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叶少门之怡红案

2013-4-7 17:16|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5203| 评论: 0|作者: 吕增军

  怡红院,京城最豪华,最奢侈的妓院,非富非贵之人,只能望而止步。往日的怡红院,姑娘们会站在楼上的廊道里,用绣有牡丹芙蓉的手帕轻掩嘴角,指着过路的公子们谈笑风生。然而今日,怡红院却异常的凄凉,或是惨淡。怡红院两侧的老柳树耷拉着枝条,显得无精打采;就连树上的几只雀鸟,也躁动不安的爪挠绒毛。
  镜头移至怡红院门口,只见那雕梁画栋、玉砌金筑的门口站着两排捕快,个个不怒自威。怡红院的老鸨焦急的在门内来回踱步,眉头紧皱,唉声叹气。然而怡红院的那些姑娘,却一个也看不见,不知被安排在了何处。
  “一剑洞穿喉咙。”捕头秦宇摸着虬髯胡须,咬着牙齿的道:“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竟会死得如此残忍。”躺在地上的,是个穿着鹅黄色轻纱的绝色少女,只不过脖颈处有一道红色的剑洞,人已死去多时。这道剑洞,并未出血很多,只有点点血迹凝固在伤口处。
  “唉……”一声懒散的哀叹声传来,江湖声名显赫,飞刀独步天下的名侠叶少门抱着双肩摇头道:“昔日的花魁,今日的尘埃。”
  这是一个英俊的不敢让人逼视的少年,俏眉入鬓利如刀刃,脸庞精致彷如细琢,嘴唇薄嫩如出水芙蓉花瓣。但最让人瞩目的是他那双永远看起来犹如夜色中最耀眼的明星的眸子;这双眸子,不含一点瑕疵,纯净而清明的好似世界上最纯最净的玉液。
  “叶少侠,你如何看待这事?”另一个捕头是个三十左右,脸庞干净清瘦的汉子。
  “听说昨日死者去过贵衙门?”叶少门道。
  “没错,昨日乃我家老爷五十大寿,而素闻黄依姑娘琴艺无双,于是特地从怡红院请过去为老爷祝寿。”秦宇说话间,下巴的虬髯跟着跳动。
  “那么,黄依姑娘是否得罪过衙门之人?”
  “得罪?好像没有……”秦宇摸着下巴踌躇道:“哦,他昨天好像不小心踩了柳无难捕头的脚?”说罢,秦宇瞄了清瘦汉子柳无难一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宇?难不成我会因为这点小事而杀人?”柳无难怒斥道。
  “当然,柳捕头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杀人。只不过,会不会是因为其他的事情……据我所知,我们老爷喜欢黄依姑娘,但黄依姑娘似乎对某个人有情,而这人会不会因为这原因,就……”秦宇讥讽道。
  “你用不着打哑谜,没错,我是和黄依有染,而且关系不错,但这非但不能说明我杀了她,反而排除了我的嫌疑。”柳无难道。
  “你们看到没?”叶少门沉吟半响后道:“黄依死时为什么会笑,而且还很幸福?”他仔细地观察着黄依,用手指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尽量使自己头脑清醒,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
  秦宇和柳无难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她甘愿去死,或者是因为她正开心的时候有人杀了她?”叶少门踱步着道:“所以,这个凶手,一定与死者关系非同小可。”
  “好啊,你竟然是凶手!”秦宇怒喝一声,拔刀迎向柳无难。
  “等等。”叶少门手指一晃,一道银光自袖间耀出,击落了黄宇的刀——那是一柄银质的小巧玲珑的飞刀。
  “谁告诉你他就是凶手?”叶少门似笑非笑的盯着秦宇道。那双不含瑕疵的眼睛,让他难受。
  “这不明摆着吗?”
  “也许,黄依是自杀的?”
  叶少门一语道出,秦宇便开始大笑:“自杀?哈哈哈……”
  “因为她中了毒,自知命不久矣,所以不想再受罪。”叶少门道。
  “中毒?”柳无难眉头紧锁,道:“可刚刚检查并未发现有中毒迹象。”
  “一般的毒当然会被发现,可是,黄依中的,却不是一般的毒。“
  “哦?”柳无难惊异的道。
  “去你的,如果她真中了毒要自杀,怎么会笑呢?”秦羽鄙夷的道:“素闻叶少门叶少侠堪称‘探侠’,今日一见,却也是徒有虚名而已。”
  “呵呵,好久没有人这么说过我啦。”叶少门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道:“如果一个人明知死是一种解脱,那么他为什么要忧愁呢?”
  秦宇听后,悻悻得住了嘴。
  叶少门看着两人迷惘的表情,于是不好再兜圈子,只好一笑道:“我仔细检查的时候,发现她耳朵后有一朵梅花。”
  “梅花香!”柳无难道。
  梅花香,是一种剧毒。这种毒,无药可解。
  “据我所知,梅花香市场根本没有卖的。”柳无难道。
  “可是,官府的本事却还是很高的。”叶少门笑道。
  “那么说……”
  “我猜得不错的话,秦宇捕头的身上,有这种药吧!”叶少门的眼睛如鹰鹫的锐目一般,射向秦宇微颤着的身躯。
  “没……没有……”
  “梅花香虽是剧毒,但也是香料。梅花香只有服之才会中毒;平素,这可是千金难求的上等香料啊。秦宇捕头莫不是想说,你身上这股淡淡的味道不是梅花香气,而是汗臭吧!”叶少门道。
  “我……”
  秦宇话还未尽,柳无难剑已出手。柳无难的剑,快、狠、准。
  秦宇眼中也凶光尽显,舔舔干燥的嘴唇,拔刀挥出。刀也很狠、准,但是不够快——至少不如柳无难的快。所以不出三招,剑光已抵达秦宇的咽喉。
  可是这把剑没有刺进秦宇的喉管,却是一掌却击碎了秦宇的心脉。
  “不愧是‘衙门第一捕’柳无难,一套雷霆闪电七七四十九式可谓练得炉火纯青。听闻死在雷霆闪电之下的人,血一般不会流出很多。”叶少门拍手赞叹道。
  叶少门的话刚说完,柳无难刚刚压抑下去的嗜杀之气又重新凝聚起来,剑刺向了叶少门的咽喉。这一剑,打算从喉头刺入,后颈刺出。
  然而柳无难剑固然快、狠、准,但却又不及叶少门的飞刀快、狠、准。叶少门的飞刀之快——风驰电掣;飞刀之狠——夺魂震胆;飞刀之准——百米击蝇。
  所以,柳无难败了,但他却没有死。
  “为什么?”
  “我恨你!”柳无难双眼发红,披头散发,牙关咬得咔咔作响。
  “是因为我发现你杀了黄依?”叶少门淡淡的道。
  “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从你刚才未刺入秦宇咽中的剑,就可看出。”
  “没错,用剑穿喉并不是明智的抉择。”柳无难苦笑道:“可是,任何明智的抉择在你面前,都是狗屁抉择。”
  “至少有一个抉择,你是对的!”
  “什么?”
  “杀了黄依。”叶少门道:“杀了黄依,是为她解除痛苦。”
  “哈哈哈,我真傻,为什么没有看出她惹我生气的真正原因。为什么?”柳无难气极反笑,悲痛欲绝的跪倒在地上。
  “既然你刚刚已看出我是凶手,为什么还会让秦宇死在我剑下。以你的本事,足以在瞬间救下他。”
  “可他是间接害死黄依的人,不是么?”叶少门看着这个已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断肠人叹气道。
  “可他并不是凶手,不是么?”柳无难抬起头,看着叶少门。那双眼睛,已毫无生气,就像是一潭激不起波纹的死水。
  “他确实不是凶手,因为他没有理由杀人。”
  “你想怎么样?”柳无难道。
  “我能怎么样?”叶少门道。
  “我还想去做一件事?”
  “什么?”
  “杀死那个幕后黑手。”
  “你不能这么做。”
  “那我……”
  “我相信你有他贪赃枉法的证据。”
  柳无难黯然的点了点头。
  ……
  三个月后,城外桃林,两人正斟酒小饮。
  “怎么样啦?”叶少门道。
  “死了,被革去官职斩首示众了。”柳无难道。
  “你想去哪里?”叶少门道。
  “你又想去哪里?”柳无难问了同样的话。
  “你看这桃林,花香四溢,绿草青青,我还能去哪里,我还舍得去哪里!”叶少门站起来,看着这美丽的世外桃源,英俊的面容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哈哈哈……这美丽的桃林,确实很吸引人,我忽然间也不想走了。”柳无难在三个月后,第一次笑了起来。
  2013.3.21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