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天夜·新月·残

2013-7-18 10:48|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3643| 评论: 0|作者: 吕增军

  【序】
  阴云大作,狂风呼啸。新月女皇白色纱裙被鲜血染尽,凌乱的发丝在凛冽寒风的吹拂下,摩挲着干裂的嘴唇。她单膝跪地,红色长靴被滔天火焰烧出了焦痕。
  美丽的月神山,原本生长着赏心悦目的曼珠沙华,五彩缤纷的五色鸟欢鸣着闻香栖息。夜晚的月光,抛洒在月神山,神圣的气息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为之而骄傲。
  现如今,魔族的“战魔”残魔王带领魔族主力,像一团末日风暴般像月神山袭来。滔滔的大军,散发着乌黑的魔气,凄厉的吼声,在空中荡起涟漪。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残青发飘逸,嘴唇发紫,英俊的脸上显出邪恶且残忍的狞笑。
  “你休想!”新月轻咬贝齿,勉强支撑着要倒下去的身子,气息微弱地道。
  “哼!”残修长的手指伸了过去。但下一个瞬间,他的那条手臂就被砍断,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张俊容变得扭曲不堪。空气中,一个皇冠加身,金光笼罩的华贵英俊少年,瞪了一眼残,之后抱起了刚已晕迷过去的新月,消失在了空气中。
  “你!”一条新手臂在残血如泉涌、惨不忍睹的伤口处长了出来。他的目光,恶毒而愤怒。
  
  【天夜】
  
  我叫天夜,是雪天涯的王。我经常矗立在雪天涯之巅,吮吸着清新的空气,任由梅花状的飞雪遮盖我白绒长领的裘袍。
  雪鸟在雪天涯之巅奏起挽歌,雪莲花在雪天涯之巅竞相开放。我举目四望,眼中是我金碧辉煌的殿堂,以及行走在天涯城里的我的臣民。
  “主人。”我的坐骑重名鸟从宫殿飞至山巅,幻化成娇美女子模样,跪下道。
  “什么事?”我声音冷淡,没有一丝色彩。
  “月神山又在挑衅我们边境,所有大臣希望您能出面解决一下。”
  我皱了皱眉,有些愠怒。这月神山三番五次犯我边境,难不成真以为我雪天涯没人了吗?哼,明日我必去找月神山新任女皇讨个说法。
  我袍袖一拂,脚踏流云,飞向宫殿。重名鸟站起来,拍打着的双臂,渐渐变化成红羽。声如凤鸣荡绝长空,紧随我呼啸而下。
  翌日,我驾驭重名鸟,飞进月神山。高空俯瞰,月神山遍地被血红色的曼珠沙华覆盖,极具妖娆妩媚。无数的五色鸟组成一个个心形图案,围着曼珠沙华翩翩起舞,十分浪漫。
  重名鸟一声鸣叫,这些五色鸟惊得躲进了曼珠沙华里。有几只胆大的露出小脑袋,羡慕的看着傲然飞翔的这只雍容神鸟。
  在月神山群臣的拱手相迎下,重名鸟跟随着我,昂首阔步走进了月神宫殿。宫殿之上,是头戴金冠,一袭流苏金缕的月神山新任女皇新月。她貌美如花,彷如我雪天涯的雪莲花一样,洁白无瑕;更让我惊讶的是她身上的那种王者气质,丝毫不亚于我。
  我坐落在贵宾席上,重名鸟站在我身后。我抬起头,道:“早听说新月女皇月貌花庞,姑射神人,风姿绰约,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呐!”
  她微微一笑,俏嫩的脸蛋上两个精致的酒窝,“我也素闻雪天涯的天夜王一表人才,英姿飒爽。”
  我呵呵笑了笑,道声“哪里。”随后,便是暂时的沉默。
  “今日你来我月神山,必是有事情吧?”新月率先打破沉默。
  “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道,“月神山屡次犯我边境,实属对我雪天涯大不敬。今日我来至此,是想与月神山化干戈为玉帛,并修为永世之和。”
  新月顿了顿,道:“实不相瞒,非我月神山要犯你雪天涯边境,只是……只有不得已而为之。”
  “哦?”我心中好笑,犯我边境,竟然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不得已而为之。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个“不得已而为之”法?
  “我们同是一脉,我也就不再相瞒。据收到可靠消息,魔族一系中的灵魂洞,要进攻我月神山,你知道灵魂洞是魔族中最具战斗力的一系,以我雪天涯之力,难以抵挡。故欲在贵国境内,寻找那令世人膜拜的麒麟,邀他帮忙。”新月说罢,一团愁云袭上眉头。
  “寻找麒麟?你以为你是谁,会得到麒麟的帮忙?”我冷讽道。
  “大胆,竟然对我皇如此说话。”一个虬髯盔甲将军,颇具威严,怒目而视着我。
  “退下。”新月瞪了他一眼,虬髯将军悻悻的将拔出的刀重新插入了鞘中。新月摇头苦笑着,秀美的令人怜惜的面容此刻看起来是那么忧愁,薄唇轻启,喃喃道:“是啊,我何德何能,能够请得动麒麟。”
  最后,新月应允,以后不进入我边境。之后,我心中有些沉重的回到了雪天涯,回到了我的故国。
  
  【残】
  
  我是残,魔族中最具战斗力的一系——灵魂洞的主人。灵魂洞暗无天日,终日鬼怨连连,但我非但不觉得厌烦,反而有些兴奋。因为我是魔,天生以黑暗为家,为血液为食的魔。
  父王有万千个子女,但王位却只有一个。因此,从小便是相互间耍阴谋诡计,明争暗斗。每个儿子,为了能够将来成为正统,从小便开始了残酷的训练。
  我记得我五岁,便与深山豺狼虎豹作战,每每这个时候,我总会用我娇小的双手撕碎虎狼,将它们的血液吸食干净。再后来,我又屠杀仙族,喝他们富含灵气的精血。
  我的手上,捧着余热未散尽的仙人心脏,凄厉的狂笑着。忽然,一条鞭子将我缠绕起来,重重的甩在地上。剧烈的撞击,使得我胸中像有烈火在焚烧,一口腥臭的浓血喷涌出来,将我的青衣染成了黑色。
  在我的面前,是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他俨然是仙族之人,而且功力很深,我不是对手。
  “魔族之人,死不足惜,今日我就要降妖除魔。”他龙行虎步间霸气横生,平静的地面像是突然间地崩山塌,摇晃起来。
  “父王,放过他。”一个美得让人不敢正视的女子从树后走出,拉着他父王的手,神色焦急。
  男子沉顿了一会儿,瞪着我,道:“滚。”
  从那以后,我的脑海终日挥不去那抹诱人的倩影,我后来打听到,那日袭击我的男子,是月神山的大王,而那女孩,就是他的女儿——新月。
  新月,新月。那不止一次念叨着这个名字,每念叨一次,我心中的爱就加剧一分,爱每加剧一分,我渴望再次见到她的悸动便加剧一分。
  斗转星移,白驹过隙,父王老了,需要选继承人了。然而,魔族选拔继承人的方法,却是异常残酷血腥的。那就是,互相残杀,生存到最后的那个人,就是新的王。
  站在广阔的决斗场里,每一个兄弟的脸上都显现出狰狞,似乎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都是他们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敌人。哈哈,可笑,在生死面前,在王位面前,兄弟情义就像是流动的浮云,吹口气就飘散了。
  每一剑刺出,都会伴随着一丝悲痛的嘶吼,之后便是噗通的倒地声。血液溅在我的脸上,传递在鼻中的是浓烈的令人作呕的腥味。但是不管这种屠杀如何残忍,我都得义无返顾的持续下去,否则下一秒我便横尸此地,无人问津。
  这种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持续了七天七夜,终于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我的大哥。我们两个停止了战斗,都各躺一边,警惕着对方,养精蓄锐。
  在休养了一天后,我们两个开始了最后的角逐。兵器发出“铿锵”的碰撞声,滔天的魔气在空气中纵横。
  掌掌相对,身形飘动,魔气聚成的黑色气流飞扬跋扈的在我二人之间飞窜。
  “刺——”我大哥一剑刺中我的肩膀,我痛的牙一呲。
  他狞笑着,似乎很享受我的痛苦,但下一次瞬间,他的狞笑就永恒的定格了。我奋力将剑刺进他咽喉之后,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当我醒来之后,我便成为了灵魂洞的王。我带领着魔族披荆斩棘,所向披靡,立下赫赫战功,成为了魔族之首。
  当我站在大殿之上,张开双臂睥睨群臣,威风凛凛的时候,我的脑海又浮现出了她的妩媚倩影。
  我求婚十次,但次次被拒绝。我的怒火就像是我的魔性,难以控制。因此,我发誓要颠覆月神山,将她掳掠过来。哪怕她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她必将成为我的王妃。
  
  【天夜】
  
  自从我将她救回来以后,她已经三日没有进食了,脸色憔悴,发髻凌乱。
  “新月。”我走进为她准备的房间,将一碗雪莲粥放在桌子上,道:“何苦与自己的身子过不去?”
  她抬头看着我,梨花带雨,道:“月神山被毁了,我的家没了。”她的眼神悲光点点,娇躯微微颤抖。
  我半响无话,只是神色有些黯然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我开口道:“我当初……”但却被她打断了。
  她摇了摇手,道:“我不想再提及当初。”
  我凄然的笑了笑,道:“那好,你先吃一点,我先出去。”
  我本来想说,我当初与她会面之后,总会在脑海中浮现出她的魅影,以及宫殿上她神色间的忧愁。当我得知残进攻月神山之时,我的心像是被突兀了岩石割了一道口子,疼痛难忍。终于,我明白了,我爱上了她。既然爱上了她,就得义无反顾。
  
  【残】
  
  我终于可以抚摸到她弹指可破的秀脸了,可是突然降临的天夜却砍断了我的手,躲走了我脑海中终日挥之不去的梦。
  如果说我对新月的愤怒,来源于爱;那么对天夜的愤怒,则来源于夺爱。我心爱的女人,容不得他人玷污分毫。
  我集结大量兵力,准备着像雪天涯进攻。我要让得罪我的人,成为我魔性肆掠的牺牲品。当然,我还要将我心爱的人接回来,让她与我一起共享这天伦。
  
  【天夜】
  
  我一个人呆在雪天涯之巅,欣赏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的时候,她突然间站立在我面前,一身白裘,将她衬托的神圣不可侵犯。她坐在我旁边,朱唇轻启,道:“感谢你这几日对我的照顾。”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有一件事,你……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她咬咬贝齿道。
  “什么?”
  “你能不能请动麒麟,帮我报仇!?”她的目光充满了乞求。
  我转睛看着她,她的脸漂亮的没有一点瑕疵,美得让人心醉。
  她看着我的表情,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道:“我又有什么资格来让你请出麒麟。”说罢,她站起身,欲要走。
  “等等。”她站了下来,却没有转身,背对我,我继续道:“麒麟会来帮忙的。”
  “哦,是吗?”她似乎不信。
  我没有想到,几日之后,残竟然率兵来攻打我雪天涯。
  
  【雪天涯】
  
  雪天涯宛如当日的月神山,成为了屠戮的战场,但天夜却没有出现,指挥战场的,是一脸悲愤的新月。她看着眼前那张邪恶但很英俊的脸庞,泪水像融化的天涯之水,滴滴溅落在雪中,融却了积雪。
  “残,你毁我月神山,杀我臣民,今日我必与你不死不休。”新月声泪俱下的吼道。
  残叹了口气,皱了皱眉角。
  雪天涯依旧抵不过灵魂洞,不多时便有大批雪天涯的战士命丧雪地,魂归九泉;还有很多被打伤在地上翻滚的战士,他们因痛苦而流出的汗水将雪融化,汇聚成一条河。
  “嗷嗷——”一声长啸,像是来自蛮荒最原始、最霸道的号令,让所有的人都抬起头,像雪天涯之巅望去。
  雪天涯之巅,浑身被火焰包裹的麒麟前蹄刨着地面,眼中射出箭矢一般的寒光,死死地盯着魔族的侵略者。周围的雪,被麒麟身上缠绕的火焰消融,像一条“天上之水”,在山巅奔腾而下,水声发出虎啸龙吟,冲向山涧,之后奔流到海不复回。
  “嗷嗷——”麒麟御风而下,闪电一般的速度在群魔中飞舞,周围飘扬的雪花变成了毛毛细雨,绵绵雾气。
  身影闪烁之处,魔族战士被火焰焚烧殆尽。数息之后,魔族战士所剩无几。
  麒麟冲到残身前,一爪将他打翻在地,鼻孔凑到他的脸上沉闷的呼吸着。灼烧的热浪让残感到窒息。
  麒麟压在他身上的爪子,忽然冒出一团白火,腐蚀着他的魔躯,他的五脏六腑在消融,皮肤在烤焦收缩,额角的汗水豆大般滚落。
  “啊——”他痛苦地惨叫,但身躯仍旧在被烈火吞噬,燃尽,化灰。
  “新月,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你,因为……因为我爱你。啊……”说完这一切,残的头颅轰的一声爆为碎片。
  麒麟吸尽了残的灵魂,又看了看新月,便嗖的一下,跃过雪天涯之巅不见了。
  
  【新月】
  
  我没有想到,残发动战争的原因,竟是为了我。
  我失神的望着雪天涯周围惨败的一切,心中说不出的酸楚。我跌倒在地上,撕下一块衣角,将残的灰烬包裹起来,放在了怀中。忽然间,我感到残的灰烬竟是如此温暖,似乎熟识,但却想不出何时曾邂逅。
  我抿着唇,不知为何甜蜜的笑了。
  这时,天夜回来了。他一脸的兴奋,走到我跟前,一下将我搂入怀中,道:“新月,我们胜利了。”
  我厌恶的将他推开,就像是看一个鼠辈一样,冷讽道:“你这个懦夫。”
  “我……”他张了张嘴,但最后却摇了摇头,苦笑道:“新月,你误会我了。”
  “误会?你贪生怕死,不肯对敌,有什么误会。现如今,残死了,你出来只是要对我说,我们赢了吗?”我冷笑道。
  他的脸色惨白的就像雪天涯之巅的雪莲,但是他的心却龌龊的令人作呕。
  
  【天夜】
  
  看着新月抱着残的灰烬离去的背影,我心如刀绞。我拳头紧握,指关节发白,指甲嵌入了肉中,血迹流在雪地里勾勒出的图案,像是月神山的曼殊沙华。
  夜色逐渐来临,月亮攀上山巅,但光芒却是冷得让人身子骨在颤抖。我飞上山巅,任凭寒风如刀割般划着我的脸颊。
  那雪莲,染上月色,竟显得是那么圣洁,如果她未离去,今夜我必将此花插在她鬓角,对她诉说我的情愫。
  可是她却离去了,带着残的灰烬。她走时没有一丝的眷恋,没有一丝的牵绊。
  可我终究孤独了。
  哈哈哈!
  呜呜呜!
  我时笑时哭,忍受了那么多年的孤独,难道还要再继续吗?
  为什么上天对我如此不公平?为什么要让我喜欢上一个不应去爱的女子?只因我是孤芳自赏的麒麟吗?
  
  2013.6.6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