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海梦记

2012-12-29 14:48|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5083| 评论: 0|作者: 幕笙

  (一)
  我离开海梦的时候绮罗一直追问我。
  “你还会回来吗?你还会回来吗?”
  初日的阳光照在她洁白的脸上,她的眸子里有几期待也有几分哀伤。对于她的追问我没有回答,也没办法回答。因为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我不能许下一个连我自己都不能肯定是否能实现的承诺。
  我抬头看了看白云团团的天空,缓缓的问她:“绮罗,你相信缘分吗?”绮罗没有回答我的问话,而是继续在追问:“你还会回来吗?”我低下头看他,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许吧!”
  绮罗沮丧的低下了头,以微弱的声音说:“我知道你不会再回来了。”声音竟是那么的凄凉伤感,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我走过去,轻轻的给她理了理。她抬起头看我,眼中的泪花在阳光下亮如水晶。
  我无声的叹息,低声说:“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她怔怔的看着我,很久才低声的问:“你要去哪儿?”
  我回过头看了看苍茫的大海,缓缓摇头说:“不知道,对于以后的路途,我也是一无所知。”她说:“既然你不知道要去哪儿,为什么不留下来呢?”说这话的时她脸上带着些许恳求。
  我说:“你能和我一起走吗?”她轻轻的摇头说:“不能,我答应过我的父母要留在这个岛上一辈子。”
  我点点头说:“嗯,每个人的命运都不一样,你不能离开这儿,我也不能留下。”
  绮罗沉默了良久,低声说:“你保重。”说完哀伤的看了我一眼,黯然转身,低着头沿着海岸慢慢的向家的方向走去。海风一直在吹,她白色的衣袂在风中翩翩起舞,而我迷了眼睛。
   
  (二)
  
  两年后,我站在海边的一块大岩石上,吹着竹笛,凝视着大海深处。我不禁在想,假如那天我留下,或者带绮罗一起离开,那后来会是怎样?
  然而,那是永远也不会有答案的问题。因为人生没有假如。
  两年时间,我去过很多的地方,遇到过很多的人。但他们大多数都在我转过身的那一霎那被我选择性的遗忘。但海梦与绮罗,却深深的刻在了我心底,总是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浮现脑海或出现在梦里。这,也许是我为什么要回来的原因。
  几天前我租了一艘船出海去找海梦,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我记忆中航线的尽头只有苍茫无际的大海,没有我记忆中的孤岛。
  老船长对我说:“小伙子,我在这片海域航行了三四十年了,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你说的海梦岛,是不是在别的海域,你记错了?”
  我摇头说:“不可能,我两年前去过海梦岛。我确定它就在这片海域当中。”老船长见我坚持,也不再多说什么。我们开着船又在海域航行了几圈,但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回到岸上,我去拜访了几位上了年纪的水手,但他们都说没有听说过海梦。我沮丧的回到海边旅馆,意兴阑珊的躺在床上,我开始怀疑海梦是否真的不存在,而我记忆中的海梦,只是我梦中无意识保留下来的印象。我闭上眼,努力去回想关于海梦的所有记忆。
  两年前的一天早晨,我搭上一艘渔船出了海。这艘渔船原定计划是出海五天,但在第二天我们接到了紧急通知,说海上将起大风浪。接到通知后船长立刻调转船头,试图在大风浪到来之前驶回海港。但还是迟了,行不多久海面就开始波涛汹涌,船身开始剧烈晃荡。船长和水手们忙活着稳定船身,我则死死的抱住身边的一块木板,心里祈祷着这该死的风浪快点过去。忽听有水手惊呼道:“船长,你看,龙卷风!”声音极其恐惧。然后又听到船长咒骂了一声:“混蛋!”不一会儿船身开始剧烈的旋转,有时像是旋转着在上升,有时像是旋转着在下落,让人头晕目眩,胸闷异常。
  猛听得轰的一声,海水涌进了船舱,船舱瞬间灌满了海水,而船身仍在不停的旋转。不一会儿工夫,我鼻里耳里都已经浸满了海水,脑子一阵缺氧,窒息的压迫感沉沉逼近。迷蒙中我仿佛看到了死神在向我招手。那一刻,我不自觉的笑了。嘴一裂开,海水狂涌而进,我的意识与感知慢慢的消退。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与感知渐渐苏醒。我听见海水和一种类似沙鸥的声音。我缓缓的睁开眼,看见了深蓝的海水和圆月的倒影,身下是柔软的细沙,原来我躺在一片沙滩上。我觉得全身无力,口干舌燥。我希望这是一个梦,梦醒来后我还躺在渔船的甲板上,所以我又闭上眼,试图睡去。
  突然,我听到海风吹来断断续续的歌声,我睁开眼睛,凝神静听。然后挣扎着站起身,蹒跚的沿着海边循声而去。
  那歌声越来越清晰,是一个女子在歌唱,嗓音柔和中带着点点凄凉。我身体里长久积压的孤独寂寞在这时刻随着血液流转全身,泪水悄无声息的落下。
  朦胧中我看到一座古雅的阁楼,阁楼旁长着一棵参天大树。目光流转之下,我看到了她,那个唱歌的女子。
  溶溶月色。大树下,秋千上。她,一袭白衣,青丝如瀑。天上星辰满布,地上流萤飞舞。她,像是从天而落的仙子,清丽脱俗,不沾一点凡尘之气。只一眼,我已深深的迷醉。
  歌声戛然而止,她回头看我,娥眉轻蹙。我想开口说什么,但嘴巴动了动,却始终没有说出一个字来。然后我看到她展颜一笑,笑容如初绽的花儿般灿烂。
  她告诉我这个岛叫海梦,她叫绮罗。
  我问:“岛上还有其他的人吗?”她摇头说:“没有,自从我父母去世之后,这岛上就只有我一个人。”
  我又问:“那岛上有没有船只?”她摇头说:“没有。”
  我皱眉,没有船只,我怎么离开这儿呢?
  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低声的说:“如果你想离开这儿,你可以扎一个木筏,等东风起的时候,它就可以带你飘回去。”
  我花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扎好一个木筏,然而东风一直没起。这段时间里,绮罗带我游遍了整个海梦岛。每当她唱歌的时候,我就静静的坐在不远处的大岩石上,凝视着海面。
  一天早上,绮罗从阁楼外回来,告诉我东风起了,我几乎高兴得跳起来。可是绮罗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忧伤。
  “你还会回来吗?”
  这句话从阁楼到停放木筏的海边她都一直在问,而我一直没答。
  ……
  木筏带着我漂流了三天三夜,我因为太困而睡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欣喜的发现我已经回到了海岸上。
  
  (三)
  
  睡梦中我又听到了绮罗的歌声,我猛然惊醒,坐起身凝神静听。没有歌声,只有海水冲击沙滩的声音。
  我下床走到窗边,推开木窗,取下墙上的竹笛。脑海中总有一个旋律在回旋,我闭上眼,随着那旋律吹奏。突然,绮罗的歌声又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开眼,歌声又消失了。
  我又闭上眼吹着竹笛,绮罗的歌声又在耳边低唱起来,放佛是在低声诉说,歌声越来越凄婉,我忍不住掉下了泪水。
  忽听有人大喊:“起风咯!”我猛然睁开眼,放下竹笛,耳边归于平静。我匆匆的转身走出房间,来到海边,看到一艘艘渔船向海港驶来。
  我问一个刚跳下船的水手:“怎么了?”水手说:“海上要起大风浪了。”
  “大风浪?”我喃喃的念着,心中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海港停泊着数艘帆船,我解下绳索,跳上船去。水手见状惊呼道:“你要干嘛?”我说:“借船一用。”说着滑动双桨,向大海深处划去,水手大喊:“快回来,危险!”我微微一笑,用力的滑动双桨。
  远远的看见龙卷风向这边移来,我停下了双桨,站在船头迎接着它的到来。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龙卷风一步步在逼近,船身开始剧烈晃动。龙卷风将海面吹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我深吸一口气,纵身向漩涡跳去……
  
  (四)
  
  我在海滩醒来,睁开眼,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忙闭上,良久才缓缓的睁开。
  “你醒了。”
  轻柔而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望去,看到绮罗抱膝坐在不远处的大岩石上,眼睛凝视着大海。我缓缓的站起身,走到她的身边。我在想,这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我小心翼翼的说:“绮罗,真的是你吗?”她回头看我,微微一笑,泪水流出了眼眶,柔声的说:“是我,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又回过头看向大海,叹气说:“可惜你马上就得走了。”我一怔,摇头说:“我不走了,我再也不走了。”她摇头说:“不,你要走,必须得走。”手指向侧面的海边,低声说:“我已经给你扎好了木筏,你现在就走。”
  “为什么?绮罗,我好不容易回来了,为什么你又要我走?”我不解的问。
  她回过头看我,眼里满是哀伤,轻声说:“因为如果你不走,你就会死在这儿。海梦将会因为火山爆发而沉落海底。我用我的歌声召唤你来,只是想见你最后一面。”
  我沉吟着说:“那么,你跟我一起走。”她摇头,淡然一笑,说:“我不能走,我答应过父母不会离开海梦的。”
  我说:“那我也不走了。”她微微一笑,说:“如果我死了你还活着,那我至少还活在你的心中。如果我死了你也死了,那我就真的死了。”
  我沉默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忽然地下开始震动,发出轰轰的沉闷声。绮罗站起身来,微微一笑,说:“开始了,你也该离开了。”
  我沉默的跟着她走到停放木筏的海边,她帮我将木筏推进海里。地下的震动越来越强烈,轰轰的声音越来越响。
  我握着绮罗的手,哀求说:“绮罗,跟我一起走吧。”她微笑着摇头说:“我说过,我不会离开海梦的,你块走吧。”
  我含泪上了木筏,绮罗躬身用双手用力推了一下木筏,木筏随海水慢慢飘走。绮罗微笑着向我挥手道别,我也轻轻的挥了挥手。海风吹来她的细细的歌声。
  绮罗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我看到海梦冒出滚滚浓烟,慢慢的在下沉。我的心也在下沉,泪水再也忍不住汹涌而下,俯身木筏大哭起来。
  后来,我每天都会站在海边吹笛,只是绮罗歌声再也没在耳边响起过。唯有夜夜在梦中能够听到。
  每当我向朋友们提起海梦和绮罗时他们都会笑我,说我是做梦做得太多,到后来梦境和现实都分不清了。我苦笑,也许海梦和绮罗真的只是我做的一个梦吧!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