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另类先锋 查看内容

恋恋红尘,我为妖

2017-3-4 17:08| 推荐: admin| 查看: 26483| 评论: 0|作者: 蓝娴雅

  引子(旁白):
  我是怎样的一只小妖精,一个道行浅,没有法术的妖精,所以我根本就经受不起那个道士的区区一指,当那根平凡的桃木剑突然遂不及防的刺入了我的胸口,剑刺的很深,很深,让我的脑海里变的模糊一片。我缓缓的依靠着树倒在长满杂草的地上,鲜血浸染了草地,我茫然的看着道士,说不出话。我未曾伤害过谁,只是想平平凡凡的做一个人,为什么终究还是不可以。
  正文
  阳春三月,柳条低垂,莺声婉啭。
  三年一次的春试即将到来,但是众多考生却已经在夏至的时候收拾好细软开始踏上了赶考之路,这段时间见的最多的就是前来赶考的书生。
  远远的我看见有2个书生朝这里走来,是很普通的装扮,我笑了。
  “他是一个很俊秀的男子呢”小曼说。
  我只是淡笑不语。
  “云兄,你先在这里歇歇吧,看你的脸色如比苍白”。一个剑眉书生对身边一个清秀的书生说到。
  说完,他放下自己身后背的箱子从里面拿了点水给他。
  我轻轻的嘻笑着,从树上落下,朝他们走去。
  小曼伸手拉住我,惊说:
  “藤藤你想干什么啊”?
  我向那里看了看说:
  “你先回去”。
  小曼不依,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衣角。
  而我笑着离开。
  我用手拨开林中的叶子,探出头:
  说“书生,可是腹中饥饿”?
  两个书生惊讶的看着我。
  我笑着向他们靠近,巧笑。
  但只见那剑眉书生看到我时,突然面色一凛,随即缓和。
  我没有理会,依然笑着向他们走去。
  清秀书生的脸色真的苍白,我说,若不嫌弃,可到我家暂时休息,反正离赶考还有大半月的时间。
  “那就有劳了”。剑眉书生看了看他身边的清秀书生,语气有点僵硬的对我说道。
  “不过你休想害人,我不会答应的”。剑眉书生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突然压低声音对我说到。
  我微笑的看着他,心中讶异,却还是道:“书生,不知道你何出此言,我不过只是一个柔弱的平凡女子。
  几天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剑眉书生是懂的法术的,所以当他看到我就知道我是一只妖精,也看得出我是一个道行浅的小妖精。
  几天后,剑眉书生突然和一只修行了500年的狐妖打了一场架,而我也认识了她--白玉,一个很可爱的妖精。
  当第一次她被书生打跑后,我看见她的原神离开了身体,但是却在空中逗留了一阵,但仅仅是眨眼的工夫,她刚才停留的片刻却给了我带来了一种莫名的揪心。
  惆怅刹时蔓延到了我的四肢百胳,似乎是要将我淹没。
  我顺着白玉的气息去了白玉的狐狸洞,一片白色,白色的珠帘里她正在用布缠着自己的伤口,面色凄然。
  “你还好吧”。我轻轻的问她。
  “你就是一直和书生他们在一起的小妖吧”。她快速的缠上了布条,但是伤口似乎很严重,血已经把那白色的布条浸的湿湿的。
  她出来后,有着淡淡的忧伤,退却了一身的妖精气息的她,是那样的柔弱。
  “你找我什么事”。她警惕的问我。
  “我想知道为什么刚才你离开的时候,我从你的身上感到了悲哀与绝望,还有深深的痛”。
  我疑惑的抬头对她说。
  “你到底修行了多少年”?
  她的语气很诧异。
  “几百年的时间吧”。我对她道。
  “痴儿”。她听完,垂下了眼帘,轻轻的摇头,转身,朝石桌走去。
  我奇怪的看着她缓缓的爬在石桌上,心下以为她是伤口很痛,但是,她的双肩开始不断的抖动,我听到了一个声音。是哭声,妖精的哭声。
  “你哭了,是伤口痛吗”?我问她
  “没事”。她抬起头对我说,但是她的脸上还有泪水。
  我看到她的脸上还有未擦净的液体,于是伸出手轻轻的未她擦拭,然后轻轻在舌尖上一点,咸咸的。
  “是泪水吗”?我问她。曾经听树爷爷说过,人类会从眼睛里滑下叫作泪水的东西。
  “喜欢听故事吗”?
  她突然问我。
  “恩,喜欢”。
  于是,在这天没有风的夜里,两个妖精促膝长谈。
  第二天,我去为书生买药,但没有想到我为书生去买药回来后,竟然听到白玉已经被收服了的消息,看到很多书生围着剑眉口水四溅、眉飞色舞的说着白玉如何被他打败。
  “你这个臭书生,难到妖精就这么不被世俗所容忍吗,你非要让她魂飞魄散才甘心吗”。
  我痛哭的不能自己,泪水就像是开了闸门的水,疯狂的溢出。
  也许是我哭的太过于泛滥,许多书生都怔怔的望着我。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看着他们,我无力的喃喃自语。
  “你们喜欢听故事吗”?
  我说。
  很多人围到了我的身边。
  我看了看剑眉书生,然后轻蔑的笑了。
  “我不会讲故事,但是有一件东西可以讲很多的故事。”
  说完,我从兜子里拿出一串晶莹剔透的念珠。
  念珠是有灵性的,所以才会在亮出来看到剑眉书生后,突然发出一股强烈而耀眼的光。
  是的,这念珠是白玉的,也是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降妖除魔的人在10年前送给她的。
  “他和狐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多书生问我。
  “现在的书生现在有多大,20多岁吧,10年他患得重病,狐妖曾经用自己的内丹救过他的命,而他当时也喜欢上了狐妖,并送了她念珠,让她好好修行,早日修成正果。
  但谁知道,那剑眉书生却学会了道术,专门对所有的妖精赶尽杀绝。狐妖为了劝他,便回来了,可是书生却不认得他,所以狐妖死了,故事也就这样完结了”。
  “那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一个书生凑到我身边问我。
  “因为我也是妖”。
  我抬起头对他说道。
  “怎么可能,如果你真的是妖,为什么他没有对你下手”。
  一个书生突然奇怪的问我。
  我只是轻蔑的笑了下。
  转身显出原形,长长的藤条,绿的耀眼。很快的占了一大片的地面,他们开始惊叫的跑开,正在里屋休息的清秀书生突然跑了出来,他看到我的样子,先是一怔,然后对我说:“藤藤,你已经闹够了”。
  不知为什么,我感觉他不是很有力量的语言,却让我愤怒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下来。
  很多日子后:
  “书生,我吃了你好不好?”

  我问着清秀的书生,眼中有着戏谑。
  “额”。
  他本捧着书突然从手中掉落下来,然后转头震惊回头看我。
  我嘻嘻的笑了起来。
  “我才不舍得吃你,书生,我很喜欢你呢。”
  我完,哈哈大笑,忽然觉得开心无比。
  那一段时间里,我们在一起很快乐,虽然他因为要赶考所以不可能有时间常常陪伴我。但我已经很满足,作为一个妖精,有人对我这么好,我还有什么要求呢?
  “藤藤,你要小心,现在的你处境很危险”。
  是小蔓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什么人都没有,空的可怕,我突然想树爷爷和小蔓,我想,等书生去赶考的时候,我要回树林一趟了。
  赶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书生看书的日子也越来越多,那天,下了小雨,凉丝丝的。书生走到屋檐下,痴痴的看着,我站在书生的背后。
  “书生,你喜欢我吗”?
  我笑着问他。
  他猛的回过头,见到我,脸突然红了,低头不语,我又继续笑道:“傻书生,你终究要对一个女人说这个字的”。
  在他赶考的最后1天里,我帮他打点好了一切。
  “藤藤,你在这里等我”。
  他握着我的手对我说。
  “好啊,我等你,我还要等你说喜不喜欢我呢”?
  他的脸又红了,我笑了。
  但是却没有想到,3天后,我竟然迎来的不是他,而是一个身穿道服的道士,他用手里的桃木剑指着我说,大胆小妖,竟然敢在世伤人,我大惊。
  待他说完,我才晓得,因为白玉突然的死亡,让愤怒的我在众多书生的眼前显出了原形。不想却因为这样,一个书生却此后变的神志不清,痴痴傻傻,最终误了春试。
  我是怎样的一只小妖精,一个道行浅,没有法术的妖精,所以我根本就经受不起那个道士的区区一指,当那根平凡的桃木剑突然遂不及防的刺入了我的胸口,剑刺的很深,很深,让我的脑海里变的模糊一片。
  我缓缓的依靠着树倒在长满杂草的地上,鲜血浸染了草地,我茫然的看着道士,说不出话。
  我未曾伤害过谁,只是想平平凡凡的做一个人,,为什么终究还是不可以。
  “也许你是一个善良的妖,但是你仅仅是妖,所以,你有怨,就怨你是妖吧”。道士看着虚弱的我,这样对我说道,他的声音里是不是也有惋惜呢?他又有什么错,他也是受人所托,替天行道。
  当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最致命的一击的时候,书生来了,他跑到我的身边,我伸出手,却摸到了他脸上的泪水。
  “你滚”。
  书生突然愤怒的转过头,朝那个离我不远的道士吼道。他的声音第一次这样的洪亮。
  “书生,我就要死了,是吗”?我抬起头哽咽的问他。
  “不会,你不会死的,我一定会找到最好的大夫来救你的”。
  但是他说的那么坚决,泪水却掉的那么凶,这样的他,我怎么会相信呢。
  “傻书生”。
  我抚摩着他的脸,轻轻的说着,泪水顺着我的脸缓缓落下。
  “书生,你喜欢我吗”?
  我问他。
  他只是拼命的点头,泣不成声。
  “书生,真的会有来生吗”?
  我哽咽的问他。
  他狠狠的点头
  “书生,我要回家,我想树爷爷,想小蔓”。
  风吹落了一地的落叶。
  我在半空中却只能看到他守着一个妖精的身边痛哭,但我却做不了什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狼来了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