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红粉蓝颜 查看内容

放逐自己的女子

2013-7-25 12:39|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7603| 评论: 0|原作者: 心向槛外

  北方秋天的深夜显得有些萧索。我站在酒馆二楼的窗户前,看着窗外来回走过的人们。树叶不时的打在玻璃上,然后打几个转,落了下去。
  我伸手从牛仔裤的兜里取出香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了一支555牌的香烟。两年来我一直抽这个烟,从没换过。
  可是,也许并没有人知道,两年以前,我还是一个从不抽烟的男人。直到那时我遇上了芝。
  第一次见到芝,是在一个跟今天一样的夜晚。天空有点阴沉,窗外不停的飘下几片黄叶子。
  她来到我的酒馆,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一杯威士忌加冰,然后抽着烟。她抽的是555牌香烟。对此,我记忆犹新。
  那天,她背着一个很大的旅行包。一般来说,很少有人背着行李包来酒馆喝酒的。即便是这样一个著名的旅游城市,也并不多见。
  这之后的几天,芝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坐一会儿。同样喝一杯加冰的威士忌。同样抽555牌的香烟。不同的是,再没带那个很大的旅行包。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透过玻璃,看着窗外不时走过的年轻情侣。我猜不出她那时在想什么。或许也跟爱情有关。或许无关。
  她的眼睛清澈明亮,睫毛很长,并且向上微微翘起。脸上的皮肤稍显干燥,或许是北方这干燥的秋天所致吧。她没有化妆,但看上去清爽干净。
  从她的神情,似乎能看到一丝忧伤。这是我对她好奇的原因之一。
  非常欢迎你来我的小酒馆,有什么意见可以随时告诉我,我好改进。在她来我店里几次以后,我终于忍不住想去认识她。
  很好,我喜欢你这里那种既萧条又喧嚣的感觉。她吐了一口烟,懒懒的说。
  我喜欢她对我酒馆的那种评价,因为那种感觉也是我喜欢的。
  你是刚来这里吗?
  是的,刚来。她说话时,几乎没有看过我,眼睛一直朝着窗外。不时的吐几口烟圈。
  后来我知道了她叫芝,28岁,来自一个南方城市。那是个繁华的南方大都市。她是一所重点大学西方文学系毕业的高材生。之前在一家很有名的外文杂志社工作。也许是受西方文化熏陶太久的缘故,她身上微微散发着一种欧洲落寞贵族式的气息,以至于我总以为她应该有在国外生活的经历。那次她背着背包,是第一天到这个城市。
  再后来,我们慢慢熟识起来。她成了我这个小酒馆的常客。她偶尔会和我聊几句。都是些不痛不痒的闲话。
  那天晚上,也是一个深夜。店里的客人零零落落的开始走了。我和小伙计已经开始准备打烊了。透过窗户,我看到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因为已入初冬,凌晨的寒风有些料峭。她用一个米色的带夹层的休闲风衣裹的严实。风衣的帽子把头也包在里面,几乎看不到容颜。
  她推开了店门,快步走了进来。门上的风铃被碰的叮当作响。卸下帽子,才看清面目。是芝。
  来的晚了,不耽误你们打烊吧。她脸上带有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说。
  没关系,时间还早。今天很忙吗?还是威士忌?我放下手中的活儿。
  她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朝靠窗户的位置走去。
  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你身上有种悲伤的感觉?这应该和你是南方人没多大关系吧。我咽了一口酒,调侃的说到。
  应该没什么关系,不过说不定和我是个女人会有点关系呢。她也带点调侃的笑容说。然后送了一口威士忌到唇边。她仍然没有化妆,脸上的皮肤显得干燥,能看到一些翘起的白色皮屑。长长的头发随意披在肩头,有点凌乱,但有种落魄的美。
  那晚她喝了很多酒。我们也聊了很多。
  你为什么要离开自己那个城市?
  为了要放逐自己。
  那为什么要选择来这个地方?
  为了要在这种历史的沧桑中寻找一些梦想和面对未来的勇气。
  找到了吗?
  还没有。
  那怎么办?
  继续放逐自己。
  要是一直找不到怎么办?
  那就永远放逐自己。
  是因为爱情吗?
  不全是。
  那还有什么?
  对人生的迷茫。对生活的失望。对未来的恐惧。她边吐着烟边若有所思的说。
  我不明白。我说。
  我也陪她点了一支555牌香烟。那是我第一次主动想要抽烟。然后我更加疑惑的看着她。
  我确实对她有点不明白了。在我看来,她年轻,充满活力,满腹才气,并且能力超群。可她却说对人生、对未来充满了迷茫和恐惧。以至于要把自己放逐到远方去寻找梦想和目标。
  那晚的后来,芝完整的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西方文学系研究生毕业后,她进入了梦寐以求的那家外文杂志社工作。由于能力出众,很快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并且经常独立完成一些中外精英人士的高端采访。就是在这样的一次采访中,她认识了乔。一个才华横溢的法国籍建筑师。
  第一眼看见乔,芝就爱上了他。他身上那种落寞的感觉,看她时眼睛里放射出来的那种不屑,还有他夹着烟蒂的修长手指散发出来的寂寞。都让她无比着迷。
  不久后,他们就同居了。芝一如既往的迷恋着这个英俊又颓废的法国男人。尽管她非常清楚的知道,乔对她只是纯粹的肉体上的需要而已。
  他并不爱她。或许可以说,他在失去自己最爱的人之后,就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了。但他仍然需要女人。这和爱没有关系。
  芝就是他暂时需要的那个女人。
  乔是个才华出众的男人。但他越来越颓废。后来很少再去工作。每天喝酒,抽烟,玩女人,流连在夜店。有时候带女人回家,毫不理会芝的存在。
  后来,芝离开了乔,因为她不能忍受乔在自己面前和女人缠绵。带着不舍和一颗伤了的心。
  再后来,乔离开了那个南方城市,回到了他自己的国家。他在中国留下了几个有名的标志性建筑。却带走了芝对未来的憧憬和梦想。
  一个颓丧的法国男人,让这个出色的中国女孩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和生活的希望。听起来确实有点令人气愤。但对于芝来说,这是一个残酷但现实的事实,需要她自己去面对。
  为了忘记乔那张英俊颓废的脸,芝几乎天天沉迷于烟和酒。那段时间,她最忠实的伙伴就只剩下威士忌和555牌香烟了。
  芝讲完之后,又咽下去了一口威士忌。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微微抬起头,吐出了几个烟圈,在空中飞舞着升高,然后慢慢散开来,就像幽灵。
  我看到她夹着烟蒂的手指,纤细而苍白。她的头始终朝着窗外,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肩头,有种落寞的美感。
  外面夜凉如水,不时的落下几片黄叶。北方的初冬,干涩而寒冷。
  那晚芝很晚才回去。我也是几年来最晚的一次打烊了。回到家,我仍然久久不能入睡。想芝。想那个法国建筑师。想他们在一起的神情。
  后来芝在一家翻译机构找了个临时的活儿干,帮人家翻译一些东西。因为她要养活自己。即便是在放逐当中。
  她仍然常来我的酒馆和威士忌。抽555牌香烟。有时也不痛不痒的聊几句。
  记忆中那个冬天似乎格外的冷,并且下了好几场大雪。芝说她很喜欢这里的冬天。虽然她似乎并不习惯这么冷的天气。
  她说她去了城里很多名胜古迹。看塔。看城墙。看古墓。看古老的四合院。
  她说她时常站在这些历史遗迹面前,追思它们曾经的主人。想象他们的辉煌,虚构他们的梦想。
  但她始终没有在这些沧桑中找到自己的梦想和目标。
  那个冬天过后的春天。下午,芝来到店里。她在外面的木椅上坐下。穿着一件白色的麻质厚衬衣,一条灰色的旧牛仔裤,裤脚的边沿有磨损成絮状的粗线。脚上穿着一双耐克的运动鞋。头发依然凌乱的散在肩头。不同的是,她今天化了淡淡的妆。看上去清爽美丽。旁边地上放着一个很大的旅行包。我记得这个包,她第一天来到这个城市,就背着它来我的酒馆的。
  我拿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送到她桌上。然后在她对面坐下。我感觉她有话要跟我说。
  我要离开了。她说完喝了一口酒。
  回去吗?我看着她的眼睛问。
  不是,我要去西藏。
  是要继续放逐自己吗?
  我一直在重新寻找自己的梦想,和未来生活的目标。在这座古城我生活了半年,可我仍然没有梦想,没有希望,没有目标,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所以我想我应该离开了。也许继续放逐,就是我目前最好的生活方式。说完,她拿出一盒555香烟,取出一支递给我。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阳光下的芝。忽然有一种想亲吻一下她的感觉。
  芝走了。桌上留下了那盒555牌香烟。
  我坐在被阳光浸泡成金色的木椅上,抬头望向天空,直射的阳光照的我不得不眯上了眼睛。世界一片金色。我看见,芝站在雄伟的白色圣殿布达拉宫前面。眼神虔诚而坚毅。一条雪白的哈达在她的脖子上迎风起舞。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