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散文随笔 随笔小札 查看内容

不怕菜难吃,只怕人难缠

2017-5-20 11:33| 推荐: admin| 查看: 2203| 评论: 0|作者: 佚名

  很多时候怕聚会,不是怕饭菜难吃,而是怕遇上莫名其妙的人。饭菜再难吃,悄悄找服务员要碟儿酱油,拌在饭里,都能成为我的美食。但遇上莫名其妙的人,并且一不留神还坐他边儿上,那就中彩了。
  
  前不久应邀参加一个聚会,本来是个年终答谢宴,结果楞给吃成了“养生论坛”,就因为席上有俩不着调的养生节目女粉丝。这姐儿俩自己交流还不够,还要让我们分享她们的养生成果。其实她们的“成果”就是把各种好吃的食品,给变成各种难以下咽的“药”,而且这“药”几乎能攻克各种疑难杂症,包括癌症。姐儿俩用传播宗教般的热情,向大家推销她们的“偏方”。推销“偏方”当然就得了解我们的各种“病情”,中医的望闻问切诊断法,被她们灵活运用得特好。认识不到一小时,我的饮食起居之类的隐私,已经被身边的女人调查了个底儿掉。问问饮食习惯并就此打住也就罢了,但她偏偏势如破竹般地一直问到我是否尿频尿急?每天起夜多少次?——她还真把自己当大夫了。为了防止她往下再关心起我的性功能,赶紧拿起手机,跑到门外给无名氏打“紧急电话”去了。
  
  上述这种情况见多了,就警惕了,每有聚会邀请,都会先问问聚会者的大名,听见不着调人的名字,干脆就谢绝了。但有一种像滚雪球似的聚会,却让你防不胜防。
  
  某年春天,老王说老赵来北京开会了,他做东请老赵吃饭,邀我作陪。老赵是老王云南的好友,和老王一起去云南时,老赵百般热情地接待过我们,人家来北京,我们当然要尽点儿地主之谊。我问,几个人?老王说,就两三个人。好!这人数正好喝酒聊天,畅述友情。于是欣然前往赴约。
  
  跑到吃饭的餐厅,按照包房名字摸过去,一推门,我就退了出来,以为进错了房间。仔细看看包房名字,没错呀?正疑惑,就听老王在里面叫我,再度推门而入,就看里面一个12人大桌几乎坐满,除了老王和他身边的老赵外,其他人我没一个见过的。老赵当然不用介绍了,但老赵还带来了两个一起开会来的同事,而这两个同事又带来了他们认识的两个北京朋友以及司机。估计是老王一看客人多了,怕喝酒寡不敌众,又找来了自己的几个朋友,貌似他们从事的工作还和老赵沾点儿边,于是两三个人的小聚会,就变成了10多个人大聚会。
  
  原本不认识的一桌人,每个人都挖空心思寻找能聊得起来的共同话题。职业不同、兴趣不同,找共同的话题谈何容易。好在酒精很快就能让人忘记尴尬,只记得那一晚上,我们花了大量时间,讨论朝鲜战争该不该打的问题。要是有人录了音,弄不好能出本儿论文集。现在想起来,真够不着四六的!
  
  事后本想埋怨一下老王,但换位思考了一下,多数情况下,我也不会拒绝朋友带朋友的。于是,我就真诚地对老王的钱包,表示了一下同情,因为那餐饭,让他多掏了3倍的私房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