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围城风景 查看内容

杜鹃声声归

2015-7-14 09: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723| 评论: 0

上篇
  一列满载旅客的火车,正风驰电掣般地在关中平原上疾驶。哐吃!哐吃!哐吃!........
  此刻,正倚窗而坐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他叫柳云帆,刚刚大学毕业,长的眉清目朗。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笑起来稍稍上弯的嘴角,都给人一种酷酷帅帅的感觉。
  按说,云帆毕业留校的事情,已经基本确定下来了,可云帆还是谢绝了校方的好意,执意要求回到北方的家乡工作。经过学校再三研究考虑,校方最终还是批准了他的请求。
  云帆工作的问题,终于尘埃落定,他被分配回到北方家乡的绿荫中学任教,也就是在自己高中时的母校当老师。
  得到这个消息,云帆喜极而泣。在一一告别老师和同学们后,他就提起自己的行李,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回乡的列车。
  这是八十年代初期的一个盛夏,柳云帆刚满二十五岁。
  车厢里的空气很闷热,同时也漂浮着一股异味,臭味。熏的人有些透不过气来。由于人多吵闹,云帆便抬眼向窗外望去。
  此时,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炎炎的烈日,就象个大火炉,把大地烤的发白,发烫,有些地里,竟热的冒起了白烟。田野里的庄稼,早已收割完毕,只剩下光赤赤的麦茬,有些地方嫩嫩的玉米苗,已经探出头来,像个小孩子,在向云帆示意问好。
  路边的两排白杨,高耸入云。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吱吱叫着,让人更加感觉到空气的闷热烦躁。云帆觉着时间过的还真是快。想想不久以前,自己还身在南方,窗外一片绿色盎然;自己一上车,就光顾着找座位,放行李,也就看了一小会儿报纸,怎么一转眼功夫,自己又地处北方了呢?
  “好热呀!”车里有人大叫起来。云帆也觉的很热,他赶忙脱掉了外面的灰色衬衣,露出了里面洁白的背心。过了一会,云帆还是觉的热,他就拿出随身携带的几张报纸,胡乱折了几下,拼命向自个儿扇起来。
  这时候的车窗外,偶尔也有丝丝微风吹过,可连吹进车厢窗户的风,都是热烘烘的,云帆还真有些汗流浃背了。
  望着窗外路上一一掠过的行人、树木,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乡,尊敬的父母,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
  云帆的家,住在一个名叫柳上村的北方地区。村子不是很大,分为两个生产队,云帆家属于一队。村子的正北面,修了一条防洪渠,渠道又高又宽。
  每每春暖花开的时节,渠道两旁绿草青青,许多叫不上名的野花竞相开放,红的、黄的、紫的,白的。风儿吹过,花枝摇曳,很是好看。
  村子的东头,静静流淌着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河岸垂柳依依。夏天最热的日子,每到放暑假,云帆就会和小伙伴们,在河水的深处扎猛子,捉鱼虾,有时还会嘻嘻哈哈打水仗。而不远处,穿着花花绿绿的大姑娘,小媳妇就坐在河边洗着衣裳,闹着笑话。而男人们,则坐在一旁吸着烟袋,时不时还插几句嘴。
  想到这里,云帆酷酷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云帆的家,住在村子的最西头。家的门口,种着两棵柿子树。每当到了秋天,果子成熟的季节,树上便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柿子。远远望去,彷佛一盏盏火红的灯笼。
  在云帆的记忆深处,妈妈最喜欢站在柿子树旁,向着远方静静张望。她在等待爸爸回家。爸爸柳成荫,是抗美援朝退下来的军人,后转业在镇上的综合厂上班。
  所以每到节假日,星期天,妈妈就会早早做好饭菜,带着云帆和哥哥姐姐,站在柿子树旁,远远望见爸爸的身影,云帆就会和哥哥姐姐,连蹦带跳的迎上前去。
  爸爸回家了,他们全家可开心了,爸爸会为他们买回玩具,还会带回好吃的零食。后来,他们慢慢长大了。随着哥哥柳云天和姐姐柳云霞相继上学,妈妈就带着云帆一个人,每天站在柿子树旁,等着哥哥姐姐放学回家。
  再后来,小云帆也上学了。妈妈呢,依然是早早做好饭菜,来到柿子树旁,等着他们姊妹三个放学。可以说妈妈的等待,是云帆他们全家最幸福的时光。
  呜!呜!吃!——,随着一声汽笛的拉响,火车终于停在了家乡的小站。“到家了!到家了!”车上的几个孩子兴奋地欢呼跳跃,一下子把云帆的回忆打断了。
  云帆提起行李下了车,出站后,随即搭上一辆突突车(一种三个轮子的载人车),向着村子的方向奔驰而去。
  又一次站在村头的坡上,云帆有些激动,也有点难过。远远望去,门前的柿子树依旧,人却亦非。妈妈已于两年前溘然离世,让人啥时想起来,心里就不是滋味。
  此时刚刚七月,季节还未到。门前的柿子树上,只有稀疏的柿叶在飘动,而树上青青的柿子,远处还望不清楚。
  然而,令云帆难以置信的是,柿子树下,竟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是妈妈?这根本不可能,妈妈她已经走了。那么是妻子梅音,她在等待我回家吗?想到这里,云帆的心,突突地剧跳起来。
  云帆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记的梅音信上告诉过他,爸爸的身体最近不是很好,正在卧床休息。梅音怎么会出来接他呢。云帆的脚步加快了,他三步并作两步,飞一般地冲到了门前。他猛地呆住了,天哪!柿子树旁,站的竟然真是妻子梅音。
  “梅,梅音,爸怎么样了,你,你怎么会站在这里等我回家?”,云帆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看见云帆回来,梅音显然也很高兴,她说;“你,回来啦,爸的身体,已经好多了,还能下床活动了,就是他老人家,让我出来接你的。”。没等云帆接话,梅音又说;“是这样,爸说妈曾经告诉他,你很喜欢有人站在门前等你,还说这种感觉很温暖。”。
  云帆想起来了,自己曾经是对妈妈,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样的话,想不到妈把他的话,当成了圣旨,记在了心上。可自己呢,却时常把爸妈的话,当成耳旁风。有时,还忤逆他们,对他们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又差点把一个好好的家庭,搞的支离破碎,四分五裂,他真伤透了家里人的心。现在想想,真是太不应该了,是自己太自私了。
  然而,生活就是生活,再后悔再纠结也没有用,一切都是不可能重新来过的。
  云帆跟着梅音,一起走进了自家的小院。只见院内的月季,此时开的好灿烂。爸爸正在葡萄架下坐着,他怀里抱着雪儿,旁边站着秋儿。爸爸年事已高,已于一年前退休回家。
  看见云帆回来,父亲很高兴,他说:“帆儿回来啦!先喝口水坐下来歇歇吧!”。云帆冲着父亲,轻轻地叫了一声“爸!”,然后,就哽咽了。
  四岁的雪儿,从父亲怀里挣脱下来,蹒跚着向他走来,她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望着他。六岁的秋儿,则拍着小手,高兴地喊道:“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云帆抱起雪儿,揽过秋儿,他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滴落下来。
  云帆的脑海中,浮现出十九岁时,家里发生的那场变故。
  那年,云帆正在读高中二年级,再有两个月,就要毕业了。大姐云霞已经出嫁,哥哥云天在部队服役,爸爸只有到了星期六晚上,才能回家休礼拜。
  家里平时就妈妈一个人在家。国庆前夕,家里给已当连长的哥哥娶了亲。嫂子是哥哥的初中同学,下河村的韩梅音。梅音是个好女孩,长的端庄秀美。细细的眼,弯弯的眉,笑起来嘴角两个小酒涡。她性情绵柔,不但人长的甜,嘴也甜,深得父母喜欢。
  此时梅音刚怀有身孕,这让爸爸妈妈感到格外高兴。他们很快就是要做爷爷奶奶的人了,就要享受到,家庭三代人的乐趣和欢乐了。
  可就在全家沉浸在无比美好的遐想之时,一场始料未及的事情忽然间发生了。
  哥哥云天作为连长,在一次外出执行任务时,为了保护自己的战友,不幸以身殉职。噩耗传来,全家人悲痛欲绝。爸爸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妈妈也一病不起。
  嫂子梅音,更是伤心的哭天喊地,寻死觅活。云帆和大姐云霞,在悲痛之余,即要照顾好父母,还要担心嫂子,怕她出了什么事情。极度的悲伤难过,让这个往日充满了欢乐的家庭,顿时陷入了一种,无比混乱的不知所措之中。
  但是,日子还的往前过。百般无奈之下,爸爸做出了一个谁也料想不到的决定。为了嫂子梅音和腹中的孩子,等云帆高中一毕业,就回村同嫂子梅音完婚。这样一来,亲骨肉不用分离,一家人又可以得以团圆。
  云帆以前是听有人说过,附近村子里,有这样一个风俗。要是哥哥不在了,嫂子若不愿再嫁,就由弟弟娶了嫂子,这在当地农村,被叫做续亲。
  可真当知道这样的事情,也落到自己头上时,云帆还是一下子惊呆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接受父亲这样的安排。况且自己早已心有所属,在学校暗恋上一个名叫高雅的女生。
  提到高雅,云帆就格外兴奋。她是他们班里的副班长,人长的挺漂亮,瓜子脸,白皮肤,眼睛又黑又亮。高雅是个好女孩,学习好,人品好,为人温柔善良。
  虽说是县城里的女孩子,却从不自傲。高雅的爸爸妈妈,都是当年的老三届知青。爸爸高树林,在县工商局当局长,妈妈梦新月,是县医院的医生。
  可在高雅身上,却看不到半点城里女孩,固有的娇气和优越感。她对每一位同学都一视同仁,关怀备至。时不时还帮助农村来的同学复习功课,送他们一些学习用具。
  高雅在班里的威信很高,云帆和她都是学生干部,所以接触的时间就比较多。加上又都比较喜欢文学和音乐,也能谈得来。一般没开完班委会的时候,他们也在一起畅谈文学,评论音乐。
  云帆从刚上高中起,就暗恋上高雅。他也明白自己是农村来的,真想要和高雅结婚,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太门不当户不对了。可是没有办法,自己就是喜欢高雅,真心地喜欢。
  云帆打算好了。等自己高中一毕业,就立刻去县里找二叔柳成行。让叔叔设法为自己谋一份工作。时机一旦成熟,他马上向高雅表白,谁曾想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所以,当云帆听到爸爸,做出了这么一个重大举措,他人整个儿傻掉了,呆掉了。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呀!所以他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任谁叫也不开门。妈妈呢,她也心疼云帆,可她实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悄悄自己抹着眼泪。
  就这样,云帆把自己关进房间整整三天,人也瘦了一大圈。他终于肯出来见人了,也肯吃饭了,只是还不大愿意同家人说话。
  是啊,云帆心里苦啊!可他不愿意又能如何?看到嫂子伤心的一次又一次昏死过去,爸爸妈妈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样子,云帆感到自己的心,都快要碎掉了。
  想想哥哥云天,从小聪明懂事,虽说只大云帆三岁,可好吃好喝好玩的,全尽着云帆,只要是云帆有事,他就第一个往前冲,保护弟弟不受人欺负。云帆是家里的骄子,父母的宠爱,哥哥大姐的呵护,让云帆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亲情的温暖与幸福。
  现在,爱他疼他的哥哥云天走了,大姐云霞早已为人妻,为人母,她有她的家庭需要照顾。妈妈身体不好,受到这么重大的打击后,身体状况就更差了,一天不如一天。爸爸还有工作要干,要养家糊口。家里一个病着,一个有孕在身,谁来照顾他们呢?家里一大摊的活,该怎么办?
  思前想后,云帆终于含泪答应了这门婚事。云帆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他不能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倒下。哥哥已经走了,他要替哥哥尽职尽孝。他也不能让嫂子梅音,和她肚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那样怎么对的起九泉之下的哥哥。再说那孩子,也是哥哥的唯一血脉,他们柳家的亲生骨肉。
  两个多月的时间过的很快,云帆毕业回到了家。三个月后,在爸爸妈妈和村里人的张罗下,云帆同嫂子梅音,结为了夫妻。
  至今还记的,自己结婚的那天,是个三月的中旬。那天的天气非常晴朗,阳光灿烂。村子里是从未有过地喜庆和热闹。村头粉的杏花,白的梨花,开满了枝头,田间的桃树,也露出了红红的笑脸。
  杜鹃鸟,早早就卧在电线杆上,它在不停地呼唤;“布谷,布谷,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村头大道上,村民们把锣鼓,敲的是震天的响。
  一群孩子欢叫着,蹦跳着,跟在迎亲的队伍后面,一个个兴高采烈,喜气洋洋。但此时云帆的心情,说不清是该喜还是该忧。
  突然就有那么一瞬间,云帆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高雅美丽的面庞。云帆感觉她就在自己眼前。云帆的心,突地就那样刺痛了一下。……
  忘不了小时候,常常听母亲讲,在他们乡下,人们常常把杜鹃鸟叫布谷鸟,还说它是益鸟,是捕虫能手。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到处便可听到“布谷,布谷”的阵阵鸟啼声,它是在催人们不误农时,及早春播。
  到了小麦快要收割的季节,杜鹃鸟又会再次飞出来来,她喊着;“算黄算割!算黄算割!”,意在提醒人们麦子熟了,准备收割。
  稍大了一些,还听到了一个传说,也是关于杜鹃的。说是周末年,蜀地有一位名叫杜宇的国君。他在位期间,教民务农,很得人心。后来不幸被奸人害死,冤魂化为了杜鹃,也就是布谷。
  每当春末夏初的清晨,它就会提醒人们:“布谷”、“布谷”。而其鸣声,似有诉不尽的哀怨,也引来多少骚人墨客的愁思。自暮春至初夏,于田间地头山中,日夜悲啼,叫的嘴中流血,声若“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哀婉凄侧,动人心腑。喊道最后精疲力尽。鲜血撒于干枝,便化为遍地的杜鹃花。
  进入初中,看过李白的诗,他在《宣城见杜鹃花》中写道;“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还有他的《蜀道难》;“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是啊,“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那一阵,云帆一边走一边想,他感觉自己的身与心,就像是一只杜鹃鸟,在空中飞啊飘的,迟迟不愿意落下来,他也不知自己,该往哪个地方着落。而耳旁杜鹃的声声唤归,让他痛,让他悲,也让他流泪。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放飞出去的心,真正的归来……
  云帆总算是和嫂子梅音完了婚,他们婚后的日子,过的平平淡淡,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像平静的湖水,没有交汇,荡不起半点波澜。时隔半年后,云帆就听说高雅的父母调走了,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工作,而高雅,也跟着父母一起走了。
  云帆向往美好的爱情梦,彻底地破灭了。他觉的自己同高雅还真是无缘,他该爱时也爱了,可是最后却还是走散了。所以他也就下定决心和嫂子,不,现在应该是妻子梅音,好好的过日子。
  白天他们双双下地干活,晚上,梅音坐在灯下赶制小孩的衣物,云帆则在一旁看书,练笔。妈妈的身体,渐渐好转了起来,爸爸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们的这个家,已经从阴影里,慢慢走了出来。
  一个秋日绵绵的早上,梅音为柳家生下了一个男孩。小家伙长的真像哥哥云天,大眼睛,高鼻梁,宽额头,还真是可爱。全家人非常高兴。云帆为他起名柳如秋,小名秋儿。看着爸妈欣喜若狂的样子,云帆感觉自己,对爱情的牺牲还是值得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就在秋儿快一岁的时侯,高考制度突然恢复了,这对云帆来说还真是一个好消息。云帆备战了一段时间,去参加考试,却因发挥失常没有考上。云帆有些灰心了,他觉的自己不是那块料,就想放弃高考,专心地种地、干庄稼活。可梅音不那么想,她说;“你底子那么好,放弃有点真太可惜了”。幷督促他继续用功复习,明年继续高考。
  就在秋儿近一岁半的时候,云帆发现正在厨房做饭的梅音,突然呕吐起来。云帆被吓坏了,他拉起梅音要去看医生。梅音却笑了:“傻瓜,我没病,是你有孩子了!”。
  “真的!”云帆高兴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他跑上前去准备拥抱梅音,不料梅音先红了脸:“去,去,去,丢人,就不怕妈和秋儿看见!”’。
  这一年夏天,云帆又参加了一次高考,但还是差几分没考上。梅音已经开始显怀了,可她还是坚持干这干那,并时不时督促云帆复习功课。云帆拗不过梅音,就静下心来,继续坚持复习。
  一个雪花飞舞的傍晚,梅音为云帆生下了一个女儿。云帆的眼睛,梅音的嘴巴,真是一位美丽的公主。云帆喜出望外,他为女儿起名叫柳如雪,小名雪儿。小雪儿的出生,为云帆带来了好运。
  又一个春天降临了,云帆为梅音写下了一首小诗:当冬天的脚步已经走远,你悄然来到了我的身边;我本想送你一片绿叶,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这篇小诗不久就被一家报刊录用,并刊登出来。同年的八月,云帆接到了南方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
  此时的雪儿,已经快十个月了,开始牙牙学语。三岁的的秋儿,拉着玩具车,在院里高兴地跑来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喊;“爸爸考上大学了!爸爸考上大学了!”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自从有了秋儿和雪儿,爸爸和妈妈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硬朗。他们这个家,时不时会传出阵阵开心的笑声。.......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蓝色许愿盒下一篇:错过了公交站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