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挚爱亲情 查看内容

有梦不觉岁月寒

2013-7-29 22:50|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70643| 评论: 1|原作者: 莫秋言

 

  朋友小张过五关、斩六将,经过多年的公务员耕读,进入某省政府部门工作;且其为人谦逊热忱,忠厚老实,加上其求真务实,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不难令人相信,是个名副其实的潜力股。
  一次,朋友聚会,有人提起,被众人效仿标榜的小张竟然辞职了。这便让在场的每一位都难以置信。起初,以为只是玩笑,并无留意。恰巧某次,单位组织年度体检,在医院的病房深处,再一次见到了小张的身影。
  
  他显得消瘦许多,黑眼圈的眸子里,泛着迷茫的色泽。刚过而立之年,却早生华发,失去了昔日的风华。在走廊遇见,他招呼我稍事等候,随即跟医生护士熟识地打招呼,亲切地驻足深谈。有两个医生在他的招呼下,随他走入病房,我亦一同前瞻。
  逼仄的病室内空气凝固,掺杂着各种干呕的气味。有三个普通的床位,又在墙角加了一个,人满为患,不容分说的拥挤。在靠近阳台的那个病床旁,医生小心翼翼为老人揭开喉头的伤口,用吸痰器抽痰。打助痰器透明细小的管道里,抽出的是浑浊的粘液,和带血的毛细纤维,看在眼里,我不禁眉头紧锁,内心充满着恐惧与敬畏。
  人说血浓于水,父子连心,小张望着父亲细微变化的表情,眼睛亦微微湿润。他为父亲翻身擦洗,更换尿布,一系列的动作,娴熟自若,像是婴儿般的呵护。老人的鼻腔里,插入进食的胃管,每日只可以针管注射稀汤,勉强维持生命。大抵骨瘦如柴,日薄西山。看在眼里,不觉使人怜心,我想要亲自代劳,却又无从入手。
  在医院的走廊上,我递给小张一支香烟,被他婉言谢绝。想必重烟瘾的小张,连香烟也戒掉了。他轻叹了口气,向我娓娓道来。父亲因一次意外,不慎从楼梯失足,摔成了脑出血,径直变成了植物人。生活无法自理,疼痛不知。因为照顾此类病人,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所以,他顾不得深思,斩钉截铁地辞退了工作,令众人惊讶不已。同时,为了不拖累未婚的妻子,他亦主动提出了分手。这番奋不顾身,原来只为报答亲恩。
  不仅如此,他的两个妹妹,也都先后辞退了工作,专心为父亲倾尽孝道,希望父亲早日醒来,再聚天伦。
  至此,我不得不钦佩小张兄妹们的孝义拳拳,也希望病床上的老人,能够早日康复。但是,纵使得以伏膝侍奉,精心照料,没等到多久,老人还是永久地安眠。出殡当天,有人感叹,早知今日,不如当初告以长假,至少也要为自己的前程做以打算。但小张悲痛之余,稍显平静。他说,我知道,如果父亲尚有意识,他一定不肯让我做此抉择。但人的一生,只有一个父亲,为人子女者,理当结草衔环,何况只是一次小小的放弃。如果时光可以置换,我愿倾尽所有,哪怕只换父亲弥留人世,一分一秒……
  言毕,大家谁都说不出话来。因为,流水从不打结,有梦不觉岁月寒。
  试想,如果报答亲恩,还需瞻前顾后,左右摇摆,那么为我们穷尽一生的父母,还可以指望依赖于谁?我想小张及其兄妹的抉择,也正是当代中国许多独生子女家庭,即将面临的实际问题,也是新时期“二十四孝”的真实写照。作为80后、90后的我们,很多生长在“四二一”的家庭模式里,我们在拥有着更多专宠,和新机遇的同时,肩上更是挑着义不容辞的大梁,无人分担,无人协商。如果某天,我们一直认为身体康健的父母,突然坍塌,那么作为他们穷尽一生,耕耘的唯一一部作品的我们,是否愿意为报答亲恩奋不顾身呢?答案不容置疑,我想我愿意。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北国阿宏 2013-7-30 15:08
百善孝为先,主人公之举令人敬佩。现实中忠义仁信相互冲突矛盾时,选择真的很难。岁月中有梦不觉心寒,生活中有梦更见真诚。欣赏佳作,感动你我

查看全部评论(1)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