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民间传奇 查看内容

昙花一梦

2013-3-4 16:29|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4523| 评论: 0|作者: 国境以南的君

   又是一年的元宵节,依旧留宿在学校。
   感冒有一周了,但一直不见好,走在这熟悉却又不熟悉的街道上,没了目的的行走,头有些晕沉。小东江依然如去年般挤得水泄不通。昏昏沉沉的天空,一朵朵奇异的烟花绽放,偌大的星空全被它们占满,而窄小的小东江边,被一只只人所占满。
   看烟花的有多少外地人呢!我不知道。我看到一家人齐乐仰望明空,我看到出双入对的情人携手观花,而我在其中缓慢的穿梭。也许我该留在宿舍里,但是来了,也有它来的道理。
   层出不穷的烟花,让我的眼睛花了,这转瞬即逝的美丽,金钱堆就的花瓣。痴痴呆呆,竟不知自己身处何方,置于何地。脚下的路,也不知走了多少,来到哪里。
   正当我昏昏沉沉,感冒的劲儿上来之时,我的背后窜出一股凉气,直上头顶,让我昏沉的脑袋忽的清醒了。我一转头,看见一个背影,她走的很急,在拥挤的人群中略显突出,她一袭黑衣,背对着烟花而行。那股微凉就是从那个方向传出,我不由得想跟去,有股无法抗拒的魔力,也许想看到这苗条的背影前是否一样的妖娆。
   人们的视线一直在烟花上,背着烟花走,阻碍力很强,层层的人墙,不断地在前面挡着。在我紧跟的情况下,并没有让她丢失在我的视线里。
   烟花越来越远,烟花声越来越小,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当我反应过来时,身体不由的抖了下,我这是怎么了,竟然跟着一个女子那么远,而且四周漆黑无人,我突然感觉到害怕起来。我望着前面依旧快速步伐的女子,生出无尽的好奇心来。她是谁?到哪去?为什么那么急?
   我还是跟了下去。
   女子在一个拐角,转了进去,入了一条巷子。我依旧跟了去。在漆黑无人的巷子里,我足足跟了十几分钟,越往巷子里走,我的恐惧就越大。
   “我是怎么了,干嘛跟到这里来!”我自语道。不禁又抖了下身子。看着那女子有些远的身影,我放弃了继续跟。
   刚一转身,一个黑色的异物滑过我的眼前,吓得我连退数步,惊魂难定。那小小的黑球从一堵墙上跳下,落在另一墙根。我盯着它,一动不动,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刚想走近,两点光照向了我。我又是一惊,吓得我身上不住冒冷汗。待它“瞄”地一声逃跑,黑溜溜地穿过巷子,我才知道,原来是只猫。
   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脚步加快,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巷子。
   走出巷子,豁然的开朗。看见灯光,看见路上零丁的行人,我害怕的心算是定了下来。
   烟花已经放完,路上没有几个行人。想必他们来时快,走时也如风般的快。
   在路上,我又想起了刚才那个女子,好奇心不觉得又上了心头。如果我继续跟下去,会看到什么呢!我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待我停止胡思乱想时,路上已经不见了行人,只有灯光与我环绕。
   “回去吧!”看着这空空的街道,也该回去了。
   我一抬头,前方竟然有个小孩哭着,朝我这个方向走来。
   他穿着一件背带裤,身穿白色毛衣。两手擦着眼泪。我惊奇的看着他,想必是跟家人走丢了。我走上前去,和蔼地问道:“小弟弟,怎么啦?哭什么啊?”我生怕吓着他。
   他手背抹着眼泪,小嘴里嘟囔着:“跟妈妈走丢了!”
   我手拍着他的肩膀,小声地安慰道:“小弟弟,不哭,我帮你找妈妈,你跟妈妈在哪走丢的啊!”
   小弟弟,放开了手,边抽泣着边道:“就在那边,在那边丢的,我要去找妈妈!”
   他指着我的身后,我对他笑笑,说道:“好,哥哥陪你去。”
   “谢谢哥哥!”
   我猛地退后了几步,正仔细瞧着我的小弟弟,两双大眼下,血红血红的印迹留在那里。
   “哥哥,你怎么了?陪我找妈妈!”我鼓了鼓勇气,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试着去擦小弟弟的眼睛。
   “哥哥,怎么了?”
   我战战兢兢地回答:“没……没什么,我,我给你擦下泪。”
   擦完,小弟弟的脸没了异常,我松了口气,可能是自己看错了。我再看手上的纸巾,依旧白白的,只是有些湿。
   我带着他走了一阵儿。
   “小弟弟,是在这吗?你家离这远吗?不然送你回家吧!”我焦急的左右张望,四周没有一个人。
   小弟弟死死的盯着一个地方,举起他的小手,指着前方。
   “那,我妈妈在那!”我朝他指的地方看去,是一条漆黑的巷子。
   我之前走过的那条。
   “那好吧,我带你去,对了,你妈妈穿什么衣服!”
   “一身黑,全身都是黑色的。”小弟弟静静地回答道。
   一身黑?刚才似乎见到过,对,是那个女子。我一下子有了头绪,那一定是这条巷子没错了。
   我们沿着这条巷子不停地走,足足走了有半个钟头。
   我喘着气,道:“我弟弟,没有你妈妈啊,到底在哪啊!”前面就剩下一堵墙了,这条巷子的尽头就是一堵墙。
   “那不是我妈妈吗?”小弟弟说。我看了一眼他,心再次一惊,他的眼睛又流出红血来。
   “小弟弟你……”他死死的盯着我。我突然感觉不对,周围凉风阵阵。
   我的心跳加速十倍。
   小弟弟一下子身子软了,趴在了地上。我忙去扶他。
   他一抬头,一张满脸是血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惊叫了一声,抛开他,倒在墙边。
   “哥哥,我要找妈妈。”小弟弟的声音突然阴森森起来,听得我直冒冷汗。
   “小弟弟,我可没有害你啊,你……你放过我啊!我还年轻有为,我大学刚上到尽头,我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做啊,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嘟嘟囔囔说了一大推。两眼紧闭着,手合十,不停地摇晃着。
   等了会儿,竟听不到了声响。我心想,不会是听我的话,放过我了吧!紧闭的双眼微微地露出一条缝来。没人!那条缝再开些,还是没见人。我索性眼睛全睁了,还是没有人。
   我抹了下头上的汗:“啊呀,妈呀,总算绕过我了。这趟回去要好好生活了。”我刚要起来。一股阴风又起。
   只见,小孩就趴在我的腿上,两眼红赤赤地盯着我。我惊得不敢动弹了,几秒都不敢喘气。随后,跳了起来,直跳出几米开外。
   “别过来,别……别过来,说了,不要来害我,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我现在还不想死啊!”
   “是吗?”这时,从我的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我身体僵硬的转下身,看到那一袭黑衣的女子。
   我急忙跑到那女子的旁边,哆哆嗦嗦地说:“他,他是鬼,我们,赶快跑吧!”
   “他是鬼,那,我是什么啊?”她看着我,两个眼珠子活生生地挂在眼眶。我直倒吸冷气,差些昏厥。跑向两人中间,抱着头,蹲下就是哭。
   “大姐,我没害你啊,你干嘛出来吓我啊!”
   “谁是你大姐?”
   “不,小姐啊!”
   “你才是小姐。”
   “是我错,是我错,美女啊,你就放过我吧!”
   我在那求佛拜神,嘴里念着:阿弥陀佛。
   “妈妈。”那小孩看到女子,跑了过去。
   “儿子,你跑哪去了啊?”
   “妈妈,我一直找不到你啊!”
   两人抱在一起哭将起来。
   我一人晾放在那,倒不怎么害怕了,有了想逃跑的心。我趁她们伤心之时,悄悄地想从她们身边跑出去。
   我小心翼翼地贴着墙壁,心都快跳到嗓子眼里了。
   “你想干嘛!”女子道。
   我被她一声吓得忙回到原位。
   “美女,你们母子团聚了,就放我走吧!”我求道。
   “哎!”那女子突然叹了一口气。
   “我不会伤害你的,是你为我找到了孩子,三年了,我们终于团聚了!”
   我听她不伤害我,心里面倒是安心了些。
   “又是一年的元宵节,又是这样的烟花,又是这样的人山人海。可作为外地的人,心多少有些孤独。”
   “是外地人?”我不禁问道。她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不像广东人。
   “一个为了男人而漂流在此的傻女人。在我被抛弃的那天也就是正月十五。”
   “你是说你?”我好奇地问道。
   “没错,我为了他留在了这里,却不想她抛弃了我跟孩子,被赶出他家的那天正是正月十五啊!”
   “真可恶!”我同情道。忘记了害怕。
   “怪不得别人,只怪我傻,那日我带着儿子,走到这小东江,看着天空中绚丽的烟花,不觉得哭泣起来。美丽只是那么一瞬,留下的就只是弥漫的火药味。
   那天,人实在是太多了。挤得我忘记了忧愁。一不小心就跟孩子丢失了,我叫着孩子,我的声音被人群所掩盖。这时跑过来一帮年轻人,把我架了起来,急入这个巷子里。对我施暴。并将我杀害。”
   “什么,这帮流氓,TMD!”
   “我死后,冤魂难散,我放不下我的孩子啊!”她说着,紧紧抱着孩子。
   “今日终见得我的孩子,也算怨气散了。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不好意思的回答。此时,我竟然一点都不怕了,还有些同情他们母子。
   “真是要谢谢你,冤魂每年都会在同一天做着自己被遇害时候的情景。消散怨气,就要完成冤魂的心愿,而这个心愿只有活的人才可以帮助完成。
   而你,帮助我完成了跟儿子团聚的愿望。”
   “是吗?”我惊讶道,摸着头,“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呵呵,不是瞎猫,是我的指引。”
   “你?”
   “没错。是我引你到这个巷子里来的。”
   “原来是这样。”我这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踪她了,原来是妖气所为。
   女子转头对着自己怀里的孩子问道:“对了,孩子,你后来怎么的死了……”
   “我找不到你,在路上碰到个大叔,他把我关到一个黑房子里,那里还有几个小孩子。我想找你,就死命的哭,想逃出去。那人见我不听话,就打我的脸,打着打着,我就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在外面游荡了,已经三年了。”孩子边哭边说。
   “孩子,是妈对不起你。”妈妈抱着孩子哭了起来。
   我看着她们,眼中也不觉湿润了起来。
   女子擦了眼中的泪,对我说:“你是个好人。我们外地人在外面都不容易,回趟家更是不容易。你有两年没有回家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很是惊讶。
   “呵呵,去年我看到过你。男儿志在四方,但是呢,家还是不可以不回的。”
   我低着头:“哦!”
   “呵呵,好啦!我们母子团圆了。我们也该回到我们应该去的地方去了。记住,今天是个团圆的日子,回去给爸妈打个电话。”
   “恩好的。”
   说着,一道闪光下,两人不见了踪影,空留我一人在巷中。
……
   “云亮,云亮……”我缓慢的挣开了眼睛,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的影子。
   “你真是吓死我了。”金满在旁边说道。
   “我怎么了?”我问道。
   “你刚才看烟花的时候晕倒了。”
   原来不过是昙花一梦。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