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短篇小说 这是中国领土

2017-3-29 21:35| 推荐: admin| 查看: 18883| 评论: 40|作者: 清林边



  四川宜宾革命烈士军人短篇小说集(三)

   一

  “快快!快!”
  五六个解放军战士,跟在一个背着头上有伤,血从军帽侧边流下把齐侧脸和耳朵染红的、腰间的朱红色皮带也有血的在刚才一场战斗中负了重伤的副连长陈绍光的一个战士急跑着,此时,他们往附近的连部卫生所非常快地跑去。
  他们在二十多分钟前与苏军的战斗中,消灭了敌人,所有战士都好好的,而只有自己的副连长受了重伤。
  “小刘,我来背副连长。”一个跟在背着陈副连长的战士小刘身后的老战士说。
  “没关系,我尽量不停息把副连长早点背到卫生所。”小刘边回答,边跑着。
  “行。”
  过了十多分钟,小刘背着陈副连长过了一片平地,就看到前面有一道斜陡的土坎,只要从这里上去,要不了五六分钟,就到连部卫生所。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土坎下,老战士杨有声(就是刚才要背自己副连长的一个26岁非常棒实团脸的老战士)说:“上坡了,我来背。”
  “行!”
  小刘回答。这时,他背着十分沉重、是大个子的陈副连长已经累得不行了。他就停下,让身强力壮的杨有声背上陈绍光副连长,杨有声几乎带着冲力背着副连长跑上了陡斜的土坎,又跑了六七分钟,才把陈副连长背到了连部卫生所。
  “刘军医!刘军医!”还没有到,老战士杨有声就先喊道。他十分希望自己的副连长被医生早一点救活。因为,陈副连长受的是三处重伤:侧头、腰间、肩膀,还在流血。
  很快,他背着陈绍光跑进卫生所。
  在所里的刘军医听到了非常急切而刺耳的喊声,他意识到一定有战士受伤了。就马上跨出门,看到老战士杨占辉背着脸白如纸,侧脸上有血,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间大部分是湿红红的陈副连长。
  他马上说:“杨占辉,把陈副连长放在床上。”
  一进病房的老杨把自己的副连长放在床上。刘军医马上走过来,他看到:躺在床上的陈副连长那敦实环厚的身子,他胸部上有从他侧头上滴下的血染红些,他又看看陈副连长的模样,脸色发白,意识到陈副连长要死了。但是,刘医生马上跟陈副连长检查他受伤的头部、腰间等,都是重伤。近四五分钟后,解放军副连长陈绍光没有气息了。
  现在是1969年3月2日,在1958年从四川宜宾一步滩乡参军,在部队上呆了十年的解放军副连长陈绍光在此前半个多小时与苏军的战斗中战死。
  请以后关注珍宝岛反击战短篇小说集:《陈绍光》。
  ……
  1958年12月末,四川宜宾一步滩乡,就是今天宜宾金平镇的22岁的陈绍光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宜宾柏溪车站和一些当兵的宜宾青年上了开往中国东北的火车,六天六夜后,到了解放军部队:沈阳军区3168部队侦察连当战士。他从小就受到地主的一次用牛鞭的毒打,就对反动地主阶级充满了仇恨。他有一个愿望:到长大了,一定要参加解放军,还有,他崇尚革命军人,更想有一天成为一个解放军战士保卫祖国和人民。他和新战士到了黑龙江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在随后的日子中,他在一些军事项目中,比如:军事技能滑雪,以及在一些复杂越野的训练中,成绩突出;又经过一两年的努力,在1960年成为了班长。他更加的刻苦训练,对自己战士亲近友爱,到1961年入了共产党。不久,上级让他到一个军事成绩落后的五班当班长,希望他把这个落后班带为先进班,这是考验他带兵能力的一次锻炼。
  第二天,在接受了自己的指导员李荣清的指示后,25岁的陈绍光来到了五班。
  “快,集合了,快!”根据上级的命令,陈绍光来到了五班。这是他到的第二天早晨,陈绍光吹起了集合哨,然后,他喊战士们集合。
  五班的战士们马上穿好军衣、军裤等,还有,今天是他们五连的紧急集合。在陈绍光之前,连里就已经吹响了全连集合哨,他知道,全连的人都会准时去集合,他希望战士们马上起来,不耽误地出去集合,他看到靠墙的高低床上的战士都有的在穿衣、下床,有的边穿衣边回身拿起放在枕头上的一根朱红色皮带系紧在自己腰间;有的一下床,把铺盖叠好,后转身,跑到放有步枪的侧墙下,拿起步枪,往背后一挎,赶紧跑出营房去集合。在看到这一情景后,陈班长觉得满意。就回脸,看见在自己上铺的新战士小袁还在睡,没有反应,还在发出轻微的鼾声。
  “快起来!起来!”他喊道。
  在这样的喊声里,陈班长喊了几次,小袁才免为其难地起来。他后来穿上了军装,才拿着步枪,走出了营房。这时,到了操场上,陈班长一看:
  紧急集合的五连已经离开了。班里的战士非常无奈,有些眼光盯着小袁,带有嫌弃不满的神情。当然,战士小袁为什么会是这样,陈班长也迷糊。他觉得既然部队走了,就只好找近路追上。就对一些非常不快的战士说:
  “同志们,不要急。”
  “班长,怎么不要急。连队已经走了,这下,连长又要批评我们五班了。”有战士不满地咕哝道。
  陈绍光明白这次没有准时集合,就是小袁的缘故。他没有生气。他来就是要根据团部的指示把落后的五班搞好的。就说:“走,同志们,去鹰嘴谷,赶上连长他们。”
  “是,班长。”
  然后,陈绍光带着战士们走近路,赶部队去了。
  后来,赶上了连队,进行了训练,完了后,在回部队驻地的山路上,陈班长往前走,他对没有按时集合,心里还是不快的。这时,他正在往前走着,听到后面的几个老战士聊着:
  “这下,连长营长又要说我们班不行了,又要挨骂了!”几个老兵在发牢骚,当然是对战士小袁非常不满!
  “这有什么办法,那个有夜尿症的袁大人老是这样。”
  “真是麻烦!”
  “像这种人,不弄出五班,别说陈班长,就是再来十个班长也白费!”
  “是呀,如果把他调离这个班,我们就能干得更好。”
  “哎,人家医生说了,他半夜要尿床。”
  ……
  陈绍光听了,他感到五班的大多数战士都想积极向上,主要是战士小袁的原因。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部队里,都是一切以优秀的军事本领为主,每一个战士都希望自己成为出色的人民解放军战士。陈绍光在路上就思索怎样把小袁这个落后的战士带好,他听到说他有夜尿症,只有身体差、家里清苦的人才有。到了营房里,陈绍光把手往小袁的被子里一摸,是湿的,他明白了。就找来被子为小袁换上。然后,他也没有去责怪小袁,就把小袁尿湿的被子拿去洗了。
  几天来,小袁都在夜里來尿。都是自己班长默默地拿去洗,换了。
  “班长!”第三天,一个战士跑来对陈绍光说。
  “什么事呀?”
  “小李在刚才跳进江里,救起来一个落水儿童。”
  陈绍光听了,觉得解放军救落水儿童是一件好事,他想通过这事让全班战士受到教育,对班里的工作有鼓舞的作用。就马上说:“小刘,你去找小黄,把小李救儿童这事写成表扬稿,拿到团部广播。”
  “是,班长。”
  然后,小刘马上去找小黄去了。
  后来,在下午的班务会上,陈绍光表扬了战士小李,以这样的方式,让全班战士有了集体的荣誉感,当然,他也希望这事能对小袁有个促进作用。
  但是,陈绍光主要还是想帮助小袁。他知道要让小袁从一个落后的战士改变过来,还需要他做很多的工作。他对班上战士们说:
  “同志们,我们要帮助小袁,不要嫌弃他,要多关心他。知道吗?”
  “知道,班长。”
  “那天,你们几个在训练回来时就不该这样在背后议论他,他本身就感到非常自卑了。”陈班长和蔼地指出。
  “是,班长,我们一定改。”老战士们说。
  “就这样、”
  ……

  二

  晚上了,陈绍光睡在战士小袁的下床。这时,战士们都睡熟了,还能听到个别战士的轻微的鼾声。陈绍光是睡不着的,他在想着自己该怎样做,用适合的方法来帮助小袁,把五班的落后面貌改变过来。他想道: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一定要帮助自己战友。虽然,他一时不能转变,但是我是他的班长,无论怎样,我一定要帮助他。想到这里,他觉得有什么水滴在自己的被子上。他马上明白过来了,小袁的夜尿症发了。就马上下床,拿起床边桌上的电筒,往上床睡着的小袁,把小袁的被子撩开,把电动一照:战士小袁的被子湿了一块。然后,
  他把小袁的吊在床边下的被子一角拿起来,悄悄塞进小袁的尿湿处。他想道:嗯,明天再说。就低下身子,脱了军衣等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战士们做完早操后,在营房外面聊谈着。陈班长直接走进营房里;这时,又进来一个老战士,他看到:班长把自己的新被褥拿出来跟小袁换上,又把战士小袁尿湿的被褥拿出来放进盆子里。
  老战士刘运亮问:“班长,你把自己新被褥跟他换上了?”
  “嗯。”
  “班长,你太好了!”
  然后,陈绍光端着盆子就出去了,到营房外的树子下,把小袁湿的被褥挂在上面,好晾干。陈绍光觉得自己在生活上应该多关心自己战士,才好。几天下来,陈绍光都这样做了,也没有批评和说战士小袁。几天后,班上的战士小李救了一个落水的儿童,陈绍光听说了,他觉得这事能真跟全班战士鼓舞,增强作为人民解放军战士的荣誉感。就让团员小组写成一篇表扬稿,拿到团部的广播室去广播。
  然后小黄就走了。

  第二天,团广播室播出了表扬战士小李救落水儿童的事。陈绍光觉得这正好是一个机会,就在团小组会上,对大家说:“小李救儿童一事,一定会跟我们五班带来荣誉,这非常好!”
  “是呀,班长。”战士们说。
  “我们在荣誉面前,也要多帮助落后的同志。”
  “班长说的对。”战士们都知道班长说的是战士小袁。
  “不能跟以前一样,看到落后的同志就在旁边看,我们要主动帮助他,让他改正过来,成为一个合格的好战士。”
  “班长你说,我们怎么帮?”一个老兵问。
  “你们要多跟他聊,多关心他……”陈绍光进一步说。
  “班长,我们知道了。”战士们说。
  ……
  有一天,老战士刘俊建对在操场边的陈班长说。
  “班长!”
  “什么事?”
  “我刚才看见小袁心情不好。他在看家里的来信。说他的弟弟病了,没钱看病。”
  陈绍光明白了。在自己战士困难时,自己作为班长更要帮助他。他就转回身,向营房走去。
  陈绍光就来到自己床前,从部队发的军饷里,拿出25元,他觉得应该是一般的病。就到镇上邮局,把钱邮寄回战士小袁在沈阳农村的老家去。
  十天后,战士小袁收到老家母亲的来信,说他汇来的钱25元,已经把他弟弟的病治好了。小袁感到奇怪!他没有跟家里邮寄过钱。他想了会,觉得这事应该是班长做的。心里不禁感动!
  后来,陈绍光看到战士小袁一个人在营房,战士们在外面聊谈,觉得小袁非常寂寞。就主动而非常亲近地走到他身边和他聊。他从小袁的话里,知道小袁的父亲在抗战中,被日本鬼子打死,母亲没有办法,带着自己儿子沿街要饭。为了自己孩子能长大,他的母亲嫁了他人。听到这些,陈绍光非常的难过。他想道:自己不是在旧社会,被地主的鞭子打过吗?在旧社会,一个穷孩子受了多少苦才长大的吗?
  想到这里,他对战士小袁说:
  “小袁,我们一定要牢记阶级的仇。牢记由我们先烈打下的江山,一定要好好保住它。我们每一个解放军战士一定要勤奋训练,练就一套过硬的军事本领保卫祖国。”
  小袁听了,非常有感悟。
  “好了,你在想想我的话。”
  “嗯。”
  说完,陈绍光走开了。
  两天过后,团小组有几个战士对在门边树下站着的小袁说:“小袁,今天师直属队有篮球比赛,走,跟我们一起去看。”
  多日来,对班长的话有感触的他,也在心里想自己该怎样做才能改掉自己的弱点。就说:“我不想去。”
  “小袁,走嘛!”
  “我不想去。”
  看到小袁实在不想去。然后这几个战友就走开了。小袁想回到营房,继续思索班长的话。就走回营房。他刚到门口,看到班长站在他的床边,把他的被子换下来放在白盆里,为他洗。战士小袁十分感动!他情不自禁地喊道:“班长!”
  几步跑上前扑在陈绍光肩上。“班长,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班上同志们!”
  看到小袁这样,陈绍光默默地看着他,知道小袁悔悟了。
  “班长,都是我的错。你不知道,我这人怕苦怕累,什么都犹豫不前。我知道,是你跟我的家里寄的钱。班长,你对我太好了!而我又干了些什么?”
  “没什么。有了过错,就一定要改正。”
  “嗯。班长,我一定听你的话,改正自己缺点,争取进步。”
  “这样就好。”
  “嗯。”
  “小袁,你去休息一下。我跟你洗被子。”陈绍光说。
  “班长,我跟你一起洗。”
  “好!”
  然后,两人出营房去了。
  这以后,战士小袁在班长陈绍光的关怀和鼓励下,努力训练,在二个月后的团部比赛中,战士小袁获得了好成绩,把五班的成绩提高了!

  三

  六三年的夏天,陈绍光带领战士们在一个炎热的下午,进行泅渡训练。
  下午14点多钟,陈班长带着五班战士来到一条非常宽大的河边。对岸是一片不太高的山,从这里看去,没有树叶,光秃秃的。相邻的山也是。现在,看到这一条河非常宽大,战士小袁心是虚的,他游泳技术不太好。陈班长让战士们把军服、皮带、军裤、军鞋等脱掉。又对身后的副班长说:“副班长,等会大家游到了河中间,你就继续带领同志们往对岸游去。”
  “班长,我知道,”副班长知道陈绍光要帮助班里几个游泳不好的战士。他觉得自己也要这样做。就说:“这样吧,我来帮小袁,小刘。”
  “不用了,就我就够了。你就这样。”长得一副润泽红红的、非常俊逸团脸的陈绍光说。他就想把班里的事做得面面俱到。
  “好吧。”
  “开始吧。”陈绍光马上说。他非常果断,说干就做。
  “是,班长。”
  然后,陈绍光把军服等脱掉。看到战士们光秃秃的坚实光润的上身在在炎热发烫的日光下站着。就喊道:“同志们,开始!”
  接着,有几个老兵马上走进混黄冷冰冰的河水里,很快,随着他们越往下走,混黄的河水打到他们的肌肉丰润的腰上,渐渐地漫到他们健壮的胸腹上,在河里,顿时让人感到胸部有一种压抑感。身后,几个身背非常坚实健壮的老兵,就伸出粗壮的手臂,身往外一跃,就往河对面游去。然后,战士们下了水,由陈班长、副班带着往前游去。十多分钟后,就要游到河中间了,陈绍光觉得班里的两战士小袁、小刘可能乏力了。就对副班长:
  “副班长,你带着战士们往前游上对岸。”
  “嗯。”
  “我到后面去。”
  “班长,你去嘛。”
  然后,在游动中的副班长喊道:“除了小袁、小刘,其他同志跟我继续游。”
  接着,在副班长身后的七个战士们跟着副班长往对岸游去了。
  陈绍光才游回来到两个战士小袁、小刘的身边。
  两个游得有些吃力的战士小袁和小刘看到自己班长游了回来,知道自己班长要帮助自己。
  “班长,你?”在游动的小刘说了一句。
  “我来帮你俩。”
  “班长。”
  “不要急。有我在。”
  “嗯。”
  之后,他们游了八九分钟,过了一大半河,两战士就体力不支,主要是:战士小刘。小袁就想帮小刘。陈绍光对他说:“小袁,你不要管。快往岸上游去。”
  “嗯。”
  然后,陈绍光伸出手拉住小刘的肩膀,往岸边游;几次,慌了的小刘害怕被河水淹死,死死地抱紧陈绍光的脖子,使得陈绍光呛了几口水。由于游泳技术非常好,陈绍光马上稳定起来,然后,把脸伸出水,沉稳地左手拉住小刘的手臂,右手非常有力地往岸边游去。几乎乏力的小刘继续卷住班长的脖子,陈绍光马上喊道:“小刘,不要慌,有我在!”
  小刘才不慌。然后,陈绍光还是不忙不慌地划向岸边。
  上了岸的副班长一直记着班长的话。他站在岸上,注视着班长和两个战士的游泳情况。看见自己班长在拉着小刘朝岸边有些困难地游着,还看见小袁也游得非常乏力。就马上喊道:
  “老李,刘建,跟我下水,帮他们!”
  “是,副班长。”

  然后,几个老战士再下到河里,非常快地帮着自己的班长、战友游到了河对岸。


  四


  在陈班长的潜心带领下,解放军战士小袁变得积极了:在军事训练上更刻苦,还在后来的全团比武中获得了前几名。两个月过去,这天下午,陈绍光带领五班战士们到山上去训练,到了下午,16点多钟,训练的差不多了。他对满脸发红、流汗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歇歇。”
  “是,班长。”
  战士们回答。就在陈班长的身边坐下。
  陈绍光觉得训练的差不多了。等会,就可以下山回营房了。就还是跟以往一样,把他腰后在皮带下的背包挪到胸前,从里面拿出一张解放军报,然后,又把背包挪到背后。说:“同志们,我跟大家读报。”
  然后,战士们都抬起脸,停止说话。“别说了,听班长读报。”
  “好。”
  这时,打开了报纸的陈绍光看到了一条。就读道:
  “沈阳军区2营四连战士在其连长的带领下,爬山卧雪,不怕苦,不怕累,刻苦训练,在不久前的全团比武中,表现优异。班长刘海民关心战士,在训练之余,找战士谈心,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在结束训练回营的路上,刘班长经常主动帮疲乏的战士扛步枪。战士们在他的行动鼓舞下,训练更加努力,他们决心为了祖国的安全,练就一身过硬本领,随时冲入战场……
  陈绍光坐在八九个一排坐好的身着有两道鲜红领章的绿色军装、戴有红五星的非常英气的军帽的战士们前面,他非常宽厚坚实的背,魁梧的身材令人感到英武有力。二十分钟后,陈班长读完了报,看到天将近黄昏,就带着战士们下山。他们走过一片山地,忽然看到侧边远些的山脚下,有一户农家的茅草房在冒烟。陈班长感到这家房子着火了。就马上喊道:“同志们,那边老乡的房子着火了。快,去救火!”
  “是,班长。”
  大家回答。看到班长话音刚过,就侧转身朝房子急跑去;战士们就赶紧跟着自己班长跑去了。
  陈绍光朝房子迅速跑去。他跑到门口,看到暗淡的房里烟火有些缭绕,想都不想此时存在的被烧死的危险,就赶紧跑进去救人。他跑到了里房,看到靠墙的床上有一个60多岁的老女人,她床边有两个幼小的孙子在哭。陈绍光就马上到床前,伸出手,背起大娘。
  这时,跑进来两个战士看到班长背着一个老女人。就问:“班长!”
  “快,你们把两个孩子抱出去!”
  “是,班长。”
  然后,两个战士就跑到烟火大起来的里房救孩子。
  陈绍光背着老妇人急出房子,到了门外。他想既然有两个战士去救孩子了,自己就不用去了。过了一会,跑进去救孩子的两战士都没有出来。他感到不好。就要跑进去。几个在地坝上的战士马上说:“班长,你要进屋去?”
  “小袁,何建伟还在里面。”
  “可是,火更大了,房子进不去了。”战士们为自己班长担心说。
  ,陈绍光不管这些了,就是自己被烧死又怎么样!他不能看到自己战友、老百姓的孩子被烧死。他一下就急跑进大火熊熊的房里,看到两个战士昏倒地上,身边两孩子在哭。
  他马上伸出两手抱起两孩子,不管房里烟火熏熏,就跑出来,到了门边,喊道:“快把小孩接住!”
  说完马上把两小孩放上门边地上;急急返身跑进这时烟火满房的里屋。到了里面,他马上把被落下的木头砸昏的两个战士中的一个背起,这时,房里已经大火满眼,红光闪亮,灼热袭人。他背起战友,依然想都不想,从火里跑出来。这时外房已经被火挡住。他不管一切了,极有可能还有烧着吊下來的木头。他穿过大火到门边,把战士小袁交跟待在门口的战士;但是,里面还有一个战友,他必须要他救回来。他再次跑进房子,把身上被烧着火的战友何建伟背起,直接穿过熊熊的大火,到了门外,这时,房里房外已经是烈火旺烧着。陈绍光在军帽、身子、眉毛、脸和手烧伤的情况下,跑出来,而房子已经被大火如密封般全烧起来!

  五

  陈绍光一个人把大娘、她孙子、还有两个跑进房来救人,被烟火熏和垮下来的木头打倒在地的战士救出来了,而他脸、手、眉毛、身子被烧伤得多重的,在医院养伤五六天,伤好后就回到了部队。他继续带着战士们努力进行训练和生活,这样就过了五六年。陈绍光不断进步,思想坚定,更是对自己战友关爱体贴,受到上级和战士门的喜爱,被提升为副连长。到了一九六八,中苏关系破裂,苏联在中苏边境增兵,中苏边境紧张起来。不时有,解放军部队的巡逻战士在珍宝岛巡逻时,多次与有意践踏我国领土的苏军发生冲突。后,解放军副连长陈绍光带领战士们在珍宝岛巡逻时,遇到过几次,面对苏军,他正义坚定地对付了苏军,当时的情形有打起来的火药味。
  时间到了1969年3月2日。今天早上天气阴灰。
  吃过早饭,回到营房里。今天,陈副连长将根据上级的指示带着一个班十名战士对乌苏里江我方一侧的七星岛进行巡逻。
  这时,他已经系紧朱红色皮带在肚皮上,戴好翻起来的褐红色的厚军帽,背上手枪,自己又拿上冲锋枪。
  现在是最容易在岛上遇到苏军的时候,他觉得必须要作好两手准备。他知道自己和战士们只要遇到敌人就有牺牲的可能。但是,他不怕,他相信战士们也不怕。
  穿戴好了一切,他今天带着一班九个战士和一班长胡大运马上进行巡逻任务。他走了出来,看到战士们都集合好了。就对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今天上午继续对七星岛进行巡逻。这个时候是边境不平静的时期,我们会遇到一些风险,但是,我们是人民的解放军,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要坚决完成任务。”
  “是,副连长。”
  “好,跟我出发!”陈绍光一喊。然后,十个战士跟随着自己的副连长走出部队大门,向位于中苏边境的七星岛走去。
  近二十分钟,陈绍光带着战士们走下了铺有雪的山坡,尽管,是春天了,中国北方还是有雪。
  陈副连长带着战士们下到七星岛的乌鸦群岛。他准备带着战士们开始巡逻。五六分钟后,他们接近岛上。一个战士忽然喊道:“副连长,那边的土堆后面有人!”
  陈副连长立刻意识到:有敌人。因为,现在是苏军对我领土进行侵犯的频繁时期。他沉着说:“往前走。”
  陈绍光意识到:苏军再次出现就是战斗的开始。他还是带着战士们往前走,心想不管有什么样的战斗发生,自己和战士们必须要完成巡逻任务,就是面临着死,也要这样做。走了四五分钟,他看到三面都有苏军。而他们前面已经有苏军,他们明显上来。陈绍光更加沉着,他停下,对身后战士说:“同志们,你们去后面土堆呆着,听我命令行动。”
  知道自己副连长有主张。战士们就马上回跑到土堆后去趴下。看到有十多个苏军气势威风地到跟前;陈副连长还是非常稳沉地把皮带、军衣、军帽习惯性整理一下,就对跟前的一个苏军上尉托里莫夫严正说道:
  “站住。”
  “你要干什么?”苏军上尉问。
  “你们踏上的是中国的领土。这是侵犯行为。”
  “不,这是我们苏联的领土。”
  “这是中国神圣的领土,不是你们苏联的。退回去!”陈绍光非常严厉喊道。这时,双方都不退让,气氛非常紧张!一个近前的苏军士兵先开枪了。他是对陈副连长开的枪,没有打中。陈绍光立刻闪开,跑回到趴有自己战士的土堆上,紧急一喊:“打!”
  既然敌人先动手,就必须坚决反击。
  看到自己的副连长跑回来,并紧急喊出打,战士们就开枪了;后把下面的苏军打死不少。处于劣势的苏军被打死的多。
  “副连长,那边有敌人!”一个战士忽然喊道。
  正在指挥自己战士积极向敌人开枪的陈绍光,已经十分专注着打击敌人,当他用冲锋枪打着极力要进攻的敌人时,听到了自己左边的战士小刘喊了这声。其实,他没有表现出意外,刚才来这里的时候,大家已经看到有三面的敌人,在意图过来。
  但是,陈绍光马上形成了应付敌人的主意。他马上向身边的战士发出命令:
  “王玉凌、李运来、唐力,你们几个跟我来,其他的留在这里。”陈副连长命令道。
  “是,副连长。”
  然后,陈副连长带着几个战士向左面跑去,他意图分兵应对苏军。
  “准尉,中国军人来了。”一个苏军士兵喊道。
  伊凡洛维奇准尉,一个大鼻子,小眼睛的身子如一只熊的人,马上喊道:“用火力拦击!”马上,他看到中国解放军向他们跑来,在左边的一处矮坡上。就立刻向积极跑来的解放军开枪了。
  领着几个战士首先在最前面跑的陈副连长看见敌人的冲锋枪发出的迅疾子弹朝他们打来。富有经验的他紧急喊道:“同志们,快趴下!”
  “是,副连长。”
  几个跟在自己副连长身后的战士赶紧趴在雪地上。这时,陈绍光也趴在铺有白皑皑的雪的地上。他注意到:从土坡上打下来的子弹从他们的头上斜飞下去。
  陈绍光看到敌人的火力大。非常明白,如果继续接近敌人自己的多个战士会被打死的。他决定自己上,因为,他决定用自己军事经验多来对付敌人,极力减少自己的战士死亡。然后,他马上把他十分坚毅的团脸转回来说:
  “你们掩护我。”
  “副连长,这太危险了!”战士们说。他们明白自己副连长的用意。
  “就这样。”陈绍光坚决说。为了消灭敌人,他绝不犹豫、迟疑半秒钟,尽管我军比苏军少。”
  “是,副连长。”战士们不得不服从自己副连长的命令。
  然后,陈绍光双手握住冲锋枪,向眼前斜斜的土坡上,在还有子弹急急地飞射下来的枪弹下,坚决地朝坡上面爬去。
  当他刚转过背时,他就听到三个战士朝上面的苏军开枪的枪声,一时,双方的火力很大,这时是陈绍光接近敌人的机会。几分钟后,他刚要爬上一道坎,马上被敌人打来的子弹打伤左胳臂,顿时,十分痛!痛得他紧皱着眉毛,润泽的团脸微微地抖了一下;但是,他想到目前对我军不利的状态,就要坚持战斗。他刚抬起左手,就痛得他抬不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左手不行了,还可以用右手。他有了这个主意,在痛苦中,改用右手操作冲锋枪向敌人开枪。
  “走,我们上去帮副连长。”
  一个战士说。他看到自己副连长在斜坎上一时不动了,可能受伤了。急切地说。
  “好。”然后,他们三个跑上来了,看到自己副连长已经受伤了。“副连长,你受伤了,快包扎一下。”一个战士说。就拿出军衣包里的纱布,马上要跟副连长包扎。
  “别管我,快打敌人!”陈副连长赶紧喊道。他在喊时,把他对着上面敌人的团脸非常急地转回来,看来,他不想让我军处于被动的劣势。
  陈绍光一喊过,马上用右手抬起冲锋枪就朝上面苏军开枪。
  听到自己副连长的命令,三战士就只好打击敌人。四五分钟后,他们就消灭了敌人。后,一个战士觉得敌人被消灭了,就该跟自己副连长包扎了。
  就说:“副连长,我跟你包扎伤口。”
  “不。快注意敌人的动向。”陈绍光马上提醒道。敌人被打退了,但是他们一定还有动作。陈绍光认为目前的敌人更要小心对付,不再想他的伤,因为,战胜苏军是首要的。
  在他说了后的两分钟,又有敌人包围过来,意图立刻向他们进攻。陈绍光立刻喊道:“打!”他自己即刻向敌人开枪,战士们也积极射击。不一会,他在指挥中,头部受伤,战士要跟他包扎,他喊道:“不要管我了,快打敌人!”
  “副连长,你头受伤了。”
  “别说了,赶快打敌人!”陈绍光喊道。坚持不要让战士为他包扎。
  “是。”
  不久,他们又发现敌人。为了能打败敌人,陈绍光朝着敌人去了;他再次用右手拿起冲锋枪,用单手向敌人开枪。一会,苏军打来的子弹打伤了他紧系着皮带的腰部,他一下就扑倒在一颗树下,痛苦难耐!被苏军的火力压制着。战士们看到自己副连长倒下去了,十分悲愤!他们愤然向敌人进行坚定的打击,不久,把所有敌人打败了。
  打败了敌人。战士们赶快背着脸上、腰间上、左胳臂上是血的昏死的陈副连长,急急地向驻地连部卫生所跑去,他们极力想让自己的副连长活下去……
  在这个寒冷的上午,解放军副连长来自四川宜宾一步滩乡的陈绍光重伤牺牲,33岁的陈绍光将永恒在中国自由和平的土地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宜宾玉皇乡征粮大会下一篇:戏 子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秋水伊人 2017-3-29 12:40
沙发欣赏,问好朋友!
引用 逍遥漠仙 2017-3-29 14:06
引用 雪珂 2017-3-29 14:48
支持楼主
引用 子文 2017-3-29 14:55
引用 张开日月眼 2017-3-29 15:49
支持楼主
引用 墨砚池 2017-3-29 17:31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微笑 2017-3-29 17:44
顶,问好
引用 漫天 2017-3-29 18:20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童心未泯 2017-3-29 18:26
赞!赏读
引用 北冷 2017-3-29 23:03
学习了,问好作者。
引用 高山流水 2017-3-29 23:09
拜读
引用 阿华 2017-3-30 08:29
来欣赏了
引用 雪飞雪舞 2017-3-30 08:56
顶!
引用 人淡如菊 2017-3-30 09:47
好文笔,拜读!
引用 admin 2017-3-30 10:17
你好朋友!你的作品已被兰草的公众号选用,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lcdwxw
也请留下你的微信号以便交流
引用 素点 2017-3-30 11:27
欣赏并问好!
引用 逆风飞扬 2017-3-30 12:32
欣赏并问好!
引用 雪晴 2017-3-30 12:57
支持楼主
引用 忆潇湘 2017-3-30 13:03
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40)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