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梦里红妆

2017-1-31 22:08| 推荐: admin| 查看: 34483| 评论: 0|作者: 苏碧城

  天是突然变的。
  彼时半夏正在半山腰上采草药,突然听到药堂打杂的小四的声音,惊慌地喊着半夏的名字。半夏回头看见小四跑的满头的汗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还是笑着问小四“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小四还大口地喘着气,却急着说,即使此刻他的声音还是颤抖着“半夏姐姐,你家大哥……没了”
  半夏手中的竹篮滑到了地上,草药散了一地,沾染上雨后的新泥。顾不上回答,在小四说完以后,半夏就以自己都不能想象到的速度跑下了山。她说,他不相信哥哥就这么没了。小四只能跟着她,看着她流泪,看着她抱着大哥的棺椁不肯放开。看着她沉闷着持续好几天。
  大哥发丧的那一天,天公不作美,还是下了一场大雨,满天乌云,没有一丝光亮,半夏满身缟素,送哥哥去下葬之前,家中的院子里围满了前来送行的人。空气很沉重,半夏的大哥不是第一个死于鬼子手里的人了,半个月以前,东洋来的日寇洗劫了小镇,半夏家果然也没有躲过这一场浩劫。
  隔壁的王大妈在人群中唏嘘着“半夏丫头啊可真是命苦,这日后可就是孤家寡人了。日后咱们也少了一个好大夫啊。”
  半夏本来没有一丝表情,想着突然嘴边泛起一丝冷笑”小四,镇上来的日本鬼子的头头是谁?”
  “好像是叫什么伊藤,平常基本上都不出面。”
  伊藤。半夏默念这个名字,想起这个故人,该是去叙叙旧的时候了吧。
  大哥的丧事结束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半夏都没有再去家中的药堂,镇上的人都知道半夏还不能那么快从失去唯一至亲的痛苦中走出来,也都心疼这么一个姑娘的遭遇。
  半夏时常在院子里的柳树下喝茶,看着远山上哥哥长眠的方向,闲暇的时候照顾一下窗前的蔷薇花。小四时常来看她,告诉她外面有些什么新鲜事。最多还是关于伊藤的,半夏已经成功引起了这个日本军官的注意。
  在一个有些阳光的午后,半夏整理了窗前的蔷薇,红的像血一样鲜艳。在柳树下喝着雨前的龙井,半夏在等一个人的到来,好几天了。院门被推开,身着日本军官服装的男人如约而至。
  “你终于来了,老朋友。”半夏站起身来,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男人。
  伊藤上前给了半夏一个拥抱“好久不见,半夏丫头。”
  半夏和伊藤相识于一年以前,两人是在留学时认识的,超乎朋友和同窗之间的关系,曾经算是恋人。一个拥抱持续了好久好久,在微风吹过的杨柳树下,半夏的手悬在空中,眼睛看着窗前的蔷薇,鲜艳的血红色映在半夏眼里,分外迷人。
  小镇里的人再次沸腾了,半夏要嫁给伊藤了,一个杀害了他们无数同胞的组织的头目,小镇里的人不理解这样的事情,却只知道统一了口径,咒骂着半夏不得好死,对不起尸骨未寒的哥哥。
  半夏仿佛听不到外面的流言蜚语,只是像每一个新娘一样准备着结婚前该准备的东西,也时常和小四见面,说不了几句话小四就会被伊藤赶走。但小四每次都自觉地离开,脸上挂着无可言喻的表情。
  旁人眼里,半夏对伊藤很好,每日为他烹汤煮羹。活脱脱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可是终究是杀害自己哥哥的男人啊,众人都无法理解,倒是小四,仿佛是很理解的样子。
  教堂举办婚礼的那一天,小四没有来,街坊四邻都被层层举枪的日本兵逼迫着参加着这场婚礼,半夏挽着伊藤的手入场,神父面前宣誓亲吻,伊藤死在半夏的婚纱边,唇色发黑,半夏也开始吐血,鲜血染红白纱,小四在这一刻推开大门,却已经来不及阻止,半夏看着小四,泪水下流,忍了这么久,半夏累了,不想再忍了,强撑住自己的身体,半夏如是说到“哥哥,小夏能去找你了,我杀了这个男人。有生之日当今责,寸土怎能属他人!”
  话尽之时,半夏流尽最后一滴眼泪,小四告诉在场街坊们真相是,半夏长久以来一直给伊藤和慢性毒药,婚礼上的鸩毒最后致命,鸩毒在半夏的唇上,半夏为国为哥哥为死去的街坊们主持了公道。
  院子里的杨柳树枯了,蔷薇之血不再鲜艳。
  梦里红妆,芳魂不再,半夏花开,永不再现……
  窗前的蔷薇彻底枯了,杨柳也失去了朝气,小四时常去看半夏,在她的坟前摆一株蔷薇花,后来啊,小四去参加了八路军,就像半夏曾经说过的
  有生之日当尽责,寸土怎能属他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