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微雨花开

2013-8-9 22:26|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4563| 评论: 0|原作者: 丶苏长安

  十丈软红,滚滚红尘,歌声是如此干净的凄伤,雪,纷纷扬扬,寂静空旷的雪原,浮生万千,尽皆湮没在这凄凉的落雪之中。
  ——题记
  
  (1)序
  推开九重魔门,空气中一如既往弥漫着沉重而又哀伤的气息。
  “星**。”两旁的侍卫小妖们向我微微鞠着躬,我点了点头,而后便看见了坐在朝殿上的魔君,他的眼眸依旧冷清,却透露出一丝心急与忧伤。
  阿尘,这已是你离开的第六百年了,魔君花刺和我也等了六百年。难道你要抛下他、抛下我吗?不,一定不是这样的,我相信你会平安回来。哪怕等待上千年,他也会守着你,我亦会。
  
  (2)黎星
  “阿星,仙界都要打到家门口了怎么还不快一点啦!”
  “知道了阿尘,不要催我嘛!”
  “咯咯……好啦”耳边传来一阵悦耳并令人温暖恰到好处的笑声。落尘就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姐姐,她是妖界最出色御风师,绝起如尘,她亦是从容而优雅的。而我则是魔君天、地、人、星、月**之一,擅长迷惑万物的幻术。自妖界有自己的王朝以来,魔君始终缺少月系**。
  “阿尘,你看!”我故作神秘地从手中变出来了一颗玻璃球,望向她。
  “哇哦,好美丽的珠子啊,这是做什么的?”看着阿尘一脸惊讶,我告诉她,这颗灵珠是我向魔君借来的。里面封存的是妖界的恶灵,只有我体内的灵气可以压制和使用它,在五行妖界,它就是月**一样的存在,但是一旦丢失后果则是不堪设想。
  看着阿尘微笑地点了点头,貌似,好久没有这样轻松愉快了呢。仙界这几天为了削弱我们的兵力,连连有战争爆发,妖界真是不得安宁啊,我感叹道。
  那天夕阳西下,本以为不会有战争而松懈的小妖们准备关闭魔门,可是一阵狂风呼啸而来,随之出现的则是仙界战神。
  “阿星,快,我们一定要赶过去!”不能让他们惨死,说着,便拉着我御风而行。站在云端,看到那么多无辜的妖精们灰飞烟灭的场景,我阖了阖眼睛,希望利用幻术打破那道尖锐的屏障。
  “阿尘……怎么办,我打不破……我的力量和修为根本不行啊!”我几乎用尽了全力,可那依旧是徒劳。
  忽然,一个白色的影子出现在天际,“阿尘,不要啊!”我喊道,猛然拉住她,“不要冲动,或许……”“或许什么?”“我可以请魔君前来帮忙。”阿尘,看着你那么忧伤的面容,我拿出了那颗灵珠。
  “给你,拿着那颗珠子,帮我御风传音。”见她同意,我便念起了咒语,忽而我感应到了魔君。“殿下,仙界使用的屏障臣已无法破解,请求您亲自来一趟……”“好”,一个简简单单的字我刚刚收到,只见阿尘的身体已是极其颤抖,我暗示她稳住,可是……那颗灵珠还是从她的手上滑落下来“啪”地一声,只剩满地碎片。
  一刹那间,我看到了亡灵四散,不,不能慌,我告诫自己。
  我及时终止了这次传音,“阿尘,你还好吗?”“我……我打碎了,那颗珠子,不!”她的声音平淡里有着一丝颤抖。“没事的,我们来想办法……”可无论我怎样施法,它始终无法还原,或许是灵气没有了吧。
  待平静下来,她便已经做好了决定。“阿星,让我来当这颗珠子的灵气,做妖界的月**吧。”阿尘说道。“你可想清楚了?”身后传来淡淡的声音,转身,是魔君那清逸冷漠的样子。
  “魔君!臣参见魔君……”我低下头。“阿尘,发什么楞!”我拽了拽她的衣角,她方回过神来。“是”,没有一丝犹豫。那天的战争,有魔君的相助我们的死亡少了很多,可是,在**时,我们心意相通,看到了你的梦境。阿尘,终于我知道你为何听到了魔君的声音而失手打碎了那颗珠子。
  
  我奔跑着,奔跑着,想要逃离那场杀戮。
  阿星,我的白虎死了。
  我很气愤,都是因为那个人。
  那次,我带着我的白虎在蝴蝶泉寻路,春意盎然,纷飞花红。妖界难得的春天终于来到了。这里几乎没什么人,所以我并不害怕它攻击别的妖精。其实,这是我最爱的一只宠物。
  突然,白虎兴奋地望着我带我向前面的茶亭跑去。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两位戴着斗笠的老者,相互对奕,他们的棋局错综复杂,我则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一时间,忘记了白虎的存在。
  在棋局正走入最入迷的时刻,一阵冷风袭来,随着一声清吟,棋盘断裂成两节。棋子四散,我连忙御风飞起。只见那个玄色衣袍的男子,沉稳如玉但冷酷无常。下棋的二人连**起攻势,直取其性命。眼见二人朝我刺来,男子念咒,闪电从他们旁边劈去。
  “嗷……”眼前,血流如注,白虎倒在地上惨痛不已,“不要……”我的尖叫声淹没在血色里……路旁花开皆见证了那场杀戮。他们,死了。
  男子似乎没有道歉的意思,我气竭,质问道“为何要杀了我的白虎……为何……”不等他回答,我驱动狂风骤雨直直射向他。他挥了挥衣袂,挡住了我。“御风妖?”他挑眉,然后瞬间只留下了我一人,和白虎的尸体。
  只有我知道,那个腥风血雨的时刻,我有多么害怕,白虎是我的朋友一样,当朋友死在自己面前,这种痛苦折磨着我,绵绵不绝。
  第二次遇你,是见你狼狈的模样。百里枫叶,映出天边的云朵。十里长亭,你从亭子的另一端逃来,而我在这一端施法,将你轻而易举地绕在此地。可当我发现你身受重伤,还是于心不忍带你逃出了枫林。你见是我,连忙推开。“喂,我救了你耶”此刻我很愤怒,没想到你却说“姑娘的衣裳如此洁白,在下不愿弄脏。”我望着你,忽而一笑,如此开朗。我再也没见过你,你好似消失在了妖界,我有时偶尔也会走到蝴蝶泉,怀念白虎,也会不自觉想到你。
  再次相见,便是今天,我不知你是妖界魔君。听到灵珠里传来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难道是幻听?我颤抖着,尽力克制自己,可还是打碎了灵珠。
  
  “阿尘……原来,你认识魔君花刺?”我试探着问你。“是的,你都知道了”她低着头。“你会原谅他吗?”“其实,我不知道自己应该以怎样的身份去面对他,我知道,白虎为了救我而挡下了那道闪电,这不是他的错。”“所以你对魔君见之就避?”“唉……是的”
  后来,我从魔君的神色中隐约感到了灵珠打碎后的不安,我去问魔君,他也只是告诉我不必担心。可最后,阿尘从这些迹象中知道了事情的**。原来,解铃还须系铃人,亡灵必须被重新封印,魔君正在想办法保住阿尘不让她处于危险之中。但是现在,仙界也知道了这件事,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落尘
  “殿下,我要去。请让我去封印那些逃跑的亡灵吧”我坦然。
  你沉默了许久,许久。百转千回,我还是遇到了你,花刺,杀。可是,这次你没法帮我了,我必须偿还自己犯下的错。
  “……好。”你终是语气有些艰涩地答应了,“明天,朕亲自送你。”你望着我,眼眸中多了一缕无奈。自从我做了月**,每次见你言出又止,于我,白虎的死我早已释怀。但我还是刻意避开你,我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或许,我还是看不清自己的心吧”我喃喃道。
  “阿尘,你真的要去吗?呜呜……那里多危险啊,你要小心,万一……”
  “哪里有万一,阿星,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都难不倒我的!”我信誓旦旦地告诉阿星
  虽然心里有些迷茫,不要怕,我对自己说。
  雪御山脚下。
  我明白我要走过这千年冰封之地,即使那冰雪锋利如刀剑刺入我的皮肤。但是如果不去,妖界必将历经大劫难,我不可以任之不管。
  “阿尘!”黎星跑过来,“阿尘,这是紫沨石,我从仙界偷来的,如果想我了记得传音哦!”我抱了抱阿星,点点头。
  尔后,你向我走来。花刺,这一别便不知何时可归,愿你一切安好。待我转身欲去,你突然轻轻的绾起我的发丝,替我拂去了那千年寒雪。那一刻,时间万物仿佛静止了,我的世界跟随你的动作感到了你手心春天的暖。你说,尘,此去经年,仓山负雪,浮生尽歇。我会等你平安回来。
  这茫茫雪原,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去时的恐惧远远战胜了此刻的寒冷,愿我能够完成使命吧。
  御风山,我整整走了七七四十九天,待翻过这座雪山,走上十天十夜便可到达人间与妖界的交界处,也就是封印亡灵的地方。
  人界已经有不少妖魔侵犯了,我必须赶紧封印。阿星说过,只有将自己的灵气和修为每天源源不断地注入封印,才有可能挽回我的过错。封印地与人间的景物相似,可四周花朵凋零,死亡的气息覆盖着我。
  
  (3)若殇
  “尘尘!”听到远处有人在叫我,不用想,一定是若殇。
  “尘尘,我们已经被封印了六百年了,或许可以出去了吧。”若殇轻声对我说。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刚认识若殇是六百年前在封印地,我来的同时仙界也派了一个人来——他就是若殇。每当我表示沉默不理他的时候,他总会说“小尘尘傻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被困在封印地里,本来就很荒凉了,更没有发现过更好的地方,“我们可是来受苦的”我回答道,“可惜玉帝派我来任职,不然就不会就在这里啦”若殇一脸无奈。
  我跟着他往山林深处走去。“看!这就是我带你来的地方!”若殇的脸上满是惊喜,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不得不承认,很好看。他和花刺的清逸是截然不同的。
  “喂!发什么呆啊,你的东西掉了!”若殇低下头捡起了地上的紫沨石。“这是什么啊?”他问,“还给我啦,”我一把抢过来,还不忘夸他几句“桃花耶、真的没想到这里还能看到!”我快步走上前去,扫落了满林子的花瓣,真美,我心想。
  不由得,我看痴了落阳与桃花纷飞的美景。“尘尘。”我回过头,见到他站在我的身旁,随手折了一支盛开的花朵,别在了我的青丝上。“你真美,”他说,待我回过神来,他已经走远了。
  “阿尘阿尘,听到我了没有?我是阿星。”我看向手中的紫沨石,“阿星!是你吗?”我惊讶地叫到。“是啊,我好想你,魔君和我都已经等了你六百年啊,你怎么这么狠心……”阿星的声音哽咽着,“阿星,他,还好吗?”“很不好很不好,阿尘,我想他需要你。等封印结束了就回来吧。”我连忙答应了。
  可是若殇呢?他会回天界吗?我不知道。自己今天在桃林居然脸红了,真是可恶的家伙。我一想到快出去了,反而并不是那么着急,真是奇怪。
  阿星问我,那个捡到紫沨石的人是谁,我告诉她是若殇。她说,阿尘,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蒙蔽了,他不是一个可以让你托付终身的男子。我笑,怎么可能?他对我那么好。阿星告诉我,她从他接触到石头的那一刻开始,阿星就已经看到了所有**。我会小心的,我犹豫着说,终究还是没办法接受。
  那天封印终于被解除了,花儿开的如此绚烂,若殇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回妖界。他让我多陪他几天,一起去人间看看,我便答应了。
  人间最繁华处,莫过于长安。若殇告诉我,“尘尘,你看人间情爱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这里这么美,真想一直这么走下去。”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想和他一起,这样永恒不变。我忘记了,对阿星的承诺。
  可是阿星,是我太傻没有听你的劝告,我亲眼看到若殇他为另一个凡间女子戴花,那是桃花,我最爱的桃花,那个曾经温暖的若殇到哪里去了?后来,我决定离开他,这种生活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他还说是他伤害了我,其实我早已不去在意了。既然一直向前走,走不完距离,一直向后退,退不出回忆不想放弃却不可触及,那就只能笑,褪尽悲戚。
  
  (4)花刺,杀
  我又重新踏上了回妖界的路,尽管要受尽那寒冰的痛苦,也可以麻木我早已麻木的心灵。只是想到了花刺,心中有一抹压抑着的哀愁,缠绕着。
  那年,你说为我仓山负雪,浮生尽歇,如今我回来了,不知你可否安好呢?
  阿星说,在我走后,他为了你的平安夜夜为你祈福,却不曾告诉我。这六百年来,他的身上一直戴着一颗心形的钻石。“那是代表你的,他的唯一,”她说道,“上面的字就要你自己去看了。”
  当我看到在寒风中远远矗立着的你时,泪水不断从面颊滑落,是的,你未曾食言,而我如今也平安归来。我们的过往谁都可以不去在意。
  当我迈入城门的那一刻,你早已等待了一生,思念原来如此痛苦。
  后来,我看到了钻石上的字迹,是你刻的吧,花刺,是“念尘”,你的阿尘回来了。
  未曾告诉过你,原来一直一直在我内心的是你,花刺。岁月无痕,浮生若梦,唯有你拂去的雪花依然守候在记忆里,编制着亘古的缠绵。那曾经凋零的希望与月光不断摩擦,渐渐燃起,在风中摇曳。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