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一世倾城

2012-12-29 14:51|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6763| 评论: 0|原作者: 若水菡

  (一)落漓
  风起云涌,黑压压的乌云片刻便布满整个京城的天空,我站在城楼上,任由思绪万千,山雨欲来风满楼,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出行。
  “落漓,落漓”,耳边传来呼唤声,我知道那准是离陌又出来找我了,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走下城楼。
  我叫落漓,家住城南莫府,可是我并不是莫府的人,我到底是谁,谁也说不清楚,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十六岁以前的记忆全部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我没有任何印象,只记得在莫府生活的这几年的光阴。
  离陌是莫老爷的养子,据说是从小就被收留了,可是,他并不姓莫,他只是叫离陌。
  “快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好。”
  离陌默默地为我撑伞,一路无语。在走过最繁华那条街的时候,大雨瓢泼而下,道路瞬间白茫茫的一片,行人也是匆匆忙忙的到路边的屋檐下躲雨。
  “我们也躲躲雨吧。”
  “好。”
  我们加到屋檐下躲雨的人群当中,我望着空荡荡的街头,心里隐隐传来一种空落感,刚才还热闹非凡的集市瞬间就变得空落落的,人世繁华也不过如此吧。
  "落漓,落漓。你今天怎么了,失魂落魄的,叫了你几声都没反应。”看着一脸落寞的我,离陌有些担忧。
  “没事,雨小了,我们回去吧。”回以离陌一个微笑,我走上街头,唉……听到一声淡淡的叹气声从身后传来,我知道那定是离陌,他总会在猜不透我的时候发出淡淡的叹气声。
  
  (二)梦境
  漫天飞舞的黄沙,断壁残垣之上矗立着一位绝代倾城的女子,女子手中的古琴发出凄美绝寰的乐声,似有千钧万马奔腾之势,又似被生生撕裂的婴儿啼哭。琴声戛然而止,女子从高高的残垣一跃,飞舞的罗裙散成惊心动魄的形状,鲜红的血液在她的身下开成一朵妖艳的花。
  暮然惊醒,额头还渗着冷汗,女子跃下前那凄美的一笑,似乎诉说着无尽的忧思。那眼神,那表情,倔强而又无奈,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还有她的倾国容颜是那么熟悉,难道,是故人?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了,还有那次……
  古香古色的檀木桌上放着一柄剑,剑身并无特别,剑柄上镶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绝色女子负琴而立,她的身后站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眼里还含着泪水,女子似乎是没有看到身后的小女孩,自顾自弹起琴来,琴声悠扬动听,似是情人间的低声呢喃,又似是慈祥的母亲对孩子的爱抚。小女孩眼中已经没有泪水,怔怔的看着窗前弹琴的女子,突然一笑,转身跑了。
  抚着额头,不愿再想,这些零碎的片段都来自梦境,可有时候自己也会怀疑到底是梦还是现实,从那名女子的身上能感觉得到莫名的亲切感,可是,我什么也记不起来,十六岁前的记忆就像是被抽离了身体一样,一点印象也没有,过去的我是什么样的人?又有什么样的故事?这一切都像是一个谜一样缠绕在心头,剪不断,理还乱。
  
  (三)离陌
  莫府的主人莫老爷名为莫征,膝下两子一女,最小的女儿名叫莫愁,与离陌一同长大,总是对我有着敌意。我明白她的敌意来自何处,因为离陌。
  离陌是我在莫府唯一可以说知心话的人,我总是保持着沉默,我喜欢安静的生活,也只有在离陌来看我的时候才会说几句话。离陌说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自打记事起就是在莫府,他想过要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不知从何寻起。离陌说他曾向莫老爷问过自己的父母到底是谁,可是一提到这个话题莫老爷的脸就阴沉得吓人,让他以后不要再问。离陌说他有时候觉得自己不是这儿的人,虽然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但始终没有亲切感。离陌还说他不敢跟别人说这些,包括莫愁,她总是会把他的事情告诉莫老爷。
  对于离陌,我始终都觉得他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快乐。他总是像一抹阳光,能带给大家温暖,但是,很多次,我看见他望向天空时的眼神写满了落寞,他并不快乐。
  有时候,看着离陌发呆的样子,会有一瞬间的熟悉感,可是,那仅仅是一瞬间而已。我与离陌,只能算是朋友吧,他有很多朋友,而我,却只有他一个朋友。
  
  (四)进宫
  莫愁冲进我房间的时候我正在看书,就觉得一阵风袭来,然后我视线内的阳光被阴影所代替,不用抬眼我也知道是莫愁,因为她身上总是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与莫愁,没有太多的交集,仅是见过几次面而已,但每次见面我都能看见她眼睛里的愤怒和嫉妒。我在心底轻笑,我与她,与离陌,都只不过擦肩而过的情缘,她又何必担忧何必计较呢。
  此时站在我面前的莫愁眼里看不见愤怒和嫉妒,更多的是洋洋得意和掩不住的欢喜,她见我看她,便笑了起来,嘴角上扬成一个美丽的弧度。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吗?”
  我摇摇头。
  “那我来告诉你吧,首先,我要和离陌成亲了,爹爹同意了我们的婚事。”
  看着我诧异的眼神,她的笑意更浓了,低头俯在我的耳边轻声道:“你知道我爱他,我也知道你也喜欢他,虽然你不承认,可是你永远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因为,你马上要进宫侍奉皇上了。”
  什么?侍奉皇上?心中不觉一惊,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我不过是身份不明的女子,只想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生活,不想卷入宫廷你争我斗的漩涡中,成为皇帝的女人,就注定了此生必是要被囚禁于那高高的城墙之内,像我这样的女人,不会讨人欢心,就只有一种结局,就是守着自己的落寞老死宫中。
  “不可能,”我猛的站起来,对上莫愁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府中所有人都知道,包括离陌,就唯独你,像是一只乌龟一样,缩在自己的乌龟壳里,对什么事都不闻不问,你当然不知道。”顿了顿,她又道:“知道离陌为什么好久都没来找你了吗?因为他在筹备我们成亲的事,没空理你,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他接近你只不过是想让你爱上他,安安心心留在莫府,等待进宫,他其实更本就不在乎你。”说完,便扬长而去。
  假象,一切都是假象。离陌的细细碎语,莫老爷父爱般的关怀,原来都是假的,我在莫府这么久,他们最终的目的,都只不过是将我送进宫,自己不过一介弱女子,无权无势,又如何与他们抗衡,如何告诉他们我不想进宫,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
  直到进宫之前,我再也没有见过离陌,也许真的像莫愁讲的那样,他在忙着准备与莫愁成亲的事,根本就无暇顾及我这个即将进宫之人吧,我的生死,已经与他无关了。
  
  (五)皇帝
  昭国的皇帝姓左,名旭笙,左旭笙。
  我是在进宫第二日见到皇上的,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严肃,更像是一位慈祥的长辈。君为上,臣为下,君主的威严不容忽视,再者,莫愁告诉我我进宫是侍奉皇上,心存芥蒂,所以对这个皇帝我没有一点好感。
  他仔细端详着我的脸,呐呐自语道:“像,真像!”我心中纳闷,却不敢询问,像?像什么?
  他没有再说一个字,坐了一会便走了。
  对于这个皇帝,我还是有些好奇,他只来过我住的地方一次,此后便再未来过。他那日的举止行为很奇怪,似乎不是来看这个进宫侍奉他的女子是什么样的,更像是在寻找什么。寻找?难道我的过去跟他也有关系?如果他知道我的过去,那我是不是可以从这里知道些什么,包括我是谁,我的过去有什么样的故事,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会告诉我么?
  进宫已两月有余,每天除了逛逛园子再无他事,不觉有些百无聊赖,我询问身边的丫鬟皇上最近在做什么,她缄默不语,皇帝的事,不是我等讨论的,她又怎敢妄言。那么,我心中牵挂的那件事,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得到答案?
  那个四月芳菲的午后,空气中还夹杂着丝丝凉意,皇上召我去他的书房,我不敢懈怠,随通报的公公赶了过去。几月不见,那个坐拥天下的皇帝似乎有些憔悴,我静静地站在他的面前,不敢抬头,怕看到他眼中的探寻。
  “知道朕为什么召你过来吗?”
  我摇摇头,帝王的心思难以揣摩,又怎么能轻易断言呢?
  “坐吧,朕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说说话?如果他想,哪个嫔妃不会争先恐后的想陪他说,我,只不过是刚进宫不久的无名无分的女子,和他也只见过一次面,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和皇上说说话。
  似乎是看到了我心中的疑惑,他开口了:“朕给你讲个故事吧。”
  “二十多年前,有一个富家少爷去江南游玩,在回京的路上碰到了一群强盗在强抢百姓财物,一位老人家和一个俊秀公子不敌那群强盗的蛮横,财物尽数被强盗抢了去,富家公子想上前帮忙,被身边的随从拦住了。那些强盗阴狠毒辣,一般人都不敢招惹,大家都畏惧他们,敢怒而不敢言,只有一位少年出手相助,可惜,寡不敌众,那位少年还是身负重伤,钱财也尽被那些强盗所取走。”
  “负伤的少年在老人家养伤,富家公子敬佩少年的英勇,想与他交个朋友,就去探望他,不料,却吃了闭门羹,开门的姑娘将他们赶出,那姑娘生得极美,似乎是在哪里见过,细想之下才觉,那姑娘便是那日的俊秀公子。那日的惊鸿一瞥,姑娘的影子便深深地印在了富家公子的心里,他想娶姑娘为妻,却讨来一番斥骂,他以身份地位相要挟,姑娘更是不屑一顾,越是这样,他就越想得到她。终于有一天,他听说姑娘要与那少年成亲,心急火燎的赶了过去,想要阻止,可还是迟了一步。人去楼空,那个宅子里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人。他四处寻觅,却一直未能找到他心爱的姑娘。”
  “三年后,当他再次遇到他日思夜念生生牵挂的姑娘的时候,她已为人母,一双儿女聪明可爱。他很失落,可他还爱着她,很爱很爱,即使她已为人妻为人母,他还是想得到她。那时候的他已经坐拥天下,他以为,普天之下没有自己得不到的,可他偏偏就得不到自己最爱之人,那时的他可以轻易的掌控别人的生死,他就以她的丈夫她的儿女相要挟,将她的儿子送到将军府为人质,如果她不跟自己走就杀了她的儿子,她妥协了,她终于得到了她。可是她不快乐,整日郁郁寡欢,看着她日渐憔悴,他比谁都心痛,可还是不愿意放开她。终于有一天,她不见了,他疯了一样寻找她,在与域国相交界的那里,他看到了她,还有她的丈夫,她的女儿。”
  “那一天之后一切都结束了,因为她死了。她乞求皇帝放过她的家人,他不肯,她就以死相逼。那天的风很大,漫天黄沙迷住了众人的双眼,她缓缓走上那面断壁,飞舞的头发挡住了那张绝美的脸,可他还是看到了她满脸的泪痕,她弹奏了一曲凄美绝寰的曲子,琴声戛然而止,她回过头凄美的一笑,那个笑容足以让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他有不好的预感,可是,他来不及阻止,她就已经从高高的残垣之上跃下,他奔了过去,只看到鲜红的血液在她的身下铺开,那张绝美的脸上还带着泪痕。她的丈夫抱着她,哭得撕心裂肺,她那小小的女儿也扑在她的身上呼喊着娘亲。他跪在了她面前,她死了,是他害死了她,他的自私,他狂妄的占有欲害死了自己最爱的人。”
  “这些年,朕一直活在自责当中,要不是当年我不肯放手,她也不会死,是我害了她啊。”
  就在我还沉浸在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忽然问道:“你叫落漓?”
  我点点头。
  “落漓,离落。知道真朕为什么告诉你这些吗?因为你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你的名字叫离落。流霜,也就是你的母亲,是朕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可是她死了,是我亲手毁了她,你走吧,朕不想看到另一个流霜也毁在朕的手里。”
  这样的结局是我始料未及的,原来那些梦境都是真实存在过的,那些梦中存在的亲切感也是因为有着难以割舍血缘关系。
  原来如此。
  
  (六)谜团
  再次回到莫府,心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带着更多难以解开的结回到这里,我不知道该如何理清自己的思绪,皇帝,是害死我母亲的凶手,可是我却恨不起来,他也不过是深陷爱情泥潭中无法自拔的可怜人,他终其一生也未能真正得到自己所爱之人。这些年,他日日在自责和懊悔中度过,他也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还有很多很多的谜未解开,我的父亲在我母亲死后又去了哪里,他是生是死?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莫府?还有十六岁以前那些记忆为什么会消失?我的哥哥又在哪里?离陌与我又是什么关系?我叫离落,他叫离陌,这不会仅仅只是巧合,可是,离陌年龄比我还小,又怎么会是我的哥哥,也许,只是名字相似而已。这些问题的答案我无从知晓。
  我想是该离去的时候了,故事的答案还得我自己寻找,皇帝不告诉我全部事情的真相肯定是有他的道理,至少我知道了我是谁,我也许还有亲人,我应该找到他们。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留了一封书信就离开了,我回到了皇帝所说的遇到我母亲的那个小镇,那里,是我父亲母亲的家乡,我的父亲,还会在那里吗?他会不会在那里等待亲人的归来呢?
  陈旧破败的庭院似乎诉说着曾经的凄凉,昔日的繁华已不复存在,我独自站在街头,不知何去何从。
  街边的瞎子告诉我,曾经在这里有位杜老伯,他的女儿极其漂亮,有着倾国倾城的容颜,可是就在成亲那晚与她的家人一起消失了,再也没回来过,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七)真相
  一年又一年,三年了,我和父亲生活在忘崖谷三年了,我的弟弟离陌和他的妻子莫愁也有了他们的女儿,取名忆霜,意为怀念我们的母亲。
  皇帝当年没有告诉我全部真相,他也刻意隐瞒了离陌是我的弟弟,而不是哥哥的事实。莫府的莫老爷莫征其实就是当年的大将军,皇帝将离陌扣押在将军府当做束缚住我母亲的一个砝码,这就是离陌为什么自记事起就在莫府,但他并不姓莫的原因。自莫征辞去将军之职,莫征一家搬离原来的将军府,入住莫府,便不再过问朝廷之事。
  父亲当年在母亲过世之后带我离开,因为思念母亲,整日以酒来麻醉自己,我们勉强度日,经常饥一顿饱一顿。药铺的老先生看我们可怜,准许我跟他的徒弟上山采药,来换取微薄铜钱度日,在一次采药的途中我不慎跌落山崖,被外出的莫老爷所救,可是我却失去了记忆。莫老爷看到那张与我母亲有着八分相似的脸有些疑虑,并不敢确定我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带我回京,初衷也只不过是想献给皇上,就因为那张令皇上魂牵梦绕的容貌,他始终是臣,一个忠心于皇帝的臣民。
  
  所有的谜底都已解开,我不恨任何人,在这一段过往的流年里,最无辜的是我那可怜的母亲,只因为拥有一张绝世倾城的容颜,因为虚幻缥缈的爱情,她葬送了性命。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