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回首那时,桃花依旧笑春风

2013-3-4 16:31|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6523| 评论: 0|作者: 骨蝶

  三生三世的诺言,三生三世的守候,问心哪得终不悔?
  人面桃花两面红,相思依旧笑春风,十里魂归终不散。
  莫叹,归故时,桃花依旧开,流年暮暮两相和。
  情丝长,人儿瘦,花儿醉,莫时归。
  回首那时,桃花依旧笑春风
  (一)剑的传说
  何处是梦归,桃花依旧笑。人面似桃花,梦里两欢颜。我是一个剑客,一个孤独而冷漠的剑客,手中那把冰冷而嗜血的剑上已经不知沾染了多少亡魂的鲜血,可我依旧觉得它是如此的美丽动人,那鲜红的颜色,宛若桃花般绚烂而美丽,映在我的心头,让我不是如此的孤傲冷僻。
  我叫冷凝霜,大漠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幻影”便是我。
  从小生在大漠,见惯了长河落日,孤烟荒城,那颗心早已经变得冰冷异常,世间情爱,恐怕是早早的离我远去了吧。在大漠时,每日在高高的沙丘上,望着那如血的残阳,袅袅的孤烟,来往的西域商人,便觉得着世间是如此的复杂。
  早已经过惯了大漠剑客的生活,反倒是不想涉足中原武林。
  直到那一群人的到来,才打破了这个美好的愿望。
  那日,我依旧在练剑,滚滚的黄沙伴着泣血残阳,波澜壮阔。手中执着剑,周围是一群黑衣人,看不清容貌,手中皆是握着剑,来势皆为凶猛,显然都为武林高手。
  他们的头告诉我说:他们的庄主想请我重返武林,助他夺得武林至宝“绝影剑”。
  世人皆知,当年铸剑师风玉子寻得天山寒铁铸造了两把举世无双的名剑,一为绝影,斩杀人于无形之间,二位幻影,弑人于片刻之内。两把名剑相生相依,永不分离,亦被称为鸳鸯剑。但是幻影极为嗜血,戾气极重,非常人所能控制,当年被“残血”剑客冷傲所夺,而绝影在武林中自此消失,杳无音讯。
  我嗤笑:想让我冷凝霜重出江湖,总该有些好处。
  旁边的黑衣人似有些不耐烦:我们庄主让我们来请你已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别不知好歹,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
  说罢,便要拔剑动手。
  可未等那剑出鞘,那人便向后栽去,脸色诡异,身上并没有一丝的伤口。
  他们的头摸了一把冷汗,恭敬道:冷姑娘武功绝世,是我等所不能及的,望冷姑娘出手,助我们庄主夺得“绝影”剑。
  见他态度恭敬,我便应下了此事。
  三日后,便离开了我生活了十七年的大漠。临走之时,落暮寒鸦,寂寞而荒芜,心头不知为何萦绕上了一层淡淡的悲伤,仿佛这一次的离开,便是再也不归。
  罢,罢,罢,心无所畏惧,无所追求,方能成大事。
  这,是父亲生前所教导我的。父亲便是三十年前名震天下的“残血”剑客,冷傲。
  自父亲夺得“幻影”剑后,不知为何,他便是隐居到了荒芜的大漠之中,不问武林世事。我常问父亲:为何不带着绝影剑重出武林呢,以父亲的武功,足以在武林中夺得一席之地。
  父亲却笑着告诉我说:霜儿,有的时候太强未必是一件好事,你可以用这份强大保护自己,让自己成名,让所有人都去崇拜你,仰慕你,尊敬你。但是,有的时候你却连自己最爱最亲的人都无法保护,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么?说完,父亲的目中早已含满了泪水,我明白父亲的意思。当年父亲夺得“绝影”,遭到了各大门派的攻击,母亲也是因此而丧生,自那以后,父亲便开始一蹶不振退出武林。
  自小,父亲便传授我武功,易容,暗器。他怕在他离开之后,我没有能力自保。
  时间就是这样的过去,父亲一日一日地见老,他时常喝着酒,唱着古老的调子:风声起,天影寒,山外之中人未还,人未还,相思依旧在,桃花笑春风。他的眼中含着泪水,背影在夕阳下显得是如此的孤单寂寥。
  后来,父亲便去了。我接过了父亲送给我的“绝影”,成为了大漠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孤傲剑客“幻影”。
  我接过许多生意,他们给予我珠宝金钱,我替他们去杀人,事成之后,再将他们杀掉,把珠宝送给住在荒漠中的那些穷人。在他们的眼中,我是神一般的存在。
  对于我而言,却是无所谓的。
  在我剑下的亡魂不计其数,该死的,不该死的,在我的眼中,都是一个字“杀”。
  在漫长的杀戮中,我的心开始渐渐地冰冷异常,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暖。那次,杀了大漠中号称“大漠金鹰”的那些土匪,救下了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孩子,他的身上沾满了鲜血,无比恐慌地望着我。
  那一刻,我才发觉,或许在别人的眼中,我早已经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神了,我是一个嗜血,冰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或许,是如此吧。
  我不知道剑客的性命究竟应该那什么去衡量,生,或是死,在我的心中早已经不重要。我不知道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杀人,敛财?或许都不是,不知何时,才能寻到人生的那份真谛?
  剑,带着那份传说,和剑客一起走出了大漠。
  (二)桃花幻梦
  出了这生活多年的大漠,倒是没有什么不习惯,随着那群人,一路便走到了江南。时值三月,江南是无比柔美的,天蓝蓝的,不似大漠一般的萧瑟,四处是一派生机勃勃,朦朦胧胧的犹如初醒的婴孩一般。细碎的雨,为江南更是增添了几番姿色,烟雨缭绕,甚是一番美景,泛舟游湖,饮酒赋诗,别样的一番江南水景图便这样展现到了我的面前。
  我被他们安排到了一个庄子中。
  江南的建筑也是如此的婉约,亭台楼阁,小巧而精致。院落错落有致,四处是粉红色的桃花,微风轻拂,便下起了一阵阵的桃花雨。我静静地站在院中,微微的仰起头,闭上眼,任那蒙蒙的细雨沾湿了我的衣衫,心中一片澄明,毫无杂念。这与大漠中凛冽的狂风,袅袅的炊烟,火红如血的夕阳不同,这是一种安静的美,静到了骨子里。在这静中,还透着一股灵动,这是粗犷而豪迈的大漠所不能给予的。沉静在这雨中,不知为何,想到了许多过往的事情。
  低下头,却不知何时,一把油纸伞遮在了头顶,挡住了愈下愈大的雨,伞上,是一朵明艳的桃花。
  “姑娘为何站在这雨中,久久地沉浸呢?难道,是有什么心事?”低低的声音传来,如此的动人。
  偏过头,身旁站着一位公子,白衣墨发,眸似晓秋明月,发顶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散下来的静静地披在肩上,犹如柔顺的墨瀑,十指节节如玉,修长而美丽,轻握着油纸伞,将它遮在了我的头顶。
  “我有心事,与你有何关系?”冷冷地回绝,便回到了房中。
  独留他一人站在原地,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宛若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回到屋中,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难道仅仅是因为一个人么?不,不会的,这颗冰冷嗜血的心,是不会融化的。
  此时的我并不知,这是我与他的初次相遇,也是那存留在我心目中那最为美好的梦。
  再过了几日,那群人把我带了出去,说是去见庄主。
  我便随着他们去了。
  绕来绕去,终于到了他们口中所谓的正厅,紫檀木椅上,一人正端着茶杯缓缓品茶,那群人低声恭敬道:“庄主,冷姑娘已经来了。”
  那人缓缓地抬起头,眸中含笑:“好了,你们下去吧,我和冷姑娘单独谈谈。”
  说吧,那群人恭敬地退下。只剩下了我与他。
  眼中流露着几丝不可思议,竟然是他。
  “冷姑娘,请坐。”他低下头,继续品他的茶“这是上等的西湖龙井,何不品尝一下?”
  “庄主,您有事,请快说,我来这儿,不是为了陪您品茶的。”
  “冷姑娘,何必如此的着急呢?”
  “您再不说,我便回去。”
  “好,我说”他微笑着,缓缓地放下了茶杯“这次叫冷姑娘前来,是想让你帮我夺取绝影剑。”
  “哦?庄主您就这么有把握我会帮您夺取到绝影剑呢?”
  他神秘地一笑:“天下人都知,绝影与幻影,是一对鸳鸯剑。”
  “那又如何?”我质疑。
  他慢慢地靠近我,鼻尖几乎触碰到了我的面庞,灼热的呼吸喷薄在我的颈间,令我有些不适,缓缓道:“冷姑娘手中的,莫不是已经失踪了近三十年的幻影剑么?只要幻影剑一出,绝影必然会有感应。”
  我的身子一制,他,怎会知道我的手中有幻影剑?
  手中的剑紧握,随时有着出鞘的可能,双眼狠狠地盯着他,随时要将他杀掉一般“你,从何得知?”右手握住枚流星镖,向他射去,可哪知,他竟然不着痕迹地闪过,来到了我的身后。
  "江湖上,会有我圣绝音不知到的事情么?”
  说罢,只觉得头一阵眩晕,便落在了一个怀抱中。“脾气竟是如此的大,这怎好帮助我取得绝影剑呢?”声音变得越来越飘渺,最后随着风,消失在了整个世界中。
  一场阴谋,在这三月的雨后江南中,缓缓地展开。
  (三)绝世阴谋
  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梦中呢喃:究竟在怕什么,向前走,让那颗冰冷的心融化吧,去追寻属于你自己的那份幸福。放弃幻影剑,去做一个普通人……
  追寻那属于自己的幸福?剑客,也会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么。十七年的人生中,早已经没有了幸福的那个概念,在时光的打磨中,棱棱角角早已经变得无比圆滑,温暖早就成了缝隙中的一缕轻烟,“杀”这个字,恐怕成为了人生的全部,那些追寻,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罢了。
  揉揉沉痛的脑袋,一股扑鼻的异香袭来,让原本浑浊的思想再一次变得澄明,睁眼打量着四周,应该是在马车中,华丽中却不失典雅,果真为大户人家的手笔。
  旁边坐着的,便是那位“人面兽心”的貌美庄主。
  依旧不急不缓地品着他的茶,手中精致的折扇徐徐地摇着,依旧是那般的淡然自若,不问世事。
  “用天魂迷倒我,庄主还真是不惜手笔!”
  “我叫韩泠熙。”
  “说这个,还有必要么?”
  “我送你去青武山庄,绝影剑就在老庄主的手中。想办法把它夺回来。”
  “我凭什么答应你呢?”
  “因为绝影剑和幻影剑是鸳鸯剑啊!”
  “那又如何?”
  “因为你的手中有幻影剑。”
  我不知该如何去回答他的问题,明明是毫无道理,却还是天衣无缝让人无法反驳。他的话语仿佛有着一股魅力,让人毫无条件地去信服,让人觉得很有道理。
  就是在他的护送下,我成功地潜入了青武山庄。
  我扮作无家可归的孤女,博得赵管家的同情,让他同意我入庄。就这样,我便成为了青武山庄中一名普通的丫鬟。
  日子便是这样静静地流淌过去,转眼间,我来到这里已经有两个月了。
  五月的江南,犹如水墨画一般梦幻,处处送来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入夜,朦朦胧胧的月光幻化出天堂般的仙境无比的让人沉醉,青武庄园更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银光,像是随时会消失一般。
  听赵管家说,老庄主今日要宴请整座城中的名士,一同来观赏传说中的名剑——绝影。
  我的手中端着精致的果盘,随着那些庄中的丫鬟走到正亭中,老庄主神采奕奕地招呼着往来的客人,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笑容,虽是久经岁月的侵染,脸上被刻下了许些痕迹,但是眼眸中的那份刚毅与自信却是许多年轻人所不及的。
  忽听一人唤我:“凝霜丫头,能否帮助老夫照看一下这里呢?”闻声抬头,不知何时,老庄主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面容甚是和蔼,让人的心头感觉到了一阵暖意。
  “庄主放心,我一定会帮您照看好这里的。”我点头应允着。
  “好丫头,老夫一会儿变回来。”说罢,他便大步离开。
  我站在正亭中,替老庄主招呼着往来的客人。悄悄地来到了那供奉绝影的桌前。绝影静静地放在架子上,剑身浑然天成,泛着赤红色的微光,细看起来,便觉得剑散发出正气无比的强烈,让人心头不觉为之一震。仔细端详剑柄,上面篆刻着流云的花纹,与幻影竟是如此的相像,上面还刻着两个隶书“莫失”。思维一瞬间地停止,幻影上不也是刻着“莫忘”着两个字么?如此,这两把剑,当真是世人口中的鸳鸯剑。
  人呆立在那里,怔怔地望着那绝影剑。
  “小姑娘,怎么看了如此之久?”低沉的男声传来,将我从遐想中唤回。身旁站着一位男子,仙风道骨,面容和蔼,长须青白。莫非这就是父亲曾经向我提起的江湖上著名的铸剑师,绝影幻影的制造者——风玉子
  “见过风玉子前辈。”略躬身,向他致礼。
  “我多年未出江湖,小姑娘如何得知我是风玉子呢?”
  “听家父提起,前辈仙风道骨,眉心一颗红痣,想必一定就是您。”
  “哈哈哈哈,小姑娘好眼力,不知家父是何人呢?”
  “前辈抬举,家父不过是一名教书先生罢了,年轻时博览群书,自然知道几分。可惜,几年前染了重病,便去了。”
  “真是可惜,未能和家父见上一面。”
  “人死不能复生,只怕家父和前辈没有缘吧!”
  “是啊,小姑娘可知,这绝影剑的故事呢?”
  “不知,请前辈赐教。”
  “呵呵,这也不怪你,毕竟那时你还没有出生呢!那是三十年前,我刚刚学有所成,在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了稀世罕见的天山寒铁,便铸得了两把剑,一为这绝影,二便是那幻影,两把剑是鸳鸯剑,里面蕴含着非同凡响的力量,戾气极重。当初造就了这两把剑后,本不想将它拿出,以免为祸武林。当时,老夫有一好友,叫冷傲,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客,他见那两把剑后,便爱不释手,老夫便将幻影送给了他。”
  “前辈,那绝影为何会在此呢?”
  “后来啊,我的那位朋友娶了妻,便同老夫将那把绝影也一并要了去,老夫见是多年的情谊,便绝影也赠予了他。”说到这儿,风玉子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本是好事啊,前辈为何会叹气?”
  “小姑娘有所不知,他们夫妻二人得到这两把剑后,却遭到了西域摩天教的偷袭,他的妻子也便是在那次决斗中被人暗算而死,自此,冷傲便隐居于荒漠之中,多年不曾出现在中原武林。好好地一对鸳鸯,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拆散,可悲,可叹!”
  风玉子的眼中慢慢的浮现出了一层泪水,似是在感怀对昔日好友的怀念。
  我竟不知,这绝影剑和幻影剑的背后,竟然有着这样凄美的故事。娘也是为了这把剑而丧生。
  “前辈莫要伤心。毕竟,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是啊。”
  “对了,前辈,今日为何要在这里邀请众多的武林名士来这里观赏绝影剑呢?难道不怕有心怀不轨之人来再一次的盗剑么?”
  “今日在这里展剑,是为了捉拿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哦,是谁?”
  风玉子发觉自己失言,很快便把自己的情绪收拾得一干二净,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姑娘,莫要管这武林的纷杂之事,还是做一个单纯快乐的小姑娘吧!”
  不多时,老庄主也已经归来,脸上依旧是那番亲切的笑容。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老庄主正色道“今日邀请大家来这里赏剑,同时也是要擒拿多年来杀人不眨眼的狂魔,希望各位要不负盟主的众望,将那魔头定然擒拿到手。”
  “好!”下面的各路武林人士齐声道。
  不知是何人,能使中原武林倾巢出动。
  不管那么多了,只要完成了韩泠熙交代的盗剑的任务,便可继续回到我的大漠中。
  身形悄悄地移动到幻影剑旁,手中握着两枚银针,将亭中的灯火熄灭。
  下面早已经一片大乱,“是谁在捣乱,赶快出来。”“一定是那魔头来了,大家谨慎点。”
  未等他们反应过来,我早已带着绝影剑,飞身掠出了青武山庄。趁着迷蒙的月色,在房檐上飞驰。忽然背后被一柄寒剑抵住了我的死穴,还未等反应过来,便晕倒了。
  迷蒙中好像看到了那片熟悉的白衣和俊朗的面容。
  难道,这一切,只是个阴谋么?
  心底,早已经破碎一片了。
  (四)桃花醉梦
  有的时候,这梦是美好的,你会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不愿意从那最美好的梦中醒来。可是当你醒了,却发现现实是如此的残酷不堪,倒不如沉浸在那梦中,大梦三生,体味那毕生中不曾拥有的快感。
  当我睁开眼睛时,刺眼的阳光将浑浊的意识逐渐唤醒,双手双脚上感觉到了沉重的束缚,低下头来,却发现自己早已经被铁链绑在了柱子上,狼狈不堪。下面,就是那些所谓的中原正道的武林人士,手中拿着武器,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憎恨,还是痛快。一些人,竟是如此的眼熟,老庄主,赵管家,那群黑衣人的头领,还有风玉子前辈,为首的那个,竟然是他——韩泠熙。他的眼眸中无比的平淡,双手紧握,没有了初次见面时的玩世不恭与潇洒,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的表情。他的手中,赫然是绝影剑。
  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们口中那个所谓的杀人不眨眼的狂魔,竟然是我。
  呵,天意弄人,妄我冷凝霜如此的信任他们,到头来却是如此的结果。
  一人上前,恶狠狠地在我的身上刺了两剑,鲜血止不住地流淌。“韩盟主,这个女魔头我们已经捉到了,您准备如何处置?”
  韩泠熙并没有做声,倒是下面的那些乌合之众开始议论“这样的女魔头,处以火刑,死不足惜。”“不,火刑太轻了,应该挑断她的筋脉,废掉她的全部武功,再丢去大漠。”“应该用药将她毒瞎,废掉她的武功,在所在断崖上,慢慢的折磨死她。”此起彼伏的议论声犹如恶心的苍蝇在我的耳旁嗡鸣,惹人心烦。
  “韩盟主,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武林正派,怎的杀人手法,比我这魔女还狠毒?”我冷冷地望着韩泠熙,从他的眼中希望可以得到一个我想要的答案。
  他依旧是如此的平静,面庞上还是那样的一片冰冷。
  “魔女,休得猖狂。”黑衣人的头领狂吼道,眼中一片赤红。“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条狗来多管?”凝聚内力,向他的心口射去,还未等他想要再一次的把话说完,就应声倒地,身上没有一处伤口。
  “你这魔女,死到临头了,还是不肯认输么?”
  “你们,你们,还有你们。”冰冷的目光扫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你们这些所谓的中原武林正道,竟是如此的残酷狠毒。”
  “对付你这样的魔女,这样都已经算便宜你了。你还奢求什么?”
  “你们所求的,不久是我手中的幻影剑么?告诉你们,除非我冷凝霜死,否则,谁都别想得到幻影。”
  四下一片寂静,没有丝毫的议论声,伤口处传来的疼痛,足以让我昏厥,但为了守护住父亲留给我的唯一一样信物,我依旧要撑下去,除非,他们将我杀死。
  “小姑娘,你说,你叫什么?”风玉子的哽咽声,在下面无比的清晰。
  “前辈,我叫冷凝霜。”
  “那冷傲是?”
  “他是我的父亲。”
  风玉子刹那间沉默,原本清逸的面庞瞬间老了几分,“竟是……故人之女。”
  “韩盟主,今日之事,我风玉子不会参与,从此以后的中原武林,再也没有风玉子这个人,还望韩盟主,可以给老夫个薄面,留这丫头一条性命,老夫感激不尽。”说罢,还礼,飘然离去。
  四下一片唏嘘之声。
  “冷姑娘。”韩泠熙淡淡地开口,“在下……”
  “你闭嘴,。”我的眼中含满了泪水,竟是不信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竟然是中原武林的盟主,他,竟然是那个相知我于死地的中原武林盟主。“你让我来,帮你夺取绝影剑,我做到了,而你呢?”声声凄惨,泪水止不住地向下流。
  他,沉默了。
  “大家一起上,杀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为那些丧生在她剑下的兄弟报仇!”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那些乌合之众一拥而上,而他,依旧默默地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杀了她,夺了幻影剑,为武林除害。”
  “哈哈,好狂妄的口气,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这个女魔头的厉害,谁都别想从我的手中夺取幻影剑。”运足内力,挣开了那紧束着的绳索,腰间的幻影剑似乎和我产生了共鸣,淡淡的红光闪烁着,透着强烈的戾气与嗜血。
  掠下那个高台,在人群中厮杀,鲜血溅到了脸上,温热湿润,身上不知有了多少道伤口,依然感觉不到那份疼痛,心中被悲愤填满,只想着回到大漠,夺回那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累,还是疼痛,早已分不清,意识慢慢地浑浊,眼前是那些人恐怖的面容,如同野兽般的厮杀声充斥在我的耳边。
  好想放下这一切,沉沉地睡去。
  忽然感到心口的一阵刺痛,看着面前的那个白衣胜雪的人儿,他的手中,赫然是那把绝影剑,低下头,剑的大部分已经没入了我的心口,鲜血流淌在衣襟上,殷虹一片。
  “你……”鲜血涌上喉头,喷薄而出,溅到了他那胜雪的白衣裳。
  “霜儿。”我听见他在呼唤我的名字,眼中早已布满了泪水。我伸出手,缓缓地拔出那把刺在我心口的剑,踉跄着后退几步。
  “你们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还想要什么?”
  “霜儿,可否放下这一切,放下幻影?”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凭什么,给你们?”
  “霜儿,当真要如此的倔强?”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的味道,听在耳里,却是无比的辛酸。
  “韩泠熙,答应你的,我做到了,自此,我们两,不,相,欠。”我依靠着幻影,缓缓地向前面走去,那些人让开了前方的道路,眼眸中充斥着恐惧与不甘。
  意识在慢慢地涣散,仿佛听到了父亲平日里唱的那首歌谣:风声起,天影寒,山外之中人未还,人未还,相思依旧在,桃花笑春风。仿佛看到了那大漠的孤烟残阳,听见那些胡人放牧时唱的悠长的调子,有恰似看到了江南的桃花,三月的蒙蒙细雨,溶溶月色,水墨画般的美丽……
  终于,支撑不住,倒下了。
  “霜儿,霜儿。”听见了他急切的呼喊声,终究还是后悔了吧。
  好累,让我休息一下,“回家,带我,回家。”断断续续地说出了那几个字,便闭上了眼,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霜儿!!!!!!”痛彻心扉的喊声,充斥在天地之间,久久回荡。
  莫失,莫忘,绝影,幻影,宿命,鸳鸯。
  原来,一切早已经是命中注定了吧。
  他抱起我,缓缓地向前面走着,轻轻地在我的耳旁呢喃:“走,霜儿,我们回家。”
  ……
  四年后。
  都说,当年的武林门派合力将那杀人不眨眼的魔女冷凝霜杀死,为武林除去一大祸害。但自此,武林盟主韩泠熙也失踪不见。
  有人说,武林盟主喜欢上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在她死后,也随着自杀了。
  有人说,武林盟主因为功力耗尽,回到了山林之中,静静死亡。
  还有人说,武林盟主和那魔女一同隐居在大漠之中,不问世事,真真正正地做了一堆快乐逍遥于天地之间的鸳鸯。
  还有人说……
  塞北的荒漠,孤烟袅袅,长河落日,一片壮观的景象,一白衣男子拥着一位绝色的女子,在观看着恢弘美丽的落日之景。
  忽然,男子淡淡的开口:“霜儿,怪我当初的狠心么?”
  怀中的女子轻轻地摇了摇头,眼中溢满了幸福与快乐,男子紧紧地拥着她,唇边荡漾着无尽的笑容。
  ……
  十里桃花别样红,春风依旧笑。昨日欢颜今朝换,两相回首情丝长。
  莫失莫忘天涯笑,鸳鸯比翼飞。今夕之乐耐何时,情深意切神仙羡。
  岁月的回首,流年的飞逝,不变的只有那份浓浓的情谊。
  回首那时,桃花依旧笑春风。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