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红粉蓝颜 查看内容

每个善良的女孩儿都是天使

2013-2-7 10:11|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3683| 评论: 0|原作者: 冷寒星

  每个善良的女孩儿都是天使,每个天使……都应该得到幸福。——题记
  (一)
  我遇见白小白是在一顿晚饭上,说的气派一点,是我叔叔的家宴。认识白小白之后的很久,我都没有弄明白一件事儿,那就是我为什么会在所谓的“家”宴上认识一个和我以及我叔叔都毫无血缘关系的白小白。
  白小白是一个公主一样的女孩儿,这是我看了她第一眼之后想到的唯一名词。当吕曼曼听我如此描述着白小白的时候,很好奇的问了我一句:“那你看到了她第二眼想到了什么名词?”我翻了一个白眼说:“同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想到的一样。”结果人家吕曼曼再一次天真的问了我一句:“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名词来着?”看了一眼只知道吃薯条,不知道什么叫做智商的纯真的脸,我决定我还是自己躺在被窝里回忆白小白更好一些。
  就在我还剩下一口气就被闷死的时候,我起身走进了叔叔家的客厅,看着这一屋子在大家都睡觉的时候还亮着的温暖暧昧的灯光,非常的美丽。但是却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环顾了一圈又一圈,才知道少了一种叫做“人气”的东西,想到这里,本来很开心的心情,忽然变得失落起来。叔叔是一个很成功的男人,婶婶是一个很温柔贤惠的女人。本该幸福的家庭里,却缺少了一个优秀的孩子,别说优秀,连一个不优秀的孩子都没有。一想到这里,脑海里就出现了奶奶哭着骂叔叔不争气的场面,我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
  白小白就是在这个时候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这一拍,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个打招呼的方式。但是这一拍,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我“嗷”的一声,因为我实在想不起有谁会在大半夜的时候拍一下我的肩膀,叔叔和婶婶的房间早在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关了灯,那个白痴的吕曼曼更不会选择一个这样吓人的打招呼方式。于是……这个情节就变得惊悚了。
  “你怎么这么胆小呀?”陌生中掺杂一丝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一身的冷汗也渐渐的有了温度。一着急,我竟然忘了这个屋子里今晚住进了一个新成员——白小白。
  还没等我完全的反应过来,白小白温暖的手已经覆在了我冰凉的手上,她说:“你睡不着吧?我也睡不着,那我们就一起聊天吧!就当是互相了解了。”我任这个女孩儿拉着,一时间忘了自己的洁癖,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我的手。
  (二)
  和白小白坐在沙发上聊了整整一夜,我困的已经眼皮开始打转、浑身开始冒汗。当清晨的阳光照进了屋子里面,掩盖了点燃的灯光的时候。白小白将接近睡着的我拉近了卧室,塞进了暖乎乎的被窝。一边行动还一边埋怨到:“看着挺精神的一个孩子,怎么这么不能熬夜呢?”我当时真的很想坐起来拉着她告诉我已经有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但是那种冲动也只是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下而已。因为我实在支撑不起这个很快就要与我的灵魂分开的肉身。
  那天晚上,不对……是那天白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白小白穿着雪白的裙子,站在一个很大的舞台之上,台下的观众成千上万的看不清个数。白小白微笑的踮起自己的脚尖,轻轻一月就跳上了身边舞伴的肩膀,所有人预料之中的完美动作即将做出的时候,就看见白小白的头部冲下,掉下了舞台……我喊的很大声,我想要告诉那个舞伴的脚尖前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但是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喊,那个举着白小白的男孩儿还是拌了上去。之后场面一片混乱,散去的人群、以及隐隐约约响起的120的声音。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只能看见一双严肃的眼睛,一旁的小护士狠劲的拉着握着病床不撒手的女人。女人的泪水犹如卸了闸的洪水一样湿了眼眶、湿了这个悲伤的长廊、湿了白小白的病床。我想要伸手去碰触白小白的那颤动的睫毛却无能为力。
  我只能也坐在医院的长廊里静静的等待,手术室门上的等一闪一闪的亮着,我本来就晕眩的大脑似乎随着灯光的闪烁而跳动,忽然灯光熄灭,那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打开门,我们冲上去。他摘下口罩的瞬间冲着我们摇了摇头。一股莫名的悲伤从心头涌向眼眶,我抬起手想要擦干眼泪,却碰到一双更加冰凉的手。
  “星宝,你是不是低烧啊?额头好凉。”睁开眼,坐在我床头的白小白冲着我傻笑。听见她叫我星宝,我的心小小的雀跃了一下,本来以为会是一个很孤傲的女孩儿,没想到昨晚聊了一夜之后才知道其实白小白并不是像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样孤傲。她只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原因表情显得僵硬而已。
  我说:“白小白,我刚才睡觉梦见你了。”我看着白小白搭在我被子上的手很明显的抖动了一下,紧接着她笑着说:“不会吧?这么夸张?梦见我什么了呀?”我说:“梦见你和我讲你从舞台上掉下来进医院的那会儿了。”白小白的脸上一下子没了笑容,她拽了拽我的被角说:“星宝你不知道,那种感觉……真的挺难受的。那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儿,即便当时我掉下来的时候已经知道我掉下来了,我能够接受这样的结果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看着白小白难过的样子,我第一次抓住了除了我爸爸妈妈之外的手,我说:“小白,你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想到的名词是什么嘛?你那么美丽,那么耀眼,更关键的是还那么有气质。”
  “你想到了什么啊?”
  “我想到了公主,有没有觉得你自己就像是一个小公主?”
  白小白擦了一下眼角说:“公主吗?”
  我为了证明我的真诚狠劲的点了点头,她笑了笑说:“你还是叫我格格吧,原来舞团里面的人喜欢叫我格格。”我点了点头表示我已经知道了,只是公主和格格的意思有什么差别嘛?
  (三)
  有白小白的日子就是幸福的日子,因为我终于摆脱了那个白痴一般的吕曼曼。我会和白小白手牵着手逛遍这个城市的所有街道,我也会和白小白安静的坐在咖啡厅一聊天就是一下午。
  白小白说:“你为什么一直住在你的叔叔家呀?”我说:“我只是假期在这住,因为叔叔婶婶……你知道的。怕他们太安静了,所以我和吕曼曼会时不时的来这里热闹一下。吕曼曼是我姑姑家的,她叫我叔叔舅舅。”
  “恩,我知道的。我看曼曼没你说的那样呀,你为什么总是对她那么无语啊?”
  我笑着看着一脸疑惑的白小白,“其实曼曼并不是真的白痴,她只是不知道如何倾听一个人的心事,不知道如何认认真真的和一个人聊聊天,整天埋在了自己的美食世界里,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如果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有一个人在美食面前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么那个人一定是……”
  “是谁呀?”
  “是一个叫做安歌的男子,你说一个男的怎么这么变态的起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呀?”一提起这个安歌,我就没理由的郁闷,因为他替代了我曾经在吕曼曼心目中的位置。自从他出现了之后,我就从吕曼曼心中的VIP直接降级到了平民了。
  白小白搅动着咖啡,将眼睛转向了窗外。她说:“安歌是么?平安的安,歌曲的歌。”
  “你们认识?”
  “嗯”
  本来我刚想继续问下去,白小白却抢在了我的前面说:“星宝,给你讲一个故事如何?”
  “我七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安歌,那时候我的爸爸妈妈刚刚把我送进舞蹈团,我就看得到了在镜子面前跳舞的他。那时候老师介绍的介绍新人的方式很俗,就是拉着我的手把所有的小伙伴都叫了过来,每一个人都要和我握手,唯一没过来的就是安歌。不得不承认当时他就把我吸引了。”
  “不会吧,你七岁的时候就能对一个男孩子一见钟情?”听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白小白的早熟,没想到白小白从小就那么的开饭。
  “哈哈,七岁的小屁孩哪里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啊?只是那时候就觉得他很特别哦,因为只要他连老师的话都不听。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的安歌患有自闭症。他从来都不和别人说话的,只是喜欢跟随着音乐跳舞。”
  “自闭?不会吧?我见过他几次,他可是很能说的哦,你说的安歌是不是不是吕曼曼认识的那个啊?”看着白小白那严肃的深情,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若是这个白小白和安歌有点什么的话,我是站在曼曼的这一边,还是站在白小白的一边呢?毕竟曼曼是我姑姑家的孩子,我们从小还一起长大的,我知道那个孩子有多么的死心眼,而对于安歌,也是第一次这般上心。
  “呵呵,或许不是吧!那我就给你讲讲我认识的安歌。其实那时候我也不怎么喜欢说话,我就安静的天天的跟在他的后面,他练舞的时候,我也跟着,他休息的时候我也休息。我只是觉得安安静静的很好,之后大概有半个月的时间吧,安歌和我说话了。”白小白在讲到这里的时候大大的眼睛瞪的更大,好像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还不怎么相信安歌会和她说话的事实。
  “他说的什么啊?”其实我也很好奇,白小白当时得多么的粘人才能让一个老师都没有办法改变的自闭男。
  “他说,你有病啊?干嘛总和我学?”
  “哈哈哈哈哈……不会吧!原来就说了句这样的话啊!太有意思了!”
  “当时我就生气了啊,我就狠狠的踩了他一脚说了一句更狠的话,我说我就是要和你学。”
  刚刚喝到嘴里的咖啡被我不淑女的喷了出来,实在想不到白小白小的时候这么彪悍。我看着白小白,她张牙舞爪的在那里回忆着与安歌的一切,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我还是觉得她特别的悲伤。
  (四)
  那天下午,我就和白小白坐在咖啡厅里听着她讲着安歌的故事,听着听着我就开始流泪了,不知道从眼睛里流出的眼泪是因为白小白的故事太过于悲伤,还是因为白小白认识的那个安歌就是吕曼曼认识的那个安歌。
  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我不知道作为吕曼曼的姐姐应该对白小白的说些什么,我只是握着白小白的手说:“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刚刚认识的朋友。”
  白小白细长的手指弹到了我的额头上说:“傻瓜,我是一个因为爱情就不要友情的人嘛?”白小白的这一弹,更加坚定了我要拆散吕曼曼和安歌的决定。
  晚上躺在床上,白痴的吕曼曼还在吃着美食看着动漫,我用脚踹了踹她。她头也没回的问我要干嘛,我说:“姐姐今晚心情好,给你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将哭了正在嚼着薯片的吕曼曼,我说:“你说,那个男的是不是应该和那女的在一起啊!”吕曼曼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点头说:“是啊,是啊!”
  之后我说:“那女的名字叫白小白,那男的名字叫安歌。”我以为吕曼曼听我这么说完会大叫着为什么,会更加大声地哭出来,或者会直接拿出手机打给安歌。但是吕曼曼什么都没有做,她还是保持着嚼着薯片的姿势,只是眼泪一直不停的流……
  不得不说吕曼曼的反应吓坏了我,我抱住吕曼曼说:“对不起,对不起,姐不该和你说的。”
  吕曼曼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姐……心疼。”
  那晚,我陪着吕曼曼哭了一夜,从小到大对于什么都可以得到可以失去的吕曼曼在我的怀里哭差点没断了气,这个做姐姐的我有些心疼,有些后悔。当我和吕曼曼盯着红彤彤的眼睛出现在饭桌上的时候,我看见了白小白比我们俩肿的还要严重的眼睛。只剩下我们三个的早饭吃的很安静,安静的我差点没有窒息而死,我一直纠结着这件简单的事情是不是因为我的嘴欠而变得这么严重。
  吃完早饭,吕曼曼从裤子的兜里拿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小纸条,走到了白小白的身边说:“这是安歌的手机号码,他也一直在找你。”白小白拿着筷子的手僵硬在半空之中。我也紧紧的盯着吕曼曼,我猜到了很多种她们两个相见的可能,我甚至连她们厮打在一起的画面都联想过了,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和谐的画面。
  看见白小白半天也没去接纸条,吕曼曼看了我一眼就将纸条放在了桌子上,转身走向了卧室,我连忙追了上去。吕曼曼拿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储存的薯片,打开了笔记本。趴在那安静的看着动漫,我说:“曼曼,你别这样,你这样姐难受。”吕曼曼回头说:“姐,我没和安歌谈恋爱。”
  我说:“曼曼,姐知道这件事对你带来了伤害,只是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巧,我就是和白小白聊天的时候说你挺白痴的,然后她就问我你为什么白痴,然后我就解释了你为什么白痴,之后就不知道怎么扯出了安歌,然后白小白说她也认识一个安歌,就给我讲了他们的故事,我就惊奇的发现他认识的安歌可能和你认识的安歌是一个人,然后……”我实在忍受不了的喘了一口气,刚想接着说的时候。吕曼曼却冲我翻了一个白眼说:“我真的没有和安歌谈恋爱。”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吕曼曼还有这么固执的一面。我说:“姐知道,这件事儿可能对你打击不小,但是曼曼你要记住,你不能这么反常的……”
  吕曼曼可能是觉得怎么和我说都说不明白了,就拉起我的手走到了还呆坐在饭桌上的白小白。
  (五)
  “我真的没有和安歌谈恋爱,我认识安歌的时候他也给我讲了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讲的就是他和白小白。”
  当这句话从吕曼曼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和白小白同时愣住了,之后吕曼曼坐在了我们两个的中间说:“去年我想学跳舞的时候,就遇到了在舞蹈学校当教练的安歌。那时候他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因为是我的指导教练就没办法不和我说话,我看着他长的挺帅的,就多问了几句,然后他就和我讲了你,讲了你舞台上的失误,讲你不敢再站在舞台上就离开了他的事情。他说他会一直跳下去,跳到你再跳舞为止。当时本来对他就有好感的他,我就更喜欢他了。因为我觉得现在像安歌这样的男孩子实在是不多了。就是这么回事,我没和他谈恋爱,他也没有爱上我。而且我可以肯定的是,安歌现在还很喜欢白小白。”
  吕曼曼说完了这么一大堆的话,就起身走了,还回头对我说了:“你不要再跟着我了啊,我要去看我的动漫。不要打扰我。”之后就传来了“嘭”的一声关门声,我生气的使劲敲门问:“那你昨晚干嘛哭的那么凄惨啊?”
  吕曼曼紧贴着门传出了声音说:“姐,他是不爱我,可是……我爱他啊,但是我更希望他和你的白小白在一起。”我停住了敲着门的手。我知道那个白痴的吕曼曼以后再也不会白痴了,因为她已经成长。
  白小白把安歌带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还真的有点不适应,他笑着对我说谢谢,然后宠溺的搂了一下白小白。我们四个一起坐在叔叔家看着安歌收藏着白小白曾经的表演视频,那时候的白小白穿着一个个漂亮的裙子,像是一个精灵无动于舞台之上。
  吕曼曼说:“格格,你知道我姐说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想到了一个名词是什么吗?”
  我与白小白相视一笑,吕曼曼说:“她说她想到了公主,所以安歌你要小心了,小心我姐的变态倾向啊,万一是个同性恋和你抢白小白怎么办?”
  安歌看了白小白一眼说:“那不正好么?我就勉强的和你在一起啦,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之后一直吵吵闹闹的吕曼曼变得安静,换做我和白小白大笑。
  吕曼曼说:“白小白跳舞的时候真像一个天使。”
  我看着躺在安歌怀里的白小白说:“是呀,每个善良的女孩都是天使,每个天使……都应该得到幸福。”
  后记:当格格在群里开玩笑的说星宝要不要给我写一篇文的时候,我很认真地接下了这个任务。与格格的相识的确是一场偶然,一直喜欢着她,喜欢着她的故事,恰巧她也告诉我一直很喜欢我。我想友情与爱情一样,都是产生与无形之间,与格格的交流不多,但是提起网上认识的这么多好姐妹,还是会想起她。只知道格格的身体刚刚好,刚刚回到校园里,所以写了这么一个不着边的简单的故事,只想希望格格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幸福着,希望她能喜欢!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