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民间传奇 查看内容

假枪

2015-7-24 11:52|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50843| 评论: 0|作者: 王惜言

  我见过一些外表看起来异于常人的人:他们的皮肤白得惊人就像是刚刚从白色的染缸里面爬出来,他们的头发也是白色的,甚至他们的眼睛的颜色也极大的异于常人。我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外国人,因为我们A地人都是黄色人种。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并不是什么外国人,他们说着流利的本地话,生活习惯也和我们没有任何区别,他们只是得了一种叫做“白化病”的病。在没有见到那些人之前我对这种病的了解一无所知。好奇心促使我查阅了有关那种病的资料。原来那是一种遗传病,是因为人体缺乏黑色素而引起的,世界各地都有这种病。但实际上,在A地,我见过的白化人并不多,虽然我经常四处走动,和各式各样的人群打交道。
  冒顿就是这样的白化人。皮肤、头发都非常的白。走起路来像是一团白云在贴近地面移动。往往,一出门,冒顿就要吸引各式各样的眼光。所以,冒顿极其不情愿出门。但是他本身又不得不出门走动,因为他还是一个高二年级的学生,因此他每天必须按时上下学。一般而言,每次出门冒顿都会戴一顶鸭舌帽,一来是不想吸引那些没完没了的讨厌的目光,二来是遮光-----白化人有些惧光,有些时候他们是眯着眼睛看东西的。
  这天冒顿像往常一样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位置上。但是一个冒失鬼突然从背后把他的帽子扯了下来。扯下他帽子的是一个叫做尔比的家伙。这家伙是新转进来的插班生,听说是因为在原来的学校里不守规矩后来混不下去才来的这个班,平时大家都叫尔比“混世魔王”,因为他实在太会惹事了。
  “伙计们,快看,快看我发现什么了!啊噢--!原来是个僵尸,我还奇怪为什么老是戴着帽子,即使是在教室里也不肯拿下来。”尔比站在一群人中间夸张地笑和叫起来。
  “说谁僵尸呢!”
  “你们看,他生气了。他这个样子更像是一个僵尸,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莫顿跑过去推了尔比一把,这可把比尔激怒了,他们动起了手。最终冒顿被尔比狠狠地压在身子下面,被他用手狠狠地抽着屁股。
  他们打斗的时候,把旁边女同学桌子上的草莓弄翻了,草莓全都被处于劣势躺在地上的莫顿压坏了,草莓汁沾了他一身,白色的衣服全都变红了,还有他的脸上也沾了不少的草莓汁。
  放冒顿起来后尔比笑得更狂妄了:“沾了这些红色的血液,现在你更像个僵尸了,快撒泡尿去照照吧。”
  自那一次打架后冒顿每次看见尔比都会远远地躲开。可是每次下课,只要尔比从冒顿旁边经过都会在冒顿的后脑勺上狠狠地拍一下,并且哼笑着说一句“僵尸。”然后得意地走开。有时候尔比闲得没事做也会特意走到冒顿身边来,在他的后脑勺上拍一下,然后照例哼笑着说一句“僵尸”后得意地走开。尔比好像从这种挑衅中得到了无限的快乐,因为每次他的这种行为都既能够逗全班同学一乐,又能在全班同学面前羞辱“僵尸”冒顿。即使久而久之渐渐地全班人都慢慢地习惯了他每天这种无聊的游戏,他还是会自觉不自觉地习惯性地在冒顿的后脑勺上拍一下。
  而冒顿对于尔比这样的行为则一直默默地隐忍着,虽然很多次他都有一种想冲过去把尔比狠狠地打一顿然后踩在脚下的冲动,但他控制住了,因为他知道他很难成功,他根本不是尔比的对手,结果很可能获得的反而是更多的羞辱,所以,现在冒顿只有忍气吐声。
  直到有一天这种尔比频频挑衅冒顿默默承受的局面已经不能再继续维持下去了。这天班上转来了一个人,是个身材高挑的女生,长得极其漂亮。班上的男生都乐开了花,甚至平时沉默寡言的冒顿也突然感到莫名的快乐。是的,莫顿几乎是在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女生,莫顿绝得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美妙到无法表达。但同时他又感到很痛苦:同学们还会继续嘲笑自己,尔比那个混蛋还要继续羞辱自己,就当着自己喜欢的女孩的面。他觉得再也无法继续默默地忍受了。
  当这一天尔比再次走到冒顿后面打算要拍他后脑勺叫他“僵尸”的时候,冒顿再也忍不住了,他站起来捍卫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他们又打起来了。过程很悲壮,因为冒顿被打掉了一颗牙齿,流了满嘴的血。当然,尔比好像没有占太大的优势,虽然他赢了,可是他的小弟弟被莫顿狠狠地踹了一脚-----疼得他要命,像杀猪一样的嚎了老半天。这次两人都进了办公室挨了处分,因为这次打得太凶了,被班主任知道了。
  可是这次之后尔比再也不走到冒顿身后拍他的后脑勺再叫他“僵尸”了。
  周末的时候尔比和一大伙人在路上拦住了冒顿,他要好好地出出心里的恶气。
  可是莫顿早有准备,自从那次在班上和尔比大干了一番后,他就在书包里偷偷的藏了一把手枪。
  “僵尸,今天你爷爷我要叫你好好尝一尝小弟弟被踢的味道。”尔比恶狠狠地拿着自己的拳头在冒顿面前晃了晃,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眼白上的血丝清晰可见。没等莫顿开口,那些人就冲过来了。来得太急了,冒顿慌忙从书包里拿出手枪,朝着一个人“砰---”地开了一枪。
  这一枪把所有人都吓得愣在了原处,尔比那帮人纷纷回头看自己的伙伴,看到底是谁受伤了。没有一个人受伤。
  “是假枪!兄弟们狠狠地揍他!”一个人反应了过来,喊道。
  是假枪,冒顿拿的确实是一支假枪。这种枪是在紧急情况下防身用的,开枪后的响声很大,就像是真枪一样,但是根本射不出子弹,因为子弹是一团火药,在枪膛里就已经爆炸了,从而制造这么巨大的响声,吓退对方。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冒顿有些慌了,直接举枪射向了对方,正确的方式应该是举枪向天空射击,这样才难于被看出破绽来。
  冒顿在医院住了好几天才来上课,头上还缠着绷带。
  尔比的账已经算完了。
  可是这天放学后冒顿在一块广告牌下等着。当尔比和一群人说说笑笑地走过来的时候,冒顿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朝着尔比扣动了扳机。子弹准确地射在了尔比的胸膛上。
  这回不是假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醉花阴下一篇:黑沟门轶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