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围城风景 查看内容

蓝色许愿盒

2013-8-25 12:17|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9043| 评论: 0|原作者: 暮千雪

  文娟,志航,和每一个同龄人的成长程序基本一至:高中暗恋,大学相爱,毕业两年后领了缔结一生的约定书。这原本是很完美的人生节奏,只是,事实并非如此。
  人生不能太完美,太完美了,倒不真实了,文娟在被思念煎熬时便如此安慰自己,然后打电话告诉志航:志航,我昨晚又梦到你回家了哦,我好想好想你啊。
  电话那端,着一身蓝天颜色军装的志航,英武的眉宇间立即晕开一层温柔,用手遮着话筒,低低地说:娟儿,那不是梦,我昨晚通过分身术的确跑回你身边去了,你睡的好香好美啊,嘿嘿。
  文娟就哧哧的笑,笑完知足的叹气。当初是自己不想志航人生有遗憾,力排众非的支持他大学毕业后特招去部队,自个也只能在这空荡荡的婚房里像一株遗世独立的花儿,开的娇艳,开的一室寂寞。
  周末的早晨,文娟睡了个自然醒,懒懒的起床靠在床头上看书,看了几页后,将书丢在一边,又顺手拿起床柜上的一个精致的储物盒,通体都是蓝天白云的图案,顶端有一条几毫米宽的缝,类似小孩子的存钱罐。
  这是志航婚后第一次离家时买给她的许愿盒,志航说,你有什么心愿,就写在纸上,储存起来,待他休假或退役时一一为她兑现。文娟一直没存进去一个心愿,不是她没有心愿,而是怕轻易的动用这么神秘的装置,怕消耗掉其中的灵气,有重要的心愿时倒不灵了。
  文娟存进第一个心愿,是在几个月后,即将生产的前一周。虽然与志航商讨过,志航一定会在她生产前两天回来,可是她有种不妙的预感,于是悄悄存进了自己的第一个心愿:志航,希望出了产房后,第一眼看见的人是你!
  但是,直到进产房的最后一秒,志航也没有出现。
  第三天,志航风尘仆仆的跑进产房,喘着气站在她母子面前,文娟委屈的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挥着虚弱的拳头擂着志航的胸。志航急急的欲解释,文娟捂住他的嘴,摇摇头:你回来了,就好。志航内疚又疼爱的攥住文娟的手狠狠的亲了几下,临床的产妇和亲属们也都善意的笑了。
  春夏秋冬,挨着次序走完一遍,儿子也该周岁了,文娟希望这个对于儿子有特殊意义的日子里能有爸爸的身影,她叮咛志航,穿着军装和儿子合张影,长大后,儿子会骄傲的说,我爸爸是中国航天军人!
  志航答应得很痛快,只是那一天的照片里只有文娟强装的笑容,文娟责怪自己,应该早一点存下这个愿望的。
  白雪飘飘的三十晚,望着窗外此起彼伏的烟花,听着门口一阵阵轻快的步伐和欢声笑语,文娟抱着儿子存下一个愿望:希望下一个三十,你会放烟花给我们看。
  
  孩子六岁时,上了一年级,六一时文娟去看儿子表演节目,演完节目,儿子跑到文娟身边,默默无语,小脸上蹩满委屈。细问。
  儿子含着泪说:妈妈,爸爸什么时候能来接我一次啊,同学们不相信我有爸爸。
  文娟看着远处一丛丛陪着孩子的父母,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楚:乖,咱们回家存个愿望,不久就会实现的哦。
  破泣而笑的儿子拉着文娟的手冲进家门,把书包往沙发上一丢,撕下文娟常用的粉色的便条贴,歪歪扭扭的写着:希望明天爸爸接我回家!
  写完交给文娟,文娟一字一字的读着,儿子仰着头问:妈妈,明天我这个愿望能实现吗?
  望着儿子纯真的小脸,文娟想笑,却忍不住双眼起雾。她只是点头。
  儿子欢喜的又追问:妈妈,那我可不可以再存一个愿望啊?文娟又点头,儿子欢天喜地的又跑到床柜前去撕便贴纸。
  我希望下个六一爸爸和妈妈一起看我演节目!文娟读着儿子没有完全塞进去的另一个愿望,看着儿子香甜的熟睡的小脸,眼泪终是滑了下来。
  许愿盒,似乎失灵了,而里边的愿望却随着儿子的成长日渐丰富。
  
  儿子九岁时,志航退役了。
  多年的守望终于看到花开月明,文娟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相依相伴,耳鬓厮磨是再普通不过的夫妻模式,可是对于聚少离多尝尽思念之苦的爱侣,能相守一起,便无他求。
  文娟整天和儿子憧憬着一家团圆后的日子,怎样分配日常家务,如何度周末,去哪里度小长假……
  志航说,娟,再有半个月,我就回来了,再也不走了,我要把你的愿望一个个补上啊。
  咯咯咯,你回来后的第一个节日就是我的生日,我许了十年的愿,终于可以等到你陪我吹蜡烛了啊。
  到时一定给你一个惊喜,算是对你十你守候的酬劳。
  咯咯咯,嘿嘿嘿。
  
  儿子,快帮妈妈拎一会儿,家乐福超市门口,文娟将一个小点的袋递向儿子,儿子爽快的接过去:你想把超市搬咱家去啊,不就三站路嘛,要来随时都可以来的。
  呵呵,都是你爸爱吃的,后天你爸就回来了,咱们做好多好多菜欢迎他。
  哼,就知道我爸我爸,能不能提高点层次。儿子开着文娟的玩笑。
  咦,臭儿子,这就不是层次?这是爱的最高层次。呵呵呵,母子俩笑着往前走,就三站路,很难得的阳光,母子俩决定步行回家。
  沿着人行道,文娟又给儿子说起自己的规划:咱们今年春节在家和奶奶,外婆们过个团圆年,明年春节咱们去海南,在海边过个春节……
  快闪,闪开,闪开……
  待声嘶力竭的喊声惊醒文娟回头时,一辆黑色轿车歪歪斜斜的冲过低低的绿化带向她们母子压来。
  肩膀在文娟手臂下的儿子显然吓呆了,文娟在惊恐中本能的将儿子狠力一推,儿子跌了出去,黑车没过了文娟的身体。
  十年青春即将守望来的团圆,一个醉驾,所有的憧憬灰飞烟灭。
  
  娟,娟,志航一声声的呼唤着沉沉睡着的文娟,泪水在清朗疲惫的面郏上蜿蜒。一星期了,文娟就这样睡着,医生说,有可能会就此沉睡一生,除非有奇迹。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醒啊?咱们许个愿吧。儿子抱着许愿盒怯怯的站在志航旁边,双眼通红。
  志航接过儿子手中蓝色的盒子,打开,将里边又叠成一个个心形的粉色纸团轻轻拆开,抚平。
  下个三十,陪我们母子看烟火!
  下个情人节,我要你送我玫瑰花!
  爸爸,下个六一,我要你和妈妈一起看我演节目!
  希望下个生日,你能陪我吹灭生日烛火。
  下个中秋节,我要你陪我们娘俩看月亮哦。
  下个圣诞节,我想你陪我们去逛夜景。
  …………
  粉色的纸团,因折的太久,不容易抚平,巧起来边棱,像极了一只只待飞的蝴蝶,志航的泪水扑漱漱砸在面前一片粉色的蝶上。
  娟,我想信奇迹!你用最美的年华,守望了我十年,我会用自己未来所有的岁月守护你!志航将文娟的手紧紧的贴在自己满是泪水的郏上。
  
  一个月后,志航正在初冬的阳光里给文娟读她喜欢的散文,门铃悦耳的响起。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志航和儿子将三层高,插满蜡烛的蛋糕推到文娟床前。拉上窗帘,在一室烛火中,志航一遍遍的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一直伏在妈妈头边的儿子突然喊道:妈妈眼睛动了一下!
  志航傻了一样,呆在那里,儿子又喊:真的,妈妈眼皮动了,动了哦!
  志航犹疑的伏下身子,文娟的眼角有一滴清澈的泪,像一颗珍珠在慢慢的慢慢的下滑。
  娟……志航伏在妻子胸前悲喜交加的大哭……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爱,没有终点下一篇:杜鹃声声归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