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围城风景 查看内容

错过了公交站

2015-8-13 16:59| 推荐: admin| 查看: 27163| 评论: 0|作者: 孚悦

  走进人群,一具尸体就躺在五米外。他扫视一周后靠进尸体,一条条线索记录在他的小本子里。
  星期五14:28,无脉搏确认死亡。尸体后背着地,后脑撞击地面血迹满地。宽松的家居休闲装。面容三十五岁至四十之间。尸体旁的棉拖鞋与死者脚上另外一只材质和款式一样,鞋底沾着白色毛状物。离鞋一米左右一架黑色铁栏杆倒在地上,栏杆上绑着绳梯。顺着尸体落下的轨迹抬头往上看,数到第十二层,看到阳台上没有栏杆。与本栋楼其他栏杆比较后判断尸体旁栏杆正是十二楼阳台上缺失的。死者与十二楼有密切关系。
  离开尸体后退到人群中,仰头看到的这栋点式高楼共三十三层。此栏杆所属的阳台位于高楼的凹型采光槽中。根据住宅户型知识判断此类阳台为“生活阳台”连接着厨房。脑海中的片段将死者与十二楼的此套住宅联系在一起,他决定上楼查看。
  转身退出人群,一个表情吸引住他的思维——焦虑。像是在期待什么而不知所措。身穿粉色睡衣,长发没有整理就扎成一辫,左手握着右手、右手捏着左手,面容年龄约二十六七岁。
  看到有人出来,她转身走向高楼的单元门。不约而同他也要上楼,正好借她开门顺道进入楼房。
  电梯厅装修很华丽。满墙的镜面让业主时刻不忘整理自己的形象。她背对着他,镜子暴露着她偷偷用余光打探着他,或者说是周围。进入电梯“十一楼”被她按下了。并不是因为他要按十二楼正好她去十一楼而惊叹巧合,而是思维在看到十一楼这个按钮对她的身份产生了好奇。电梯门打开她大步离开,即使是棉拖鞋他依然能闭着眼听出她走了多少步后有了钥匙开门声。
  十二楼一共八户人。他敲着1206号门,一分钟后仍没有动静,转身从楼梯下到1106。
  门铃停止后门开了,探出一双焦虑的眼睛。虽然一路同行他还没自我介绍,从上衣口袋掏出警察证。它常有通行证的作用,就是告诉这双大眼睛粉色睡衣的女主人“警察需要你协助调查。”
  她在犹豫是否一言不发就关上门,警察先生率先打破僵局:“打扰了女士,我想借你家的阳台看看十二楼的情况。”关门有时在警察面前行不通她肯定知道,闪身站到一边就是默许“请便”。
  警察从厨房走出站在阳台,地上的死尸只有手机大小。转身仰头清楚看到楼上的阳台栏断裂的痕迹,可以确定死者是从十二楼的阳台掉下去的。
  警察走出厨房,向女主人询问是否听到什么声音,例如吵架、打闹等。她摇摇头流利的说着:“没有没有!”
  说完:“好,谢谢你!”警察先生走出门转过身礼貌的鞠躬告别。在她鞠躬回敬时,警察的目光从她的发梢顺着后背打探到客厅中央的白色绒毛地毯。
  等她说完:“您慢走!”警察顺着楼梯慢步走出楼房,心里洋溢着压抑不住的喜悦已至兴奋:“一切竟然这么巧,是天意啊!”
  到了警局已是15:48,他安排工作人员查询了1206住户的资料。死者已婚,已联系到其夫人张太太。四十分钟后死者的妻子张太太来到警局,虽然她的眼睛像是大哭了一天那样红肿而布满血丝,但是他心里十分肯定那是假的,来众目睽睽的警局总得利用眼泪做点什么掩人耳目!
  她走进警察的办公室坐下。警察站起身走到门口扣上门。转身紧紧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说:“真是天意,你老公摔死了!还没等我设计害他,上天就让他死了。”她也心花怒放并抑制声带低声说:“他的财产就是我俩的了!”警察整理整理衣着打开门,让小李送张太太去认尸。
  18:30的城市道路像瘫痪了的腿,尽管麻木不仁也丝毫没有抑制此时警察先生内心的喜悦,坐在车里听着“justabele”心情随着脑海里银行卡账户金额震旦。
  回到小区停好车,警察先生再次走到死亡现场一看。地面已经清理干净,只剩爆烧纸钱留下的印记。他拿出钥匙打开单元门,在电梯厅照照镜子,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脸像此刻这么青春饱满。关上电梯门按下“十三”悠然自得的感受着电梯的重力加速度。
  打开1306的门,她已经迫不及待扑上来抱住我们的警察先生,双腿夹住他的腰。如果他是一头斑马,身上的每一块肌肉肯定都逃不过她的血盆大口。一个湿吻后在她耳根发着性感的低音:“张太太,你老公才死了几个小时,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到我的房间,你真的很急吗……”
  她颤抖的声音组织着:“逛街逛到你的房里,这种做贼的日子,我厌倦。是上天要他的命!三天前和你在床上,我就诅咒他趁早死于非命,果然老天应验了,今天他摔死了。”
  警察好奇的问她:“你知道他有情人吗?”
  她一副漠不关心的姿态:“谁在乎!我只关心他的钱。”
  “他的情人就在你楼下1106。”他把案件中的秘密直白的告诉她。
  她惊讶的表情并没有出乎警察的预料:“就在楼下!这家伙倒是很直接嘛。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道理看来不止你懂,他也懂,不过现在只剩你懂了!哈哈。”
  “他今天就是偷情后从阳台爬回去,栏杆断了,摔死了。”案件的真相透他似乎已经明了。
  “他还真够胆。那个贱人也不知道拿去了多少钱!”她嫉妒心开始作祟了。
  “我已经有注意了,把死亡案件联系到她身上,让她翻不了身。你等着看吧!”警察胸有成竹的给她留下一个悬念。
  第二天,借工作之便他将1106的女主人带到警局协助调查。编造出所有线索矛头指向她是杀人犯。
  她恐惧的辩解着不是她做的,她没有杀人。
  半小时后她妥协了:“好吧,我不确定是不是他!我在洗澡,感觉有人在注视我。我走出浴室,身后有双手捂住我的嘴巴。我挣扎着喊不出声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让我别叫,否则就会要我的命。我被他用浴巾蒙住眼后强奸了。他威胁我不能报警,否则会雇佣更多的混混强暴我。我缩在床上不敢出声不敢动。听到叮叮铛铛的声音后,房间里静悄悄的,我解开浴巾,房里已经没有人了,入户门依然是反锁着的。朝着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到了阳台一看,发现一楼地面躺着个人。我不知道他谁谁!我抬头上下打探,发现楼上的阳台有断裂的痕迹,我猜他是从阳台爬回去的时候掉下去了。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下楼去围观,确定人已经死了,才回到家里。脑子一片混乱恐惧不知所措。”
  “我是不会理会你的胡言乱语,留在你身上的东西并不是强奸的唯一可能,你们可以是奸夫淫妇,现在已死无对证。”警察明摆着表现出一副饿狼的形象。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眼神他顿时有了要把她站为己有的欲望,她白嫩的肌肤就像水蜜桃一样诱惑着我们的警察先生。
  此时我已经无聊至极,对“月老”设计的这一幕幕情感纠葛恶心。迫不及待下一个死亡的名单立刻出现,我才好不择手段的发挥着杀人本领。
  调查结束,警察先生开着车送1106房主回家。如果你相信只是顺风车——大家都住一个小区同一栋楼,那么警察先生伪装的本领算是火候相当了。
  一只普通的香烟,加上是在自己的车里,陌生的女乘客又怎么会介意,更和怀疑扯不上一点边。警察口中喷出一个接一个甜饼圈似的烟气,如果没有和“见色起意”四个字联系着,那么这个技术绝对值得鼓掌。头几个烟圈在女乘客的脑海里还清楚的数着,当然已经记不清是从第几个圈开始她的眼皮已经像五指山一样压着猴子怎么也翻不起来。寂静的郊外一角算是警察的帮凶,提供他在车中得逞阴谋的场所,女乘客依旧美梦般熟睡。
  停好车,他特意走楼梯,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他背着这个女人回家,她可是本栋1106的女主人。
  回到家,把战利品放到床上,正准备拆掉封面欣赏一番。这位女乘客、1106女房主醒来了,身处陌生的空间迫使她恐惧的叫喊。他拿过枕头阻止着响亮的噪音干扰他人休息。声音果然没有传出去,这招比隔音玻璃有效得多。也因为太有效,她连呼吸声也没有了,或者以我们警察先生的专业术语说——无脉搏震动,确定死亡。
  他似乎明白了,找了纸笔。在纸上写下:5+2=?他抓拍头皮、揪掉头发,就是算不出答案是多。我也明白了,他意识到自己此时智商极低。如果连7都算不出来,那么他的智商显然最高也就到6了。
  抽着一支烟麻痹自己,锁“嗒嗒嗒”声中门打开了,他饥饿的张太太来了。如果没看到床上白皙的皮肤比自己嫩,她应该没有这么冲动,敢和刚杀人不出血、智商最高只到6的警察先生肉搏,仅凭她十指一厘米长的锋利指甲,自然是被警察先生一枪击毙。
  短暂的一刻钟,死亡名单上的两个生命已轻松被我夺去。我自认为对工作尽职尽责,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喜欢我。说到财神,他香火鼎盛,去到哪里都有人匍匐在他脚下。我每天才出门,十里开外的人就已经大喊:“死神来啦,快跑!”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再说……
  等等,看看警察在干什么。好的,对,拿起手枪,对准自己太阳穴,扣动扳机“嗒”的一声,没子弹!
  “听到我的弹指声后,你就醒过来。‘嗒!’”我的耳边传来一个熟悉老头的声音。
  睁开眼,一位长胡须、大眼镜、白衣大褂的老头在看着我,我记得他是我的精神病医生,我问道:“大夫,我是谁?”
  “这次,是警察!”我的医生边记录边回答道。
  “又失败了!这是第几次失败了?”我短暂的记忆回来了,我是精神病患者“人格分裂症”我不定时的消失,另一个我占据我的躯壳。我的心里医生告诉我,我要回去杀了所有的我,我才能长久占据我的躯壳。我只知道照他说的做,我的病才可能治好。他每个月为我催眠一次,让我回到意识里,在那里我的任务就是杀人,杀掉所有我看到的人,那些人都是另外一个我,在那里我是死神。
  “这是第18次失败,希望一个月你能杀光所有人,休息吧!”医生扒开我的眼睑查看后说道。
  死老头你又背对着我。我的枪,给我,你这老头,干嘛绑着我。放开我,我是警察!
  “你不是警察,你叫玥玥。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你生病了。”老头转过身对着我说。
  什么玥玥,小姑娘。我叫赵鸿威,我是警察,编号1306,放开我。
  “护士,拿镜子来。”老头召唤着护士。
  “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是谁?”老头用镜子对着我。
  怎么会这样,我叫赵鸿威,我是警察,编号1306,放开我。镜子里面的小姑娘是谁?
  “她就是你,你就是她。她叫玥玥。”老头的话我已经记不清了。
  医生,怎么了,我又犯病了吗?
  “是的,玥玥,刚才你变回警察了。”大夫习以为常的笑道。
  我是玥玥,两年前被人强奸,之后我就经常这样犯病,我很害怕!
  “你要坚持,你会治好的。”我再一次看到老大夫坚定的眼神,我并没有相信他的话,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脱口而出:“医生,你也是我幻想出来的?……”幸好紧急刹车,一只皮鞋蹦蹦跳跳踩到我脚,我才回过神听到公交车喇叭中:“533医院到了,上车的乘客请主动投币一元……”急忙从后门下车。
  阴雨绵绵的早晨,如果不是忘记带手机,我才不愿转身冒雨再次回家,就不会遇到迎面而来紫色雨伞下粉色连衣裙高跟鞋美女。满脑子“量子纠缠”效应般映射着她修长的黑丝美腿。如果科学家没有发现量子力学、平行宇宙,她的身影只能随雨中的微风飘散在我的身后。
  我设想着她是量子构成的,构成她的粒子同时也在构建着另外无数个世界中的她。那么她的身体就不止是她的:她可以是因为被强奸而精神分裂的十六岁女孩玥玥;也可以是借助医生催眠治疗回到意识里面去大开杀戒的死神;还可以是那个被人从1206阳台爬下强奸的1106女房主;或者是血盆大口的死者夫人张太太;还有那个迷奸了自己幻想出来的1106女房主的警察。
  量子的世界是奇妙的,它能让你生存在“人格分裂”的世界而毫无察觉,每天自信满满登上公交车,为了理想和信念努力工作完太阳的升起到落下,结果我错过了在学校门口的公交车站下车。
  “老师,这就是我迟到的原因,说完了!现在我能进教室坐到我的课桌上课了吗?”英语老师听完我迟到的理由后惊讶的说了声:“OhmyGod!Pleasecomein!”
  文章解析:此短篇小说采用“悬疑”构思。写作手法以【(悲惨、冷漠、黑暗)与幽默】之间的强烈撞击,产生出鲜明的对比,使文章出现了多次转折和新奇。
  文章以一个笑话式的喜剧结局:一切都是上学迟到学生解释“迟到的理由”。实则是利用笑话来包裹住现实的残酷和扭曲的社会意识形态。
  一个上学时期性发育阶段的男青少年,某天出门上学正巧遇到一个性感美女,从而对女性产生性幻想。但是在“他只是一个学生‘这个现实面前,内心的激情与无奈像矛和盾在斗争着。幸运的是他有所热爱的物理学——量子力学和平行宇宙,才可以利用幻想来满足自己对性的幻想和好奇。
  于是一个死者出现了,正是从阳台爬到楼下强奸了女主人的1206的男房主。此人正是学生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为实现自己性幻想”而设想的头号邪恶罪人。当然1106女主一身粉色睡衣,自然是学生雨伞下遇到的性感粉女郎。邪恶头目强奸完之后无故死亡,是象征——不负责任,逃之夭夭。正是充满性幻想学生此时的心理写照。
  加之而来的就是出轨,充满黑暗的警察,迷奸。无不展示着学生此时内心的黑暗和对性的无限向往。终于一切都满足了,他要全身而退,便把所有邪恶的思想,罪恶的事件都推到一个患有精神病的虚构人物“玥玥”上。可怜就连他再次虚构出来的玥玥也摆脱不了再次被强奸的命运。
  终于,若不是公交车的大脚皮鞋让他清醒过来,他是否依旧性幻想下去,以至于他的自问“医生,你也是我幻想出来的吗”
  真相总算在幽默的“迟到借口”中大白了。我们笑了,这只是一个笑话。我们是擦着汗笑的、是庆幸的笑了!幸好他只是幻想。
  “性幻想、性早熟”这个在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今天,我们应该如何教育好青少年,才是真正属于文章背后的秘密,那个再也笑不起来的秘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杜鹃声声归下一篇:昭君之怨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