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我们还在一起,就是对当年自己最好的交待

2013-7-18 10:46|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6563| 评论: 0|作者: 你眼里的笑意

  人工湖沿岸的桂花树在风中飘着淡香,树下的木椅上一对对情侣青涩的脸上依旧带着浅浅笑意。没有人永远正值青春,但是永远有人正值青春。——题记
  
  01.
  夕阳把三人的身影拉得老长,从人工湖旁小道上的银杏树上飘落下来的银杏树叶已经将小道铺成了金黄色。孩子一手拉着父亲,一手拉着母亲,蹦蹦跳跳地将金色地毯踩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小男孩挣脱父母的手,一股脑儿往前跑去,李天洋叫着孩子,“象象,小心一点,别摔着了!”,小男孩丝毫没有理会他的叮嘱,只顾着嬉戏在这一片金色之中。李天洋面带笑意地看着孩子小小的背影,然后温柔地牵起谢敏的手。
  “小敏,我们有十年没有回来过了吧。”李天洋有些感慨地说。
  “嗯,十年了,这里的一切都好像没有变过。”
  “我们也没有变。”
  “我们怎么没有变,”谢敏笑笑,“你看,象象都已经三岁了。我们也不是从前在这里没心没肺的孩子了。”
  “小敏,这次回来,我们要去看看舒航吗?”李天洋突然停住脚步,认真地看着谢敏。
  “还是不要去了吧。我也不愿意再去想从前。”谢敏犹豫了一下,然后坚定地说。
  李天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更紧地牵起了谢敏的手。
  
  02.
  十年前,谢敏、李天洋、舒航,还有他们那群孤朋狗友都曾在这间校园里面追逐打闹过。那个时候的他们,青涩纯净,女生扎起来的马尾和男生干净的制服,生活就是头顶那一方永远湛蓝的天空,没有伤痛也没有伤害。男生女生的相遇,就在那夏日的午后。
  午饭时间,总是这个学校最闹腾的时间,操场上的奔跑的男生和漫步在日光下的女生们,构成了一副清澈美好的画卷。谢敏和田乐就是这美好画卷当中最自然的一笔。
  这天中午,谢敏和田乐像往常一样,在食堂用完餐后沿着操场回教室。她们正讨论着上午地理课老师的“地中海”发型,一颗篮球突然飞过来,正好砸中了谢敏的头。被突如其来的力击倒在地的谢敏被田乐扶起来,慌乱中,她们看见一张着急的脸向她们跑过来。这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同学,你没事吧!”男生着急地问。
  “小敏,你没事吧?”田乐也着急地问。
  “没事。”谢敏揉着头说。
  “同学,真的不好意思,没看到你们。如果有事的话,我陪你去医务室看看吧。”男生显得很真诚许是打篮球太热的缘故,他的脸被阳光烤成了红色。
  “真的没事了,也不用去医务室了。”谢敏说。
  “没事就好,如果以后有什么事的话就来找我吧,我叫舒航。”看到谢敏真的没事了,男生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到旁边捡起篮球抛跑开了。
  
  03.
  每周日下午,谢敏都会在体育馆门口等田乐一起去学校。这天,她像往常一样来到体育馆前,但是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田乐的身影。阳光灼烈,谢敏走到旁边小卖部前面想要买水喝,拿到自己想要的水之后,却发现自己忘记带钱包了,她无奈地将水放到了货架上,在心里将田乐骂了好几百遍。这时,一瓶水被递到了谢敏面前,她转过头,原来是上次用篮球打到她的男生舒航。
  “是你啊?”谢敏有点惊讶。
  “是啊,没想到这么巧就遇到你,给你水。”舒航再一次把水递给谢敏。
  “谢谢!”谢敏接过水,“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和朋友约好在这边打球,他们还没到。”舒航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你呢?你一个人在这边干嘛?”
  “我等我朋友啊,这人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等了好久都没有到。”
  “我们去里面等他们吧,这边太晒了。”说着,谢敏和舒航走进了体育馆。
  
  “上次真是对不起啊,没看到你们,刚好球就砸到了你。”舒航和谢敏坐在体育馆内的台阶上,“太痛吗?”
  “早就不痛了,只是刚砸到的时候有些痛而已。”谢敏笑笑说。
  “那就好。你们女生啊,以后都不要再到篮球场或者足球场去了,很容易再次被砸的。”
  “我去了那么多次,就被你砸了,应该是你球技不太好吧!”谢敏开玩笑着说。
  “好吧,都是我的错,下次再也不敢啦。”舒航也抱歉地笑笑。
  
  “小敏!”这时候,田乐的身影出现在体育馆门口,她一边招手一边向谢敏和舒航跑过来,“小敏,对不起,我迟到了!”
  “哼,乐乐你也太不守时了吧!”谢敏站起来,故意生气地说。
  “小敏,对不起啦,路上有事耽搁啦!”田乐摇着谢敏的手,撒娇似地说。
  “好啦!原谅你啦,不准有下次啊!”
  “好的!我保证!”田乐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头发誓说。
  
  “你朋友来了,我朋友也到了!我去招呼他们了!”旁边一直一言不发地舒航突然说。
  “咦?这不是上次那个用篮球打到小敏的男生吗?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啊?”看到舒航,田乐惊讶地说。
  “在门口遇到的。”谢敏回答完田乐,然后转身对舒航说,“你去找你朋友吧,我们也要回学校了。”
  “嗯,那学校见!”舒航说着便跑开了。
  
  04.
  从那天以后,谢敏和田乐就和舒航那群男生玩到了一起。
  李天洋是舒航的好兄弟,他们在学校几乎是形影不离,谢敏和田乐经常嘲笑他俩像是在穿连裆裤。因为家庭的关系,李天洋从小就很独立,超出了同年龄的成熟,所以,这群男生女生不管遇到什么大事小事都会和他商量让他帮忙拿主意。
  曾经两个人的背影,现在变成了一群人。一群男生保护着谢敏和田乐,他们跑遍学校的每一个角落,撒下一路的歌声和欢笑声。女生校服的裙摆在风中摇曳,男生运动后的汗水也成为抹不去的一道风景线。
  
  每天早晨,田乐和谢敏可以睡到很晚再起床,因为她们不用忙着去买早餐,每天到教室之后,课桌上都会放好热气腾腾的早餐,男生们很细心,他们知道谢敏不吃甜,所以会叮嘱老板往豆浆里面少放一些糖,他们也知道田乐不吃啦,所以总是给她带清淡的酸菜面;每天午饭和晚饭时间,田乐和谢敏不用像其他女生一样,在下课铃声响后冲出教室奔向食堂排很长的队打饭,男生们会提前打好饭等她俩来吃,他们知道她们在减肥,所以会多给他们买青菜;田乐和谢敏从来不担心降温的问题,因为男生那里会有校服给她们穿,下雨的时候,他们也会不知道从哪里抢来雨伞放到她们的教室门口。那一年,男生的校服很大,穿在女生身上像是披上了大衣,但是校服的颜色永远刻在女生的心里,褪都褪不掉。
  周末,男生会带着女生去郊外骑车,去河边捉鱼,去山顶看日出。头顶的那方天空依旧是湛蓝的,几乎可以挤出水来的纯净,恰巧迎合了少年们单纯温暖的笑脸。
  
  05.
  如果说,这个年纪友情是永恒的话题,承载了千年不变的神话,那么爱情,更是懵懂却坚韧的话题,承载了千年不变的美好。
  
  又是一个夏天,风里都渗透着汗水的味道。男生和女生们去了一次海边,这是他们相遇之后的第一次远行。
  蔚蓝的海水和湛蓝的天空连在一起,远处的灯塔和海天交界处的航船把一望无际的海面妆点的格外动人。海浪舔着沙滩,卷起点点浪花笑出孩子的模样。男生卷起裤脚,女生牵起裙角走进海水中,任海浪拍打在自己身上,打水仗时的欢笑声传遍了整个海滩。玩累了,他们就一排排坐在巨大的礁石上,看海鸟掠过海面奔向远方,连一丝留恋都没有。
  “小敏,唱首歌给我们听吧!”田乐说道。
  “是啊小敏,很久没有听你唱歌了!”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道。
  “好吧!看在今天这么开心的份儿上,本小姐就给你们来一曲!”谢敏爽快的答应了。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谢敏唱起了《光阴的故事》,高潮处,所有人都跟着唱了起来。“流水她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海滩上想起的歌声,见证着这群少年的成长和成熟,那个时候的他们还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待他们真正学会信任和分享的时候,他们才会明白,这首歌真正的意味。
  
  晚上,睡不着的谢敏来到海边,恰巧舒航也在,他躺在沙滩上望着星空。
  “舒航,你也睡不着吗?”谢敏问。
  “嗯,睡不着我就出来了,很久没看到过这么美的星空了,你也躺下来看看吧。”夜晚的海边被海风吹的凉凉的,海浪不倦拍打沙滩的声音来来回回,远处的汽笛声若隐若现,这样静谧的夜晚,舒航的声音也显得特别安静。
  谢敏躺在舒航旁边,头顶的星空果然浩瀚而美丽。
  “小敏,你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旅行我一定要和大家一起来海边吗?”舒航用双手枕着头。
  “不知道。”谢敏回答说。
  “也许是因为我的名字里面有一个航的缘故吧,从小到大我都特别喜欢水,也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像一艘小船一样在大海中航行。能在高中遇到你们,是我一辈子的幸运,所以,我特别想和你们一起来分享我所喜欢的东西。”说完这些,舒航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望着星空。
  两个人就这样,躺了很久很久。
  “舒航,我们认识一年了,都没有看见你交女朋友,你有喜欢的女生么?”谢敏突然问道。
  “没有。”舒航淡淡地回答。
  “那如果有女生给你表白,你会接受吗?”
  “我也不知道,得看情况吧。”回答完谢敏的问题,舒航从沙滩上站起来,“小敏,夜深了会很冷,我们回去吧。”
  
  06.
  谁都不知道,谢敏有记日记的习惯,从她认识舒航的那天起,她的日记本里满满的都是舒航的名字。
  她记得舒航曾经为她打过架,为她挡过酒,带她骑车的时候受过伤,也为她在夜里披上过衣服。她不知道舒航喜不喜欢他,她以为能在一起就是幸福。但是那晚在海边,当她问舒航有没有喜欢的女生,舒航把“没有”两个字说的那么干脆的时候,她还是难过了。
  谢敏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表白,她也不知道自己一旦表白之后会对他们这一大群人的关系造成怎样的影响,她只能确信的是,她喜欢舒航,从第一次见到舒航开始。
  
  转眼,舒航的生日到了,为了给舒航庆生,男生女生们很早就开始了精心的准备。
  大伙儿把舒航的生日会安排到了学校人工湖边的草坪上,一串串的彩灯倒影在人工湖的湖面,满世界的流光让草坪亮了起来。双层的大蛋糕和各种饮料啤酒,高唱的生日歌和合眼许下的生日愿望,那晚,舒航显的特别帅气。
  吹灭蜡烛之后,谢敏搬出了她要送给舒航的生日礼物。那是个很大的盒子,用布罩起来之后显得格外神秘。
  “舒航,你自己揭开布吧!”谢敏说。
  舒航揭开罩在盒子上的布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布罩起来的是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盒子四周串上了蓝色的小灯,盒子里装上了水,水上漂浮着一些蓝色的小纸船,小纸船因为盒子的晃动左右摇晃着,宛如真的在航行一般。
  “舒航,这是我送给你的大海。这里面的每一只小纸船代表我们每一个人,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们像漂浮在大海上的小船,摇摇晃晃,也许会找不到航行的方向,但是我们搀扶着一直往前。我希望我们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像这些小船一样,即使会被水打湿,但是永远不会被淹没。”谢敏含着眼泪对舒航说了这些话,男生女生们都被谢敏的创意和这创意背后丰富的内涵所打动了。
  那晚,舒航给了谢敏一个拥抱;那晚,男生女生们许下了风雨都吹打不散的誓言。
  可是那晚,谢敏还是没有勇气给舒航表白。
  
  07.
  “天洋,有一件事,我憋在心里很久了。”谢敏和李天洋走在栽满银杏树的小道上,正是深秋,落叶把小道铺成金黄色。
  “什么事,你说吧。”
  “天洋,我喜欢舒航,可是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一年多以来,李天洋是谢敏最信任的人,李天洋也是最懂谢敏的人,所以,她的事情,她毫不犹豫地都会和他讲,唯独她喜欢舒航的事情,一直拖到了现在。
  “你喜欢舒航?”天洋有一些惊讶的同时,眼底划过一丝落寞。
  “嗯,天洋,你说,如果我告诉他我喜欢他,他会接受我吗?”谢敏没有发现天洋眼底情绪的变动继续说。
  “说真的小敏,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和舒航关系虽然很好,但是我们从来不讨论感情的事情。”李天洋认真地说。
  谢敏有些失落,低下头没有继续说话。
  “小敏,不过你真的喜欢他的话,就勇敢告诉他吧。感情是自己争取的,是吧!”看着谢敏没有说话,李天洋又说。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向他表白了?”谢敏抬起头。
  “嗯,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站在你的身后的。”李天洋向谢敏点点头,然后坚定地笑笑。
  
  那天,谢敏将舒航约到了学校的天台。天台上的风很大,吹起谢敏的长发在风中飘着。
  “舒航,我有事情想要告诉你。”谢敏有点胆怯。
  “什么事啊?弄得这么神秘,还到天台上来了。”舒航像往常一样笑着。
  “舒航,如果```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接受我吗?”谢敏涨红了脸。
  刚才还满脸笑意地舒航,听到谢敏的话,笑容突然凝固在了脸上,“小敏,别开玩笑了,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舒航,我没有开玩笑。”谢敏有些着急地说。
  “小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舒航问。
  “说出来也许你不会相信,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喜欢你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
  “小敏,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么?”
  “舒航,你还记得在海边看星星那晚么?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你说没有,我问你如果有女生向你表白你会不会接受她,你说你也不知道。我纠结了很久,决定向你表白,现在我就站在这里,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接受我吗?”谢敏鼓足勇气,不计后果地对舒航说。
  “小敏,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对我说这些话,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在高中要交女朋友。我们在一起一年多的时间,每天都很快乐,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我可以把我最好的东西全部都给你,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懂吗?小敏。”
  “我懂了,舒航。”
  “小敏,忘掉今天你说过的话,也忘掉你喜欢我,我们还是可以像从前一样做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了。”谢敏点点头。
  “我们回去吧,天台上风大,容易感冒。”舒航向从前一样关心着谢敏。
  “舒航,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谢敏一个人在天台上看着舒航离开的背影,终于难过地流下眼泪。
  这个时候,天公也迎合心情地下起了大雨,谢敏站在大雨里哭出了声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把雨伞为谢敏挡住了落在她身上的雨滴,她转过身来,是李天洋。看到李天洋后,谢敏哭的更难过了,李天洋一句话都没说,一手为她撑伞,一手拍着她的背。
  
  08.
  自从谢敏向舒航表白被拒之后,她已经很长时间没和男生们一起了。每次电话铃响起来的时候,她都借口高三作业繁多而拒绝了男生们,也只有舒航和李天洋知道这些都是为什么。
  
  那天,谢敏正在寝室看书,田乐突然破门而入然后扑到床上大哭起来,谢敏忙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田乐哭着告诉她说自己怀孕了,孩子是舒航的。震惊了的田乐来不及问清楚事情的原委就冲到男生寝室楼下找舒航。
  舒航一行男生下楼看到怒气冲冲的谢敏,直觉告诉李天洋一定出事了。他们把谢敏带到没人的小花园,然后问谢敏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谢敏什么都没说的迎头给了舒航一个耳光。二丈和尚摸不到头的男生们都惊讶起来。
  “舒航,你究竟对田乐做了什么好事!”不等男生们继续询问,谢敏便审问起舒航。
  一提起田乐,舒航就明白了谢敏在说什么,“你都知道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还要瞒着我,你们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对不起小敏,那晚我们都喝醉了,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着两人的对话,其他男生都有些不明白了。
  “小敏,你冷静点,先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天洋站出来对谢敏说。
  “天洋,你让我怎么能冷静啊!乐乐怀孕了,孩子是他的!”谢敏指着舒航说。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舒航在内,“什```什么?你说乐乐怀孕了?”舒航不相信地问。
  “难道你不知道么?舒航,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对不起小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舒航懊恼地说。
  “你应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我,是乐乐!”谢敏快要歇斯底里了。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现在不是纠结该向谁道歉的问题,而是要去讨论该怎样解决问题的时候。”李天洋横在两个人中间冷静的说。
  
  09.
  谢敏陪着田乐去医院的那天,田乐一直拉着谢敏的手。
  那是出事之后田乐第一次掉眼泪,谢敏一直以为是田乐是因为害怕才掉眼泪的,所以她一直紧紧握着田乐的手,安慰她不要害怕。
  走出手术室的田乐,整个人都是苍白无力的,她向谢敏挤出一丝笑容,她说她一点都不痛。但是谢敏分明感受到她痛的快要死掉。
  
  从那以后,曾经开朗阳光的田乐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她再也没有和那些男生在一起过,舒航也没有来看过她。
  十八岁的年纪,本来应噶开的像一朵花,但是田乐却没有像她的名字那样快乐地过完十八岁。
  很久以后的某一天,谢敏去上课了,田乐在寝室休息,待谢敏下课回到寝室之后,发现田乐已经不在了,书桌上放着两封信,一封是给谢敏的,一封是给舒航的。
  
  「亲爱的小敏,遇见你真的是美好的事情,和你一起永远可以笑的那么开心,永远可以那么快乐。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也喜欢舒航,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晚我们都喝醉了,就是舒航生日你送给他大海的那个晚上,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们就睡到了一起。我们谁都不敢告诉你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后面却发生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小敏,我对不起你,其实舒航也是喜欢你的,只是因为发生了我的事情,所以他才拒绝了你。你不要怪他,都是我的错。
  小敏,如果以后,你都见不到我了,请记住我,记住我们都是大海里的小船,相互扶持着才不会倾倒。」
  
  「舒航,我从来不怪你对我造成的伤害,因为从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就开始喜欢你;我只是恨你在出事之后从来不来看我,就连医院都是小敏一个人陪我去的。你知道吗?在我进手术室之前,我哭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舍不得,舍不得打掉我们的孩子。舒航,我知道小敏一直喜欢你,你拒绝她的原因也是因为你觉得对不起我。我不怪你不喜欢我,我只是恨你不来看我。如果以后你都见不到我了,你会记得我吗?我想你会记得的。」
  
  从那天以后,男生女生们就再也没有见过田乐,听老师说她退学了,但是他们找遍了整个城市都没有找到有关田乐的任何讯息。
  也是从那天开始,谢敏发誓说,如果找不到田乐,今生不与舒航相见。
  
  10.
  “天洋,我要去北方上大学,离开这个城市。”依旧是那条路,谢敏和李天洋并肩走着。
  “小敏,让我陪你去吧。”李天洋认真地看着谢敏,眼眶里浮出谢敏看不懂的东西。
  
  那年六月之后,李天洋和谢敏一起去了北方,那个没有大海的城市。大一,李天洋向谢敏表白,他们谈起了恋爱。谢敏说,她爱舒航,但是也恨舒航,她说,比起对舒航的爱,她更离不开李天洋给她的温暖。
  大学四年,依旧没有田乐的消息。谢敏不知道,田乐究竟在哪里,她甚至不敢确定,田乐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大学四年,谢敏依旧没有见过舒航。谢敏不知道舒航过的好不好,她也从来不要李天洋在自己面前提起舒航,她有些恨,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恨。
  大学毕业后两年,谢敏和李天洋结婚了,他们将家安在了北方,然后有了自己的小宝宝。
  转眼,孩子三岁了,他们决定回一趟家乡,去看看曾经奔跑过的校园,看看曾经成长过的地方。
  
  11.
  象象在金色的地毯上跑累了,便趟到旁边的草坪上。“爸爸,妈妈,你们快过来呀!;”
  谢敏和李天洋走到象象的身边坐下来。
  “小敏,在这个草坪上,你曾经送过一片大海给舒航,你还记得吗?”李天洋问道。
  “当然记得,我说,我们每个人都像盒子里的小纸船,只有相互扶持才不会翻倒。”
  “小敏,最后,我们还是没有离开彼此,就是对当年年少的自己最好的交待。”
  
  一群男生女生从远处跑过来,女生的裙摆随风摇曳,男生的制服像十年前的他们一样干净,他们笑着闹着,歌声从他们那边传过来。
  “流水她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