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青春的屁股摸不得

2013-7-11 22:56|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7443| 评论: 0|原作者: 爱真爱

  (一)
  认识夕颜的时候我大概有七八岁。那时候她又黑又丑,常常和我这个疯小子混迹在一起。我总是欺负她,和她摔跤。有一次我把她摔倒在地上,然后骑到她身子上,她就使劲挣扎,长长的指甲在我的胳膊上抓出一道道红印。我用尽力气才压住她的双手,板着脸问她服不服软?还挠不挠我了?她就再也不顾地上的灰尘,死命的想翻过身体把我掀下去。后来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抵抗了,她就别过脸去不肯看我,也不说话。我眼见她额前细碎的短发下面有些闪烁的晶莹,但是只一瞬就被她压下去了。毛头小子的我怎会看出夕颜内心的委屈,她不肯服软的挣扎已经让我很不舒服,手臂上被她挠过的地方又火辣辣的疼,我当然不肯罢休,非要刺痛她才算胜利。
  “看你这一口的豁牙,好难看,再也不要跟你玩了。”
  七八岁刚好是换牙的年纪,夕颜也掉了几颗,偌大的缺口很不美观。我自己那时候也已经换牙,说话不免漏气,但这句话毕竟伤人。多少年以后,我不再是纯真烂漫的模样,却仍然愿意追逐所有的美好,更何况那时候的夕颜是心如镜湖,模样伶仃的孩子。我这样任性妄为的乱语,她怎么会不难过。
  她转过脸看着我,傍晚的残阳一下子也亮了起来,我在夕颜的眼里第一次看见那么亮的光。然后大颗大颗的眼泪就从她眼里涌出来,很迅速的淹没那道光和她黑白分明的眼。我看到她哭,心里莫名的滋生一种湿潮,后来我晓得那是后悔的感觉。
  我起身站到一边不知所措的看着她躺在地上哭,直到爸爸听到夕颜的哭声从屋子里跑出来。然后我就被暴打一顿,我很倔强,被打的呲牙咧嘴的大声哭喊也不肯认错,最后还是夕颜的妈妈把我夺过去才少挨了些揍。我不经意的看到呆在一旁的夕颜,她已经不哭了,本就不白净的小黑脸因为哭过更是模糊,她穿着的那件小衣服满是灰尘,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是我心里想着的是以后再也不要和她玩了。
  夏季的昼长夜短,天黑的很晚,晚饭吃的也晚,爸爸和夕颜妈妈交代了几句就各自回屋子做饭了。夕颜不肯随妈妈回去,慢慢的挪过来,一边用瘦瘦的小胳膊擦着眼泪,一边拉着我手。
  “小星哥哥,疼不疼啊,你别哭了。”
  我怎么肯给她好脸色,用力的甩开她的小手就跑开了。所有的这些并非因她而起,但是谁能说清一个小孩子的心。
  我这样清晰的记住那个傍晚发生的一切,绝不是因为挨了一顿胖揍的疼痛,而是因为这是与她有关的故事。
  
  (二)
  我说了不和她玩了我就要做到,做不到就是说话不算话了,我或许是这么想的。我爬树的时候不再让她在下面托着我,我和小朋友捉迷藏的时候也不再偷偷问她别的人藏到了什么地方,我很久没有逗的她大力的笑,露出白白的牙齿和偌大的缺口。我总是绞尽脑汁甩开夕颜。每天放学我总是害怕她追缠着我,我有时躲去桌子底下,等她走开,有时干脆抓起书包狂奔回家。然后她总是追在我后面大喊着:“小星哥哥,等等我。”她越是喊叫我越是跑的飞快。
  现在想来,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愿意停下脚步,回过头,细细看她追赶我的每一步脚起脚落,看她瘦小的身体逆着光向我奔来,看她清澈的眼睛里别样的欢喜。
  我总是跑回家就把门锁上,然后打开电视机,抓起桌子上的水果边吃边看。等到耳朵里听见乒乒乓乓的叩门声,我也装作听不到。有的时候爸爸妈妈下班早我就不能锁门,她总是掬着小黑脸推门进来,一脸委屈的问我为什么不等她。
  这时候我就摆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咬着笔帽装出深思的姿态。妈妈有时候看到我不理她会训斥我,但是每次我拿出忙着做作业的正当理由,妈妈就不再多说了。
  我不记得“后来”这段时间是几天或者几个星期。后来我发现夕颜真的不再缠着我了,我就觉得孤单,小小的孩子哪里懂得什么叫做孤单,但是莫名的,少了夕颜的纠缠,每天的耍闹都少了些痛快。
  于是剩下我一个人在树下发呆的时候我就看着夕颜家,可是夕颜每次走出来的时候我又嗖的一下子跑掉了。
  直到上语文课的时候,夕颜的小作文得了满分,她被叫到讲台上念自己的作文。
  “我最喜欢的人。我最喜欢我的小星哥哥,他的眼睛像是两颗黑珍珠,又大又圆。他有时候欺负我,可是我还是喜欢小星哥哥,我喜欢和他一起玩纸飞机……可是这些天小星哥哥好像不喜欢我了,我也不敢靠近他。妈妈说是因为我不好好学习,如果我的学习变好了小星哥哥就会喜欢我了。我最近都有好好学习,我想让小星哥哥快点喜欢我。”
  她可真傻,怎么傻成这个样子呢。可是放了学我还是没有等她,我急急忙忙的跑回家,拿了爸爸新买的那本彩印的书就狠狠的撕下一页,书名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是觉得那样的纸很硬,叠出来的纸飞机也一定又耐玩又漂亮。
  我的飞机还没叠完,爸爸就下班回来了,一眼就看清我在干什么,我还来不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书放回原来的地方,好嘛,又是一顿胖揍……
    
  (三)
  我在爸爸的招呼下,又是嚎又是叫的,奈何屋子就那么大,想跑都没地方躲。这时候夕颜才刚刚回到小院,听见我家里传出来杀猪一般的哀嚎,就推门进来。爸爸正揍的起兴,扶着桌子就要把鞋子脱下来好好招待我。
  她站在门口哇的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莫名其妙啊,搞得我哭都哭不下去了。然后她就朝我跑过来,站在我前面,转身面对我爸爸的时候她背着的书包还把我抡了一下子。虽然不疼,但是戳进心里。
  “夏大大,你别打小星哥哥……”她张开小手把我护在身后,瘦瘦的身体亘在我面前。
  我四五岁的时候就调皮的踮着脚尖去抓桌子上的水杯,妈妈以为我是要喝水就拿给我。可是我把杯子放在地上,又甩开小腿一溜烟的跑出去,回来就在杯子里滴了一滴墨水,我看着慢慢变蓝的清水咯咯的笑,妈妈也笑,抱起我狠狠的亲了一大口。
  现在夕颜挡在我眼前,带着哭腔的声音分明像那一滴蓝色的墨水刺进杯子里透明的水中,晕染而起的难过清晰可见。
  爸爸也不知所措了,把鞋子又扔到地上穿了起来。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颜啊,快别哭了,你小星哥哥太调皮了,大大只是教训教训他。”
  我这种经常挨揍的孩子很容易就听出爸爸的语气里已经没有怒意了,趁热打铁……
  “爸爸,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承认错误就不会挨打了,我赶紧插嘴。
  爸爸瞪了我一眼就笑呵呵的对夕颜说晚上做好吃的,让她留在我们家吃晚饭。然后又佯装盛怒的驱赶我赶紧去完成作业。
  刚刚被打,我自然装的乖巧懂事,于是叫着夕颜一起。临走还不忘弯腰捡起地上的那页被踩踏过的硬纸。
  夕颜坐在书桌的对面,抽泣还没有止住,我就伏在桌子上看着她,一直一直的盯着她看。她哭的样子和上一次不太一样,我只知道我是挨揍了才会哭出来,但是她呢?我不知道。
  我特意挑了最大的苹果给夕颜,又把那张纸擦干净继续叠飞机,扔上天空看着纸飞机划出一道美丽弧线的时候她终于笑了,还是残缺的牙齿,偌大的豁口,笑的却甜。披着夕照的金粉,我希望天不会黑,彩色的纸飞机也不会掉下来,我小小的心里全是喜欢。
  晚饭的时候夕颜留下来坐在我身边,爸爸不时给夕颜夹菜,又和妈妈说夕颜如何如何听话懂事之类的。妈妈就摸着夕颜的短发问她,长大了给我们小星做媳妇好不好啊?
  她哪里有半点吃相,埋头狂吃也不抬头。嘴里塞满东西含糊的嘟囔。
  “小星哥哥放学都不等我,我才不要做他媳妇呢。”
  “做了媳妇就可以和你小星哥哥天天在一起了。”爸爸也被逗的眉眼带笑,一边抿着小酒一边嘬着牙花子。
  我忘了自己那时候接了些什么话,逗的一家人哈哈大笑,却记得那时候我想的是自己一定要娶一个长发飘飘的媳妇,像妈妈那样,而不是夕颜那种细碎短发。
  
  (四)
  夕颜的爸爸是一个十足的赌徒,总是深更半夜的才回家。我经常被吵醒,隔着厚厚的墙壁仍然能听到夕颜家传过来的争吵。有时候爸爸跑过去劝架,然后把哭红了眼睛的夕颜抱过来。她总是蜷缩在门口看着自己家亮着的灯,就是不肯进屋。我想办法逗她开心拉她进屋她也不理我。后来每次她的爸妈争吵起来她就自己跑过来,也不哭了,仍像以前一样的蹲坐在我家门口的台阶上,不言不语的。
  我有时被吵的睡不着就出去透透气,总是看到她静静匿在门前的一小片昏暗里。知道她是怎样都不肯开口的,我就陪着她坐着。她有时靠着我的肩膀,有时自顾的抱着双腿把头埋进臂弯,我有些长大了,不会再欺负她,甚至隐隐的觉得疼惜。
  这似乎就成了习惯,我总能在听到争吵声的时候想起来夕颜抱着自己的样子,于是隔三差五的我就要跑出去陪着她,一季又一季,一年复一年。为此我们俩也受了不少苦,夏天倒还好,小蚊小虫的叮咬能忍受,但是冬天冷的不行,非要看到我冻的嘶哈的搓手她才肯进屋,也不知道夕颜怎么就不怕冷。我是有些小聪明的,有时候才坐了不一会我就开始搓手装冷。
  爸爸妈妈当然更心疼我,但是我的固执和他们对夕颜的喜爱让这无声且温暖的陪伴持续了差不多五年。
  终于在夕颜十三岁的时候,她的爸爸输红了眼睛,动起了刀子。后来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刑四年。也因此夕颜的爸爸妈妈离婚了,我很久不能在半夜三更的时候陪着夕颜静静的坐在一起。
  看不到她难过的样子,我是高兴也是难过,小小的心事忍不住的对妈妈诉说,妈妈就抚着我的头叫我傻小子,我完全听不懂这其中的含义,只当是妈妈表露的疼爱。
  
  (五)
  女孩子的发育普遍比男孩子早。十四岁的时候,上了初中,,夕颜已经留起了一头及腰长的乌发,皮肤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黑黑的,甚至身高好像也超过了我。
  我曾经还说夕颜是小笨蛋,填空题就差把答案写在空格上了她都不会,现在她的成绩总是比我好。有些我想的头疼都不会的问题必须要请教她,有时候她给我讲解答案,我却分了神。
  她的五官轮廓已经出落的清晰深刻,睫毛又忽闪忽闪的上下翩舞,我常常就看的愣神,什么都没听进去,总被她戳着脑袋教训。有一次我终于像爸爸妈妈那样夸赞夕颜长的漂亮,然后趁其不备的在她脸上嘬了一口,她居然红了脸。看她窘迫的样子我笑的前仰后合,被她追打了好一阵子。
  跑累了我们就躺在草地上看云,我侧脸看她,她正闭着眼呼吸。我眼角的余光一下子就看到她已经开始发育的胸部,柔软的白色小衫隐约被撑起了圆润的弧度。好像和我不一样,于是我就伸手去摸……
  她的反应真大,狠狠的甩了我一耳光,眼睛里泛起水花。莫名其妙,我被打的不知所措,她真的很用力,啪的一声,又脆又短。
  我清楚的记住了那种触手的柔软,是不是像天上的白云一般?无从知晓。那么多被她打的经历,这不是唯一一次,却是最真的一次。
  我想那时候她的妈妈一定用心的告诉夕颜要懂得保护自己,不能让男孩子随便碰,也包括她的小星哥哥。
  我独自回去,思来想去的也搞不清原因,于是就把整件事情告诉了爸妈,爸爸被气的马上摆出了招牌动作,扶着桌子就要脱鞋揍我。还是妈妈疼我,拦着爸爸,并且耐心的给我讲了很多。许是与她相处的太久了,我从来没想过男女有别。再说夕颜除了愈发女性化的模样,哪一点像其他的女孩子了。还是那么凶狠,还是那么不顾及的与我打闹,从来都缺少我妈妈那样柔静的气质。
  
  (六)
  我想着自己毕竟又把夕颜欺负哭了,就跑去夕颜家找她道歉。进屋的时候被她的妈妈叫住。我从来不知道夕颜贤惠善良的妈妈会那样冷冰冰的,眼神全是警告。
  她指着我的鼻尖,语气满是盛怒。我就像一棵柔弱的小树苗,枝桠颤抖却寸步难行,听着那些敌意的言语,委屈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也不记得自己怎样的跑出去,在外面徘徊了多长的时间,天都黑了我也不敢回家。蚊子嗡嗡的围着我转,惬意的凉风吹的我好冷。我看着家的方向,看着摆荡的杂草,看着升起来的惨白的月光,害怕极了。
  在这样难过的时刻怎么没有人来陪着我?我想起夕颜,想着自己陪着她的时候,只是耳边的虫鸣妖吆不绝,像是心里泛起的涟漪。孤零零的我觉得那么冷,却始终不敢回家,真是怕极了夕颜妈妈的样子,我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不可饶恕。
  直到爸爸妈妈还有夕颜和她妈妈一起找来的时候我才哭起来。扑在妈妈的怀里不肯抬头,我担心撞上夕颜或者她妈妈的眼光。
  事情过去很久我仍然记得,夕颜的妈妈有着能让空气瞬间结冰的可怕能力。很长的时间,我再也没有踏足夕颜家半步,甚至见到夕颜的妈妈都要远远的躲开,她一下子超越了爸爸揍我时的恐怖程度。
  那晚我被妈妈哄着入睡,听到妈妈劝爸爸不要生气的话。
  “怪只怪咱们小星不懂事,更何况人家还离了婚,孤儿寡母的多不容易。要是咱们小星也是个女孩,谁这么欺负他,我不也是爱子心切么……”
  我一下子意识到夕颜的妈妈虽然凶,却是对夕颜少了爸爸少了完整的家的最贴心的保护。我知道别人提及夕颜爸爸是罪犯的时候,夕颜那么凶狠,疯了似的对别人又咬又抓是怕被别人触碰了心底的暗伤,于是我就不觉得委屈了,反而更加觉得我犯了不可原谅的错。
  
  (七)
  这件事之后,我和夕颜很少在一起学习了,许是她的妈妈不让她来我家,许是我不肯去她家找她,一直不曾说出口的道歉就这么不了了之。以前放学的时候我们手拉着手,现在我再也不敢随便碰她。
  成长似乎将一些莫名的东西亘在我们之间,让我和夕颜拉开亲密的距离。别的男同学女同学都是越走越近,我们却越走越远。
  我越发喜欢混在女生堆儿里,听她们叽叽喳喳的说笑,如同黄莺歌唱,喜欢她们身体上偶尔飘过来的香味。与她们提及自己的喜怒哀乐,翻找回忆里所有好笑有趣的故事。
  有时我在女生面前讲的口水翻飞,就能瞥见夕颜看向我这边,眼神里是莫名的情绪,比好奇更冷酷,比敌意更复杂。我回看过去,她就收回目光低下头继续学习。
  刚开始我被她这种眼神看的不自在,就悻悻的坐回自己的位置随意翻书。但是她忽然就变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皱着眉认真思考的表情让我几近吐血。我自认她的眼神不正常,一定有特别的含义,甚至厚着脸皮凑过去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难题,以为她在讲完答案之后会说些别的什么。但是从来没有。
  后来我干脆就置之不理,瞥见她看过来我反而变本加厉眉飞色舞的逗的女同学哈哈大笑。上课回答问题我也是积极的无以复加,并不是我有多么认真的学习,无非就是过多的表现着自己而已。
  但是即使我答对了那么多问题,我的学习成绩却一再下滑。爸爸妈妈不免担心,总是叫住放学回家的夕颜向她打听我在学校的所作所为。我就在一旁看着,默不作声,连我都能看出夕颜说谎时掩饰的尴尬,更何况洞察世事的父母。我总能在进屋前听到爸妈气声的私语和重重的叹息,为此我不止一次的从心里责怪夕颜,怎么说句恰当的谎话她都不会。
  最严重的一次,期中考试我居然有两门功课不及格。放了学我特意关照夕颜,让她帮我说谎,就说考试的成绩还没发下来,想着能拖一天也是好的。她没好气的问我找她商量什么事,侧着脸一副不爱搭理我的表情。待我说完全部的计划,她的眼里满是不敢置信,毫不犹豫的一口拒绝。
  “小星哥,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不好好学习也就算了,竟然还没让我帮着你圆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对我的称呼从最初的小星哥哥变成了小星哥,虽然只是少了一个字而已,但是你们不会体会到这其中少了多大的亲密。
  我开始不高兴了,很不高兴。语气生硬,眼神凌厉,逼视着她,仿佛要从她清澈的眼里看进她的心里。
  她一边拼命的摇头一边躲闪着我的眼光,那两只明亮的眼睛里分明是我现在凶恶的模样。陡然泛起的水气,雾雾沼沼,朦朦胧胧,将她心底的情绪掩藏的精巧。我失落的提不起继续说话的力气,是这样的,我已经看不清她的脸和她的心。
  
  (八)
  她最终还是没有帮我瞒过这个谎话。我已经十六岁了,又一次被爸爸摁到桌子上甩开了臂膀的胖揍。我的自尊心已经破土而出,再疼我都咬着牙,甚至一句认错服软的话都没说。
  夕颜又在一旁阻止爸爸揍我,这一次她没哭,我也没哭。我看着她扯着爸爸的衣角,柔弱的模样,不时的被爸爸抡圆的胳膊推挡到一旁。鬼才知道我哪里蹦出来的力气,挣开爸爸都束缚,一下子就把夕颜推倒在地上,玻璃杯掉到地上摔碎的声音尖锐清晰,像是一根巨大的没有温度的冰锥从万米高空呼啸而下,带着凛冽的风声,只是听就已经让人收紧了心脏。我夺门而出,沙石作响。
  至此,时光这把刻刀翩然翻舞,刀锋逆转,顷刻改变了夏小星纯真的模样。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跑了多远,扶着膝盖大口的喘息。身边有陌生的人经过,指间夹着燃烧的香烟,我闻到烟草的味道。
  回忆是通往寂寞的牢,烟草是寂寞的佐料。
  
  (九)
  那片开阔的平整的土地上长满了杂草和低矮,几年前大人们还不允许小孩子来这个车辆进出的停料场玩耍。如今这里已经荒废,变成了孩子的乐园。远处草地上的孩子们追逐嘻闹,我却再不能像他们一样的疯跑欢笑了。
  这里还摆着几个直径两米多的水泥管道,即使我已经是一米七几的身高也能轻松的进去。管道的里面有散乱的烟头,歪倒的啤酒罐子,纸屑和脚印。内壁上被谁写了各式各样的山盟海誓,只爱你一个,爱你一万年……
  我坐着一块泡沫板倚靠在管壁上,尝试着吸烟。管道里烟雾缭绕的,但是我天生没有当烟民的潜质,点了三根烟,除了第一口猛的灌进肺里,我都是把烟存在嘴里,然后再吐出来。这样我的嘴里也有了浓浓的烟味。
  有个贼头贼脑的小孩露了一个脑袋好奇的扒在管道上看进来,我还没看清小孩的模样,他就跑了。
  夕颜终于还是有办法找到我,也许就是刚刚的小孩子告的密,她和附近的小朋友相处的都很好呢。
  我看她站在外面没有想进来的意思,只好出去。我甚至可以在那样的情节下忽略她的存在,但她毕竟不是无关紧要的人。即使我不说话,身上也有浓浓的烟草味儿,即使我说了话,身上也有淡淡的冷漠。
  我以为她起码会说些让我消气的话,比如她不肯帮我圆慌是错的,但不是。我把她推倒在地,她怎么看不出我心里的怨恨?她说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反而是我躲在这里抽烟更是错上加错。她说我应该回家道歉,应该知错能改。
  什么时候轮到她来教训我?虽然我深知她说的都是对的,可是心有抵抗。我甩开她拉着我的手,准备离开。
  “小星哥哥,你看那边有人玩纸飞机呢……”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先是看到她手上刺眼的包扎,然后是孩子们的跑和跳,还有那只打着转,斜斜扎到草地上的纸飞机。
  “我们去教他们叠能飞的很远的纸飞机吧。”她拉起我的手就朝那边跑去。
  我哪敢再用力的甩开夕颜受伤的手。看着她蹲着叠纸,不灵活的手指又是翻折又是抚平,我终于还是有动于衷。
  “我来吧,你的手没事吧。”一定是我弄伤了她的手,一定语气掺杂些许关切。
  几下而已我就叠好了纸飞机,随手扔了出去。她还在,我还在,纸飞机也在,只是我们长大了,回不去小时候的天空了。任这流年似掠影浮光般越过沟壑难填的记忆,我依然记得她最初的模样。
  天边的火烧云,烧红了她的脸,烧透了我的心,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会叠纸飞机是这世上唯一真实的魔术,她一见就笑,从小到大。
  
  (十)
  十七岁,我已经胆敢向任何我喜欢的女孩子表白,但是从来没有过,因为是夕颜。我想的是她不会离开,像这些年一样轻易的就能找寻她的存在。
  我再也不像小时候觉得她丑,不再计较她向我爸妈打小报告,甚至她打我骂我的时候我也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因为喜欢,就少了与她争强的气盛,多了与她并肩的窃喜。
  我偷偷跟学校的美术老师学习叠纸,因为我见过那位老师用一张普通的纸几经折叠就变成了一朵绽放着的花儿,美丽并且不会轻易凋谢。某一年院子里的花树开满了,夕颜在树下巧笑,她说想要一大束五颜六色的花,开不败的美好繁华。我记得清楚,我幻想着自己捧上一大束绽放的纸花定是一种惊喜。但是我把自己料想的太聪明了,学了几天,我竟然连一朵像样的花儿也没叠出来,于是就搁置了。我不是用情专一的人,就像我心里装着夕颜却依然偷偷打量别的女同学。
  六月,天气像孩子的脸,喜怒无常。我从课桌上抬起头望着夕颜的时候还觉得阳光正好,转眼间就变的黑云低坠,风雨欲来。夕颜妈妈突然敲门进来,打断老师上课。我清楚的看到外面的风凌乱了她的头发,她甚至不曾带一把伞。然后夕颜就被叫了出去,一整天都没有回来。
  外面的雨肆无忌惮的拍打着玻璃,我一直担心墙壁上的时钟过了几分几秒,我一直担心她们娘俩会不会被雨淋到,我一直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一直担心,一直担心……
  放了学,我抓起书包就往家跑,多像小时候拼命的甩开夕颜一样,只是这一次不是为了躲的她远点,而是片刻都等不得的想要看见她。
  一路狂奔,没人知道我跑的多辛苦,没人知道我自语了几遍快一点。推开小院木门的一瞬间,三块无声的,漆黑的,有楞有角的黑暗狠狠的戳中我的心脏,撞向我的腿弯,刺痛我的双眼,我险些滑倒。
  夕颜家的门是关着的,锁是咬合的,窗是紧闭的。没有灯光,没有声响。甚至窗台上摆着的害怕淋雨过涝的君子兰也无人照料。
  从没想过失去谁,从没想过一次小小的看不见能将疼痛放大了千万倍。
  
  (十一)
  
  这片熟悉的天空,长风不起,吹不尽压抑的乌云。
  我想我的语气有掩饰不住的失落,我想我的眼神是掩盖不了的悲伤。即使我已经是十七岁的少年,在这么一种难挨的,撕扯的,蚀骨的疼痛面前,仍然只肯躲进妈妈的怀里黯然心碎。
  夕颜的爸爸提前出狱了,房子是他的。在他提出复婚的要求被拒绝的时候注定了夕颜母女被驱逐的命运。我再不能仔细看她的脸,来不及对她讲一声喜欢,她就再也没权利留下来陪着我。
  几天后,夕颜家所有的一切都被搬走了,听说房子也被卖了,我仍然没有看到夕颜的影子。眼看着屋子被搬空,她的床,她的桌,她的发卡和围脖,像是硬生生的要把她从我的记忆里挪走。屋子再次上了锁,从此再也没有那么一座与我相隔的屋村装着她的落寞和欢乐。
  听说爱情它来过,及至离分,后知后觉,无处遁形。
  我再怎么难过,再怎么失落,再怎么守着院落,也无人解开门锁。我叠了飞机,我叠了花儿,我叠了真心和寂寞,不知几时她才会从此路过。
  
  (十二)
  夕颜就这样淡出我的世界,像一只纸飞机,即使在我的天空中飞了很久很远。
  我要送给夕颜的惊喜终究没有交给她。那些纸飞机,花儿,每一只都格外羞怯,那里面满满的全是思念。
  我翻找箱柜,无意间瞥见此间年少的隐秘心事,缱绻的曾经,忍不住的打电话给夕颜。我说我很想她,想她儿时尖锐的指甲,想她呼唤小星哥哥的脆声脆语,想她用手指戳我的头,想她乌黑的长发,想想大声的读作文,告诉我她喜欢我,想她站在我身边看一个少年叠着飞机,看一场最真实的魔术。我说我等些天我把那些过时的爱过的证据邮寄给她吧。
  她唏嘘不已,青春终究逝去,转眼自己已是人妻,原来那些过去的日子还有迹可寻。比如她记得我嘲笑她牙齿残缺,好不难过,记得她的小星哥哥摸过她的胸,记得自己小时候答应嫁给小星哥哥做媳妇,也记得那一季悲伤的六月。
  那时候夕颜的妈妈正被提前出狱的爸爸纠缠着复婚,她当然不同意,四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成熟的女人彻底死心和忘记一个人。无家可归的她,想到的只有南方的故乡。即使她了然女儿青涩细腻的心思,但是岁月绵长,时光会让夕颜长大、看清、释然这段青春里遗失的美好。作为母亲,夕颜就是她的全部,她爱着着夕颜身边发生的故事,也提防着让人忧伤的青春事故。于是编造了理由,提前打理好了一切。南下的火车轰鸣启动了,夕颜还以为是去探望老家的亲人,雀跃欢呼。
  之后她再怎么哭再怎么闹,再怎么悲伤的无以复加也是于事无补。她还来不及快快长大,还来不及做夏小星美丽的新娘……
  而那时候我固执认为她根本不惦记我,根本不曾过喜欢这样的一个我。以至于她轻易的离开,甚至那么多的日子都想不起她的小星哥哥,想不起我写满想念的纸飞机,飞不到她的天涯海角。任性的我一次又一次冷落她的书信和电话,只因为我不想一个人守着孤独成欢的苦涩。
  是谁用指尖悄悄的掐断了我们之间的故事,思念淡了,寂寞浅了,物是人非了。
  夕颜问我,青春为何多是忧伤。我鼻酸音厚,讨巧的装作高深莫测,也许就是青春的屁股摸不得。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