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琉璃盏

2013-8-25 12:19|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8843| 评论: 0|原作者: 竹鸿初

  同月县城,听雨楼上,身着锦绣绿袍的中年男子背着手,在原地焦急的徘徊着,突然小窗一摇晃,一道人影出现在中年男子身后。
  中年男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秋梦,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大人,吴县令这人似乎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属下猜测吴县令背后应该有人撑腰。”
  “哦!怪不得,连我的面子也不给,如果当初不是我竭力在朱大人面前替他美言,他现在恐怕还是一介穷书生。现在翅膀硬了,竟然敢拂我的面。”中年男子说完气愤的在桌上拍了一掌。
  秋梦恭敬的说道:“大人,既然吴县令不肯交人,那么只好让我们无尘门出手了。”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你们无尘门得把事情做得干净漂亮,我可是最讨厌替人收拾烂摊子。”
  “那属下这就去...”
  中年男子微一踌躇,急声道“慢,这次一定要琉璃盏和铁斧都完好给我带来,至于无尘门主所说的一万两黄金我已经准备好了。”
  秋梦听到一万两黄金,顿时一惊,像秋梦这样的护法一年的收入也就一千多两。秋梦心里暗喜:“只要成功从吴县令哪儿抢到琉璃盏,下半生可就不愁吃穿了。”秋梦身形一晃,已经飘出窗外。
  中年男子摸了摸下巴上的长须,笑道:“无尘门?连无尘门都是我计划中的一颗棋子,何况是你秋梦呢?”
  秋梦去后,又是一道人影飘入,深沉的声音说道:“楼主,你让我跟踪秋梦,果然高明。昨日,属下发现秋梦的确去了县衙,可是她和吴县令说的事并非是救铁斧和夺琉璃盏。”
  “他们是不是打算在押送的路上除去铁斧啊!”
  “楼主英明,的确如此。”
  “铁戈,铁斧是你兄长,此事你怎么看?”
  “楼主,我和铁斧都是你一手带大,如果当年没有你的收养,我们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我和铁斧的命都是你的,就算让我们去死,我们也在所不惜。”
  中年男子满意的笑了笑,说道:“嗯!不枉我这二十年对你们兄弟俩的栽培,你们有这份心就行了。这二十年里,我早就把你们当成我的孩子了,我怎么舍得你们去死呢?去吧!继续监视秋梦,一有动静,马上和我联系。”
  “是,属下这就去。”呼的一声,房间里又只剩下中年男子一个人了。
  青峰路上,一队官兵押送着一辆囚车,四周一片寂静,除了杂乱的脚步声,便是吱呀吱呀的车轮声。
  带头官兵手一挥,几十人马尽皆停下。“怎么啦?金峰大哥?”旁边一小兵问道。
  “翻过前面这座山,就是马家镇了,可凭我的直觉,如果我们继续走下去,可能永远都到不了马家镇了。”
  “哦!也对,这种地势险要的地方最适合伏击了,要是有一队人马藏在山上,去路和退路用石头给我断了,那我们还真是成了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了。”一机灵的小兵说道。
  金峰沉声道:“不管怎样?这囚犯都必须送到同月城,一旦有闪失,恐怕朱大人不会放过我。”说完,金峰看向囚车里的铁斧,铁斧满脸胡须,凶神恶煞,眼神瞪得滚圆,似乎要吃了金峰。
  金峰也知道铁斧虽然这些年在江湖上犯了不少大案,可死者都是些为富不仁的恶霸奸商。金峰无奈的转回头,暗道:“如果不是我妻儿已被朱大人派人抓走,这样的江湖好汉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救下。”
  “前面是什么山?”金峰看向身旁的副手。
  “金大哥,是断命山?”
  “真不吉利,竟然是断命山。一个瘦小的官兵说道。”
  断命山上,秋梦焦急的等待着:“按理说他们就是今天下午到的啊!难道中途出了事,还是有其他势力的人先下手了。不好,他们要改变路线了。玉莲,带上风尘十三剑,动手。”
  嗖嗖嗖...十四道人影飞出树林。“一定要成功啊!琉璃盏要是落在含笑手里,这些年的付出都将付之东流。”
  金峰经过再三权衡,下令道:“绕过断命山,宁愿走沉香谷,也不愿冒险。”断命山和沉香谷都能到马家镇,断命山是直达,可常有匪盗出没;沉香谷虽然路程远,可道路平阔,不适宜埋伏,小心谨慎的人都选择远上十多里的沉香谷。
  金峰刚一下令,十四道人影已经出现。“刘成,赶快带着犯人走,这些人交给我。”
  “嗯!”长鞭一抽,几十人的官兵只剩下金峰八个人。刘成知道金峰的武功,所以他没有丝毫担心。
  “想逃?没那么容易。”玉莲身形一闪,像道闪电遥遥领先风尘十三剑。
  “好快!”金峰手提大刀赶到,当的一声,一道射向铁斧的毒镖被挡下。
  “哦!原来是白手侠金峰,怪不得能轻易挡下我的噬心镖。今日我就要好好的讨教几招。”玉莲双袖齐出,打向金峰。金峰何许人?十多年的江湖闯荡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岂会不知“长袖幻舞”。
  “原来你是无尘门的人,这种在长袖上涂毒的下三滥也敢在我面前逞强。”金峰怒道。
  金光一闪,金峰的大刀凌空一劈,无形的劲气划过长袖。玉莲的长袖出现丝丝裂痕。
  “什么?竟然在我的奋力一击下竟然没有断去长袖,看来长袖是特殊材料所制。”金峰镇定的看着远处的玉莲。
  玉莲突然开口道:“风尘十三剑,平时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报门主的恩吗?现在你们报恩的时候到了。”风尘十三剑,其实是十三个风尘女子,因资质不错,才被无尘门门主赎身带走。逃离风尘,她们自然一个个感激涕零,发誓要报恩。
  风尘十三剑齐声吼道:“杀!”嗖嗖嗖...十三道人影提着剑,杀气遍布十三张动人的脸庞。
  站在金峰后面的七名官兵镇静的看着冲来的风尘十三剑。实际上金峰后面的七名官兵不是真的官兵,而是金峰接到任务后担心双手难敌四拳,因此花重金请来鬼面七客助阵。
  金峰猛喝一声:“杀。”鬼面七客都是用手在脸上一抹,露出七张狰狞的面孔,为首者道:“结阵。”七道黑影错乱的交叉着,看似错乱,实际上是一种高深的轻功步法。
  风尘十三剑只见七道人影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圆圈,不停地向她们移来。
  站在远处的秋梦叫道:“不好,官府竟然能请动鬼面七客,看来要通过金峰这关就无比艰难,幸好我还留着后手,让魔眼祖春去劫囚车。”
  鬼面七客的身影完全相连,好似一个带齿刀的黑色巨轮,黑色巨轮快速的旋转,地面风尘满天,风尘十三剑像一根柔软的藤蔓,不停的变换着步法。玉莲脸色铁青:“难道这就是‘无形幻影’?”
  柔软的藤蔓灵巧如蛇,不停的围绕着黑色巨轮,柔软藤蔓越变越紧,黑色巨轮渐渐变小。鬼面七客为首者一惊:“无尘门的漫花阵果然名不虚传,幸好我鬼斧门的七步天轮阵正好能克制以轻柔为主的漫花阵。”
  鬼面七客的黑色巨轮渐渐变小,玉莲的脸上满是笑意,似乎是稳操胜券。金峰皱了皱眉,心想:“难道名震江湖的鬼面七客就这点本事。”
  鬼面七客为首者吼道:“墨羽七步。”只见鬼面七客所形成的巨轮发出一圈白色的剑光,剑光四处溢射,只见先前灵巧轻柔的藤蔓断为十三截。十三道带着伤口的人影直接被震得抛飞。
  啊!啊!...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声四处响起。玉莲目露凶光,一脸杀气的看着金峰:“你也别得意,待会儿有你好看。”
  “哦!那我还真的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好看。”金峰坏坏的笑道。
  “混蛋,辱我者,死。”玉莲转过头,不再看风尘十三剑和鬼面七客的交战情况。
  “那就要看你有多大本事。”金峰满脸怒气的吼道。
  金峰右手转手一抽,一道道金光四射。随即向鬼面七客说道:“还在等什么?杀了那十三个贱货,至于钱,我一两也不会少你们的。”
  鬼面七客的老三,孙尘封对着为首老者悄声说道:“大哥,这钱不拿白不拿,况且我们不杀了这十三个贱货,待会儿我们救铁斧大哥的计划可能会落空。”
  为首老者莫尘略一沉思,轻声说道:“铁大侠对我们鬼斧门有恩,就算拼出我这条老命,我也要救出大侠。”
  其余六人微微点头,紧握拳头。只见鬼面七客纷纷抽出连月刀,七把连月刀,七道寒光。
  风尘十三剑刚才尽皆受重伤,现在十三人聚在一起,勉力的站着。
  一道寒光轻轻地滑过了,一个妖艳的美人倒下。
  啊!啊!啊!...数声之后,风尘十三剑只剩下五把剑,只剩下五个楚楚可怜的风尘女子。鬼面七客老六孙雨辰坏坏的笑道:“三哥,你说那个女子怎么样?”随即指向一位手握剑的受伤女子。
  “哦!还算不错,只是脸上已有伤口,算不上绝美了。既然是六弟看上的,三哥就帮你娶个媳妇。”孙尘封话一刚说完,一个起落就到了剩下的风尘五剑身前,五把剑同时刺向孙尘封,可孙尘封每次都是轻轻地一腾挪便躲了过去。五人一刺快过一刺,孙尘封左闪右突,围绕着五人,不停的凭一对肉掌挡下刺来的剑。
  “哼!敢小看我们无尘门的风尘剑法。雨荷,青莲,你二人伤重,替我们掠阵就行了。绿蕉,盘树,你二人负责我左右,别让敌人偷袭我的侧面。”
  “是。”雨荷,青莲,绿蕉和盘树四人同时应道。
  “大哥,三弟这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头了。”鬼面七客的老二余同说道。
  “二弟,不用担心,三弟的武动绝不在你我之下。”
  正与金峰交战的玉莲侧头一看,暗叫不妙:“自己在金峰的进攻下都是凭借敏捷的步法才勉强和金峰一战如果剩下的夜心五人也死了,那么自己势必会被围攻。况且秋梦护法也不一定会出手助我,毕竟我是玉禅子护法的人。”想到这里,玉莲有些心慌了。
  山脚下,孙尘封一人力战风尘五剑。孙尘封为了让一直看不起他的二哥余同见识自己的真正实力,所以没有抽刀,而仅仅是用一对肉掌,使出以威猛著称的绝尘掌。
  五人尽管配合的天衣无缝,但依然处于下风。突然,孙尘封怪笑一声,凌厉的绝尘掌震破剑网,右手化掌为爪,噗的一声,盘树的胸口出现一个血窟窿。
  “七妹,七妹...”夜心等人尖声叫道。
  “没有一个能活,除了她,我的六弟媳妇——夜心姑娘。”孙尘封笑道。
  孙尘封话一说完,左右开步,左拳右拳猛力一挥,双拳银光阵阵。
  “六弟这是...”余同睁大了眼不敢相信。
  “是震山拳。”莫尘说道。
  “什么?震山拳不是落叶城主的绝学,怎么六弟会呢?”
  孙雨辰心里冷笑道:“这只是三哥真正实力的皮毛而已。”
  砰!砰!砰!数声响起,雨荷,绿蕉,青莲被震飞,口吐鲜血而死。
  夜心颤声道:“孙尘封,你逼人太甚...”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弟媳的份上,我怎么会让你活到现在。”
  夜心捂着胸口,一颗震天雷扔出,轰的一声,地面尘土满天。孙尘封猛然急退,可还是受了点轻伤。
  “臭婆娘,想逃。”孙雨辰眼见到嘴的肉快飞了,心里岂能不急。一个箭步,潇洒的身姿破空而去。
  “找死!”夜心看了眼追上来的孙雨辰。就在夜心手心悄然聚气成爪时,一声动听的男人声音响起:“名震江湖的鬼面七客竟然只知道欺负女流之辈。”
  孙尘封看向那人,急声道:“是冷面虎铁戈,六弟你不是他对手,快回来。”
  向来自负的孙雨辰岂会听孙尘封的劝说,女人对于他来说就是他的生命。况且能名列鬼面七客的老六,手下功夫自然也不会太差。孙雨辰心道:“虽然不是铁戈的对手,可要全身而退倒还是有把握的。”
  孙尘封身形已晃,已然逼近。夜心心里也是无比焦急,她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展露自己的真实功夫。她深知一旦她出手杀了孙雨辰,无尘门以后自然会提放她,如果这样,那她这些年的计划都将功亏于溃。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愿使用焚心大法的。
  铁戈这次来是想要救铁斧的,自然是要站在无尘门这边。可如果他知道鬼面七客是同路人,他恐怕也不会出手。
  铁戈握剑一削,一道剑光射向孙雨辰,孙雨辰头一偏,一撮头发被削断。铁戈暗暗叫苦:“好厉害的剑气。”
  孙雨辰转身欲逃,铁戈长剑猛力投出,喝道:“百步飞剑。”噗!孙雨辰整个人被长剑贯胸。孙雨辰心有不甘的叫道:“三哥,为我报仇。”砰!孙雨辰的尸体坠落。
  “六弟,六弟...”孙尘封七人痛苦的叫道。在这六人中,孙尘封与孙雨辰最亲,因为他们是亲兄弟。
  “啊!我要杀了他。”孙尘封咬着牙齿。
  莫尘手一挥,余同五人合力将孙尘封拦下。
  与之同时,玉莲和金峰正打难分难解。站在远处的秋梦心一沉,她知道线在各方势力都在向沉香谷靠拢,如果继续这样,恐怕这次任务会失败。金峰与玉莲交战虽然处于上风,可要在短时间内杀了玉莲,难度极大。
  金峰猛然大叫道:“不好,他们这是在故意缠住我,而真正的危险之地是沉香谷。大家快退,无尘门的重心是在沉香谷。”
  莫尘道:“救铁大侠要紧。”孙尘封抱着孙雨辰的尸体,急速向沉香谷奔去。
  “恕不奉陪,大爷我还有要事。”金峰收气而定,金黄色的刀光瞬间消失,刀已入鞘。
  玉莲也不追,心里暗恨秋梦袖手旁观。
  夜心娇滴滴的对铁戈说道:“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公子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金峰说完迅速飞向沉香谷。
  夜心确定四处无人后,飞到秋梦身前,说道:“秋梦姐,你让我暗中除掉风尘十二剑我已经做到了。可是却便宜了玉莲那个贱人。”
  秋梦冷笑道:“这次如果不是你事先在其余十二人食物放入噬心散,想要除掉那十二剑的确很难。”
  “你的事我已帮你完成,那我的事怎么样?”
  “别担心,很快就有答案了"
  “到底有多快,你倒是说说。”夜心有些不满的说道,
  秋梦右手长袖轻轻一挥,一把锋利的匕首已在手,秋梦快速的用力一捅,对夜心说道:“就是这么快。”
  匕首刺穿夜心的外衣后,再也进步了半寸。秋梦心一惊:“削铁如泥的匕首既然被挡下,难道是天蚕衣?”
  “正是。”夜心脸色黑气缭绕,红色的手掌猛力一拍,秋梦的头骨咔嚓一声碎为粉尘。夜心张嘴轻轻一吐,一口黑色的气息围绕着秋梦尸体,疯狂的吞噬着,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秋梦的尸体化为一股黑丝气息,直接被夜心吸入嘴里。
  夜心疯狂的笑着:“死得好,死得好。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当年灭我族人的三个凶手中就有你。”
  躲在远处的玉莲心里暗道:“太好了,秋梦这贱人死了。不过更大的喜事是,发现了当年铁家的余孽。”
  沉香谷里,一个满头散发的怪人低着头站在路中间,拦住刘成等人的去路。
  刘成向前抱拳道:“我等现在有要事,还希望阁下能放我等过去。说着就从腰上解下一袋沉甸甸的钱袋,恭敬的双手奉上。
  披头散发的怪人正是魔眼祖春,以幻心术成名于江湖。祖春微微抬头,看向囚车里的铁斧。
  刘成心里十分焦急,离刑部规定时间只剩下两天半了,如果再耽搁,可就要迟到了。到时,轻者革职查办,重者凌迟处死。想到这里,刘成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哆嗦。
  “你是什么东西?敢当我们的去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官兵叫嚷道。
  祖春向那位年轻官兵看去,祖春的双眼突然发红,年轻官兵突然失去神智,像位疯子一样不停的用撞向石壁。
  刘成阴着脸:“魔眼祖春,要怎样你才愿意放我们走。”
  祖春指了指囚车里的铁斧。“除了他,什么都行?”刘成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拼了。”十多人提刀冲向祖春。
  祖春微微一笑:“摄魂无界。”祖春双眼精光四射,立即面无表情,提着刀转身向同伴砍去。
  啊!啊!啊!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场面混乱。刘成轻轻的抽出剑,翻身而起,剑光一闪,一剑劈开祖春的身体。
  “什么?是竟然是障眼法虚影。”刘成四处观看,心道:“祖春的真身到底在哪儿?现在太阳光正微弱,他所能借助的光线是从西边射来的余晖。那他的真身一定在光线的对立面。”
  刘成轻步而跃,向祖春的真身奔去。
  “什么?他竟然发现了我的真身,看来这人还真不简单。可惜虚虚实实的这个道理,他还没懂。”
  “去死吧!”一道无形的剑网铺天盖地的罩向祖春的隐匿处。
  “百光变。”山谷中迅速出现十三个祖春。
  “别慌,别慌,他的真身只可能有一个,我一定要冷静,冷静。”刘成提醒自己道。
  十三个祖春杀向刘成。
  “幻影剑法。”无数的剑影在阳光下迅速汇聚,逐渐形成了一条空中河流,呼呼,巨浪翻滚,化成一条巨大蟒蛇,咬向十三个祖春。
  噗噗噗!十三个祖春瞬间殒灭,山谷里只剩下几十名官兵的尸体和一辆空空的囚车。刘成回过神来,脸色剧变。
  “我真笨,竟然中了祖春的调虎离山之计。”
  刘成翻身上马,提剑向马家镇追去。
  高峰看着空空的囚车,沉着脸道:“囚犯被救走了。”
  鬼面六客心里也是很焦急,铁斧现在陷入了更危险的敌人手中,要再救可无比艰难。
  站在远处山上的铁戈眉头皱了皱:“是什么人救走了铁斧?”
  祖春洋洋得意的看着被点了穴,横躺在马背上的铁斧。
  铁斧气哼哼说道:“难道你们无尘门也想得到琉璃盏?”
  “琉璃盏?我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欠我的恩情。”
  “恩情?我铁斧从来不欠人恩情,不过,我倒有烂命一条。”
  “你的烂命在我眼里还不如一只蚂蚁。你如果欠下了我这个恩情,日后只需要用钱来偿还就行了。”
  “说到底,你还不是觊觎我的琉璃盏。琉璃盏是我铁家的祖传之物,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把琉璃盏叫出来。”
  “可琉璃盏有一段时间不在你的手上,而是落在了朱大人的手里,可你却偷走了。朱大人对你有养育之恩,你这样做对得起朱大人吗?”
  “哼!你说朱大人对我有养育之恩?可笑至极。当年若不是他杀我全家,灭我族人,我也不至于从小到大无父无母。”铁斧说道。
  祖春笑道:“这是你们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我想得到的东西是琉璃盏里暗藏的那块铜钱模板。”
  “原来你也知道了。铜钱模板是害人的东西,我已经让我的一位朋友代为保管了,我绝不会交出。”
  “那这样,铜钱模板所铸出的钱你我平分。”
  “哈哈哈...祖春,你好大的胆子,连我听雨楼的东西也敢打歪主意。”来人正是听雨楼楼主朱大人。
  祖春握着铁斧的腰带猛力一抛,铁斧的身体直接撞向朱大人。朱大人右手轻轻一旋转,一股漩涡直接卸去力道,铁斧的身体缓缓坠下。朱大人看也不看铁斧,现在的铁斧已是他的囊中之物,至于祖春,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他不会让他带着秘密离开。
  朱大人双手合十,喝道:“血雨碧落。”山崖上的绿叶被吸入一股巨大漩涡里,漩涡越旋转越快,慢慢的,一团绿色的云飘在跳上。“破。”绿色云团轰的一声变成一把巨大的绿剑,绿剑带着巨大的吸引力,朝祖春飞去。
  祖春惊恐的叫道:“不。”祖春的身子被绿剑刺穿。从外表来看祖春只是被一把绿剑刺穿而已,实际上他是被无数的绿叶刺穿,有多少片绿叶,他的身体就有多少条伤口?
  祖春愤恨的看着朱大人:“朱无常,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说完便咽气而死。
  朱大人看向铁斧:“斧儿,只要你告诉我琉璃盏在哪里?我就放了你,不然连铁戈我也一起杀。”
  藏在树上的铁戈微微一惊:“朱大人要杀我吗?”实际上在朱大人杀祖春的那刻,金峰等人已经到了。
  朱无常笑了笑,说道:“几位朋友,何不现身一叙呢?”
  金峰和鬼面六客相视一笑,飞出树林。
  “还有两位呢?难道要我亲自来请你们?”浑厚的声音震的众人心颤。
  铁戈从一棵树上飞下,刘成从一块石头后钻出。“你们今天都得死?因为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
  绿剑再出,直接挥向刘成,刘成在身前舞成一道剑剑网,可绿剑还是刺了过来,因为绿剑只是一把由无数绿色叶子组成的剑,这些锋利的绿叶瞬间钻过剑网,刘成还未来得及惨叫,就被无数的绿叶剔成了一具枯骨。
  众人皆是一惊,金峰吼道:“众人合力杀了他。”
  朱无常不慌不忙的从长袖里摸出一块黑色令牌,喝道:“黑龙令在此,鬼面六客,我命令你等杀了金峰等人。”
  “是,楼主。”六人齐声道。
  六把连月刀齐出,六道人影围攻金峰。金峰惊讶道:“鬼面六客,我可是你们的雇主。”
  莫尘喝叫道:“翻云阵。”六个人,六把刀,迅速旋转,渐渐形成一把巨大的刀砍向朱无常。朱无常脸色一变,急忙暴退,然后,双手猛然运气,一把崭新的绿剑诞生,绿剑横身一挡,巨大的冲击力引得崖上山石滚滚滑落。
  一刀一剑相互僵持着,巨大的刀周围的劲气越来越弱,金峰和铁戈相视一眼,各自握剑杀向朱无常。
  金峰斜身一刺,直接刺向朱无常的左肩,铁戈握剑径直刺向朱无常的喉咙。金峰和铁戈二人同时出手。朱无常又被鬼面六客所缠住,所以现在只能腾出一只手,一只手只能保住一个地方。金峰是刺的左肩,铁戈是刺的喉咙,朱无常自然是要保住喉咙。朱无常左手一挥,直接拍向铁戈,铁戈的剑招被打乱,虽没刺穿喉咙,可在朱无常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血痕。铁戈的五脏六腑直接被震碎。
  与此同时,金峰的剑已经刺入朱无常的左肩。朱无常吃痛怪叫一声,全身散发出的强劲功力把金峰震得飞了出去。
  哈哈哈,一阵阵笑声在山谷响起。
  朱无常看向穿着一身七品官服的来人,说道:“没想到吴县令也到了,不知这次吴县令可是来助本官一臂之力的。”
  “是啊!我是来送你一程的。”
  “哦!吴县令竟然这么乐于助人,那我就给你个机会。”
  朱无常再也不再吝惜功力了,双手猛然运气,功力暴涨,鬼面六鬼已经快到极限了,现在加上朱无常功力剧增,一把巨刀变成了六把连月刀,紧跟着,六个人变成了一堆灰烬。
  吴县令趁着朱无常杀鬼面六客的间隙,吴县令鬼魅般的身影已然逼近,白皙的双手捏手成兰,无数的花瓣散落。
  “无尘花雨?我也有先天罡气。”朱无常全身凝气,全身周围形成一个气罩,无数的花瓣无论怎样的向前,都不能前进半分。渐渐地,朱无常整个人被一个花瓣围成的球牢牢包裹。
  “休得伤我义父。”一身素衣的夜心赶到。夜心猛然使出焚心大法,黑色的雾气形成的大手掌拍向吴县令的背后。
  “不要...”玉莲用身体挡住了那一巨大的手掌。
  砰!玉莲的身子被拍飞,身体被狠狠砸在石壁上。躺在地上的玉莲嘴里一口口的吐着血,双眼看向吴县令:“门主,我不再欠你的了。”
  “小莲,我们还没找到我们的儿子,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吴县令急忙松手,奔向玉莲。
  吴县令一把抱住玉莲:“你怎么这么傻?”
  “因为我欠你无尘门门主一段感情,现在,我用我的命偿还了...”说完,玉莲头一垂,从此,消香玉陨。
  夜心对着吴县令说道:“你堂堂无尘门门主,竟然甘愿屈身做同月县的县令,难道你也是为了得到琉璃盏?”
  “没错,当年我杀你全家,也是为了得到琉璃盏。”
  夜心怒瞪着双眼,恶狠狠的说道:“我要你死。”空中多出两只巨大手掌,拍向吴县令。吴县令抱着玉莲的尸体,在两只巨大的手下穿梭。“好快。”空中的两只黑色手掌消失,夜心身子吴县令一脚踢飞。
  砰!困住朱无常的花球爆裂,无数的花瓣飘在空中,美丽极了。
  “不好,有毒。”无数的花瓣都被朱无常下了毒,无比的幽香。铁斧、铁戈、夜心和吴县令尽皆中毒。
  吴县令愁苦着一张脸:“自己的一生挚爱玉莲刚刚死去,看来玉莲需要我一路陪伴,即便是黄泉路,也不例外。不过死之前,也得拉个垫背的。”
  朱无常并没有急着杀吴县令,他要把吴县令留在最后好好的折磨一番。朱无常走向铁戈,食指在铁戈的头上一插,铁戈头骨迸裂,脖子一歪,已然死去。
  朱无常看向吴县令:“无尘门门主,我刚才杀的是你的儿子,难道你不心痛。不要以为你十多年前的布局能逃过我的法眼。”
  吴县令痛恨道:“你我的恩怨,不要算在后辈身上。”
  朱无常理也不理吴县令,朝铁斧走去。
  “如果我没猜错,铁斧是你的另外一个儿子,当年我知道你的用意后,索性把你和玉莲的孩子也偷了来,不然只有铁戈一个人,他岂不是很孤单。”说着,朱无常,食指举起,准备杀铁斧。
  铁斧怒视着朱无常:“难道你不想知道琉璃盏的真正下落?”
  “不想,因为整件事都是我设的一个局。你们所谓的琉璃盏里其实根本就没有铜钱模板。”朱无常得意的笑道。
  哈哈哈!吴县令长笑一声:“谁说没有铜钱模板?当年为了让这个游戏更有意思,所以我把铜钱模板藏在了琉璃盏内,然后故意散布消息。”
  “既然有,不是更好吗?只要有了钱,整座江山都是我的。”
  “受死吧!”一直安静的夜心突然一剑刺向吴县令,吴县令其实是可以躲过的,可他没有躲,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噗嗤!一剑刺穿,吴县令笑吟吟的看着夜心:“你终于长大了,面对命运,是不是有种无力感?”
  朱无常看了看身受重伤吴县令,食指一举,准备戳下。就在这时,一剑飞到,朱无常的食指被削掉。
  “混蛋。”朱无常看向刚才偷袭他的夜心。早已冲破穴道的铁斧向夜心笑了笑,双手猛然变掌,砰的一声拍在朱无常的背上。朱无常刚才肩头和额头就有伤,现在被铁斧从背后偷袭,顿时,朱无常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似乎要裂开了。
  朱无常转身猛然一拍,欲毙杀偷袭他的铁斧。可就在这时,一只巨掌从朱无常的头顶落下,朱无常再也没有功力阻挡,轰,朱无常变成一堆肉泥。
  铁斧站了起来,向夜心走去,笑道:“夜既然无心,那我这把铁斧也会生锈的废掉的。”
  夜心投入铁斧的怀抱:“这次我们计划成功,终于除去了不该存在的那些人。”
  “从此以后,你愿意跟随我道天涯海角吗?”
  “嗯!”夜心点了点头。
  “那把琉璃盏拿出来吧!只要有了铜钱模板,这个江山将姓铁。”
  “只要你高兴,你做什么我都愿意?”夜心从怀里掏出一座透体透明的绿色灯盏。
  “铁斧,你说这怎么打开?我研究了无数次也没弄懂。”
  “难道是用火?点燃灯盏后,就会启动暗格机关。”夜心说道。
  铁斧掏出打火石,连擦数下,终于引燃了灯芯,燃烧的火焰逐渐由红色转变为绿色。
  “这是剧毒绿贵人。”夜心笑了笑:“算你有见识。如果不是事先服用解药,恐怕也和你一样。”
  铁斧的脸和手慢慢的溃烂,铁斧啊的痛苦呻吟道:“夜心,你竟然...”
  “你我都清楚,我们想除掉的人还没死完。如果我不杀你,你也不会放过我的,是不是?”
  铁斧默然,阴笑道:“既然如此,你也别想得到铜钱模板。”
  琉璃盏落在地上,摔为粉碎,露出一个铜钱模板,铜钱模板在火焰的烧烤下,悉悉索索的响个不停。终于,砰!巨大爆炸声响彻山谷。夜心、铁斧二人被炸为齑粉。
  祖春从树上跃下:“哈哈!铜钱模板如果不是我特意加工,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啊!。”原来朱无常之前所杀的并非是祖春的真身,而只是一个虚影罢了!
  “这次为朝廷铲除了听雨楼、鬼斧门和无尘门三股势力,不知道魏公公会不会升我为东厂统领啊!”祖春边走边想。
  太阳终于落下,黄昏已至,昏鸦鸣啼,哀婉的声音布满沉香谷。
  受重伤的吴县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然后摸了摸胸口上的铜钱模板:“幸好还在,不然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和朝廷合作,还真是在虎牙缝里拾牙慧。”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于成都竹鸿初笔
  后记:“凌乱的情节,一塌糊涂的打斗场面。”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微雨花开下一篇:清风的剑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