荫叶落,春夏秋冬。只因了典故,因了古人诗词的熏染和感伤,因了送别的人,从而蕴藉深深,让人记得,在文字里行走并衍生着无边的愁绪和怀恋。
  “春色东来渡灞桥,青门垂柳百千条。”古人云。
  “箫声咽,秦蛾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李白说。
  如此,灞桥,是送别的灞桥,是伤别的灞桥。让人想起,念及,总是故人声影和泪的流连。
  当年,挥泪一别自兹去。从此云山苍茫,和那人隔山隔水隔江河。远雁声声,秋水长天。
  但纵是愁山恨海,也阻不住流年。阻不住年年柳丝纷披,青青笼一幕薄烟。灞桥的诗意长长远远,湮灭在亘古的迷离里。
  断魂桥,人憔悴。年年伤别,灞桥风雪。
  或说,桥,是一种渡吧。柳,是一个留吧。自渡也是渡人,留人亦是留己。
  我知道,远去的只是日子,那难忘的细节一个也流不去,总是镌刻在记忆,抑或浅浅,抑或深深。虽然,我已遗忘了它曾经的过程。
  此刻,有什么还在萦怀?所有的所有,都请过来,让我在文字里一一交付。一粒种子,慢慢在我骨头的夹缝里发出芽长出叶,秀秀珍珍。这是我喜欢的一个意象。
  不是吗?一声叹息,可以灭掉一支开花的烛,也可以点燃世事的万家灯火。
  红尘茫茫,来者熙熙,去者攘攘,谁又能大割大舍大离大弃大解脱?
  秦汉风,隋唐雨,灞桥霜,灞水浩浩流古今,流不断,历历柳丝影,依依别离情。
  试问,灞桥,灞柳,曾见识过多少离人泪,还记否当年谁折柳相送,哪片叶子在心里哭得最潮湿?
  词语似乎是有点无措了。
  而此时我只想表达一种境,也就口不择辞了。词语不过一种心情,心情,有时就那么回旋无章,纷杂难陈。
  像那一天,偶尔听到张咪的歌曲《灞桥柳》,听得心酸软难禁。
  灞桥柳,灞桥柳
  拂不去烟尘,系不住愁
  我人在阳春,心在那深秋呀
  你可知无奈的风霜,它怎样在我脸上留
  怎样在我脸上留
  
  灞桥柳,灞桥柳
  遮得住泪眼,牵不住手
  我人在梦中,心在那别后呀
  你可知古老的秦腔,它并非只是一杯酒
  灞桥柳
  这曲辞恰合人意,丝丝入扣,指叩哀弦。心绪拈断,在起起伏伏、戚戚凄凄里颠沛流离。你走之后,我心是秋。无奈的风霜,在我脸恣意横留。
  远走的良人,天涯海角,请保重千万。我人在梦中,心在别后。
  马嘶萧萧,踏过灞桥柳烟。
  
  想你在远方 独行独坐还独卧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
  伫立伤身,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
  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朱淑真《木兰花》
  
  某一日,偶尔看到诗人翟永明的组诗《登陆及其他》里的几句:
  “唯我独知、独笑、独骄傲
  想你在远方
  独行、独坐、还独卧
  一个独字
  开出了两朵花”
  心下十分欢喜,后来又读到朱淑真的《木兰花》,才知这几句由来已久。
  对于诗词,一直是仰慕的。她们是文学中的文学,是用最简化的语言,来宣泄和表达最丰富的情感。即使有些句子你似懂非懂,沉浸在那些意念里,也是一种享受。
  诗词里,作者对情与思、情与现实、情与艺术的理解和洞察,体现了常人未有的敏感,深入和精微,风格或朴素或透彻,或丰富和绚丽,一些用心打磨的语言的精髓,像螺旋一样披露在作者的笔尖,竟爆发出一种针凿刀雕般的功力和井喷式的奔涌力量,来击打人心。那种专注和凝神让人敬畏。
  闲暇的时候,喜欢沉浸在诗人创造出的意境中,做那独吟人那么一会儿,让一缕魂魄挣脱出尘,云游在野,满覆着诗人的想、思,愁乐和悲喜,身子忽轻而旋又重,风起云涌。这一刻亦可说心会自然,浑然无我。
  朱淑真这阙《木兰花》词,是抒发少妇春愁的,和易安的《念奴娇》“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描写的心绪一般同。说的是词人独居深闺,在春来轻寒日子,一种幽怨油然而生,斟酌成句,淹没心旌。
  易安写“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
  朱淑真书“伫立伤身,无奈轻寒著摸人。”
  易安言“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朱淑真说“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
  易安怅“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
  朱淑真叹“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看来,月有阴晴,人有悲欢,境遇一样,影响这善感多情的女子们的心情直到如此这般,诸般心绪赋诗云,清愁惹恨殊途同归。
  此阙《木兰花》首一句“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一连用五个“独”字,有着独到的韵味,笔法和气势与易安的《声声慢》首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有异曲同工之妙,表达了词人分外凄惨和忧伤的心绪。
  斯时斯境,此一句是让人心有共鸣的,或者是为同病有怜,或者是因弦断无人听,心有戚戚焉的爱怜之感。忧得让人疼,凄得让人伤。这悲伤的净化。
  不过,现在的我还是欣赏现代诗人的演绎。欣赏他诗句里的那份孤傲,决绝的神情,那种耿耿而固执的萧然洒脱情怀。
  情。观其字形,是要把心竖在那里。自然,就是一个千般万般的不舒服了。可是如若把心放下来,成思,成想,成念,小桥流水,潺潺湲湲,心就没那么一个紧张了。
  世人怜惜黛玉的诗情和痴情,可也怕了她那小性儿和那不止不息的泪蛋儿,潇湘竹,愁泪零,都是情惹的凄忧。宝钗贤淑大方,又似乎太淡情了些。比较来,还是湘云的真情率性让人离世尘近些。
  诗人的“一个独字,开出了两朵花”尤为这句词做了升华,这花,是两朵孤独的花,也是两朵相知相契的花。
  人生来个体,所以自身的那份孤独是无可消融的。再热闹的街市,街市上的人也是踽踽独行。再亲近的感情,两个人也只能是互相温暖,理解和陪伴。不是有句话这样说,比黑夜还难以抵达的,是一个流浪的灵魂。现代人喜欢说,生在繁华尘世,有一个自己独立的空间,也是一种幸福。不过,有人一路相知相伴更是一个好。
  所谓知音,就是能听懂你心声的人。所谓知己,就是那个了解你像了解他自己的人。
  人常叹“千古知音最难觅”“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一个生命,来世上不过短短几十载,有个知音已是欣喜,而若得个知己简直就是若狂了。
  花开两朵。猜想这两朵大概就是让人若狂的那两朵了。
  “唯我独知、独笑、独骄傲/想你在远方/独行、独坐、还独卧”,再读,真的就读出了这两朵花的知得、会心一笑和两两固执的骄傲。
  这样,多好,会心一笑。
  扔了书,想起我的知己。不知那朵花,还安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康扬 2012-12-7 10:52
小梦。。。
引用 康扬 2012-12-7 10:52
许久不见  甚念
引用 兰草地 2012-12-7 19:57
再次欣赏,问好小梦。
引用 天随子 2012-12-7 20:13
静赏,问好。遥祝,冬安。
引用 听水声 2012-12-8 10:09
欣赏了。。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5)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