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飘飞的天使

2015-10-20 18:52| 推荐: admin| 查看: 11923| 评论: 7|作者: 小桥烟雨

  6月的校园,蔷薇花疯一样的开。红的如霞、白的如雪。我和多多手挽着手,走在芬芳的小路上,却谁也不说话。离别的日子近在眉睫,我是注定要回到妈妈的身边。她创办的双语私校正缺人手,我也喜爱那些训练有素的孩子们,也想念妈妈那一园的玫瑰花。可是多多就是不答应跟我走。父母早逝的多多是伯伯靠卖报养大的,现在他中风在家。多多说她很爱很爱我,可是伯伯离不了人的。多多说这话时声音小小的,大大的眼里是满满的泪水,在月光下闪着莹莹的光。她就这样的楚楚可怜又楚楚动人,我将她搂在怀里,凭她的泪水打湿我年轻的肩。
  所有的同学都走完的时候,多多才送我去火车站。隔着车窗,我握住多多小而柔的手,它是那样的凉,像多多大滴大滴流下的泪。缓缓启动的火车,最终还是把我们分开了。多多在月光下跑着,有风吹起她长可及地的裙裾也扬起她长长的发。我不放心的大声喊:多多,别跑。她站住了,在那个空荡荡的车站上,娇小孤单的多多在渐渐的变成一个黑色的小点……
  母亲的学校是规范的也是现代的。做为校长助理的我,工作是紧张而繁忙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喜欢潜入妈妈的玫瑰园,黑夜那时给了我黑色的玫瑰,我却没办法送给我所爱的人。爱上多多是在刚入校不久的一个周未,记忆中的那天月光倾城,静谧的校园忽然回荡起悦耳的笛声。是周冰倩那首著名的《真的好想你》,笛声如泣如诉,引的好多学兄驻足和唱: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黎明,追月的彩云吆,也知道我的心,默默地为我送温馨……。那时月色正浓,多多就在那梦幻般的月光里横笛站着,披着一身的月华,那长的发、长的裙和那华美的音符,让楼下的同学报以热烈的掌声,那一刻我真想说:上帝呀,你见过天使吗?
  我的天使在通讯发达的今天却不可以常常给我联络。她替伯伯暂时经营着那个小小的书报亭,很难想像小小的她怎样将那些大捆的报刊运回来又卖出去,还要精心的照顾卧床的伯伯,她很少给我电话,只是偶尔有信寄来,我很想她。想她的时候我就去找外籍教师柔兰,她是位中印混血儿,却生长在美国。她那头浓而卷的长发常常让我费解,怎么会这么多?怎样才能把它们管理的一丝不苟?柔兰有着混血孩子所具备的所有特征,乌溜溜的大眼睛,桃色的皮肤,甚至可以用美仑美幻来形容她。她接受的是开放教育,即可以跨着贝司学辣妹;也可以穿着唐装字正腔圆的唱《苏三起解》;有时她也会穿上沙丽,点上美丽的朱砂红,用一种特柔曼的声音朗诵泰戈尔的《飞鸟集》。短诗中那如水的节奏,和智者转侧眺望的愁肠与期待,与柔兰那热情洋溢的目光一起,安慰着我浮躁的心。也许所有男人的劣根性在我的身上都存在着。我一方面盼着多多的信,却也喜欢牵着柔兰的手在校外的田野上散步,甚至在开心的的时候也乐意接受柔兰那热情的拥抱和亲吻。也许正像一首老歌唱的那样:年轻的朋友在一起比什么都快乐。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深秋,我接到多多寄来的一件手织毛衣。是那种深深的灰色,上面有一所白色的小房子,绿色的栏栅外有一只黄色的小狗,乖乖的卧着,我想起来多多是属狗的……记得那年大三,我献血后紧张的晕了过去,多多却在寒冷的深夜织出两套有着漂亮小狗的帽子和围巾,让伯伯在报摊上卖掉,给我买了一大箱的光明牛奶,还有一只刚出锅的盐水鸭,她就那样安静的坐在床边看着我狼吞虎咽,嘴边挂着浅浅的笑意。那以后多多的下铺“爆米花”见到我就眨白眼,我说小姐我怎么得罪你了?“爆米花”扬着她那比我还短的“板儿寸”说:你看看多多的手都冻伤了,她和你一天献的血呀老兄。上帝呀,她什么也没说,我还让她把几个哥们的衣服一起洗掉……
  柔兰是不会客气的。她将那件毛衣套在了自已身上,并夸张的惊叫着:上帝呀,好美丽噢!让我穿穿可以吗?那么花俏的衣服做为校长助理我是不会穿的。我说:可以,可要还我啊。柔兰兴奋的拥抱着我:谢谢,宝贝。没想到这个动人的瞬间被顺路来看我的“爆米花”看见了并拍了照。好事的她一定告诉了多多。
  多多的信少了起来,“春上尚有两三书,秋来书更疏”。好在有柔兰,我好像并没有多少的孤单。
  那年的中秋节,我接到多多一个有着一只小狗的明信片,上面只有两句话:爱一个人就是希望他快乐和幸福,我走了。
  真的没有了多多的消息,我突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和伤感。同学说她的伯伯已去逝,她的那个小小的家还有那个绿色的书报亭,在扩路的时候被移为平地,谁也不知道多多去了哪里……
  每次听到周冰倩的歌,我就会想起那个月光下的阳台,那个月光一样柔美的多多呀,你在哪里?
  我开始躲着柔兰。是因为文化上的差异,还有所认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捷然不同。后来就天天去门卫,渴望有一天我会收到多多的消息。然而却没有。我对着每一次的月圆祈求:多多,我的多多,回回来吧,我依然爱你。
  援藏的“爆米花”回来了。带给我两件有着小狗图案的手织毛衣。也带给我永远的心痛。
  多多参加了援藏讲师团,那是一片净洁的土地。缺氧的高原给了多多博大的爱,藏族妈妈那滚烫的奶茶、康巴汉子那肝胆的早夕护送、还有那绿色的草原上白色的羊群,让多多幸福的和那些如喜马拉雅山雪水一样纯洁的孩子,共同生活了两年。离藏时遇上了车祸,多多将自已永远留在了雪域高原,却将织着灵动小狗的毛衣留给了我……
  那次聚会上所有的同学都在哭泣。“爆米花”放起了多多的笛子录音。那是张宇的《雨蝶》:我破茧成蝶和你双飞,最怕你一去不回。爱过我给过我想过我就算安慰,我向你飞雨温柔的坠,像你的拥抱把我包围,我向你飞,多远都不累……那清丽委婉的音符飘起来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多多,她依然的天使,一样长的裙、长的发在一尘不染的天际里与雪莲花一起随风飘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凹凸︶ㄣ 2015-10-20 10:47
学习了,问好作者!
引用 子君 2015-10-20 11:58
欣赏并问好!
引用 晚风 2015-10-20 16:45
优美的文章,秋安
引用 安陌 2015-10-20 16:51
写的不错,欣赏支持!
引用 冰羽 2015-10-20 22:35
好文,分享了
引用 一竖居士 2015-10-20 23:17
品读好文,欣赏精彩,感悟情怀.问好!
引用 郑黑丫 2015-10-21 06:17
欣赏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7)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