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千年缠

2013-8-25 12:20|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8203| 评论: 0|作者: 竹鸿初

  传说,在天地之外,有一座神秘的仙山,常年弥漫着浓雾,每到七夕之时,仙山上的浓雾就会慢慢退去,周围所有的飞禽走兽都会往仙山奔去。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从来没有人知道,因为这里是妖的世界。
  仙山上,常年住着三大妖族,分别是玉蝉族、刀螂族和黄雀族。这三大妖族势力相当,千百年来,谁都灭不了谁?在常年的族群征战中,玉蝉族逐渐被削弱,只能被夹在刀螂族和黄雀族中,才勉强度过了这些年。
  按照三大妖族祖先们的规定,仙山每过一百年就会重新选举一位妖王出来。三族自然都希望自己的族人能坐上妖王的宝座,于是百年的和平在黑夜中被吞噬,只剩下一堆堆森森白骨,屹立在鲜血和獠牙之间。
  刀螂族的势力范围在北山,黄雀族的势力范围在南山,而玉蝉族只是占据着几个零星的小山头和一片神秘的黑羽树林,也正因为黑羽树林,刀螂族和黄雀族都没灭掉玉蝉族。当然如果刀螂族和黄雀族全力攻击,玉蝉族自然逃脱不了被灭亡的命运,可刀螂族和黄雀族都不愿被对方算计,所以才形成了今天的两大一小的三足鼎立之势。
  黑羽树林里,一棵冲天的蛮荒树树尖直插云霄,树干粗的数百人才能抱住。至于蛮荒树的高度,从来没有人知道,真因为蛮荒树的神秘,所以刀螂族和黄雀族都不敢轻举妄动。在没有弄明白蛮荒树的秘密之前,他们是不会大举进兵的。
  蛮荒树上,一只银白色的蝉停在枝叶上,旁边纷纷站立着十多只颜色各异的玉蝉,有黑色的,有白色,有绿色的,有黄色等等,其中绿色的玉蝉地位最为高等,因为绿色玉蝉的血脉纯正,是玉蝉族中法力最高强的分支。
  银白色的蝉扇了扇翅膀,声音低沉的说道:“百年一次妖王选举即将进行,据可靠情报,刀螂族派出了暗黑流杀手,而黄雀族派出了幽冥流杀手,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暗杀黑羽。黑羽是我们玉蝉族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他的天魂咒已经修炼到罗刹级,恐怕连我也有所不及啊!”
  银白色蝉话一说完,旁边显得年轻一点的老者惊讶的说道:“黑羽竟然将天魂咒修炼到了罗刹级,竟然比阿修罗还厉害。”
  阿修罗一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名字,心里一震,向那位老者看去,淡淡的说道:“金灵长老,你就别取笑我了,黑羽师弟比我可厉害多了,从天蚕之夜醒来后,黑羽的进步非常的逆天。我看,这次妖王大选,非我族黑羽莫属。”
  一只黄色的老者缓缓地睁开了眼,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银白色的蝉对黄色老者说道:“古怪古怪长老,你可睡醒了,你的催眠幻术已经修炼三百年,现在可大成了”。
  ”禀千寻族长,我的真幻术已经修炼到亦幻亦真境界,相信能和刀螂族的幻术高手柳心一较高下。“古怪长老说道。
  千寻族长抖了抖自己银白色的翅膀,满意的说道:”正好,这次刀螂族暗黑流高手中就有柳心,你可会会他。”
  “嗯。”古怪长老点了点头。
  ”清愁圣女,你的宝贝徒儿红玉蝉现在在哪里?听说她的心音术很是了得,赶快找找她回来,加入保护黑羽的千叶流。”千寻族长说道。“”
  “禀族长,红玉蝉和白梅欢一大早就去玉液池采集甘露去了。我这就去找她们。”
  玉液池畔,一只红色的玉蝉正小心翼翼的采集着甘露,旁边的白梅欢撅着个嘴,说道:“玉蝉,你说清愁师父为什么每次都让我们来采集甘露?”
  “我怎么知道?自己去问清愁师父去。”红玉蝉头也不抬。
  白梅欢手指轻轻一点,嘴里念着咒语:“万物之心,化我所形。”白梅欢瞬间变成了一个穿着雪白衣服的仙女。
  抬起头的红玉蝉一看到白梅欢的模样,大吃一惊,正当她准备下跪时,突然觉得不对:“好啊!你个小蹄子,竟然胆敢变化成仙女的样子捉弄我。要是我告诉清愁师父,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的好妹妹,我这不是开玩笑吗?要是我有仙女天素那样美,我就不相信黑羽不会爱上我。”白梅欢的脸有些红。
  “梅欢,你不会真的是喜欢上了黑羽吧!那个骄傲自负的公子,他怎么会看上你。如果黑羽他当了妖王,那只有仙女天素才配得上他。”红玉蝉用手指戳了戳白梅欢的头。
  躲在一棵合欢树上黑羽笑道:“竟然说我骄傲自负,我有吗?如果不是因为族族内禁止异族通婚,我早就让痩婆向清愁圣女提亲了。哎!只怪我还没有成为妖王。自从我在天蚕之夜里夺去了一具玉蝉族身体后,我一直低调行事,等待着妖王大选之日。再过几天,妖王大选即将开始,这将是我天狼族东山再起的唯一机会。”
  玉液池十里外,六只刀螂快速的飞舞着,一只黑色的刀螂说道:“柳心队长,你说那黑羽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族长竟然派我们六大护法来杀黑羽。我倒觉得,仅凭饿狼的一对快刀即可除去黑羽。”
  “心石,你懂什么?那黑羽精通玉蝉族的天魂咒,而且据飞鸟探测的情报所知,黑羽竟然会天狼族的噬魂秘法。”饿狼淡淡的说道。
  柳心问道:“飞鸟,这是真的吗?”。飞鸟点点头。
  “七伤,月池,你二人觉得呢?”柳心看向七伤。
  七伤挥了挥刀:“玉蝉族这次肯定会派遣千叶流的高手保护黑羽,暗杀黑羽很难。依我看,倒不如让黄雀族的幽冥流去和玉蝉族拼个鱼死网破,等到双方两败俱伤之际,我们再来个渔翁得利。”
  “我赞同七伤哥的看法。”月池应声道。
  心石插嘴道:“可是据飞鸟的情报,黑羽就在十里外的玉液池,如果他走了,以后再想杀他,可就不容易了。”
  柳心略一沉思,拿出刀螂令牌,朗声道:“所有人听令,急速赶到玉液池。到了玉液池后,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擅自行动?”
  心石五人齐声道:“遵命。”
  呼呼!六道身影迅速腾飞,向玉液池飞去。
  黄雀族,铜雀楼里,一只千岁的大黄雀怒视着身前跪倒的一大片人,满脸怒容的说道:“酒客,你派出去的幽冥流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如果我看不见黑羽的头,你就等着进妖塔吧!”
  酒客哆嗦道:“是,圣主。”
  “那还不快滚。”圣主吼道。酒客踉踉跄跄的退出圣门,随即结手成印:“无虚大地,千里换影。”嗖的一声,酒客已经出现在幽冥流的三个杀手身前。
  三人赶紧躬身,齐声道:“拜见幽冥大人。”
  “嗯!不必多礼,屠龙,你快说说有黑羽的消息了吗?”
  “禀幽冥大人,通过白骷髅的追踪术查到,黑羽正在三十里外的玉液池。”满脸伤疤的屠龙恭敬的答道。
  酒客说道:“哦!三十里,也不算远,可我的千里换影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舞影,你的影落苍穹能携带三人吗?”
  舞影得意的说道:“别说三人,就是一百人也不在话下。”。
  站在一旁的枯梦冷冰冰的说道:“知道了还不快点,误了大事,看圣主怎么处罚你。”
  舞影微怒的看着枯梦:”梦姑娘,我这就施展影落苍穹。“
  ”云月天,影倒落。“舞影的身体出现一道白光,将酒客三人笼罩其中。呼呼的几声,四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哦!玉液池池到了,那我们就等在这儿看好戏。”柳心诡异的笑道。柳心刚一说完,四道黑影落下。
  月池撩了撩发絮,说道“这么快,舞影的影落苍穹果然名不虚传。”
  酒客四人刚一到地,法力四处蔓延,迅速发现了幻化成一只玉蝉的黑羽。“哦!竟然还有两个玉蝉族的美女。”舞影吞了吞口水。
  酒客一声令下:“杀!”屠龙三人身体一晃,已然在数丈外。
  黑羽心一惊:“不好,好强的杀气。虽然知道刀螂族和黄雀族会想方设法除掉我,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竟然连玉液池这种偏僻的地方也能找到。如果单单是自己一个人,倒能轻松逃去,可白梅欢和红玉蝉就不同了,他两的法力都不够强。”
  黑羽嘴里念到:“我心我变,无处有我。”两道绿光射向白梅欢和红玉蝉。
  “啊!我是怎么了?我的身体无形无状。”红玉蝉精道。
  黑羽用意识传音道:“二位姑娘不用惊慌,我是黑羽,刚才我用的是隐身术,黄雀族的幽冥流高手即将来到,你们还是趁隐身术在起作用的几分钟内逃走吧!”
  “什么?是黑羽大哥。”白梅欢惊叫道。
  “我们走了,那你呢?凭我的感应,这次的敌人异常的强大。”红玉蝉担心的说道。
  黑羽说道:“凭我的法力,他们想留住我还不是那么容易。”红玉蝉牵着白梅欢的手,手印一结,二人就腾云而去。
  天空中传来酒客的声音:“二位想去搬救兵,没那么容易。”酒客右手手指在空中写下符印,一声暴喝,符印四处蔓延,把玉液池的天空包裹在其中。
  砰砰的两声,白梅欢和红玉蝉的身体撞在结界上,无形的波流生出一股巨大的力道,红玉蝉二人重重的被弹飞。黑羽身形一动,左手已然抱住白梅欢,右手抱住红玉蝉。红玉蝉和白梅欢二人脸上升起一团红云。
  “唐突佳人,还望二位姑娘赎罪。”黑羽拱手道。
  红玉蝉噗嗤一声,笑道:“真是呆子,到了这个时候还...”
  “黑羽公子果然是好福气啊!左拥右抱的,你已是一个将死之人,要不让我代劳吧!”话一说完,舞影的刀足伸出,朝黑影的后背劈去。
  “小心。”红玉蝉叫道。红玉蝉嘴一张,一把赤红色的小剑被吐出,红玉蝉疾呼“变”,一把三尺长的斩月剑飞向舞影的刀足。
  斩月剑和舞影的刀足一相碰撞,当的一声,斩月剑的剑身燃起一团团九味真火,绕是坚硬无比的刀足也被烧得噗噗直响。舞影痛苦的伸回刀足,可为时已晚,熊熊的九味真火已经燃烧到了舞影的身上。舞影不甘的看着斩月剑。
  酒客咬破食指,念道:“水火阴阳,相生相克。”一道蓝色的光落在舞影身上,燃烧的九味真火瞬间熄灭。黑羽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暴喝一声:“烈焰环形,日月破辉。”无数的光环套向舞影,舞影已经失去一只刀足,现在他的速度还不到过去的两成,虽然舞影竭力想逃到与他最近的屠龙身边,可那些光环太快,仅仅是眨眼的功夫,舞影的身体被光环重重套住。
  黑羽嘴角颤动,一声吼道:“灭!”只见无数光坏瞬间爆炸,舞影的身体化为一颗颗尘土四处飘散。
  屠龙、枯梦向后急速暴退,他们根本就没想到刚来一会儿舞影就死了。酒客狠狠的说道:“没用的东西,屠龙、枯梦,你二人速速除掉黑羽。”酒客在刚才已经察觉到了山上隐匿着有六股微弱的气息。虽然柳心已经施用法术屏蔽了己方的气息,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效用就越来越差,法力超强的酒客自然能感应。
  屠龙身形一变,喝道:“屠龙斩。”身体化成一把大刀,用力劈向黑羽。周围的气流凌乱,天空似乎被劈成了两半。黑羽左手凭空清点,喝道:“暗黑之墙。”黑羽身前出现一堵巨大的黑影墙。
  轰隆!屠龙所化的大刀砍在黑影墙上,屠龙感觉自己的身体内的骨头直响,一寸寸的折断。大刀消失,屠龙口吐鲜血,身体急速下坠。
  屠龙喝道:”想就这样杀我,你黑羽还不够格。“屠龙左手聚阴气,右手聚阳气,双手交叉,喝道:”阴阳轮回,重生无边。“
  咔咔数声,屠龙的骨头又重新长出,仿佛没受过伤似的。“什么?竟然是重生之术。”红玉蝉惊讶的说道。
  “重生之术?还真让人头痛,那我现在就封印你的灵魂,看你还能不能重生。”黑羽皱眉说道。黑羽双手一合,黑影墙迅速弯曲,围向屠龙。黑影墙上的密密麻麻的封印字符闪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光芒在黑羽意识的操控下,直接奔向屠龙。
  屠龙急声喊道:“枯梦,你还在等什么?快救我啊!”
  枯梦从袖间取出阴阳扇,猛力一挥,阴阳扇上瞬间奔出无数的阴魂,阴魂化成一团团黑色的雾气,向黑羽罩去。
  “是大梦一秋。”白梅欢从袖间抽出一支竹笛,拿到嘴边便呜呜咽咽的吹奏了起来,只见无数的音符从竹笛飞出,音符慢慢的流淌,所到之处,黑色雾气瞬间殒灭。屠龙趁机逃出黑影墙。
  “暗黑大人,现在我们可以动手了吗?”饿狼对柳心说道。
  柳心说道:“嗯!不过我们得先杀了酒客。“
  “酒客可不是好惹的,我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月池说道。
  “酒客,不足为惧,我还正想吸血呢?”七伤舔了舔舌头。
  “杀,杀...”柳心六人直接奔向酒客。
  酒客暗道:“不好,是刀螂族的暗黑流杀手。”随即酒客双手碰着大地,暴喝道:“梦落之心,皆是幻物。”四处花草树木都消失不见,出现了一片无边的沙漠海。沙漠海上出现了几个太阳,柳心六人体内的水分急剧减少。柳心天空中的九个太阳望了望,笑声道:“大家别慌,这都是幻觉。那天空中的九个太阳组成的是一种名叫九阳阵的阵法。大家跟着我,就能逃出这个幻界。”
  黑羽看着柳心六人和酒客都是一动不动的,心里窃喜:“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一声吼道:“天魂咒,法正心清,神魂颠倒。”无花界内,一道道咒语飞出,一条条游鱼摇摆着尾巴,张大着嘴,露出一口丑陋锋利的牙齿,据说只要被咬了一口,灵魂就会瞬间破灭。
  酒客艰难的维持着九阳阵。九阳阵里,柳心六人朝北边边的一个太阳冲去,银白色的光芒笼罩着柳心六人,一道道光芒横冲直撞,像一把把刀剑,在六人身上留下无数的伤口。心石吃痛不下,猛然睁开眼,九个太阳的光芒都冲向心石的双眼,心石的双眼就像两个巨大的黑色深渊,不停的吞噬着太阳的光芒。
  酒客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灭!”心石的灵魂瞬间破灭。
  “心石,心石...”月池叫道。
  柳心心里有些慌了,在别人的幻术里,自己的幻术不能起丝毫作用。
  飞鸟摇身一变,身体化为一只凤凰,飞向第三颗太阳。
  酒客脸色一变:“难道他们发现了第三颗太阳就是我的灵魂。”酒客不敢多想,马上让第三颗太阳与最大的第一颗太阳变换位置。
  砰!飞鸟所化的凤凰与第一颗太阳相撞,巨大的火焰漩涡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凤凰努力的拍打着翅膀,想逃离,可不管怎样飞,也飞不出第一颗太阳。酒客喝道:“吸!”漩涡旋转越来越快,火焰越来越旺,飞鸟化身的凤凰身体上正被火焰漩涡一点点的吸走。飞鸟惨叫道:“不。”飞鸟的身体倒下,灵魂被酒客吸收,九阳阵中的第一颗太阳变得更大,更耀眼。
  柳心脸上大汗淋漓,颤声道:“酒客,我出来后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一直镇静的月池开口说道:“东方属木,西方属金,北方属水,南方属火,中间属土,按照常理,大家会以为攻击属水的北方就可以破阵,实际不然,酒客的九阳阵中,五行已被颠倒,所以,只能以火灭火。”
  “什么?以火灭火,闻所未闻。”饿狼说道。
  “刚才我也发现南边有三个太阳,其他三个方向都是两个,所以我也觉得南方才是破阵的所在。”柳心说道。
  七伤接口说道:“不管我们攻击哪个方向,其它三方都会同时攻击我们,所以,月池、饿狼和柳心,你们分别攻击西方、北方和东方,而南方,就交给属火的我了。”其他三人相继点头,分别飞向各自的方向。
  七伤身形一变,一片巨大的海洋出现在天空,波浪汹涌,闪出一朵朵浪花,浪花在炽热的高温下竟然没有融化,而是一朵朵的飘向其中最小的一颗太阳。
  酒客沉着脸,暗叫不妙。那颗最小的太阳就是自己的灵魂啊!现在想和其他的太阳换位已经太晚了,因为每一方的太阳都被牵制。
  一朵朵浪花缠绕在最小的那颗太阳上,浪花相互的连接,组成了一根长长的链条。七伤暴喝道:“灵魂锁。”最小的太阳瞬间消失,片刻,其余的八颗太阳都相继消失,九阳阵破灭,酒客灵魂被锁。
  柳心笑道:“这次多亏了七伤的灵魂锁,不然我们还真的死定了。”
  ”是啊!七伤哥还真厉害。“月池和饿狼符合道。
  九阳阵里虽然过了很久,可外面只是弹指间的功夫。黑羽控制的无数游鱼咬向柳心等人。枯梦和屠龙背靠着背,不停的阻挡着。
  月池怒道:“这都什么破事?刚一出九阳阵,就遇上玉蝉族的天魂咒。”
  “饿狼,小心身后。”七伤叫道。可为时已晚,一条游鱼的身躯瞬间变大,血盆大口猛力一咬,饿狼的身体被咬成两截。如果是真的鱼咬的,饿狼的身体自然可以瞬间重生,可这是灵魂攻击。饿狼的灵魂瞬间湮灭。
  枯梦和屠龙二人哈哈大笑:“死得好,死得好。”枯梦二人自知今日难逃一死,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嘲笑柳心等人。
  七伤咬着牙:”等我杀了黑羽,再慢慢的收拾你二人。“
  柳心向灵魂被锁的酒客看去,酒客的脸色惨白,像具尸体一样躺在那儿。“酒客,你以为我会就这样放过你吗?我就让你尝尝我的无生阵吧!”
  柳心双手迅速结印,一颗绿色的尘土直接钻入酒客嘴里,被锁住灵魂的酒客愤怒的吼道:“不。”虽然无生阵里的人会长生不老,可是他的灵魂会失去所有法力,也就意味着酒客再也没有回到自己身体或夺取别人身体的机会了。
  枯梦手一挥,阴阳扇再度打开,黑白无常出现。枯梦嘴里念着咒语,命令黑白无常道:”生擒红玉蝉和白梅欢。“
  黑无常嘻嘻的笑着,白无常哈哈的笑着,二人挥着长链向红玉蝉二人奔来。
  ”啊!“白梅欢惨叫着。黑羽急忙看去,黑无常手里拎着人事不省的白梅欢。
  ”梅欢。“红玉蝉手握斩月剑刺向黑无常。黑无常身影一退,已在十米外。黑羽担心红玉蝉的安危,急忙控制所有的游鱼咬向黑白无常。十多条游鱼咬着黑白无常身上,可二人若无其事。实际上黑白无常根本没有灵魂,他们只是被阴阳扇召唤出来的行尸走肉。
  趁黑羽分心之际,七伤吼道:”就是这时候。“七伤和月池二人化成两只刀螂,直接挥舞着刀足砍向黑羽,当黑羽发现七伤二人时,已为时已晚,噗噗两声,黑羽的左右肩双双被砍中,血流如注。
  黑羽双手垂下。七伤准备挥舞第二刀之时,清愁圣女手握拂尘赶到,大声叫道:“休得放肆。”清愁圣女长袖一舞,七伤和月池的刀足被长袖缠住。七伤和月池用力一拉,竟然不能拉动半分。柳心左手翻手一掌,一只巨大的手掌拍向七伤和月池。
  柳心见二人被困,急忙施展法术:“无上之法,为我心术。”月池和七伤二人身体周围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盾牌。
  手掌拍在盾牌上,柳心的身体倒飞。原来盾牌是柳心的心所化,硬抗一掌,身体自然被震飞。柳心所精通的是幻术,他的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可以随意幻化,而所有的身体部分中,只有心最硬,所以,他的心就是世上最强的盾牌。
  清愁圣女看了看被震飞的柳心,浅声道:“好强的心盾。”
  枯梦和屠龙二人是奉命来杀黑羽,黑羽不死或者死在刀螂族手里,他们都得死,所以,他们愿意一拼。枯梦和屠龙相视一笑,两人四掌相对,齐声道:“合欢之树。”两人的身体急速旋转,瞬间一棵满是杀气的合欢树出现。合欢树猛地飞向黑羽。黑羽眼看着合欢树就要到眼前了,可自己的双手已废,再也不能结印。合欢树的树尖即将刺到黑羽时,白梅欢的身体一晃,已经挡在黑羽身前。噗的一声,合欢树刺穿了白梅欢的身体,还待要继续刺下去的时候,古怪金灵二位长老已到,二人长发瞬间变长,死死的缠住合欢树。
  清愁圣女脸露喜色,拂尘一挥,天地尘土飞向合欢树,不到一会儿,合欢树被闪着金光的厚厚土层紧紧包裹。清愁圣女大喝一声:“土崩。”厚厚土层瞬间爆炸,合欢树被炸的枝叶横飞。
  合欢树一截主干快速朝月池和七伤飞去,月池和七伤二人急退,可合欢树的那截主干太快,砰的一声撞在月池的胸口上。月池本来就没太在意那截树干,可他忽略了那是枯梦和屠龙二人用毕生法力所化成的合欢树,可称得上是世上最强之矛,就算是柳心的心盾都不一定能承受撞击力。顿时,月池的五脏六腑都被震碎。月池无力的垂下头颅,咽下最后一口气,身体变成一具刀螂尸体。
  柳心急了,连忙施展最强幻术——幻心术。只见玉液池里的水被尽数抽空,这些水幻化成一只幻兽,幻兽张牙舞爪,向清愁圣女奔去。古怪金灵两位长老同时咬破右手食指,彼此在对方的额头上写下一个血红色的“杀”字。紧接着,二人齐声叫道:“万兽之王,为我号令。”
  古怪金灵二人额头上的杀字同时飞出,合成一个杀气腾腾的“杀”字,“杀”字一闪,化成一只庞大的食兽蚁,食兽蚁最前两颗灭魂钳动了动,直接冲向幻兽。一进入幻兽身体,食兽蚁似乎进入了迷宫,每五丈就是一个转弯,每十丈一个出口,食兽蚁拼命的奔跑,除了转弯还是转弯,古怪金灵二位长老灵魂所化的食兽蚁停了下来,眉头皱了皱,然后愤怒的一吼,幻兽身体被震得动了动。食兽蚁开始疯狂的吞噬着石壁和地面。
  哗啦!哗啦!食兽蚁挥动着灭魂钳,大口大口的吞噬着。食兽蚁的肚子永远吃不饱,也就是说它不管吃再多东西,他都会觉得饿。幻兽渐渐地越变越小。柳心眉头一皱,千万不能让食蚁兽闯进胸膛,吃掉那块镇兽碑,它可是我灵魂锁幻化的。
  转眼间,食兽蚁已经吃到镇兽碑前,镇兽碑浑身散发着一条条封魂符文,食兽蚁打了一个冷颤,然后继续疯狂的吃,可是镇兽碑前的地板无论吃多少?都能瞬间复原。食兽蚁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盯着镇兽碑,因为它能感觉到那是幻兽灵魂的所在。
  食兽蚁突然两眼发出红光,全身长出密密麻麻的嘴,上千万张嘴同时吞噬着,地板的复原能力在食兽蚁的吞噬速度下相较之下慢了一拍。食兽蚁趁着间隙,猛地一条约,一口咬住镇兽碑。柳心身体摇摇欲坠,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的痛苦。
  ”既然要吃,那就撑死你。“柳心说道。
  镇兽碑的秘文突然消失,食兽蚁一口猛吞,整块镇兽碑被吞入肚子。镇兽碑消失的秘文又再度出现,镇兽碑越变越大,食兽蚁的肚子被撑得慢慢的鼓了起来,食兽蚁痛苦的嗷嗷直叫。可它没办法,因为镇兽碑变大的速度远远的超过它的消化能力。
  食兽蚁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了,他猛的用左右灭魂钳相碰,咔嚓,两根灭魂钳被生生折断,食兽蚁两眼发出一道用毕生法力所化的精光,照射在灭魂钳上,灭魂钳瞬间暴涨,而且颜色变成暗黑。食兽蚁张嘴猛力一吸,两根灭魂钳被吸进肚子。灭魂钳像具有生命似的,合力夹在无比巨大的镇兽碑上,现在的这一夹和之前的一夹,是在是不能相提并论。之前的一夹只是普通的灵魂灭,可现在的一夹可以杀死一位媲美黄雀族圣主的存在。
  镇兽碑瞬间消失,幻兽消失,食兽蚁消失。柳心、古怪长老和金灵长老三人的灵魂尽皆湮灭。
  七伤看了看黑羽等人,人后嗖的一声便消失了。清愁圣女等人也不追赶。
  七伤带着伤走进圣门,门口的两个门卫低声说道:“黑羽没有杀掉,这次七伤护法死定了。”
  殿堂里,虎椅上端坐着黄雀族圣主。七伤低着头,说道:“爹,孩儿未能杀死黑羽,不过倒重伤了黑羽,现在他的双手已废,结不了印,自然再也没法和我们争抢妖王的宝座。”圣主点了点头。
  红玉蝉扶着黑羽,清愁圣女拂尘一卷,金灵长老、古怪长老和白梅欢三人的尸体漂浮在天空。清愁圣女道:“我们走。”
  黑狱树林,蛮荒树上,千寻族长看着古怪金灵二位长老的尸体,心里黯然神伤。千寻族长叹了叹气,哀声道:“还好,黑羽只是废了一对手臂。”
  “清愁,阿修罗,你二人在门外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来。”千寻族长朗声道。
  “千寻族长,这恐怕不妥...”阿修罗脸现为难之色。
  清愁圣女拉了拉阿修罗的衣袖,低声说道:“千寻族长这样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阿修罗无奈跟着清愁圣女走出门。
  吱呀!大门被关上。“黑羽,你是我玉蝉族千年来少有的奇才,历史上恐怕也只有弑天能和你相提并论。按照三族祖先留下的规定,族长没有参加比赛的资格...后天就是妖王大选之日,你是我族最有希望的,所以,我决定用轮回术,把我的身体和法力都给你,换言之,就是把我的身体换成你的身体,但你的灵魂不变,你也可以选择只要我的一对手臂。当然,我行将就木的灵魂一旦脱离身体,就会瞬间灭亡。”
  黑羽刚想反抗,千寻族长的身体和灵魂脱离,两只手臂飞向黑羽的手臂,千寻族长的手臂和黑羽的手臂慢慢的融合。黑羽的手指轻轻地动了一下,瞬间双手都可以动了。黑羽这时看向千寻族长,千寻族长缺了两只手臂的尸体躺在地面上。黑羽泪流满面的推开了大门,阿修罗和清愁圣女两人双眼红红的。黑羽本来要说什么?可阿修罗和清愁圣女二人悲哀的远去。
  两日后,仙山封王台上,代表玉蝉族的黑羽、代表刀螂族花心和代表着黄雀族的七伤三人分别站在三角形的三个端点上。封王台下,成千上万的各族妖兽欢呼着,他们都在期待着新的妖王,毕竟仙山已经有五十多年没有妖王了,上任妖王在一次巡察中,被刺杀。欢呼中,其中支持黑羽的最多,因为大家都对玉蝉族有好感。
  刀螂族刀皇、黄雀族圣主和玉蝉族新任族长阿修罗,三人同时上台,台下瞬间安静,三人彼此相视一笑,齐声道:“妖王,能者任之。今日,封王台上留下最后一位,就是我们的新任妖王。妖王争夺赛,现在开始!”台下一片沸腾声。
  封王台上,七伤和花心点了点头,一起动手,杀向黑羽。黑羽眉毛掀了掀:“卑鄙无耻。”刀螂族和黄雀族之前没有杀死黑羽,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联手杀了最强的黑羽,然后再决胜负。
  黑羽双手一挡,心房处的神秘字符瞬间布满全身,黑羽整个人变得像一头天生喜欢杀戮的野兽。黑羽左手一拳,打退花心,七伤斜身而进,一招繁花落拍在黑羽的背上。七伤的手刚一碰上黑羽的背,整个人被震飞。
  花心擦了擦嘴角穴,朗声道:“万物生,百灵空。”花心的身子化成一只上古刀螂,刀足一挥,天空电闪雷鸣。
  七伤猛吐出一口血来,然后站定身子,大声喝道:“归尘之心,不是归客。”七伤的身子化成一只上古黄雀,翅膀一扇,昏天暗地,飞沙走石。
  黑羽盘腿而坐,嘴里念道:“孤狼心远,大道王归。”黑羽身体化身成一条红色的天狼,猛地一吼,日月失辉,昼夜归一。
  刀皇和圣主皆是一惊:“什么?竟然是天狼族的始祖红虎狼。难道黑羽是天狼族当年逃掉的那个余孽。”
  上古刀螂猛力一劈,劈向天狼,上古黄雀大嘴吐出一团焰火,喷向天狼。天狼朝天一声长啸,用嘴一口咬住上古刀螂的刀足,尾巴一抽,焰火被弹向上古黄雀。上古黄雀躲闪不及,羽毛被燃烧了起来。黄雀扇动着翅膀,将焰火扑灭。
  天狼獠牙猛力一咬,上古刀螂刀足咔嚓一声被咬断。天狼飞身一个跳跃,将上古刀螂扑倒在地,正当准备一口咬断上古刀螂的脖子时,上古黄雀锋利的大嘴用力在天狼背上一啄,天狼哀嚎着,随即两眼金光一闪,两道银白色金光射向上古黄雀,直接射穿身体,轰隆一声,上古黄雀倒下,七伤的灵魂被地面的三角形吸走。上古刀螂转过身去,准备要逃,可天狼的速度快如闪电,一口咬在刀螂的脖子上,站在台下的刀皇急了,他飞身上台:“休得伤我儿性命。”就在刀皇要结印施法的时候,三角形发出一道道光束,直接将仙山一等一的刀皇直接灵魂湮灭。
  天狼笑了笑,一口咬下,咔嚓一声,上古刀螂死亡,花心的灵魂被三角形吸入。
  哀伤的圣主和阿修罗走上台去,朗声道:“黑羽是天狼族人。所以,此次妖王争夺赛作数。”
  天狼吼声说道:“妖王,本非我所愿,我的目的只是为我的族人报仇。”
  封王台下的妖兽尽皆被眼前的这一幕弄得头晕目眩,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狼走向三角形,写着符咒的四只蹄子踩在三角形内,大声笑道:“无尽轮回,生死不灭。”三角形的封印瞬间解除,无数的天狼族族人灵魂从三角形中飞出,灵天狼族的灵魂尽皆强大无比,瞬间便夺取了一个个肉体。不到一会儿,消失的三角形又恢复了原状。天狼站在封王台上,一声令下:“非我族类,杀!”
  无数的天狼族瞬间杀向异族妖兽,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血肉横飞。天狼看向圣主:“你不是要杀我吗?”天狼身形一移,长尾猛抽,圣主向上一跃,躲过一扫。“嚣张,孽畜,让我收了你。”圣主从腰上解下一只布袋,布袋绳索一开,时间和空间扭曲,天狼巨大的身子被吸住,天狼四脚狠狠的插进封王台,可身体还是不停被布袋吸住。地上露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眼见天狼就要被吸入布袋时,阿修罗猛力一掌拍在圣主背后。圣主稍一分神,天狼趁此仰天长啸一声:”斗移星转。”圣主奋力挣扎,可总是不能移动半分。终于,天狼一口咬下,锋利的獠牙插进圣主的身体,圣主哀怨看向天狼:“你,你...”说完垂头死去。
  天狼看向清愁圣女和阿修罗。清愁圣女和阿修罗对望一眼,朗声道:“玉蝉之梦。”
  一根根铁链破空而出,快速的缠向天狼,铁链越缠越紧,天狼痛苦的哀嚎着。天狼鼻孔呼呼的出着气,冷冷的目光看向天空中的月亮,吼道:“云月九霄,法正心空。”月光照在天狼身上,天狼身猛的暴涨,铁链被咔咔挣断。
  天狼迈着步,向清愁圣女和阿修罗二人迈去。红玉蝉突然飞到,大声喝道:“黑羽,不要。”
  清愁圣女朗声叫道:“玉蝉,快用斩月剑斩断他的尾巴。”
  红玉蝉来不及多想,斩月剑一出,一剑斩断天狼的尾巴。天狼回头怒视着红玉蝉,紧接着,天狼的身体逐渐消失,变回了黑羽。
  阿修罗急忙说道:”快用你的手心和黑羽相对。“还不待黑羽反应过来,红玉蝉的双手已经和黑羽的双手对上了,两对掌心闪着金光。
  黑羽和红玉蝉的脑中被尘封的记忆被解锁,两人柔情的看着对方。黑羽柔声说道:”前世,你缠我千年,今生,我也要缠你千年。“说着,嘴唇印上了红玉蝉的嘴,两嘴刚一碰触,一道五彩之光出现。天狼族的族人灵魂又被重新锁进三角形,因黑羽死去的人也尽皆复活。
  这时,天空中出现一张巨大儿美丽的脸。被复活的妖兽们尖声叫道:”是仙女天素。“
  天素柔声的说道:”一千年,一次缠绵,我等了千年,终于找到了继承人。红玉蝉,你善良温柔,美丽淳朴,是下一任仙女的最佳人选。现在,我赐你仙术”千年缠“。你可要好好修炼,待到你羽化之时,便是你我重建之日。还有,黑羽,你本事天狼一族的人,念在你的本性不坏,只是受了天蚕之夜的影响,现在,我施展法术,复活你的族人。“
  天素玉手一挥,一颗心飞向红玉蝉,直接进入红玉蝉的身体。紧接着,天素朗声道:”千年缠心,灵心归位。“
  天狼族人尽皆复活。
  从此,那座传说中的仙山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只知道天上多出了一颗天狼星。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于成都竹鸿初笔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