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民间传奇 查看内容

狐妖

2013-4-3 20:31|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6723| 评论: 0|原作者: 天昊

  听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说,解放后几年,村子里发生过一件荒唐事,经历过那件事的老人们到现在都愧疚不已。当时农村,家里都穷,很多人家都自己养了下蛋鸡。可是就在那几天,每天都有人家的鸡丢了,还都是晚上,也不像是人偷的,大家知道着了狼什么的了。养了鸡鸭的人家,做了捕兽夹,每天晚上等鸡鸭都进笼了,就把夹子放在笼前。
  可那畜牲太精灵了,鸡还是照样丢,放着的捕兽夹连那畜生的毛都没夹着。说来也怪,村民们早上去看的时候,发现那些夹子都夹着些木棒或者石块。人们想着,这畜生已经通灵了,对付普通野兽的方法是拿它没法的,只好大家伙自己上了。
  又是一个晚上,没有月亮升起,却是漫天繁星。村里多数人都没有睡,而小孩子却被老人们早早带着睡了。那些没睡的人都拿着工具,藏在隐蔽的角落里,等着那只畜牲的到来。夜很静,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显得有些空寂。人们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没人弄出点声响,怕把那畜牲吓跑了。
  到了半夜,也就平时人们熟睡那会儿,就听村口那儿就有人喊:“快点抓住它,就是这畜生,别让它跑了。”传来声音的是那张家老六,他家就在村口靠山的地方。那畜生刚进了他家鸡笼,他就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准备把它抓住。借着微弱的星光,人们分辨出那是一只狐狸,火红色的毛皮。它听到动静一下就钻了出来,外面已经有人拿着棍子,锄头向它砸去,不过因为身子小,又灵活,居然没人砸到。
  那狐狸左闪右躲,跑出了院子,不过正好撞上赶来的的人,那人提着锄头就向它砸去,它勉强避开了要害,可是还是砸到了它的后腿,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惊恐的往山里跑去。这是那个砸到它的人,喊道:“我砸到它了,快追,它应该跑不远,不能让它跑了。”
  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山里的树还是挺多的,这又是半夜三更的,看起来阴森森的,有些慎人。在晚上,人的视力比不上动物,人们也没敢立即去追。刚才的吵闹也把很多睡觉的人给吵醒了,村子里很多人家都亮起了灯。人们做好准备,燃起火把,开始向山里寻去,那些被吵醒的人也加入了其中。
  被吵醒的人中,有个老光棍,四十多岁了,姓刘,大家都叫他刘光棍,家徒四壁,两间烂草房,家里就一口锅和一张破床。他一个人打着火把往一个方向寻着,他也有自己的心思,找到那只狐狸,还能买几个钱,跟着村里人走,找到也不会是他的,这一个人还有点机会。
  山风吹在树林里沙沙作响,火把的火在风里摇拽,显得有些阴森。刘光棍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发都立起来了,但是想到那只狐狸能卖些钱,还是听着胆子往前寻着。他没走多远,就看到那山石旁边靠了一个女人,穿着火红色的衣服。他当时就吓得全身僵硬了,想喊叫,但是喊不出声,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他就保持着一个姿势呆立在那,浑身不停的颤抖着。在这三更半夜,荒山野岭,这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当时的人们都还比较迷信,这种情况下,都会往那方面想,这刘光棍也不列外。只是那女人的行为与人们印象中的完全不同,她没有扑上来,也没有诱人的动作,只是缩在那儿,靠着山石,瑟瑟发抖。
  刘光棍看到这也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女人怎么会怕他呢,如果是鬼,按理说不会怕人的。他战战赫赫的向那女人靠近,虽说可能不是鬼,但还是怕呀,这个时间一个弱女子出现在这儿,怎么说也有些奇怪。那女人看见刘光棍向她靠近,更是害怕,一个劲的往后退,只是被后面的山石挡住了。这时刘光棍看清了,那个女子二十来岁,模样还挺俊俏,像是富贵人家的小姐。
  这刘光棍哪里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顿时就有了歪心思,这色心上来已不知道害怕,他走到女人身边装出一副善良的面孔,轻声问道:“姑娘哪人啊,怎么会半夜三更在这山里的?”女人没有回答,只是怯怯的望着他,嘴里发出呜呜声。刘光棍见状更是靠得近了,女人嘴里的呜呜声更急了,整个人也蜷缩到一起。这时刘光棍才看清,女人的右腿受了伤,还流着血。刘光棍连问了几个问题,女人都没有回答,整个人显得有些傻傻的。
  刘光棍心里独自揣测到:问了这个女人这么多问题,她都没说出一句话,可能是个哑巴,看她的穿着应该来自富贵人家,不过似乎有点傻样,可能也是个傻子,人长得跟仙女儿似的,不如骗回家当老婆。他看了一眼女人受伤的腿,小心翼翼的说道:“姑娘这受伤了,一个人不方便,不如先到我家,我帮姑娘把伤治好,再送姑娘回家,好吗?”女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好意,不再害怕,有些好奇的望着他。刘光棍上前把女人扶起,女人也没反对,任由他扶着。这会儿刘光棍早把狐狸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就想着把女人带回家。他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扶着女人,正要往回走,突然觉得有些不妥,往四周看了看,黑魆魆一片,只有村民们的火把闪着光亮。刘光棍把火把灭了,背上女人,小心翼翼的避开还在找寻狐狸的村民往自己家里走去。
  刘光棍这一来一回也有些时候了,不过离天亮还早,之前抓狐狸被吵醒的人,有些跟着一起进山了,有些还留在家,不过这时又都睡了,村子里静悄悄的。他把女人背回家,放到自己破烂不堪的床上,离天亮还有些时候,他就随便找了个破布帮女人吧伤口包起来,只等天亮去弄点草药。
  天一亮女人就醒了,她睁开眼就看到刘光棍在屋子里磨草药,屋子不大,她能闻到青草的味道。刘光棍给她上药的时候,她看着他傻傻的笑了一下,刘光棍觉得不好意思,干笑了两声。
  “姑娘,我家穷,没早饭吃,就委屈姑娘了。”刘光棍给女人上完药,对着女人道。女人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他。
  整个上午刘光棍就在家陪着女人,哪也没去,自顾自地跟女人说话。到了中午,他得准备午饭了,可是家里没有米,就找了两根红薯煮了,自己一根,女人一根。女人拿着红薯,看了看,闻了闻,撅着嘴。刘光棍看见了,心里叹息了声,暗自揣摩着,这女人来自富贵人家,这粗粮肯定是吃不下吧。
  吃完红薯,刘光棍悻悻的走了出去,这个时间,村民们也都还没去干活,有几个人围在一起在说话,刘光棍也走了过去。
  “昨晚那只狐狸,居然还是让它给跑了,你不是说你打到它的腿了吗?”
  “是啊,明明打到它右边后腿的,谁知道那畜生还那么能跑啊。”
  “别说,我还觉得这畜生可能成精了,大家伙那样抓都抓不到。”
  “这越说越觉得奇怪哈,我们放的夹子,你看那像是畜生能做的吗?”
  “那肯定是修成精了。”
  刘光棍听他们这么一说,心里慌了,他想到了他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一切都那么巧合,红色的狐狸,女人红色的衣服;狐狸右边的后腿受了伤,女人的右腿也受了伤,还有当时的时间,太巧合了,完了,女人一定是狐狸变的。
  “那狐狸真的成精了啊?”刘光棍怯怯的问道。
  “肯定的了,想也是。”
  刘光棍怕了,后背都惊出冷汗,忙说道:“那个狐狸精可能在我家。”
  “什么?”那几个人惊讶的喊道。刘光棍把他遇到那个女人的事说了一遍,还把自己的想法说了。那几个人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是了,急忙商量怎么把那女人抓住。其中一个人去通知村里其他人,不一会儿就有很多人过来,大家伙都在那讨论。这时村长也来了,他说道:“我们不能太草率,毕竟人命关天啊。”这时有个人说道:“如果是怎么办,妖怪是要害人的,村长你想个法子吧。”人们陷入了沉默,都看着村长。
  “对面山上道观里不是有个老道长吗,听说他早些时候到东海去学过仙的,不如找他来看看吧。”这时有人提议道,人们也纷纷附和。村长道:“也只好这样了,找人去请道长。”
  老道长来了,听到村民们说女人的情况,也吓了一跳,不过没表现出来。其实他哪里学过什么仙法啊,只是年轻的时候逃荒逃到这里,被当时观里的道长收留,就留下来当了道士,还能有饭吃,不过早些时候,靠点运气,解决了一些怪事,就跟人们说到东海学过仙。
  老道长故作镇定,说道:“带我去看看吧。”刘光棍带着老道长来到他家,立在外面不敢再进去。村民们也跟着来了,都在后面看着,也不敢靠近。老道长不敢进去,就对村民们说道:“大家一起上,不要让它跑了。”“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怕它,一起上。”有人附和道。就在这时门开了,女人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大家,大叫一声,又把门关上了。外面的人也吓了一跳,不过顿时反应过来,这时人们也不再想女人到底是不是狐狸精了,只想怎么杀妖怪。这时有人提议道:“不如我们放火烧死它吧。”刘光棍觉得不行,这是自己家啊,烧了就没了,以后住哪啊,提出反对。人们劝道:“你家烧了,到时候大家再一起陪你,可是妖怪害人,不能让它这么跑了。”刘光棍听要赔他,也就不反对了。
  人们抱来大量的柴火,把刘光棍的房子围起来,又把门堵上,点燃火,就在那等着。火越燃越大,不一会儿整个房子都燃起来。这时女人的惨叫声传出来,一些女人心里不忍,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女人的惨叫声不在传出来的时候,人们知道,那个女人已经烧死了。
  火慢慢熄了,这时几个大胆的人便跑到里面去看。“村长,你快进来看啊。”一个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村长进去了,他看到一具烧焦的尸体,人的尸体,没有想象中的狐狸的尸体。他的身体颤抖起来,颤声说道:“这是个人啊,不是妖怪,作孽啊!”人们都沉默不语。
  “村长,这下怎么办?”有人问到。
  “好好安葬了吧,葬好点,我们对不起她啊!”村长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愧疚。
  人们把女人的尸体好好葬了,刘光棍的房子在村民的帮助下又修起来了,村长退了,不再当村长,后来郁郁而终,老道长也不再当给人做法,一个人守着道观。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