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乡野风情 查看内容

二侉子和他的女人们(第四章)

2017-7-1 17:15| 推荐: admin| 查看: 4203| 评论: 27|作者: 荒村一叟


  第四章:花老板饱暖思淫欲

  一

  三个月后,二侉子的船上也装上了老彭说的那种机器。他用这段时间的运费结清了欠老花的船钱,还从老花那里拿到了一千多元余款。加上卖小船的一千五百元钱,刚够装了一台挂桨机。机器买上船后,正好老彭的船也在场上卸货,于是就请他帮了两天忙,第二天下午就将机器安装调试好了,而且还将船开出去转了一圈,老彭说,效果不错,开起来不比他的船慢,耗油量只是他的三分之一。晚上又免不了要剁“刀头”请香纸敬菩萨,喊老花老彭一起喝酒庆贺。

  其时,老花的场上又招来一条与二侉子差不多大的船,才装了一趟,那天也在场上卸货,老花就让二侉子把那条船上两口子也喊过来一起热潮热潮。四对夫妻八个人,船上坐不下,因而那顿大聚餐是在老花岸上的房子里办的。

  新来的那条船是从老花家乡盐城那边过来的,男的姓苏,还不到三十岁,女的叫兰英,好像更年轻些,生得特别漂亮。听说还会喝点白酒,那晚,四个男人加上她喝掉三瓶白酒。她一杯没少喝,而且一点不像是过了量。因为是第一次在一起喝酒,大家还都有些拘谨,否则的话,老花和老彭肯定是要与她一决高下的。第二天,老彭和二侉子两条船就一齐出发了。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就是五年。五年内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让我们先从二侉子和红丫头说起。

  自从船上装了机器,他们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不但还清了所有欠款,而且还又余下了一些钱。第三年,老彭首先升级换代,置办了一条载重量达到150吨的铁板船,当时他钱不够,还特地去安徽老家请人帮忙借了好几万元的贷款。他原来的那条100吨的水泥船被二侉子接了过去了。那一年春天,红丫头一肚子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二侉子欣喜之余不得不在当地雇了一个帮工上船,直到过春节时,红丫头才给两个儿子断了奶送回苏北她妈妈那里,她跟她妈说:“没办法,那么大的一条船,生意一天也不能耽误,我晓得你也带不过来,你替我寻个可靠的人,哪怕工资大一些也无所谓,只要把儿伢带好了就行。”因为他们结婚时就没领证,就是想领也开不到家乡的证明,因此儿子也没法报户口,不过,他们并不想要什么口粮计划,先当几年“黑户”再说。他们商量着给儿子取了名字,大双随师父姓沈,取名仁山,小双随二侉子姓陈,取名仁海。

  五年来,老花的砂石场,一年比一年红火。业务范围也由砂石拓展到除钢材以外的所有大宗建筑材料。虽然装运砂石的仍是原先的三户人家,但吨位却比原来翻了一番。另外还有好几条从苏北往这边运红砖的船和运水泥、石灰的船。河边上安装了两台吊机,场地上送货车川流不息,除了老花自己置办的两辆送货的卡车,还雇佣了当地三四辆带着拖斗的拖拉机。就连深夜时分都还有货车上货,因为市区有些路段白天不允许这一类车子通行。虽然那时大城市的房地产才刚刚起步,但那时做建材生意的人也很少,大部分的人还在生产队里苦工分。因此,像老花那样的一些少数胆大妄为的人就抢得了先机。那些人后来回忆起来都说那段时间的生意比以后还好做些,建筑单位大都还是国营,很少有拖欠材料款的情况发生。老花的资产就是在那时滚雪球似的积累起来的。连二侉子都成了万元户了(当然是要算上那条大船的价值),他估计老花的资产起码有他的二十倍。那时一个一千多人口的生产大队(村)一年的农、副业总产值只有区区的十几万元。

  老彭换上了150吨的铁船后,船上又多了一个女人,听说是他的小姨子,红女的亲妹子,姨夫不在了,是在安徽那边的煤矿上出事故死的,有一个儿子被公公婆婆收过去了。那个女人特别胖,与她瘦瘦的姐姐形成了极鲜明的反差。老花经常跟老彭开玩笑说:“你这家伙把婆娘缠得皮包骨头似的,现在当心小姨子过来报复你,把你也缠得像你婆娘一样。”老彭跟寡妇小姨子有没有那事,谁也说不清楚,就是有,也没人好干涉,人家是家事。不过,自从胖小姨子上了船,老彭真的好像没有以前那样精神抖擞了,不晓得是不是被老花猜中了?

  苏荣的那条船,比二侉子早换一年,换的是一条100吨的铁板船。他爸爸还在家里当着村支书,换船时帮他借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贷款。他们自己没余下多少钱,苏荣怕吃苦,还有点少爷派头,经常把船停在砂石场,两个人一起上市里去玩。小两口日常的生活开支也比二侉子这边要奢侈得多,红丫头说过:“他们夫妻两个喝酒喝掉的钱就足够我们生活了。”

  已经在外婆那里上了五年学的采莲,因为种种原因成绩不好,中间留了一年级,十五岁的人小学还未毕业,红丫头有心把她带上船帮帮忙,说反正也上不出什么名堂来,识几个字就算了,二侉子说,孩子还小,让她再上几年,再说船上有机器,两个人也弄得过来。大双小双两个儿子却被外婆带得很好,每年春节期间,外婆都会将姐弟三人带过来团聚几天,老花场上的空房子多,会在岸上安排个房间给他们。生过双胞胎后,红丫头就到当地的卫生院上了节育环,虽然当时计划生育的风暴对他们没多大的影响,但她考虑到自己快四十岁了,不想再生了,跟二侉子商量这事时,他也赞成。

  二

  不知不觉地又过了四年。这些年又发生了许多事,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老花的家庭发生了变故,老花有了外遇,后来又被人拐跑了十多万货款。细说起来,这一切还都是因为苏荣家那个叫兰英的会喝酒的婆娘引起的。

  苏荣换的那条铁板船是在苏北一家船厂订做的,需要经常回去看看船的打造进度和船体的质量,有时一回去就是五六天,他原来的水泥船就停在砂石场上,兰英就在场上帮帮红女的忙,那时场上几乎天天有客人要招待,红女忙不过来。有时还能发挥她的特长替老花陪客人喝酒。有一次,当地村里的书记听说花老板场上有个会喝酒的细婆娘,带了几个人踱过来跟老花要酒喝,而且指名要兰英陪酒。那晚村里的几个干部都喝得很尽兴,兰英经不住轮番进攻被灌醉了,是老花夫妇连扶带抱地将她送上船的。

  睡到半夜时,老花怕她出事,上船一看,果然让他吃了一惊,房舱里亮着一只低功率的电瓶灯,里面充满了酒味和酸臭味,舱板上吐得一塌糊涂,人也衣衫不整地仰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在叫着:“水,水.....”老花从水桶里舀了半碗凉水,她张开嘴一口气就喝了。他有经验,醉酒的人能吐出来就没什么大事了,他轻声地对她说:“没事了,我去叫红女上船来收拾一下,你睡你的。”老花正抽身上岸时,没想到他身上穿的汗衫儿被兰英抓住了,她说:“我不要嫂子上船,她明天要笑我的,你替我把舱里收拾一下。”老花只好出去打了一桶水,拿来了船上的拖把抹布,刚把舱板上清理干净,她又在床上下起了“命令”:“我昨晚身上淌了许多汗,你再替我打一桶干净水,我要将身上擦一下。”此时,老花心里已经有点七上八下了,今晚这婆娘莫非是......如果猜得不错的话,他今夜就交上了桃花运了,这块让他垂涎已久的肥肉就快要到嘴了。他把换了一桶干净水桶拎到了床边,大胆地试探了一句:“要不你坐起来让我帮你擦?”她听后随即就坐起了身,笑着说:“那就麻烦你花老板了。”说着就顺手脱掉了那件绷在身上的碎花褂子,露出了两个大白奶子。此时老花哪还顾得上去给她擦身子,扑上去就抱住了这个比他的女儿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原来这婆娘酒早醒了,自己吐过了一阵,也喝了些水,她听到了跳板上有响声就知道是老花上了船,她早就盯上了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了,于是装出了一副沉醉未醒的娇态,她原以为他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床剥光她的衣服,没料到这个老男人胆子这么小。

  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过来人,一场大战带来的缠绵与激情再一次醉倒了他们。天快亮时老花才悄悄地窜回他岸上的房间,幸好这几天天热,他和红女分铺各睡一个房间,红女也听到了他这屋的门响了一声,还以为是他出去小解回来的。

  早上,老花跟红女说:“你先别忙煮早饭,先上船去看看那个婆娘怎么样了,别出什么事。”红女看后回来说:“没事,睡得像死狗。”老花心里就有数了,夜里的事红女像是没觉察到什么。自此以后,每当夜深人静时他们都会恣意地欢娱一番,两人都希望苏荣在那边多呆些日子。

  后来,苏荣拿到了新船,有一段时间,两个人相聚的机会少得可怜,只是在苏荣的船满载回到场上时,老花才能安排先卸别的船,叫他等两天。为了不影响苏荣的收入,就说自己忙不过来,正好请苏荣替他到外地去结一下账,耽误的时间照给他算运费。只有这样两个人才能重温一回旧情。次数多了,苏荣就起了疑心,有一次他从外面回到船上,发现房舱里有一个可疑的烟头,是老花抽惯了的双喜牌,苏荣也抽烟,但他从来不抽双喜烟,他虽然算不上是老板,但他抽烟的档次还要比老花高一些。他知道自己老婆是个怎样的货色,他和她是一个庄子上的人,他知道,结婚前她就被他爸破了处,过了门后自然免不了仍然与老东西藕断丝连,就是因为这个他才将她带出来弄船的,这回他没拿到真凭实据,只好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却在盘算,等哪一天捉住现行。与她来个彻底了断。

  苏荣能说会道,替老花出去办了几回事,办得都很干净利落,赢得了老花的信任,在向他的客户介绍苏荣时都说:“苏老板是我的表弟,也是我的合伙人,以后他过来了就等于是我本人到了。”。有一次苏荣在市里几家建筑单位结算货款,拿到了十几万元的现金支票,他打了个电话给老花,说事情都办好了,晚上要请几个客户吃饭,明天才能回去。后来他在市里买了一部傻瓜像机,悄悄地回到了离场不远的镇上,在一家不起眼小旅馆里住了下来,他估计今晚船上必定有事,因为他们的已经有二十多天没碰到这种机会了。

  三

  砂石场的旁边有个渡口,对面大河边上有个摆渡人住的棚子。那个当地的摆渡老人苏荣认得。晚上苏荣就悄悄地进了那个老人的棚子,他给了老人十元钱,跟他说明了来意:“河对岸的那条重载船就是我的船,我怀疑花老板跟我的老婆有关系,等到夜深了,你放我过去捉奸。”老人起先不肯收他的钱,他说:“这事我不能参与,万一你们打出了人命事连我都要犯法。”苏荣说:“你放心,我们不会打架,只要你把小船划出去,我在窗户缝里拍张照片就回来,我不惊动他们,只要有了证据,就有办法对付他了。”那老人一听就很爽快地答应了,那时的十元钱可不是个小数目,过一条大河才五分钱。

  那晚是个阴天,对岸的砂石场月影朦胧。果然到了临近午夜时,在这边看到了有一条人影从挑板上上了船。他们又耐心地等了十多分钟的光景才把小船划过去。房舱里亮着灯,苏荣晓得有一扇窗户上的窗帘不够大,平时怎么拉也拉不严实,估计从那里可以拍到舱里的情况。哪晓得他摸过去时发现窗帘根本就没拉。其时,战斗还没打响,两个人赤裸裸地躺在床上,灯光下白花花的一片,老花用嘴含着女人的一只奶子,一只手在女人档部揉搓。苏荣立即按下了像机的快门,他觉得有这样的一张照片就够了,没必要再等了。让他们去尽情逍遥吧。

  他第二天他就又乘车去了市里,在一个旅社里住了下来。先在照相馆里将照片洗印出来,然后又给老花写了一封信,并在信中夹寄了一张他们的艳照。两天后,砂石场收到了一封信,老花知道是苏荣从市里寄来的,心里嘀咕,这小子搞的什么名堂,本来前天就应该回来的。一拆开信封就看到了那张照片,顿时就吓蒙了,信是这样写的;

  “花老板你好;我给你打电话的那天晚上就回来了,上船时正好看到你们在热潮,没敢打扰你们。现在有十八万多元的货款在我这儿,我打算将我的那条铁板船和那个骚婆娘的小肉船一起转让给你抵这笔钱。你收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上海了。另外麻烦你转告一下你的那个心上人,要想顾全她的脸面,叫她永远也别再找我,永远也别再回苏北去找儿子,儿子也永远不会认她,你还让她放心,我如果回去了也决不戽她的脏水,就跟她妈说是我们离了婚,她又找了个比我有钱的……”

  此时老花还算有点定力,他先不动声色地将信锁进抽屉里,然后才冷静地思考对策。他想,如果现在去找他,没法找,找不到还会弄得满城风雨,如果去公安部门报案也不一定能将这笔款子追回来,自己也要从此身败名裂,再说他还留下了一条价值八九万元的铁船,还有那个他最想占为己有的女人。想到这里他倒有了一种喜忧参半的感觉。不过他眼前这道坎是不容易迈过去的,十八万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巨款,那时公社里的中层干部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一百多元,社办厂的职工一个月只有二三十元。这笔钱是他一大半的家底,他做的是过路生意,人家欠他的货款,他也欠不少人家的货款和运费,他是指望着这笔钱要回来还债的,现在拿什么还人家?没钱过去,山上就会拒绝供货,欠人家的运费不还,那些运输船就会转场替别人装货,这样的话,砂石场肯定马上就要倒闭。想到这里,老花就有点儿悔不当初了,他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只好在场上喝闷酒,满腹心思又不好告诉别人。后来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将这个坏消息告诉他的红颜知己。这几天兰英没见苏荣回来,老花也一连几晚没上她的船,心里也起了疑心。她不识字,但看到了那张照片,一切都明白了,那女人倒是挺沉着,她说:“这样也好,我也早就不想跟他过了,你愁什么,他拿了那么多的钱走,他也怕犯法,估计再也不敢来找麻烦,大不了你把这个砂石场拿去抵债,你上我的船,有这条船在手上还愁没饭吃?”她的这番话让老花很感动,想不到这婆娘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后来他才从兰英口里得知,苏荣在那方面有病,差不多就是个“二哼子”(性无能),起因是因为他在17岁时跟一个比他大十岁的表嫂偷情,被表哥捉住暴打了一顿,命根子受了伤,成了半残废。兰英生的那个留在家里的儿子,估计也是他老爸的种。出来这么多年了,兰英的肚子一直不见有动静,原来她是比守活寡好不了多少。

  苏荣写这封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想这是一个惩治他们的最好办法,他那条大船充其量也值不到十万元,他拿着这笔钱可以去重新置办一条150吨的船。有了那样的大铁船是很容易再找个原汁原味的农村姑娘上船的。

  没过几天,因为欠山上的货款太多,人家停止了供货,船上的运费也到期未结算,还欠了场上工人好几个月的工资。于是大家就都知道了被苏荣拐跑了十八万元钱的事。常言道:兵败如山倒,树倒猢狲散,先是因为欠老彭两万多元运费未还,老彭的船就转了场,还隔三差五地过来追债。开吊机的、卡车司机也大都离了场,一个红红火火的砂石场眼看就要倒闭了。

  此时场上也欠二侉子两万多元运费,他跟红丫头商量说:“不管怎么说,我们要帮他撑一段时间,他到了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不能忘本。”红丫头就说:“不如我们先自己垫本钱再去装两趟,或许他还能缓过气来。”

  四

  第二天晚上,当二侉子将空船开到那家轧石厂时,意外地发现苏荣的那条铁船也跟了上来。船是老花开的,兰英仍像以前一样地站在船头上。晚上两条船停在一起,老花告诉他:“没办法,我跟人家建筑单位是订了合同的,如果中断了供货,还有欠着的货款更难往回收了,所以我跟红女商量了下,把这船开过来了,我现在船上没钱,你还要替我垫一船碎石子儿的钱,到了货场我也不能露面,一露面人家就会缠着我要钱。”二侉子二话没说,拿钱上岸签了两船碎石子儿票。上货时,老花一直躲在房舱里不出头,装完了货,还是二侉子替他将船开离了码头。二侉子将一满船货装回砂石场时,看到老花正在自己开吊机卸货。

  那天晚上,老花将二侉子夫妻俩一起喊上岸,说是有事跟他们商量。去时,红女也在场,眼睛哭得红红的。老花说:“我现在这样了,你们还这样帮我,证明我当初没看错人。眼下这个砂石场我是没法再经营下去了,目前场上的设备资产加上一些未收回的货款,抵算我欠下的债务估计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也很难说,如果三分不值二分钱地转给人家,说不定还不够还债,所以我跟红女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它转给你。这是我们打拼了多年的心血,我舍不得便宜了人家。你把债权债务接过去,我相信你有能力将这个烂摊子起死回生。我信得过你,现在也不去作价,将来你如果弄得好,你就多少拿出些钱来照顾一些红女,我对不起她,她跟我苦了这些年才挣下这份家当,一下了就被我败光了。还有,那婆娘我已经甩不开她了,我上她那条船,先要赚些钱给儿子结婚,如果还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就再存一笔钱给红女养老。假如她想找个合适的人改嫁我也没意见,只是希望她能原谅我的过错。”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后,红女就哭哭啼啼地说:

  “我不怪你,都是那个狐狸精惹的祸,随你怎样安排,不过我没脸回家,我在场上替红丫头帮忙烧饭。”

  二侉子听后说:“这样也好,不过,这个场还是你的,我先替你打理一段时间。”

  老花接着就说:“如果你这样说,就是不肯帮我的忙,要不我给你作个价以后好丑全是你的。”说着就拿出了他整理好了债权债务清单,往来余额净负17万多一点。他又说:“我还是那句话,这个场就给你抵债,将来你弄得好就给些钱把红女,不论多少。”二侉子就说,如果哥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明确一下,不管将来我弄得好丑,我都再拿出五万元给红女嫂子。”

  这么大的一笔交易,后来就拍板成交了,也没写什么字据,他们都太熟悉对方的为人了。最后老花把那张负债清单交给了二侉子,说:“好了,从现在起这场子就姓陈了,明天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的这一船石子儿是你垫的货款,运费我也不跟你要,以后我替你装货你按规矩给我结算运费就行了。”二侉子就说,从这趟起就给你算运费。

  二侉子上了船后,跟红丫头说了半夜的话,先是二侉子说:

  “你今天一句话也没说,不晓得我这样做对不对?”

  “你们男人谈生意我哪好插嘴,不过,我觉得你做得很对,也挺大方仁义,就是有点担心。”

  “这个我也考虑过了,现在建筑行业形势一天比一天好,做建材生意应该是稳赚不赔,目前的主要问题是资金跟不上来。我想明天出去转一圈,跟有关单位和个人打打招呼,估计能闯过这个难关。”

  “这样安排好像是皆大欢喜,我们好像是捡了个大便宜,老花虽然丢了砂石场,但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个痛刮刮的细婆娘,手上还有一条天天能赚到钱的大铁船。就是苦了红女姐,家产没了不算,还把男人弄丢了。”

  “这倒也是的,不过,我看红女也是没办法,走到这一步了,她就是再吵再闹也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她是希望老花还能再翻过身来。我打算留她在场上帮帮忙,按月发她的工资。还有,我看那个婆娘与老花不是一路人,很可能好不长久,那样的话,他们或许还有破镜重圆的一天。”

  “要是那样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二侉子先去了一趟山下的轧石厂,先将船上仅有的两万元送过去,并跟人家如实地说了场上的情况,恳求人家恁他签过字的单子给来船恢复供货,以前的欠款也由他分批结账。厂里听说他接管了场子,很爽快地答应了。在那里又遇到了正在装货的老彭,一听到这情况,马上就答应下一趟还回来,并且还答应可以再借两万元给他。,他们相处多年了,知道钱在他手上少不了。老彭还说,他认得市里几个包工头,有一个包工头还欠着场上两万多元,不晓得现在还了没有,二侉子就问那人叫什么,一看老花的单子,还直的没还。于是老彭就和他一起赶到市里。那晚他们在市过了一宿,请老彭的几个朋友吃了顿饭,那些欠钱的人当场就把现金支票开了出来,还有几个也都答应先预付一些材料款给他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子夜时分 2017-6-29 09:54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雪飞雪舞 2017-6-29 10:46
欣赏支持!
引用 雨的邂逅 2017-6-29 14:56
顶,问好
引用 安陌 2017-6-29 16:05
问好楼主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2017-6-29 16:11
引用 青稻夫 2017-6-29 17:11
慢慢欣赏!
引用 随风 2017-6-29 17:56
欣赏
引用 冰心晶莹 2017-6-29 19:57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叶沁 2017-6-29 20:04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7-6-29 20:34
支持楼主
引用 陈宇衡 2017-6-29 21:25
欣赏佳作!
引用 阿华 2017-6-30 06:02
问好,拜读。
引用 梦帆 2017-6-30 08:17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素点 2017-6-30 09:10
好文笔,拜读!
引用 子玉 2017-6-30 09:49
欣赏问好!支持一下!
引用 李雪健 2017-6-30 12:16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7-6-30 12:27
引用 青梅煮酒 2017-6-30 12:37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南山秋菊 2017-6-30 12:50
欣赏,赞!

查看全部评论(27)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