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围城风景 查看内容

野山参

2013-6-30 19:46|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20563| 评论: 0|原作者: 沁香一瓣

  快过年了,机关大楼显得特别的忙碌。伟君一直想去找找张局长,他一连去了局长办公室三次,总是看到局长办公室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他想:快过年了,这当局长的竟然还是这样的忙!
  这样一连三天后,伟君才有了找局长的机会。这天下午三点半,局长从区里开会回来了,他走路的皮鞋声似乎有点过响,很快被伟君听出来了,他赶忙走了过去。
  伟君原是一位中学普通的教师,后来考上了公务员,在房产局办公室做了几年副主任。这样的日子一干已是六年了。近年来,原在办公室和他一起工作的一些科员和局长的秘书们都先后被提拔到了房产局的重要岗位上,有的是直面区域内的一线开发商。伟君面对同事的不断变动,机关的职业潜规则使他的心似乎有点浮躁和着急了,虽说在这办公室的位子上也有点权,逢年过节时基层一些领导也请一起吃顿年夜饭或发个红包什么的,但看到昔日的同事屁股后头都在冒烟,开着小车进进出出时,他的心开始浮躁不安起来了,他有点奈不住寂寞了,很想找个机会到基层单位去当个一把手。近日,他听说局下属的评估所的王所长马上要退休了,很想到他那儿去工作,虽然看似工作职务的平调,但在那里干,大小都是一个一把手。因为年届四十三岁的伟君恰逢还在提拔的这个年龄档子上。
  他的脚步声虽轻,但局长也是听出来了:“是谁呀?”
  “是我,伟君。”说着他就已站在了门口。
  “进来吧,有什么事情了你尽快说,等一会我还要到市里去参加年会。”
  “张局长,春节快到了,我的这点心意。”伟君从报纸里摸出了一个红绒布袋说:“看你每天这样忙忙碌碌的,我送支山参给你补补,这是我妻子从东北老家带来的,是纯真的野货。”
  “这,我能收吗?”
  “局长,这是我们夫妻的一点心意,这不是钱。”局长见伟君说话有点急急忙忙的,望着他的双眼,接过了那个沉甸甸的红布袋,然后又问:“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张局长,我想,我己经到局工作有好几年了,我想如果有可能的话能否给换个岗位。”伟君终于把几天来心里要说的话端了出来。
  张局长望着伟君微微一笑:“你想换个什么样的岗位?”
  伟君听了,吱吱唔唔地说:“听说评估所的章所长要退休了,我想……”他一下又说不出话来。
  张局长嘿嘿一笑:“小伙子好好干呀,想当年我们那阵子在基层工作根本没有这个概念的,只是每天干好自己的事。你的事局里己经在考虑安排。”伟君见局长收了那个红布袋,心跳才有点缓定了下来。“局长,我走了。”他打了一下招呼就退出了门外。
  那天傍晚回家,伟君把局长收下了野山参的事告诉了妻子。妻子拥着伟君说:“真是的,这点礼是应该送的。”她笑着说:“收下就好了,这年头……”这一夜,俩人都乐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春节越来越近了。不久,局机关的迎来了新春团拜会。
  局长把贺词读完以后,又作了“机关工作人员在新的一年里如何做好人民的公仆”的讲话。最后,他希望大家:“忠于职守,做好本职工作,在岗位练兵,在岗位创优,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局长说到这里,忽然会场外面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大家不知道那锣鼓声从哪来?伟君仔细一看,为首正是离房产局附近的弱智幼儿园的李园长,张局长赶忙上前迎接。李园长拉着张局长的手说:“谢谢你局长,你送来的贵局工作人员的捐助款我们收到了。”说着,园长就高声宣读感谢信:“亲爱的房产局的同志们,当你们知道我园弱智孤儿李海英和薄莲得了白血病时,张局长委托工会同志送来了自己的捐款二千,还转来无名者捐款一万,还有洪大同志二千元,岚英同志是一千元,虎山捐款九百元,潇洒捐款八百……”说完,一张大红感谢信挂在了主席台前,顿时会场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都夸张局长带头捐款树了好榜样。
  李园长和她的同事们送好感谢信走了,张局长向大家招招手,示意静下来。稍息他说:“同志们,现在我们公务员的各种条件都比以前好了,我们的待遇高了,大家应当珍惜自己的岗位,平时要多想想如何当好人民的公仆?要时刻关心群众生活,想方设法多为社会做点有益的事情。有关机关轮动和提干、调动工作的事,这是机关的正常现象,是工作需要,该提拔的还是要提拔,要相信组织的决定。当官如果像一些报上说的那样通过关系走捷径获取自己的私利,或者想以此取得一官半职,这是不可取和错误的,从我这里就通不过。”
  局长喝了口茶又说:“迎春时节,近来有人来往我的办公室,送来了一些红包,这些红包上大多没有名字,我知道他们希望我能代表他们去看看弱智幼儿园患病的孩子,这些病孩需要钱吃药动手术,所以我请工会主席核准了一并转送弱智幼儿园去了。也有同志给我个人送来吃的,这是好意,我深表谢意。但我要告诉大家,我家里从来没缺少吃的。春节到了,其实大家相互问个好和祝福一下是正常的,至于请客送礼都是违背我的意愿的,我也托人送给孤寡老人园去了。机关是一个大家,不能有例外。”
  局长话说完了就望了望坐在对面的伟君。伟君看到张局长的目光,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了,就像是被挨了一顿似的,面孔红得像透红的杮子,恨不得地上张开一条缝能闪身钻下去。
  “原来是这样的,局长好像话中有话呀。”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
  会议结束之后,伟君回到了办公室,他想到局长说的话,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是闷闷不乐地坐着。这时,正好有邮递员送来邮件,只见邮递员笑容满面地说:“伟君主任,恭喜你,你有一万元汇单。喏,你还有信。”
  “一万?不可能吧?”邮递员把高额汇款单和信交给了伟君。伟君接过信封一看,信封上的字十分面熟。他认出来了,这就是张局长的字迹。
  邮递员走后,伟君关起门来,赶忙打开了那封信件,只见上面写着:“伟君你好,你送我的野山参我已送中药店验证了,其价值一万元。我本来是要买下了,正巧我有一位部队时的老战友急需用这样的野参来挽救他最后的生命,他家寄来了一万元钱买下了,这野参是你的,钱你也得收下。
  伟君读着信楞住了,这确实是一支野山参呀。他一时思绪万千,四周忽然闷热起来了,头上顿时像入了夏时涌满了汗水。怎么办?他的心乱跳,似乎所有的希望和幸福,还有自己的前途已破灭。他二话没说,捧起汇款单就往邮局走去……
  春节过后的第一天上班,只见房产局门口贴了却张特大的大红喜报:伟君同志向孤儿园病孩捐款一万……这一刻,伟君看到了张局长和机关所有工作人员的微笑眼神……
  第二周,局组织部找他谈话,他被调到人事科当科长……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