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夕颜花开不落

2017-1-31 22:11| 推荐: admin| 查看: 39163| 评论: 0|作者: 1427624646

  月光如簿雾一般,朦朦胧胧地笼罩着月台山。阿颜自长长地梦中醒来时,正是月最圆的时候。她眨了眨大而亮的水眸,轻软舒展着自己的四肢,直到感觉不再僵硬才停下。
  阿颜是月台山上吸日月精华,集万物灵气孕育而成的一株灵花。
  “夕颜花开,霎那芳华。本尊守了三百年,总算是看到你修成人形――”苏默尘清冷的声音悠悠传来,划破了这夜的沉寂。阿颜抬头看去,白衣男子自九天之上乘风而来,青丝如墨,白衣似水,眉眼如画。
  “你是本尊择定的徒儿,夕颜,从今以后这就是你的名字”。
  “夕颜,夕颜,夕颜多谢师父赐名”夕颜反复地默念着这两个字,真是越念越喜欢。
  “冥冥天意已定,你当用心修习,早得仙果”苏默尘抬头看着满天星辰,声音朗朗动听。
  转眼百年将逝,月台山已不复昔日的冷寂,变得热闹起来。不少飞禽走兽,草木花石,修炼成精。而夕颜的责任便是和她的师尊一起守护这里,这是三界至纯之灵之境,更是三界至美至善的根源所在。
  “师父你看!三界朗朗,海晏河清”夕颜随苏默尘立在月台山的最高处,俯视着云雾缥缈下的芸芸众生。随着苏默尘轻甩衣袖,云雾骤散,夕颜才得已看到人界广阔的景致。
  ”天下之大,岂能一眼望尽?当用心去感受”说着苏默尘便闭上了双眸,感受着他所能感知的一切。
  阿颜呆呆地望着苏默尘的侧颜,即便天下再大,也抵不过师父的绝代风华,能待在这一人身边,只合一隅,此生也足矣。
  “阿颜?”
  “嗯~师父?”夕颜自神游中被苏默尘唤回来。
  ”在想什么?”
  ”徒儿――徒儿在想什么时候能为师父分担――”。
  “不急,总有一天,你要独自面对为师现在所面对的一切”苏默尘望向远,语气谈然如初,夕颜的心却因此酸疼的厉害。
  “师父的意思是有一天要离开夕颜吗?”夕颜灼灼的目光因看到苏默尘轻点的头而变得黯淡无光“可夕颜不愿离开师父”。
  “……”苏默尘没有说话,只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师父――师尊父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是那样孤单,所以夕颜想永远陪着师父”不让师尊父再这样孤独下去。
  “……”苏默尘依旧没说话,但心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想要冲破禁锢。他不动声色地调整了心绪,伸手取出一把碧色玉笛,迎风吹奏起来,悠悠的乐声传遍了整个月台山。
  ”神尊又在吹笛子了,真是好听”莲花妖姬舒展了花瓣,幻化成一个妙龄少女,赤着玉足,莲步轻移,从湖中一步一步踏着涟漪走上水岸。
  ”是啊,穆竹,你可清楚神尊要表达什么?”小兔子将自己抱成团,瞬间化成一个身披白绒毛裘的少女。
  “神尊很开心”穆竹歪着头仔细地听了一会,会心笑道。
  “何以见得?”若安坐在树枝上,轻摇着手中的折扇,轻笑着问。
  “此曲曲声悠扬,如山中清风拂谷而过,使人心情舒畅,曲通人心,所以,神尊此时心情不错”。
  “看!是夕颜姐姐”几只妖正在说闹着,一个眼尖的小妖兴奋地喊了一声,小妖们都跑过去。只有若安还坐在树枝上,温雅地摇着扇子,看夕颜被众妖团团围住。
  “若安,你应不是月台山的妖吧!你身上虽有妖气,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并不是妖”彼时夕颜和若安一起坐在溪边,夕颜将玉足放人溪水中,开心地荡着清水。
  “我的确不是妖”若安顿了一下,神色不明地接着说“但我爱上了一个妖”。
  “哦~你是为她才来到月台山的吗?”夕颜了然地转头看他,后者点了点头。
  “她是谁?我认识吗?”
  “你不认识,她――已经死了”夕颜话落良久,若安才看着远方,神情谈然地回答了她的话。
  “抱歉,我不该提的――”他虽然没有表现的太悲伤,但夕颜知道他心中一定很痛苦,自己心爱的人已经离去,留他一人独留世间,承受无尽的痛苦,这是何等的孤寂难熬?
  “没事,这不怪你”若安仍然看着远方的天空出神,夕颜静静地陪着他,两人没有再说话,就这样一直坐到夜幕降临,夕颜才回到月台山巅的玄灵殿。
  “师父――”
  “回来了”苏默尘放下手中的书简,抬头看她,夕颜跑到他身边坐下“师父,徒儿有件事想问您”。
  “嗯”
  “妖死了,会去哪里?”
  “人有六道轮回,死了可投胎转世,妖有三世,第一世为本体,第二世为妖,第三世若修炼得果,第三世可为仙,反之则可能灰飞烟灭。怎么?阿颜今天怎么想起问为师这个?”苏默尘不解地问。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生死无常,若是,若是世问没有生死就好了”。
  “世间怎么可能没有生死呢,它是这六界的定律,除非跳脱了六界,或许可以求得永生,可那有什么意思呢?”。
  “师父会死吗?”夕颜突然想起了什么,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着苏默尘。
  苏默尘愣了愣,终是点了点头。
  “那师父死了,会去哪里?”
  “大概会灵识散尽,化做世间灵物吧!”苏默尘语会谈然,好像说的并非自己的生死,“又或者是化作飞灰,烟消云散”。
  “不要,师父,夕颜不想师父死,师父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夕颜也会照顾好自己,这样――这样――这世间还有一个人在,夕颜还有师父,就不会孤单”夕颜突然哭了起来,她太害怕,害怕有一天师父会死,她不想那样,师父是她唯一的亲人,如果师父没了,她就会像若安那样只剩一个人了。
  “阿颜,别哭了”看来是应该带阿颜去人间历练了,看多了生死,或许她就不会太过执着于此了。苏默尘叹了口气,透过敞开的大门看月台山上,月光如水。
  苏默尘安排好了一切事情后,便带看夕颜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四百年的月台山,去往繁华的人间。
  “师父,人间有什么?”从没有离开过月台山的夕颜,怀着满心憧憬与好奇来到人间。她的修为太低,因此,在月台山上只能看到周边的地域。如今陪着苏默尘御风而飞,俯视着人世百态,夕颜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界真的是太小了。
  ”人间有太多东西,为师不期望你能一一体会,为师只想你能明白一些道理与定律,来人间历练对你来说,是最好的修行”。
  “师父的话,夕颜明白了”夕颜兴奋地点了点头,苏默尘勾起唇角,衣袖挥舞间,两人已化作普通百姓穿行于市井间。
  各色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还有人们的  说话声,争吵声都一一入了夕颜的耳“师父,这就是人间吗?若是月台山有这样热闹就好了!”
  ”……”苏默尘没有说话,紧跟着夕颜四处乱逛。
  ”咦~师父,这是在做什么?”夕颜突然停住了脚步,在他们面前是个披麻戴孝的女子跪在地上哭泣,她的身前,横躺着一具尸体。
  “卖身葬父――”苏默尘平静地吐出这四个字,夕颜的心都在他话落时猛然一紧“她的父亲死了吗?好可怜!”
  “人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若不出意外,话到寿终正寝,对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事”。
  “死,也算好事?”夕颜极为不解,苏默尘了然道“的确如此,人死之后可入六道轮回,去往下一世,如此循环往复,这一世死了,下一世他又以另一个身份活着”。
  “原来是这样,师父要不我们帮帮她吧!”夕颜又看向那个卖身葬父的可怜女子,心生怜悯。
  “不必,人间自有人间定律,你看,帮她的人已经来了”苏默尘拉着夕颜出了人群,夕颜回头正好看到一位公子走向那卖身葬父的女子……
  “师父,她以后会怎样,会一个人孤单地走下去吗?”
  “她不会一个人了,那位帮她的公子,将会是那个陪她一生的人”。
  “哦!”两人说话间,已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他们一路北行,看过了江南的诗意如画,穿过毛毛细雨,泛舟湖上;看过了江河奔流,无休无尽,岁月长恒;看过了青山绵延,千里不绝,巍巍壮观。他们也见识了人间温情长留,也看到了一些人,凉薄冷情。这期间,夕颜感悟到了很多,也长大了许多。
  “师父,我们现在要去哪?”夕颜站在云端,陪着师父俯视众生,夕颜突然迷茫起来,走了那么多地方,看了那么多人,她却没有初来人间的热情,人间和她想像的不一样,充满了苦难,那些看似纯良的人类,心中或多或少都有邪恶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月台山所文有的。
  “乡村纯补、市井杂乱、朝堂风雨、战场无情、江湖纷繁、山野无来,该走的我们都已走遍,该看的我们也已看完。但一是阿颜,这些都是为师陪你一起经历的,五百年来,你不曾离开为师一步,以后的路你却要一人去走。所以阿颜,接下来的百年时间内,你再一个人由北到南重走为师陪你走过的路。这期间,你不得动用法术,不得干预人间之事,破坏三界定律,否则――否则后果将不是你所能承受得了的”。苏默尘摊开手拿,夕颜看去时,他的手中已现出一把剑“这是无欲,为师现在将它送于你,只愿你从此清心寡欲,无各欲无求”。
  “多谢师父赐剑,师父所言,夕颜定会铭记于心,只是――”
  “走吧!此后百年,哪怕是身临死境,也莫要回月台山。”夕颜接过剑,话还未说完,苏默尘就已经化作烟云,消失在她面前。
  “只是――只是徒儿不想离开师父”夕颜呆呆地立在原处,看着苏默尘刚刚站着的地方出神。
  时隔百年,当她再回到月台山时,这里已不复当年模样,草木枯荣、河流干涸、生灵尽灭。
  夕颜握着无欲的手指骨泛白,忍着泪水一步一步艰难地踏过这片片焦土。她终于知道师父为何急着回月台山,终于知道师父为何要她百年内不要再回来。可是她违背师命回来了,都还是晚了一步,月台山已经不在了。
  “师父――师父――”夕颜回到了玄灵殿,立在殿外,看着已破败不堪的神殿,夕颜再也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她收起无欲,发疯似地冲了进去,可大殿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她又跑的后殿石涯。
  夕颜松了口气,还好师父还在。
  “师父――”
  “阿颜,你终究还是回来了”苏默尘没有转身,背对着她,声音一如继往地不起波澜。
  “发生了什么事,月台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夕一步步走向苏默尘,声音都是颤抖的。
  “终究是本尊的一己之私,毁了月台山”苏默尘叹了口气“若不是本尊当年的执念,今日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师父,这不是你的错”夕颜虽不和他此话何意,但她看不得师父这般难受与自责。
  ”阿颜,月台山没了,为师再也不能陪着你了,替为师守护月台山”苏默尘终于转过身,看着夕颜,嘴角轻扬竟是笑了。
  ”师父――不要――”夕颜的笑容在看到苏默尘自散灵识时凝固在脸上。
  “月台山因本尊而毁,那么我苏默尘原以自身为祭,还三界一个月台”。
  “不――师父!”
  ”阿颜,月台山的草木有为师的灵识,记住为师不曾离开你”苏默尘闭上了眼睛,身体越来越透明,最后全部化做粉沫,撤遍了月台山。
  草木复苏,月台山上所有的生灵都好像做了一场大梦,纷纷苏醒。夕颜跪在苏默尘消失的地方,失声痛哭,月台山回来了,可她的师父却不见了。
  百年后――
  夕颜收起浮光镜,抬眼看向立在面前的若安。
  “当年他留我一命,我便知道自己差点犯了多大的错,我不该因心中的怨气而现三界苍生为无物”若安低下头,夕颜没有说话,只想听他将事情说完。
  “那日我毁了月台山后,他恰好赶了回来,什么也没有说,只看着已成废域的月台山出神。他跟我说了一些话,使我感触颇深。然而他放我出山,是我没有想到的,但我又回到了这里。这是我用万年的修为聚集的他的部分灵识,与三魂四魄,现在我将它交给你”若安手紧握着手中的流璃瓶伸到夕颜面前。“也许,他还会回来”。
  “若安,谢谢你”夕颜颤抖着手接过流璃瓶,她可以感觉到师父的力量。
  “你不必如此,当年他害死了翎儿,如今他也用行动去偿还欠下的债,这已经足够了。我差点犯下大错,是他一语点醒了我,说来,我还应该感谢他。而你于我而言,是不能背弃的朋友,所以,能在我死之前,将它交给你,此生便无憾事了!”若安又想起了那个让他永世难忘的女子,她死在他怀里时,他便发誓一定杀了苏默尘,血洗三界,为她报仇。可现在他食言了,他甘愿放弃。仔细想想,当年为救爱徒,而几近入魔的苏默尘,应当也有与他失去翎儿时同样的心境。百年已过,苏默尘已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尊,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六百年前,他为了让你重生,不惜改变天地定律,间接害死了翎儿和她的族人,从此青翎一族尽灭。而现在六百年都已过去了,一切也该完结了”。若安说着,已步步踏出玄灵殿。
  夕颜轻轻地抚着琉璃瓶,呢喃道“师父,难怪你总是对我说,不要破坏三界定律,现在徒儿做到了,  可六百年前,你却没有做到。他知我爱你爱了六百年,而我却不知,你为了我差点入魔。师父,回来吧!回到阿额身边”夕颜打开琉璃瓶,有一缕青烟从瓶中冒出来,飘向远方,消散无际了。
  番外
  “小弟弟,你为什么哭呀?”
  “姐姐,我爹爹死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小男孩抬起哭得脏兮兮的小脸,夕颜蹲下身来“你虽然再也看不到你爹爹了,但他会化作天上的星星,在天上看着你,守护你长大”。
  “姐姐,真的吗?”
  “嗯!”夕颜点了点头,又怜爱地抚了抚小男孩的头“小弟弟,愿不愿意跟姐姐走,姐姐带你去一个世间最美的地行”。
  “那是哪里?”
  “月台山”夕颜望向南方,那是月台山所在的地方。
  “好!”
  “那你以后就改名叫苏默尘吧!我是阿颜!”
  ……
  虽然人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但是师父,每一世阿颜都会陪着你,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地走下去。
  夕颜花开,霎那芳华,可是你都用生命为我留住了永恒,师父,阿颜等着你聚齐灵识,重归神位。你即守了我三百年,那么千年万年,阿颜也可为你守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梦里红妆下一篇:画情为牢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