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听你唱洋葱,她却落了泪

2013-8-4 09:59|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6523| 评论: 0|原作者: 你眼里的笑意

  ●我站在照片的左边,快乐离我越来越远。
  夏晓沫第一次见到周洋是在前往日照的火车上。
  车窗外倾盆大雨,雨滴撒在车窗上迷糊了夏晓沫的视线,邻座的中年男人用一口纯正的四川话讲着电话,一些无聊的话题让夏晓沫感觉更加无聊。这是盛夏,高考拿分的第二天,夏晓沫独自一人乘上前往日照的火车,她把那片深蓝当作是送给自己的礼物,那是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大海,她猜夕阳的余晖打在无边的海上,一定很美。
  夏晓沫将耳机塞进耳朵,尽量把音乐开到最大声,环顾四周,乘客们都叽叽喳喳地和同桌交谈,唯一引起她注意的是角落里安静的男生。一头利落的短发,干净的白色衬衣,简单的蓝色牛仔裤,黑色书包,黑色耳机线,还有手中的画笔和桌上的笔记本。男生望着窗外,不停挥动着画笔,夏晓沫猜他是在画车窗上的雨帘。她喜欢安静和干净的男生,只有这样的男生,才能让她觉得他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人。
  整个旅程,夏晓沫都跟在安静男生的身后,和他住同一间客栈,隔壁屋;看他走在软软的沙滩上,像个孩子用脚轻轻挑起细沙;在远处看他坐在礁石上画夕阳中的大海,余晖打在无边的海上,还有他的背影,那画面真的很美。夜里,她看他在房间的阳台上一个人抽烟,听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夏晓沫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年龄,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她就这样跟着他,去他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吃他吃过的每一个小吃,她没有和他讲过话,他可能连见也没有见过她。
  那个夏天,夏晓沫遇见了一个让她觉得温暖的男生,也见到了那片梦中的大海。
  ●我想你是爱我的,我猜你也舍不得。
  秋天,夏晓沫正式成为一名牌大学的大一新生,播音主持专业。
  夏晓沫在主持方面特别有天赋,再加上她自己的努力,很快成为了大一新生中的名人。她成为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成为各种活动的特约主持人,也经常在外面接一些路演活动,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让她忘记了那个美好的夏季,她也渐渐模糊了那个在车上看雨,在海边作画,在阳台上抽烟的男生。
  转眼,新年来临,学校照例要组织庆元旦的活动,夏晓沫成为当之无愧的主持人人选。一席白色的长裙,高高束起的头发,红色的高跟鞋,刚一出场,夏晓沫就赢得了全场同学的欢呼声。节目一个接一个的进行,场内的热烈气氛让所有人忘记了这是一个冷得一塌糊涂的浓冬。
  “大家欢呼了那么久,热烈了那么久,下面让我们安静下来,听听美术系的周洋同学给我们带来的歌曲《空白格》”夏晓沫报幕完毕,走下台正巧遇上抱着吉他上台的周洋,她突然愣住了,这个周洋,正是那个在火车上遇到的男生。与周洋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夏晓沫的心突然狠狠地跳动了一下。她走到后台,静静的看着台上的周洋。
  依旧是利落的短发,干净的白衬衣,蓝色牛仔裤,白色板鞋。周洋的声音很安静,就像他的人一样;周洋的声音很干净,就像他的人一样。看着台上静静唱歌的周洋,夏晓沫想起夏天时候的那些画面,不知道为什么湿了眼眶。
  新年到来前的最后一天,夏晓沫知道了他叫周洋,也知道了,他除了会画画,还会谈好听的吉他,唱安静的歌。
  ●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
  元旦晚会结束之后,夏晓沫从美术系的同学那里找到了周洋的详细资料。周洋也是大一的新生,高考时他以文化分和专业分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这所学校,除了专业知识过硬之外,他还会吉他、钢琴多种乐器,摄影也是一流好手,因为才华横溢,颇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他没有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无论什么样的女生递情书给他他都会拒绝,无论什么样的女生用尽什么样的方法想要靠近他,都无法打动他的心。他是典型的双鱼座,神经又敏感。
  夏晓沫除了要到以上信息,当然也知道了周洋的电话号码。
  转眼,大一的第一学期结束了,学校放了夏晓沫大学以来的第一个寒假。在回家之前,她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给周洋。她当然不会告诉周洋她是谁。
  “喂,你好。请问赵帆在吗?”夏晓沫拨通了周洋的电话。
  “不好意思,你打错了?”电话那头传来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打错了?我找赵帆,赵薇的赵,风帆的帆。你确定你听明白了吗?”夏晓沫在电话这头坏坏地笑了。
  “嗯,你打错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周洋说。
  “不好意思,可能真的是我打错了吧,对不起呀,再见!”夏晓沫挂了电话,躺在床上笑了。
  这是夏晓沫给周洋打的第一个骚扰电话,她终于听到了周洋的声音,和想象中的一样,没有让她失望。
  过了一会儿,夏晓沫给周洋发短信。
  “不好意思啊,刚才电话真的是我打错了,打扰到你啦”
  “小事情,没关系的。”周洋很快回了短信。
  “你的电话和我要找的朋友的电话好像的,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也是C大的学生吧!”
  “嗯,是的。”
  “很是有缘呐!我也是C大的,说不定我们还见过面呢!”
  “嗯,也许吧!”周洋的话总是很简单。
  从那天开始,在夏晓沫的阴谋下,她成功地说服了周洋和她成为了朋友,而且周洋也破天荒的答应了她,以后允许她给他发短信、打电话。
  ●忘掉了的人只是泡沫,用双手轻轻一触就破。
  一整个寒假,夏晓沫除了接路演的活动之外,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和周洋发短信,偶尔也打电话给周洋,听周洋唱歌给她听。他们的聊天从初识的附和到慢慢熟络起来之后的谈天说地,她给周洋讲笑话,周洋给她讲以前路途中的故事。她才知道,周洋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而上次去日照的那一站,只不过是他众多路途当中的一站而已。
  从交谈中,夏晓沫觉得,周洋也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油盐不进,他好像也是很开朗的男生,有很多自己的想法,只是平常不愿意表达出来。
  “周洋,明天就要开学了,你说新学期我们会见面吗?”夏晓沫问。
  “我们还是不要见面好了。”周洋的回答让夏晓沫有点点失落。
  “为什么?”夏晓沫问。
  “我们这样挺好的,见面了,也许现在这样的关系就不能维持了。”
  “为什么见面就不能维持我们的关系了啊?”夏晓沫不解地问。
  “你不要问为什么了,时间不早了,早些睡觉吧。”这是周洋第一次不正面回答夏晓沫的问题,那晚,夏晓沫失眠了。
  大一下学期,夏晓沫依然忙着社团活动、社会活动,依然参加各类主持活动,生活都在她的规划中按部就班地进行。她也会每天发短信给周洋,如果实在没有时间,她也会每晚一个“晚安”给周洋,让周洋知道她一直都在。
  周洋依旧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每天坚持画画,周末外出写生,然后拍很多的照片用qq传给夏晓沫。夏晓沫依旧没有告诉周洋自己喜欢他,他们各自忙碌,却一直惺惺相惜。
  “周洋,下个月学校会组织五四青年节的晚会,你会去唱歌吗?”夏晓沫发短信给周洋。
  “最近很忙,可能不会去的。”
  “周洋,我很想听你站在舞台上唱歌,你可以为了我去唱一首吗?”夏晓沫向周洋提出要求,“你可以不用知道我是谁,但是你知道,我一定会在舞台下,看你听你唱歌,好吗?”
  “我也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时间,到时候再说吧!”
  晚会依旧是夏晓沫的主持人,她拿到节目单的那一刻就迫不及待地去寻找周洋的名字,可是看完了所有的节目,她都没有找到周洋的名字。她失望了。但是她知道,她只是一味地喜欢周洋,但是周洋也许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会为她而唱歌呢。
  晚会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主持人说新加了一个节目,要男主持人上去报幕,是一个独唱节目。报幕声音完毕,音乐声音想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进夏晓沫的耳朵。那个站在舞台上穿白色衬衣的男生,他拿着话筒静静地说,“接下来这首歌,唱给一个素未谋面的女生,我知道你就在舞台下面,我知道你一定听得到。”台下不知道情况的同学们都欢呼起来。
  那天晚上,周洋唱了《词不达意》,唱的夏晓沫泪流满面。她知道,这首歌是周洋专门唱给她听的,她也知道周洋说那段话的时候,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发短信给周洋说,“谢谢你。”
  ●那一段我们曾心贴着心,我想我更有权利关心你。
  终于,到了夏晓沫21岁生日。
  “周洋,明天就是我21岁的生日了,你能出来陪我一起吃蛋糕吗?”夏晓沫发短信给周洋。
  “嗯,好吧。”
  “那明天晚上起点,我们在中央公园的草坪上见面吧。”
  周洋终于答应和夏晓沫见面,他们认识已经整整八个月,夏晓沫多次再公开场合见到过周洋,但是没有经过周洋的同意,她始终没有招呼他。想着明天就能正大光明地见到周洋了,她高兴地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早,夏晓沫就去蛋糕店订了自己最爱吃的草莓蛋糕,然后回家挑了最喜欢的连衣裙,她一直等待着晚上和周洋的见面,想起来都觉得特别美好。
  晚上6点,夏晓沫就来到了中央公园,放好蛋糕后,她就在草坪上坐下来,静静地等待周洋的到来。她幻想过无数次和周洋正式见面的场景,她也纠结过要不要告诉周洋他们的相遇是她的可以安排,可是这些对此刻的夏晓沫来讲都已经不重要了,她喜欢了快一年的男生,很快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了,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扬起最美的微笑。
  7点了,周洋还没到,夏晓沫想可能是有事耽搁了吧,所以她决定再等等看;七点30分,周洋还没到,夏晓沫给他打了第一个电话,没有人接,她想可能是在车上没听到吧,所以她决定继续等;8点钟,周洋还没到,天开始下雨,初夏的雨总是来的让人猝不及防,夏晓沫给周洋打了第二个电话,周洋关机了。
  夏晓沫站在雨里,她一个人吃着蛋糕始终不肯离去,她不知道周洋会不会来,她也不知道周洋为什么还不到,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21岁的生日依然见不到那个重要的人。
  只是从那天开始,夏晓沫失去了周洋的消息,学校那边,周洋也退学了,后来,她在也没有找到过他。
  ●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后来的大学生活,夏晓沫没有再见到过周洋。发出去的短信,永远是石沉海底;打过去的电话要么没人接听,要么是关心。夏晓沫不知道周洋去了哪里,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方式去寻找突然消失的她,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转眼大四了,夏晓沫在一家省级电视台找到了一份很好的主持人的工作,离开学校那天,一个美术系的男生来找她。他交给她一个小盒子,他说那是周洋留给她的。
  盒子里面有一封信、一张光碟、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里面全部都画着同一个女生。她坐在火车上戴着耳机看车窗上雨帘的样子;她在客栈阳台上仰望星空的样子;她在海边长裙被海风吹起来的样子;她每一场主持时候的样子;她在后台听歌流泪的样子;还有她在雨里一个人吃蛋糕的样子···
  这些都是周洋画的夏晓沫,现实中的和想象中的,满满都是她。
  然后是一封信。
  亲爱的晓沫,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我已经不在你身边很久很久了。
  从第一次在火车上见到你开始,我就知道,你会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一路看你跟着我,从客栈到海边,然后我们就这样分开了一整个旅行。你永远不知道,你在客栈阳台上仰望星空的画面多么充满希望,你也永远不知道,当海风吹起你的长发,你坐在海边的时候,那幅画面有多美。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和你说话,多想和你一起漫步在沙滩上,但是我不能。我以为我们只是一起经历了一场旅行,我根本没有想到,后来我还会在C大见到你。
  第一次在C大见你,是你第一次当主持人的时候,你站在台上,那么自信的笑着,我觉得你像极了天使,你都不知道当时的我有多么的激动。那天,我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是学校的红人。从那天起,你的每期广播我都会听,你的每场演出我都会去。我真的很美好,但是我不够美好,不能靠近你。
  元旦晚会,我在台上唱歌,我感觉到你看我的眼神,我知道你没有忘记我,我既难过又高兴;寒假第一天晚上接到你的电话,我知道你是在玩我,但是我心甘情愿被你玩,起码你心里有我,我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是你的声音,你的声音已经刻进了我脑海里。我不答应见面,你肯定很伤心,我不能见你,这是真的,但是我当时不能告诉你为什么。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健康的孩子,从小就靠药物再维持我的生命,医生说我活不过21岁的,我却没有想到,在你21岁生日那天,死神突然来找我了。所以,不是我失约不去陪你过生日,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却没有机会告诉你。
  我猜你一定等了我很久,我猜你也一定哭了很久。对不起。
  这封信,是我向死神借了一些时间写给你的,写完这封信,我可能就会永远地离开你了,但是,我不会忘记你的。
  我只想告诉你,我一直在爱你,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天起。之所以不敢靠近你,不敢告诉你,是因为我真的爱不起你,我不能保证自己能够保护你多久,也不能确定自己能够陪伴你多久,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我猜你又哭了吧,傻孩子,不要哭,你笑起来的时候多好看呀。
  之所以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是你即将要离开这个学校的时候,是因为我希望你不要再找我了,你永远也找不到我了,你也不要再惦记我了,离开这个学校,就忘记我吧。过自己的生活,找一个男人去爱。我会成为守护你的最亮的那一颗星星,在你下一次去海边的时候,记得走一次我们走过的路,然后永远地把我忘记。
  光碟里面的歌,是早就录好的,你要明白,我一直爱你。谢谢你,让我这样爱过你。
  爱你的洋。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