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13-7-25 12:24|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9563| 评论: 0|作者: 水生烟

  1、
  2012年2月14日,据说是人类史上最后一个情人节。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已经很悲催,何况还挂上了这样一个噱头。满大街的玫瑰都盛放出了悲壮的意味。
  我,乐小衣,决定在这一天蒙被大睡半天,以沉痛反思我这悲催的青春。
  苏沐川把门擂得叮当山响的时候,我正在一个打结的梦里跟个颓废版的圣斗士似的辗转迂回着。我很恼怒,用力将棉被扯过头顶。敲门声不屈不挠。我这才想起来,原来我亲爱的老爸老妈特矫情地双飞度假去了,家里就我一人。五十年是金婚,他们二老现在刚好是五十年的一半,顶多算镀金。
  我顶着一头特招展的乱发跳下床,刚打开门,苏沐川身手矫健地挤了进来。他气急败坏地红赤着脖子脸,比怀里的红玫瑰更绚烂。
  他说乐小衣你有病啊,这么久才开门,我还以为你被妖怪一阵风掳走了。
  说完这句之后他被自己的话逗乐了。他笑了笑又接着说,估计也没有哪个妖怪这么不开眼。
  事实上苏沐川不那么气急败坏的时候,长得还是挺好看的。眼睛很亮,鼻梁挺直,牙齿洁白。喜欢穿颜色明亮的衣服,看起来特别干净、阳光。
  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一双手伸出来也不够数。打从爷爷那一辈开始,我们两家就来往密切。小时候的苏沐川很憷我,因为我特别爱哭。用他的话讲,是针尖大的事儿也很能让我哭个昏天黑地的。而每当我的哭声一起,苏沐川的爸妈总会第一时间冲进来,指责他顽劣淘气不懂事。解释无效,并且往往更可能招致一顿男女混合双打。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苏沐川面对我的姿态,是非常小鸟依人的。
  2、
  我数了数那束玫瑰,27朵。我问苏沐川:这个嘛儿意思?
  苏沐川答:没嘛儿意思。那家店里一共剩下这些,那姐姐说要不兄弟你都拿着吧,给你算便宜点儿。我一瞅那姐姐长得还挺漂亮的,八成是急着关门打烊约会去。不像某些人似的,没人约只好大白天的一个人躲在家里蒙着棉被睡大觉。
  我抬起一脚踏在他的脚背上,他嗷地一声叫,瞬间闭了嘴。对于某些人,非武力手段不能解决。
  当然,苏沐川不是我的男朋友。即使在我们家人和他们家人眼里,这是一件众望所归的事儿。
  如果不用特别严苛的目光来看,我和苏沐川站在一起也算比较搭的一对儿。只可惜。爱情这事儿在我看来,就如同天雷勾动地火似的,要的就是天崩地裂水倒流、哈雷彗星撞地球的深刻决绝。
  这个苏沐川自然是不达标的。最暧昧的时候也不过是我叫他一声竹马哥哥,他用甜腻的声音回我一声青梅妹妹,然后对视一眼,各自转回头去狂吐不止。
  大概是因为太熟了。熟得如同左手和右手。亲切却丧失了新鲜感,以及新鲜感带来的碰撞的激情。
  记得那次我们一位伯伯三十几岁的女儿出嫁,特喜庆隆重,提前三个月钦点了我和苏沐川做伴娘伴郎。那天苏沐川穿了系着黑色领结的小西装,而我穿了白缎子露了肩胛的小礼服,镜头里看上去还颇有几分金童玉女的范范儿。然后婚礼录像的时候,为了镜头剪接使用的内容更精彩纷呈,在主持人摄像师和大家伙儿的怂恿要求下,伴郎伴娘要喝交杯酒,还得互相喂着吃饺子。据说这些内容属于传统规矩,老祖宗留下来的。不敢忤逆。喝交杯酒的时候,我和苏沐川彼此对视着勉强忍住了笑场的冲动,可是我刚把那个饺子塞进苏沐川嘴里,他就喷了。且喷了我一脸饺子馅儿。因为顾及我当天良好的淑女形象,我破天荒的没有和苏沐川计较。可是不得不说的是,那场婚礼录像出来的效果比预想的更加热闹喜庆。
  然而这一刻,苏沐川竟用这样情人范儿的姿势站在我面前,这造型,估计连他自己都要误会。
  3、
  苏沐川的前女友是我们系的系花。系花啥概念?系花的概念就是带出去特有面儿,特得瑟。
  系花170的身高,大脸盘儿,大眼睛,相当壮观的胸脯和屁股,两条仙鹤似的长腿。以上这些形容词曾经让苏沐川郁闷不已。然而当时正处于良好恋爱状态中的他充分表现出了作为一个当代大学生应有的超高风范和素养。他扯着一边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他少有的宽容大度让我对于自己羡慕嫉妒唯独没有恨的语气姿态感觉相当惭愧。于是我换了一些字眼儿形容,叫做脸如满月眼如星子丰胸细腰翩若惊鸿。
  我不止一次地对他冷嘲热讽。我说,苏沐川,你整天依偎在系花汹涌的波涛中间一定特有安全感吧?
  苏沐川刚喝进嘴里的一口可乐噗地喷了出去,招致嫌恶目光无数。而我在一旁,咔吧咔吧咬了薯条做出一脸无辜。
  4、
  我始终相信,一个人心底里坚持想要成为什么人,她就一定可以成为那个人。比如系花。据说她选择男朋友的标准是倜傥而不风流,子弟而不纨绔。
  真够德艺双馨的。系花高喊着她的口号,踩着清瘦的跳板苏沐川,往更高更快更强的方向飞奔而去。爱情是场战役,一将功成万骨枯。
  和系花相比,162公分的乐小衣,最春光荡漾的时刻也不过就是薄薄的单眼皮上抹层绿色眼影粉,腿上套条艳粉艳粉的长丝袜。大嗓门,口无遮拦。近乎一无是处。苏沐川这傻孩子就算被系花飞了一脚,也不至于飞坏了脑袋,影响审美观,堕落至此吧?
  我说,苏沐川,你是不是把我当你家卷毛了,闲了没事儿逗逗?
  卷毛是他家的小狗,纯白,特可爱。用高级香波,每天都喷儿香。
  苏沐川一撇嘴,他说乐小衣你知道吗,你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根鸡肋啊,就算弄碟子酱油醋蘸吧蘸吧吃了,也还是感觉没味儿。可是就算再没味儿,我也不舍得让狗吃了吧,再怎么说,苍蝇腿儿也是肉啊。
  见过嘴欠的,比如苏沐川,没见过嘴这么欠的,比如我。因为我接过他的话头,我说,你真不知道爱护小动物。
  苏沐川瞪大了眼睛,在他的瞳仁中我几乎见到了自己懵懂的脸。他说,青梅妹子,你不至于吧,我这还没表达爱情呢,几朵小花就把你整得大脑短路了?
  恼羞成怒。我抬起胳膊就朝他挥了过去。这小子倒是反应快动作敏捷,一闪身躲过了我的拳头。可是,连我自己也忘记了我手里是捏着电视遥控器的,它轻飘飘地飞了出去。苏沐川嗷地一声叫得和卷毛被踩了爪子一样。我还乐着呢,再回过头来的苏沐川鼻子下面两道鲜红。
  我瞪大了眼睛:苏沐川,你流鼻血了!
  5、
  苏沐川嘴里那个鸡肋和狗的比喻,说的是许庚。
  许庚是特别温柔的那类男人。不像苏沐川,整天大放厥词,一听就是未成年人,智商停留在小学三年级阶段。许庚是个小海归,在外企就职,有一双温柔的眼睛,会说好听的话,心思缜密细致,一看就是潜力股,特有前途的那类人。
  我无数次畅想了和许庚的未来。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希冀和梦想。在我的眼睛里,许庚像极了一棵生花的大树,赏心悦目的,让我甘心情愿在上面吊死一辈子。
  苏沐川是不喜欢许庚的。夏虫何以语于冰。我一向对他的意见持相当保留的态度。
  可是,当我向许庚表达爱情的时候,他却乐了。他一定觉得像我这样一个整天喜欢摆弄文字的小丫头片子说出来的话是相当不靠谱的,再顺带煽个情,还不就和去校门口的粥店叫碗粥一样便利。
  他拍拍我的头。他的动作让我特别反感。因为苏沐川这小子就总是喜欢拍我的头。我一直说我不够聪明就是被他从小拍傻的。
  苏沐川不喜欢许庚,当然这中间还有其他原因。
  我一直知道苏沐川人缘不错,很多人称兄道弟。可是就是这么曲里拐弯的,他的一个朋友竟和许庚的朋友也成了朋友。
  苏沐川说许庚和系花大约是同一武功派系的。他们往往爱无止境,轻易不会确认圆满。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们善于用感情做跳板,一路向更高更强的方向做着撑杆跳。他说,乐小衣就你那小样儿还不够人家填牙缝儿的。
  我笑一笑没有和他争辩。
  6、
  如果说,每位武林高手都有一个相对薄弱的命门要害的话,那么苏沐川的鼻子,算是他最该重点保护的部位。他那脆弱的鼻子,哪怕蚊子蹬一脚也会流几滴血。而此刻,他的鼻血流得那叫一个浩瀚。
  大概是因为久经考验,他一边用一块巨大的毛巾捂住鼻子,一边仰着煞白的小脸儿,特别镇定地把我推出了卫生间,还锁上了门。我皱着鼻子咧着嘴,眼眶里有液体酸酸热热地打着旋儿。只听见水龙头哗哗的水声。我用力地敲着卫生间的门。
  开门苏沐川。苏沐川开门。
  水流终于停歇了,传出苏沐川的声音。这一刻他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动听。他说,衣衣你不许哭。他说,革命不怕流血牺牲。他说,衣衣你不许哭啊,小爷这辈子最憷两件事,一件是乐小衣哭鼻子,另一件是小爷我流鼻血,你可别让我今儿一起摊上。
  我吸溜一下鼻子。我说竹马哥我保证。我说,竹马哥你一定要狠狠挺住,革命是不怕流血牺牲,可是我们俩真正的革命还尚未开始,你可不能这么着就挂了。
  我听见苏沐川的笑声,和在水流中间,特清脆响亮。于是我便安心了。这一安心不要紧,肚子也不争气地叫唤起来了。
  我敲打着卫生间的门,我说,苏沐川,我们打卤面怎么样?
  他回答:只要不打鼻子,打什么都行。
  7、
  那天中午我把打卤面做得倍儿精神,颜色鲜亮,红黄白绿亮晶晶的两大碗,把苏沐川吃得滋溜滋溜。
  他一边吃还一边用着小人得志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语气和我说,真对不起啊青梅妹子,是不是耽误你和你海归哥哥的约会了?
  我笑一下,虽然我承认与他斗嘴有着无穷乐趣,可是在许庚的问题上我宁愿保持沉默。
  然而,苏沐川这厮看穿了我的无力,宜将剩勇追穷寇,他穷追不舍。他放下手里的筷子,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我,嘴角还沾了一角翠绿翠绿的香菜末。
  那香菜末特碍眼,于是我很自然地伸出了手。
  可是在我的手指才刚刚触到他嘴角的那一刻,我确定我错了。这个该死的末日情人节。这个该死的香菜末。这个讨厌的苏沐川。他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看着我。
  我想我的脸,一定红到可以拿去斗牛了。我垂下头,准备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进去。逃。
  然而,坐在我对面的苏沐川,轻轻,轻轻,握了我的手。
  8、
  苏沐川说,乐小衣,没有一个男人比我更了解你。从小到大,只要你不管不顾地蒙头大睡,就一定是不开心了。
  苏沐川说,乐小衣,这些年你遇见了那么多所谓的爱情,你一直把自己武装得像个美少女战士似的,其实你很笨。
  苏沐川说,乐小衣,其实我比你还笨。我在那一场场自以为温情而灼热的所谓爱情里,像一条水煮鱼一样翻滚来翻滚去,直到许庚出现。看到你那副义无返顾的样子,我才真正如临大敌。我心慌了难过了不甘心了。乐小衣,我才明白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和你在一起我才真正的安心快乐。
  他说,乐小衣,希望我现在把这些话说出来还不晚。
  他说,那个许庚,不一定适合你。
  我当然知道许庚不适合我。情人节前一天的晚上,隔着绿橡咖啡宽大的玻璃窗,我亲眼见他把一位长发及腰的女子拥进怀里,温情脉脉。而更不幸的是,那位美女我瞅着相当眼熟,颇有几分背景。
  所以,苏沐川,一切都还来得及。
  打卤面之后,我不想再窝在家里流不属于自己的眼泪,外面阳光正好,我要去逛街,要去坐云霄飞车,要去吃好吃的,还要去看一场抒情的电影。我要拉你的手,像情侣一样拉你的手。
  对了,苏沐川,请你回答我,情侣这个词,到底是名词、动词还是形容词?
  请你回答我。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