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梅须逊雪三分白

2017-3-10 08:53| 推荐: admin| 查看: 23563| 评论: 24|作者: 水陌格格

  一、
  
  “你若不放心,便与我同去。”季尚枫站在粉妆玉砌的雪色王国,一边系着披风一边对着坐在梅花亭里清闲喝茶的女子说道。
  
  “不了,我信你,我等你回来喝茶。”清梅眉眼未抬,只是端起青花的茶杯目光专注,绯色的衣裙垂落在清浅的雪瓣上。
  
  “那好,你不要后悔。”季全枫的眼神情意流转,看着眼前的一抹绯红,竟然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多少年来她一直都是这样无所谓。
  
  “记得早点回家。”清梅慢口轻饮手中的清茶,神色如往昔清冷,但眼波里明明白白的多了几分牵挂。季全枫一阵怅然,转身在风雪中渐行渐远。
  
  因为清梅打小就喜欢梅花,所以梅庄院落都种满了梅花,在这腊月雪花飞舞的时节,梅花更是如得皇命,在枝头花开放肆,妖娆了这片雪白素雅的风景,清梅一人依然坐在梅花亭里品茶,完全不顾天色向晚,只是独自沉浸在梅香与茶香之中。
  
  清梅是梅庄庄主的女儿,季尚枫是梅庄庄主的义子,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虽从未言及情感,但是梅庄的下人们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梅庄主因为身染恶疾,不幸于去年冬天逝世。自此这个梅庄便有清梅和季尚枫两个人一起掌管,清梅自小不喜这些俗事,只是放任自己在梅园里静坐,赏茶。所以内外大小事都是季尚枫一个人做主。
  
  季尚枫经常出去买办,可是这次不同,季尚枫的一个远房叔叔来信,希望季尚枫念及旧情,可以把自己的女儿收在身边,以做照应。季尚枫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当年旱情严重,民不聊生,自己颠沛流离到他乡,这位叔叔曾一碗粥雪中送炭,所以季尚枫不得不去,无论那女子是什么模样。而清梅从始至终对此事都不置一词,仿佛这件事完全与自己无关,或者是天生的骄傲让她如此自信季尚枫不会背叛自己。本来今日季尚枫是想看看清梅的态度,若她一声留下他一定为了她放弃自己心里恪守的道义,可是她只是送他离开。
  
  二、
  
  季尚枫再一次来到这个乡野小村,皑皑白雪覆盖了一层又一层,周围的一切很安静,只看见一个白色棉裙的女子蹲在树下,手里捧着一只被冻僵了的蝴蝶,小心翼翼的用嘴哈气。那虔诚柔弱的模样让人眼底满是一片纯净,季尚枫不忍心打扰,也不敢出声,生怕自己惊扰了这份娇美如诗的画面,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突然那女子转身抬眼,一刹那目光的相遇,女子俏生生的脸上飞上两朵红云,有些羞涩地再度转过头去,这时季尚枫恍如做梦一般,继而醒悟问道:“请问姑娘,这里可是有个名唤‘雪翎’的女子,我受人之托,前来找她。”
  
  那女子回过头,目光一怔,身后的乌发随风飘起,如同一把泼墨,女子捋了捋乱飞的青丝说道:“你是尚枫哥哥?我就是雪翎,很小的时候见过你。”
  
  季尚枫有些惊讶,记得几年前那还是个抹着花脸的小姑娘,一转眼竟然出落的如此清丽美好,如同漫天飞舞的雪花,纯净无暇的美,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雪翎浅浅的笑了,放下刚才的羞涩说道:“尚枫哥哥,爹说你一定会来的,你果然来了。”
  
  季尚枫收起刚才的失态,郎朗一笑说道:“没想到几年没见,雪翎妹妹竟然长的如此标致动人了,哥哥竟没认出来,还望翎儿不要见怪才是。”
  
  雪翎笑盈盈的看着季尚枫,眼波如春水般的明澈,说道:“尚枫哥哥取笑人家,翎儿哪有那么好看。”
  
  季尚枫看着雪翎如此明艳不可方物,心中不由一喜,一边想到有这样一个乖巧的妹妹倒也不错,一边嘴上说道:“翎儿,你的事我已经听叔叔说了。可愿跟我回梅庄?”
  
  雪翎一想起爹爹,心中有太多的舍不得,可是自己若不走,那山匪定还会来要强娶自己为妻,父母必受牵连,心下一横说道:“我愿意跟尚枫哥哥走,无论梅庄,还是天涯海角。”
  
  三、
  
  季尚枫带着雪翎拜别她的父母,便即日启程返回梅庄,因为季尚枫心里始终挥之不去那抹绯红,想要快点见到她。
  
  天色将晚,季尚枫雪翎两人只能随便找了一处客栈休息。
  
  夜色如墨,倒灌了整个天空,周围的一切都在沉睡,皎洁的月光洒在雪地里更是清亮,注定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尚枫哥哥,开开门,我害怕。”
  
  季尚枫刚打算吹灯睡觉,突然听到门外的响声,一听是雪翎的声音,便放松了警惕,径自走过去开门。刚打开门雪翎一下子便扑到季尚枫怀里,单薄娇小的身子不停地颤抖,季尚枫本想推开,心里又有些不忍。正当季尚枫感到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房间里一跃而进几个蒙面人。季尚枫一把把雪翎护到身后,质问那些蒙面人道:“来者何人?季某有何冒犯之处?还请明说。”
  
  领头的蒙面人指着雪翎说道:“那是我们的山寨夫人,你竟然敢擅自带走,还要怎样冒犯!”
  
  季尚枫一听对方来意,心里已然明了,但是自己毕竟答应了叔叔要照顾雪翎,那便是拼掉性命也要护她周全,一声呐喊,几个人便卷入了激战,季尚枫虽然骁勇,但是不多时,终究寡不敌众,落得下风。领头黑衣人的一掌之下,季尚枫跌落在地,没有喘息的功夫,黑衣人的尖刀依然逼近刺来,不容思考。雪翎从旁边冲过来,一声“啊”声传来,季尚枫便看到那利刃插进了雪翎的胸口,白衣素洁的映衬下那朵血红的花不断地渗透蔓延。黑衣人一看雪翎命不久矣,便一个手势招呼同伙迅速离去。
  
  季尚枫完全顾不上黑衣人了,抱起雪翎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着雪翎的名字,害怕她会不再醒来,她如同雨中还未绽放的蔷薇,大雨侵袭下只能衰弱地凋零。季尚枫沿着街道拼命地跑,终于看到一家医馆还亮着灯,把雪翎平放在床上,粉嫩的小脸此时是骇人的苍白,季尚枫心疼极了,把那纤细的小手放在手中央,不停地摩搓不停地重复:“翎儿,你不能死,我不准你死。”
  
  雪翎惨白的嘴唇动了动,季尚枫听不清楚,便凑过去耳朵仔细去听,听清楚了可是季尚枫的心更乱了。
  
  雪翎说的是“尚枫哥哥,你知道吗?我喜欢你,我一直希望长大以后可以美美的做你的新娘。”
  
  季尚枫对于雪翎,凭心而论不是没有一点感情的,小时候的相处,再见的惊艳,只是季尚枫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清梅,对于雪翎,更多的是妹妹的牵挂。此时看着雪翎布满细碎汗珠的苍白的脸,嘴里依然在断断续续地重复着这句话,心里一阵阵心疼。
  
  四、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调理,雪翎的伤总算没什么大碍了,可是两个人心里都有了一些秘密,相处起来反而不如以前自在。雪翎可以下床行走了,季尚枫便带着她继续赶路,言语之间已经有了淡淡的疏离,因为他害怕这个冰雪无暇的女子会让自己意乱神迷。雪翎渐渐地也感受到了季尚枫这种态度,心里酸酸的,觉得自己好生委屈。
  
  雪翎有一天实在忍不下去了,两个人在路上雪翎突然停住不走了,季尚枫以为她伤口又痛了,便赶紧走过去关心的问:“翎儿,怎么了?伤口很痛吗?”
  
  雪翎一扭脸看到季尚枫那焦急的眼神,心里的委屈便越发汹涌,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季尚枫更加慌了神为她擦拭说道:“翎儿,别哭啊,跟尚枫哥哥说说到底怎么了?”
  
  雪翎泪眼模糊抬起头来,那清秀的脸庞更加显得楚楚可怜,一边抽泣一边问道:“尚枫哥哥,我记得那天一直有人在我耳边对我说‘翎儿,你不能死,我不准你死’,那是我活着的希望,可是我活过来了,为什么尚枫哥哥对我却突然变得冷冰冰了呢?”
  
  季尚枫看着雪翎那双清澈纯洁的眼睛,心里有太多的情感不知道该如何诉说,只是用手轻轻拍了拍雪翎的头,顿了一下说道:“翎儿,尚枫哥哥不知道该怎样对你才好,才能让你不受到伤害?”
  
  听了季尚枫的话,雪翎哭得更加厉害了,连双肩都开始微微地颤抖,季尚枫觉得自己心里乱极了,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面前的女子,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把雪翎轻轻揽进怀里低声安慰。
  
  过了一会儿,雪翎终于止住了哭泣说道:“尚枫哥哥,永远不要不理我。我只要,只要陪在你身边就好。”
  
  季尚枫扶着雪翎单薄削瘦的身体,只是想要用自己的胸膛去温暖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傻丫头,哥哥不会不管你的,伤口最近到底有没有痛啊?”
  
  雪翎感受着来自季尚枫的温暖,心里所有的委屈都融化了,只是一腔甜蜜的情谊。雪翎低下头说道:“尚枫哥哥,伤口早就不痛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好吗?我不介意你娶别的女人。”
  
  季尚枫看着怀里娇弱的女子,抬起手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说道:“好啊,翎儿长大了,哥哥答应你便是。”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几日来的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在这个瞬间烟消云散了,可是季尚枫的心里却有隐隐的不安,虽然男人三妻四妾都可以,可是清梅那样骄傲的女子,可愿意为他做一点点的让步,一念及此季尚枫的心又沉重了几分,可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既然许诺给了雪翎便不会置她于不顾。
  
  五、
  
  终于回到了梅庄,此时梅花渐渐零落成泥碾作尘,完全不复季尚枫离开的时候那般烂漫美丽,梅庄里依然同往常一样,每个人都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季尚枫先把雪翎安顿好,便一个人前往梅花亭,还未走进那绯红的身影便鲜艳地映入眼帘。这是清梅一贯的姿态,所有的是是非非都与她无关,任何人的喜怒哀乐她都不在乎,她只关心她的梅花开的好不好,清茶斟的味道够不够。
  
  季尚枫走到离梅花亭还有一米之遥的地方停下来,静静地看着清梅所有的动作,脸上的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淡然清冷,可是她斟茶的动作却是极其柔美的,就像一场盛大的舞蹈画面,美的让人忘神。
  
  “你回来了,梅花都谢了。”清梅把玩手里的茶具,干净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的感情,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情,无关悲喜。
  
  “清梅,我不在的日子你还好吗?”季尚枫言语里满是关切,随着长大季尚枫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清梅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她还会在乎什么。
  
  “在梅庄还没有人敢把我怎么样。”清梅把手里的茶具一放,清脆地笑了。突然她转过头仔细注视着季尚枫说道:“你这一去,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季尚枫看着清梅的眼神冷冽直接,有一种洞察世事的尖锐,季尚枫有些受不了这样的目光,从怀里拿出一支镂空蝴蝶凤钗说道:“清梅,我觉得这个很配你。”
  
  清梅接过季尚枫递过来的凤钗,随手放在桌子上不再多看一眼低饮了一口茶说道:“如果没什么想要说的,我累了,路途劳顿你也该休息休息了。”
  
  季尚枫不知道为什么,关于雪翎的事情他就是开不了口,两个人沉默了半晌。季尚枫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我带着雪翎回来了,我那远房叔叔的女儿。”
  
  清梅仿佛已经毫无兴致,只是应了一声:“你安排便是。”
  
  季尚枫看着清梅现在的表情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心里更加坚定了一个声音就是自己不能为了清梅放下雪翎,季尚枫转身说道:“那我先回房休息了,外面天冷,你也不要久待。”
  
  清梅看着季尚枫的背影在一片残落的梅花地里突兀,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哀伤,从小时候梅庄庄主带着季尚枫出现,清梅只是那一眼的认定,她知道季尚枫一定会用一生去守护她,这些年来季尚枫一直都是这样温润安暖,只是现在终究还是变了,爱情容不得第三个人的存在,可是雪翎已经出现了。
  
  六、
  
  雪翎跟在季尚枫后面一路沿着凋落的梅花瓣,掩映在泥土里若隐若现的芬芳,径直走到了清梅的眼前,季尚枫拉着雪翎说道:“清梅,她就是雪翎。”
  
  清梅抬起温婉的眉眼,如水的眼波投向雪翎,纯净柔软的女子,清梅知道面对这样的女子,自己已经输了,但是清梅不甘心。看着看着微微一笑说道:“季尚枫,我若浪迹天涯,你可愿意陪我去?”
  
  季尚枫听到清梅的话顿时有些心花怒放,刚想一口答应才发现雪翎拉着自己的衣衫,双目噙泪充满难过地望着自己,季尚枫用手握了握雪翎的手说道:“清梅,我想要用一生去照顾你,你可以愿意为我留下来?”
  
  清梅把刚才的一切看在眼里,这时收回目光转向满地残落的梅瓣说道:“你的一生会只有我一个吗?”季尚枫不知如何作答,清梅眼里的哀伤一闪而逝径自笑了说道:“我不愿意,我已经不喜欢梅庄了,我想要一个人去天涯,去海角,去所有我未到过的地方。”
  
  季尚枫觉得终于面临这一刻心里有着万千的难过,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挽留这个红衣女子,雪翎怯生生地看着两人说道:“清梅姐姐,留下来吧,我们一起陪着尚枫哥哥,幸福快乐的过日子。”
  
  季尚枫此时转过头看着雪翎那无辜清凉的眼睛,有着不谙世事的纯真,而清梅骨子里有着一种独立和倔强,只能欣赏却无法靠近。季尚枫叹了一口气说道:“清梅,你都决定了?真的打算离开吗?”
  
  清梅轻轻一挑自己额前的刘海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你来梅庄也好多年了,那就请你打理好梅庄,说不定哪天我累了,会想要回来。”说完柔美一笑,无限风情,可这笑容里有着太多的无奈。
  
  季尚枫想尊重清梅的选择才是对她最好的方式吧,便不再勉强,说道:“清梅,无论去哪儿,我知道你都会好好的,梅庄是你的家,我希望你会回来。”
  
  清梅听到“好好的”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像突然像被针扎了一样的疼,在他眼里自己就是这样,不会难过,不会在乎,永远都是好好的,但是清梅还是留住了自己最后的骄傲,灿然一笑:“你还真是了解我,没什么事我回去了。”清梅说完不等看季尚枫的表情便赶紧转身离去,眼泪猝不及防地滴落,就像心里那一片开的盛大的红梅,默然颓败,他终是不肯许自己一份情有独钟,既然不是唯一,那就不如失去,不再拥有。
  
  等天大白,季尚枫便听到下人们说小姐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带着自己所有的东西和心情走了。雪翎站在季尚枫的旁边问道:“尚枫哥哥,你还会对我好吗?”
  
  季尚枫望着遥远的天际,清梅清丽脱俗或许云游四方就是她的梦想和归宿吧,把对清梅的感伤略微收了收说道:“翎儿,哥哥会永远对你好,不让你受到伤害。”雪翎偎依在季尚枫的胸膛,听着那铿锵有力的心跳,无限的心安。
  
  这个季节的梅花终于落尽了,所有的残红都融进了泥土里,就像清梅在心里无声的爱,只能离开,只能认输,因为在季尚枫的心里,梅须逊雪三分白,只那一分柔弱,清梅就输得彻彻底底,只能带着自己所有的骄傲转身,就像不曾爱过一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画情为牢下一篇:破 镜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李雪健 2017-3-7 10:27
第一个欣赏!
引用 雪飞雪舞 2017-3-7 13:25
支持并问好
引用 龙腾四海 2017-3-7 15:09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虚心的竹 2017-3-7 15:44
问好楼主
引用 南山秋菊 2017-3-7 15:56
欣赏了!
引用 我爱清风 2017-3-7 17:03
好文,拜读
引用 月隐寒霜 2017-3-7 17:40
赞!赏读
引用 色色三毛 2017-3-7 18:40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大鹏 2017-3-7 19:48
留个脚印,问好楼主。
引用 鲁冰层层 2017-3-7 20:30
赞!赏读
引用 杨千紫 2017-3-7 21:26
顶!
引用 纳兰心儿 2017-3-7 21:43
欣赏
引用 微尘 2017-3-8 08:43
问好朋友
引用 安珂伊儿 2017-3-8 09:37
欣赏
引用 子文 2017-3-8 13:29
拜读!
引用 浮华苍桑 2017-3-8 15:07
拜读,给个赞!
引用 嫣然雪晴 2017-3-8 17:07
问好朋友
引用 穿山甲 2017-3-8 17:54
问好,拜读。
引用 陈真真 2017-3-8 18:06
赞!赏读

查看全部评论(24)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