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合租屋的索命冤魂

2013-1-20 17:03|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4883| 评论: 0|原作者: 李小强

  一、廉价的出租屋
  “是这儿吗?”
  “就是这了,我这就打电话给房东。”
  “也不知道你找的房子靠不靠谱。”
  “放心吧,我做事,你什么时候没有满意过?”
  我叫梦乐,是一名刚出校门的应届毕业生,在一家私企谋了个设计网站的活。我的女朋友叫婉儿,毕业后在一家工厂做一名文员。婉儿和我是同校的老乡,虽然长得不是特别耀眼,但是特别踏实能干。我们是在大二的时候好上的。
  房子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浴室,厨房,厕所,阳台,客厅这些都是公用的。房子很大,有三间房间。当然我和婉儿只拥有其中的一间,还有两间已经住人了。我们的房间靠外面,对面就是浴室,另外两个房间靠里面。虽然房子在五楼,但一个月房租才四百块钱,这在苏州的市中心已经非常廉价了。所以我经常佩服自己的运气,实在是有够好的。
  当我和婉儿拉着大小行李跟着房东爬到五楼的时候,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房东一边和我办住房手续,一边交代我们各种注意事项。一旁的婉儿好像特别满意住房的条件,特别是听到房东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热水,摆在浴室的全自动洗衣机也可以用之后,显得异常的兴奋。
  没住几天,我们就和另外两个房间的住户混熟了。原来住在我们隔壁的是一个又高又壮的男生,名叫建树,也是毕业后就搬来这里住的,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住在建树对面的也是一对小情侣,只不过他们还在附近的一所大学读大四。男的叫天骄,长得又高又帅,谈吐举止间自有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女的叫诗雅,皮肤白得跟细瓷似的,打扮得非常漂亮。后来婉儿偷偷告诉我,说她初次见到天骄,居然有心跳加速的感觉。我告诉她,我初次见到诗雅,也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她笑着说:“俗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所以我们注定是一对,他们也注定是一对,我们和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渐渐的,我们的这个合租屋有了一种大家庭的氛围。我询问天骄网络怎么办理的时候,他说:“办什么网啊,拿个路由器通到我们的网络就行了,别糟蹋钱。”于是我和婉儿就用上了免费的网络。每天晚上,婉儿都会煮几道拿手的好菜,如果其他人也在的话,会招呼他们一起来吃。诗雅总说:“以前我们这里谁都不会烧菜,厨房虽然什么都有,但总是被废弃在那里。现在婉儿姐姐来了,而且烧菜还这么好吃,我们可就享福喽!”
  这天是建树的生日,他邀请所有合租的人陪他一起庆生。我们在饭点大吃大喝后,又在KTV好好疯狂了一把,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准备睡觉的时候,婉儿对我说:“房门锁不上了,门锁中间的小圆圈好像坏了。”我说:“怕什么呀,大门锁得好好的,还有防盗门,你是怕天骄还是建树半夜开门把你掳走啊?放心吧,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你吗,就是因为你长得很有安全感。”刚说完,我就遭到了婉儿一轮小粉拳的猛烈轰击。
  最后,我想尽了一切方法,总算是哄着婉儿乖乖入睡了。
  有人说,天堂、人间、地狱的距离只在一线之间。
  二、悬疑的命案
  “出事了,出事了,快醒醒啊!”
  当我被婉儿推醒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天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我定了定神,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午夜三点钟。我迅速穿好衣服,和婉儿循着声音来到了厨房。眼前的一幕可把我吓坏了,只见天骄抱着满身是血,靠在橱柜上的诗雅。诗雅的颈部被人割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血液慢慢流淌,在厨房汇成了一条涓涓的细流。厨房的水果刀沾满了鲜血掉在地上,很明显,凶器就是这把水果刀。在诗雅的脚下,还有用鲜血写成的一个大大的字母“J”。诗雅已经毫无生命迹象,从地上鲜红的血液来看,她刚死不久。刚刚赶过来的建树也被眼前的惨状吓得脸色惨白,婉儿也早已躲到了我的身后。
  我立马去大门看了看,然后回到厨房说:“门关得死死的,但是门锁已经被人从里面毁坏了,也就是说凶手确实是屋子里面的人。还有,我们出不去了,已经被困在这里了。”
  此时的天骄早已失去了理智,不停地对我们大吼:“是谁,是谁,是你们中的谁杀了我的诗雅?”
  建树擦了擦额头上的里冷汗,说:“你先冷静点,我们和你女朋友无冤无仇,怎么会杀她呢?我们还是先报警,不要再破坏现场了,等警察过来再说吧。”建树说完,就开始报警了。
  报完警,婉儿小声地说:“这个字母会不会是诗雅妹妹留下的什么讯息啊?”
  天骄立马惊觉,对建树吼道:“这里面只有你名字第一个字母是J,铁证如山,你就是杀人凶手。我看你天天晚上回来垂头丧气的,肯定是工作什么的不顺利,然后就产生了变态心理!”
  建树也立马吼道:“我是被老板炒鱿鱼了,这几天也一直在找工作,但是我已经准备回老家了,所以今天才会叫大家陪我好好玩玩。倒是你,前几天我一直听到你们在吵架,我还听到你大声地骂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为此你们还差点打起来。要说凶手,我看你的嫌疑更大!”
  婉儿轻轻拉着我的衣角,说道:“你不是喜欢看《名侦探柯南》吗?你倒是赶快把凶手找出来啊!”
  我连忙也对他们吼道:“大家先冷静冷静,这里面所有人都有杀人嫌疑,包括诗雅她自己。也有可能杀人凶手还躲在这座屋子的某个角落里,我们先在一起仔细搜查这个屋子,确定屋子里没别人了再说。”
  于是,我们四个人小心仔细地搜查了屋子的每个角落,确定已经没有别人了。搜查中,我们还发现,所有房门锁上的小圆圈都坏掉了,也就是说,一旦有突发状况,我们连个可以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突然,建树忽然想到了什么,支支吾吾的地说:“你们有没有想过,或许凶手不是人。”
  “不是人?”婉儿听到这里早已吓得直打哆嗦。
  “你们知道这里房租为什么这么便宜吗?”建树接着说,“我也是偶然听这里的老人提起过,其实这里几年前出过人命。也是几个大学毕业生和在读生在这里合租房子,其中一个男生因为失恋加上失业,心情特别糟糕。可是屋子里面有一个认识的女生还一直在旁边数落他,男生情绪失控,就拿水果刀把那个女生给捅死了,好像就死在厨房里。”
  一阵阴风从窗台刮来,令人不寒而栗。
  婉儿战战兢兢,嘴里发出颤抖的声音:“你们说,是不是这个冤魂回来索命了啊?”
  “胡说,你们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竟然相信鬼神之说。我看凶手就是你,建树,你们忘了诗雅留下的讯息了吗?竟然还敢在这里装神弄鬼!”天骄愤怒的双眼直直地瞪着建树。
  “我想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了,或许凶手不会只杀一个人,有可能还会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那个字母肯定不是诗雅留下的什么提示讯息,因为如果是诗雅留下的,应该会写在手边,而不会是在脚下。而且为了不让凶手发现,字肯定会很小,不会像我们看到的那么大。那个J字母我估计是凶手留下的,是在寓意他的下一个目标。”
  我刚说完,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气氛异常的诡异。突然建树打破了这份寂静:“那不就是说,下个要死的人就是我了吗!我不想死啊,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还要回家赡养父母,怎么办,怎么办,你们救救我啊!”建树说完,嚎哭了起来。
  天骄不耐烦地说道:“吵死了,吵死了,总之你们之中肯定有一个人是杀人凶手,我再和你们呆在一起肯定凶多吉少。我还是回去用床抵住房门,静等警察来吧。”
  我拉着婉儿说道:“我们也回房间这样做吧,只要警察来了,把门砸开,我们就安全了。建树,你也回去这样做吧,但愿是我想多了。”
  我和婉儿回到房间,又仔细搜查了这个巴掌大小的地方后,确定没有什么异样后,才把床搬过去抵住了房门。我紧紧地搂住了不停颤抖的婉儿。可不知怎么的,我居然闭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
  三、附身的冤魂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婉儿蜷缩在角落里依旧不停地在颤抖。这时我听见了门富有节奏地撞击墙壁的声音,不绝于耳。“砰……砰……砰……”恐怖极了。我小心翼翼地搬开床,打开房门,和婉儿来到天骄房前的时候,眼前的景象更是恐怖到了极点,我和婉儿都不约而同地尖叫了起来。只见房间的窗户全都打开着,寒风透过窗户击打着房门不停地砸着墙壁。天骄四肢伸展地躺在床上,他的身上和床单上全都是鲜血,刚才还在厨房的水果刀此时已经掉落在了床单上。
  此时的建树也被尖叫声吸引,打开了房门。我和建树慢慢地走向天骄,天骄的整个脸都被鲜血覆盖了,整张床就像个大血池一般,在天骄的脚下,有个用鲜血写成的大写字母S。
  我还在奇怪为什么天骄的床没有抵住房门时,建树像发了疯般,径直扑向掉落在床单上的水果刀,他把水果刀紧紧地握在手里,用极为凄厉的声音说道:“我明白了,原来凶手留下的字母并不是指我们名字第一个字的首字母,而是最后一个字的首字母。上次是字母J,所以天骄死了。这次是S,所以这回可是真正轮到我了,不会错了。”我忙说:“你想干什么,冷静点!”建树对我吼道:“冷静点……再冷静我就死了。现在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人就是你们杀的,要么你们就是被冤魂附身杀了人,所以我只要把你们杀了,或许还有活命的可能。”
  “我知道凶手是谁!”这时躲在我后面的婉儿突然指着我喊道,“凶手就是你,刚才我们一起躲在屋子里,你突然间就甩开我,然后搬开床打开房门就出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然后又眼神迷离地躺到床上。我被你反常的举动吓坏了,所以才会躲在墙角里。你,你,你肯定已经被冤魂附身了!”
  “凶手真的是我吗?还是婉儿为了保命故意陷害我,就像俗话所说的‘夫妻好比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是刚才的确有段时间我失去了意识啊!”不容我多想,建树已经握着刀向我走过来了。“该死,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就死在这个大块头手里。”我立刻撒开腿奔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拿起手边的东西砸向建树,我和他在屋子里绕了几圈后,还是被他逼到了墙角里。建树紧握着水果刀对我大叫道:“把你的小命交出来吧,这样我和你的小女朋友就得救了。”说完,他就用刀狠狠地扎向我的胸膛。求生的本能催使我双手死死地抓住了刀刃,鲜红的血液从我的手掌中流出来。在这样千钧一发的情形下,我居然忘记了任何的疼痛,只是觉得有股丝丝的凉意。可是我毕竟没有建树的力气大,刀刃还是慢慢地向我的胸膛靠近。“真的要完了吗,难道我就注定要命丧于此?”我的眼前恍惚间出现了死神以及他的钩镰刀。
  突然,我感到建树好像慢慢地不在用力了,我抬起头,只见建树侧着身子在我面前缓缓地倒下,无数道鲜血从他的颈部向外喷出。婉儿拿着他平时切菜的菜刀战巍巍地站在我的面前,不停地大喊:“我杀人了,我杀人了……”建树倒地的瞬间,那把杀人的菜刀也从婉儿的手里滚落下来。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我分明看到了婉儿嘴角露出的诡异笑容。我去找了些布料包住了手上的伤口,婉儿的神智也慢慢恢复了清醒。我开口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天骄真的是我杀的吗?”婉儿说:“刚才情势那么危急,建树不把我们杀死,他是不会甘心的。所以我就骗他你被冤魂附身了,让他分散注意力,这样我才能有机会攻击他。凶手肯定就是这个大块头,还用冤魂吓唬我们,想把我们都杀了。现在他终于死了,我们两个人总算获救了。”我说:“可是我刚才的确有段时间失去意识了啊。”婉儿说:“那是你神经高度紧张,太累了,坐在床上难得放松,就睡着了。后来我就听到了门撞击墙壁的声音,然后就吓得躲到了墙角里。”
  我坐在地上努力定了定神,回味着刚才婉儿和我说的话。婉儿给我的感觉一直是温柔乖巧,而且还笨笨的。她真的能有这么聪明?她真的能有勇气杀人?她怎么知道要割开颈部大动脉?刚才诡异的笑容又是怎么回事?种种疑问不断在我的脑海翻滚。我正在出神,婉儿突然说:“你是不是觉得建树的脚下少了什么,要不我写个L吧。”婉儿的这句话更是把我吓得三魂丢了七魄。我突然想到婉儿说我在睡觉的那段时间杀了天骄,那么她也完全可能在那段时间杀了天骄。“难道她真的被冤魂附身了?”我心里默念着,彻骨的寒意从脚下直灌入我的大脑。来自地狱的恐惧居然让我产生了要把婉儿杀死的冲动,但当我看到婉儿那楚楚可怜的眼睛,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无比罪恶的念头。
  可是,除了婉儿被冤魂附身了,我实在找不出任何原因解释这些种种怪异的现象。我立马起身朝自己的房间奔去,对婉儿喊道:“我们并没有脱离危险,我觉得这个屋子真的有冤魂,我去我们的房间躲起来,你去建树的房间躲起来吧。我想只要我们两个人分开,就算冤魂附身,也不能杀人了。警察马上就要来了,那时我们就真的获救了。”
  四、人间的惨剧
  我奔回房间,照旧关上房门,用床抵住。门外不停地传来了婉儿的敲门声和叫喊声:“快出来啊,你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男人,还怕什么冤魂。我都不怕了你还怕什么,我说过了,凶手就是建树。”
  突然间,门外传来了婉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我虽然很担心婉儿的安全,但心里更是怕到了极点。因为我害怕是冤魂在勾引我出去,然后再把我杀了。
  先前种种的恐怖画面走马灯似的在我眼前浮现。正在我犹豫要不要开门时,突然间我灵光一闪。“不好,婉儿有危险!有个人可能用装死这种障眼法骗过了我们!”我一边自责一边发了疯般推开床。等我打开房门,已经晚了。只见两条血流从对面的浴室淌出来。我不假思索地冲进浴室,只见婉儿面目狰狞地躺在浴缸里。浴缸的水龙头还开着,血水混着浴缸的水淹没了婉儿的身体。我的双眼早已决堤,抱起婉儿,用嘶哑的声音不停地喊着:“婉儿,婉儿,是我害了你啊……”
  忽然,我的直觉感觉到背后站着一个人,我立马回过头去,可是已经晚了。那把水果刀划开了我的颈部,鲜血喷涌而出,我试着用手捂住伤口,可惜完全挡不住血喷的速度。只听那人大喊着:“真是太愚蠢了,竟然相信冤魂索命。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个可恶的女人。没想到在我自杀前还有这么多人陪葬,哈,哈,哈!”凄厉恐怖的笑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不停地飘荡。
  渐渐的,我的瞳孔开始慢慢放大,半小时后,警察带人砸烂了大门。当他们冲进屋子的时候,五具尸体整齐地排列在客厅的地板上,一把鲜血淋淋的水果刀笔直地插在尸体对面的墙壁中央,下面还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