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民间传奇 查看内容

嫂子熬成妻

2017-7-17 21:28| 推荐: admin| 查看: 3003| 评论: 0|作者: 凌小唯


  第一章 你哥一定是个英雄
  通往咸阳的山道上,三匹黑色骏马疾奔而过,当前一人是陕西沈督军的千金沈如意,沈如意一身干练装扮,白领衬衣,浅灰色西装,黑色过膝皮靴,手拿长鞭,鞭策前行,在她身后跟着两名穿着绿色军装,肩挎长枪的随行士兵。
  陕西一带极少有土匪出没,此行沈如意去见未婚夫,只带了两名士兵,万万没想到,她撞大运真遇到了土匪。
  几十条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他们,沈如意很识相地放弃抵抗,随土匪来到土匪窝。那土匪头目很是客气,对沈如意说:"在下兄弟几人无意冒犯沈小姐,只为求财,等周大公子将赎金送来,自当还沈小姐自由。"
  沈如意被土匪头子关进了山上的小木屋里,里面还关着一个年轻男子,一身蓝色长衫,站在窗前,皮肤白皙没有血色,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平静如水。听土匪说此人也是周家人,看这姿态不像是下人,莫非是周家亲戚?
  沈如意靠着墙,问他:"你可认识周子元,他是我未婚夫。"说话间,她一直瞧他的反应,但见他眸光淡淡地看着门口,听到周子元三个字,半点反应也没有。
  "你是周家什么人?"沈如意又问,对方还是没有反应。
  "说话呀,哑巴"了?提到哑巴二字,沈如意闭上了嘴,莫非眼前这位是周家的哑巴二少爷周子笙?
  沈如意扯了一下嘴角,对周子笙说道:"原来你是子笙弟弟啊,我是你未来的大嫂。"
  周子笙紧抿着唇,面上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脸色有些发白,眼神黯淡了许多。
  沈如意站到周子笙身边,熟络地和他"聊天",从外面的天气一直聊到地上的蚂蚁,最后聊回正题:"子笙,你哥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老成持重、绅士有礼?他一定是个英雄。"沈如意幼时与周大公子有过一面之缘,这么多年担心他长残了,所以婚礼前一定要看一眼才放心,现在看到周子笙,想来哥哥也不会差到哪里。
  周子笙依旧没有反应,这时木门突然被推开,两名土匪扯着三名女子推了进来。
  "这是周家大公子藏在城外的三名小妾,一起绑来了,老实等周子元拿钱吧!"
  三名女子进来后,看到对方都惊讶了,互相指着对方骂道:"狐狸精。"然后扭打成一团。
  沈如意脸上的笑容早已成冰,她爹不是说周子元洁身自好,老成持重,能担大任吗?她爹肯定不会说谎,那是不是说明,周子元还隐藏着另一面?
  周子笙用眼角扫了沈如意一眼,见她柳眉颦起,正低头沉思,他收回视线,悄悄松了口气。
  第二章 谁保护谁
  三个女人的打斗惹怒了土匪,被带出去分别关了起来。
  屋内骤然清静了下来,一个不会说话,一个靠着墙不知在想什么,直到日落后,黑暗将木屋包围,只有一星微弱的烛光在桌子上摇曳,沈如意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有些烦躁地喊道:"周子元干什么吃的,这都过去几个时辰了,还不拿钱来赎人!他不会不想来了吧?"
  沈如意说完,并不指望周子笙回应,可这次,他却从袖子里拿出一沓宣纸,用钢笔写上:"我大哥一定会救你的。"
  沈如意反复盯着那一行漂亮的字看,然后问道:"什么意思?"
  周子笙眼神无光,垂下头写道:"我是庶子,可有可无。"周家不会拿钱来赎他的。想了想,周子笙又提笔写:"有一事求沈小姐帮忙,子笙若是回不去,还请打赏些银子给我院子里的下人小石头,让他离开周府,自谋生路去吧!"
  沈如意挑眉看着周子笙写的字,心里升起一股怜惜之情,豪气地拍了拍胸脯:"你不要悲观,有我在,保你无事,本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区区几个土匪"
  "喵喵喵"突然,窗前传来一阵猫叫声。
  沈如意大叫一声,窜到周子笙身边,双手牢牢地抱住他的胳膊,眼睛瞄着窗户:"是、是猫吗?"
  周子笙挺直腰板,视线落在她紧紧缠住的胳膊上,平淡的眸中生出一丝光彩,嘴角浅浅地勾起,悄悄往后退了一小步。
  沈如意以为他也怕猫,想起刚才自己的举动,有些羞赧,强撑着松开他的胳膊,从腰间抽出鞭子,警惕地站在周子笙前面。
  猫叫声越来越近,紧接着,一只黑色绿眼睛的猫跳上窗户,窜了进来,吓得沈如意又是一声大叫。
  周子笙紧抿着唇,脸色凝重,微微颤抖的躯体,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态。
  沈如意是真的害怕猫,手紧紧地攥着鞭子,在猫往这边靠近时,她一下挥鞭而出,周子笙根本没机会阻拦,鞭子擦着猫的身子而过,黑猫喵喵两声,似因受到攻击而怒,一个黑影窜了上来,吓得沈如意闭上了眼睛。
  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感,沈如意睁开眼睛,看到周子笙挡在她的前面,脸色惨白,左手上带着血淋林的三道爪印。
  "你"她紧张地扶住他的胳膊,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周子笙皱起眉头,用右手写道:"猫怕狗,你学几声狗叫。"
  ""
  沈如意愣住了,看着周子笙的眼睛再三确认他没有开玩笑,然后看了一眼一旁虎视眈眈的黑猫,咬着嘴唇,慢慢张口:"汪!汪汪!汪汪汪!"
  周子笙虽然是个哑巴,但抖动的肩膀还是暴露了他正在笑的事实,沈如意恼恨地瞪了他一眼!
  周子笙的方法很有效,随着沈如意的叫声,黑猫在原地转了个圈,嗖地一下跳上了窗户,消失不见。
  沈如意虚脱地坐在地上,拿出帕子给周子笙包扎。
  "呼原来你不怕猫啊,你大哥可是很怕呢!"
  周子笙怔住,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他大哥什么时候怕猫?
  第三章 周子元
  第二日天刚亮,土匪头子推门而入:"周大少派人来赎人了,沈小姐跟我走吧!"
  沈如意睁大眼睛,刚清醒过来,问道:"周子元只赎我一个人吗?那周家二少爷怎么办?"说完,她看向周子笙,见他表情淡淡的,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在意,想起他先前的话,沈如意莫名地生出一股气愤和同情。
  土匪头子冷笑一声:"不受宠的庶子而已,本来也没指望从他身上赚钱干脆扔到山里喂狼吧!"
  沈如意怔住,心底一点点变凉,对周子元的为人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她抱着肩膀对土匪头子说:"你出去告诉周家的人,就说周二少爷对我有救命之恩,要赎就一起赎走,不然,我还就不走了。"
  土匪头子被气笑了:"沈小姐真把这儿当成自家地盘了,想留下可由不得你。"说完,强制性地将沈如意带走,沈如意用嘴型告诉周子笙,她会救他的。可周子笙只是轻轻笑了,像是一点也不相信她的话一般。
  沈如意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咸阳周宅,彼时,周宅的下人在门口等着,沈如意看了看,没有发现类似周子元的身影,正欲询问,远处,一道青色人影急步而来,下人看到立刻行礼,唤了一声:"大少爷。"沈如意上下打量周子元,怎么看也无法将他和儿时的那个英雄重叠在一起,他的相貌和周子笙很相似,只是比子笙更加魁梧,眼神更加犀利一点。
  周子元身上有一股很重的泥土气息,沈如意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
  "不好意思,让沈小姐受惊了,郊外盐场出了问题,子元刚刚赶回来,没能亲自迎接小姐,失礼了。"
  "没事,我有一事请大少爷帮忙。"沈如意无意与周子元客套,一心想先救出周子笙。
  周子元招待沈如意进了他的书房,书房里摆放着很多器皿,皆价值连城。
  沈如意绕了一圈,道:"大少爷对古董还有研究?"
  周子元愣了一下,眯着眼睛笑了:"涉猎而已。"
  沈如意没有说什么,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烦请大少爷派人上山赎人吧!"
  "当然,且不说子笙对小姐有恩,只要他是周家人,子元当然要救他。"周子元一口答应下来,那爽快的样子差点让沈如意怀疑,在山上,不是他命令只赎一个人回来的。
  周子元派去的人很快回来,带回了一个噩耗周子笙被撕票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如意差点昏厥过去。想起那个少年,她的心一阵抽痛,心里愧疚难耐。与之相反,周子元只是伤心了一会儿,便安排人厚葬。
  可就在第二天,周子笙竟然回来了,全身血淋林的,被人扔在了周宅门口,气息微弱。
  沈如意知道后,立刻赶到门口,看到周子笙后,又开心,又难过。
  第四章 贴身照顾
  沈如意亲自将周子笙送到后院他的房间,并让伺候他的小石头请来了大夫。大夫检查后,说他并没有生命危险,开了一些药,就走了。
  大夫刚走,一个粉衣丫鬟走了进来,冲着沈如意行礼道:"沈小姐,大公子一早便去了郊外盐场,临走时,嘱咐奴婢贴身伺候小姐,有事您尽管吩咐。"
  沈如意一声冷笑,说是贴身伺候,不就是监视嘛。她没有说话,转身坐在周子笙的床头,替他撤下头上的湿巾。
  丫鬟走上前:"小姐,二公子自有下人照顾,不如您回房休息吧?"
  "怎么,我在哪儿还需要问过你们不成?子笙是我的恩人,照顾他,我心甘情愿,倒是你,可以滚了。"
  丫鬟脸色一僵,低声道:"小姐,奴婢是大少爷的人。"
  此话一出,沈如意更生气了,一鞭挥向那丫鬟:"呵,大少爷的人,是伺候的人啊还是床上的人?给我滚!"
  鞭子擦着丫鬟的发丝打在她身后的花瓶上,花瓶应声而碎,丫鬟吓得一脸惨白,但还是胆大地说:"小姐可以侮辱奴婢,但是不能侮辱大少爷。"说完,低着头退了下去。
  沈如意看着她的背影冷笑,真是小瞧了这个大少爷,她可没有忽略那个丫鬟一闪而过的娇羞。
 

  周子笙还在昏迷中,按大夫的吩咐,要给他的伤口上药,沈如意握着手掌大的瓷瓶,面有难色,周子笙的伤遍及全身,给他上药,势必要脱掉他的衣服,虽然她受了两年西方教育,可骨子里还是有些保守的,这可如何是好。正思虑间,门被推开,小石头走了进来,看到沈如意拿着药,小石头拔腿就往回走。
  沈如意有些好笑:"回来,给你家主子上药。"
  小石头转头,一脸的委屈:"如意小姐,小的对药过敏,还是劳烦您给少爷上药吧!若是其他人,肯定照顾得不细心。"说完,抬腿往外走,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沈如意:""
  给恩人上药不过分吧,沈如意自我安慰,顺手将周子笙的上衣脱了。看到他白皙的皮肤上那一道道皮开肉绽的伤口,沈如意咽了口唾沫,不敢多想,轻轻地给他上药。沈如意的手划滑过周子笙的皮肤,像触电一样,一股电流从指尖钻进,渗透她的全身,她脸染上一抹红晕。
  压下心中的躁动,她的手掠过他的胸部,突然,床上的人发出一声细小的声音:"唔。"吓得沈如意赶紧停下手中的动作,但见周子笙轻哼后,苍白的脸上飘来两朵彩云,一直延伸到耳根。
  "你学坏了,周子笙!"沈如意嗔怒一声,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一把拽过被子盖在他的身上,将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脚步不稳地匆匆离开。
  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床上的人睁开双眼,黑亮的眼睛闪过一抹笑意,在灯光下盈盈发亮。
  第五章 解除婚约
  晚上,沈如意用过晚膳,被告知周子元回来了,沈如意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来到大厅。
  周子元刚从外面回来, 帽子还没来得及摘下,看见沈如意,扬起笑脸迎了上去:"沈小姐,这是子元专门为小姐挑选的胭脂,还请不要嫌弃。"
  沈如意接过胭脂,打开闻了闻,眼里闪过一丝嘲弄,这胭脂的味道和在山上遇到被绑的那三名女子身上的胭脂味一样,看来这周子元最爱用胭脂讨好女人。
  周子元见沈如意收下,心中一喜,继而说道:"沈小姐,我收到沈伯父的信了,他催促我们抓紧时间结婚,你看,日子什么时候定下来?"
  "周公子,如意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我有话直说,你是否在城外安置了三名小妾?"
  周子元愣住了,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如意,这"
  "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是周公子却将此事隐瞒如意,如意对公子的做法无法认可,思量再三, 如意决定解除婚约,聘礼全部退回。"
  周子元的脸瞬间拉了下来,手里的茶杯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小姐突然与我解除婚约,恐怕不只是因为三个女人的事吧小姐是喜欢上我二弟了?"
  突然提到周子笙,沈如意愣住了,想到刚才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这一幕落在周子元眼里,他冷冷地笑了。
  "周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沈如意恢复以往的神色,脸色不善,"你在怀疑我和子笙有什么吗?"
  周子元冷笑:"子元不敢,只是小姐近日对二弟实在关照得很。小姐所提这件事,容子元禀明周家族长从长计议。"
  沈如意点了点头。
  第二天,沈如意带着炖好的鸡汤过来探望周子笙,顺便说了下解除婚约的事情,不知是不是错觉,沈如意觉得,周子笙在听到这事时,眼里竟然有笑意溢出。
  周子笙以手脚不方便为由,哄骗沈如意任劳任怨地喂汤。半碗鸡汤下肚,周子笙才提笔写道:"大哥不会轻易放弃沈家,你要小心。"
  沈如意笑了,一点也不在乎,她堂堂陕西督军的女儿,周子元能耐她如何。
  周子笙看着沈如意有点小得意的笑容,嘴角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容,浅浅的,转瞬即逝。沈如意转过头时,周子笙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但是却直勾勾地看着她,沈如意又想到昨晚的尴尬,脸颊有些发烫。
  恰在此时小石头端着一盆菜骂骂咧咧地走进来,看到周子笙就控诉:"少爷,厨房又给我们减量了,本来伙食就不多,您说,是不是大少爷吩咐的?"说完,他眼尖地看见放在一旁的鸡汤,瞬间就不高兴了,"减量就算了,补品还送少爷最不喜欢喝的鸡汤,大少爷太过分了!"
  沈如意愣了:"子笙不喜欢喝鸡汤?"
  "少爷从小就不喜欢喝,府里的人都知道。"
  沈如意瞥向周子笙,埋怨道:"为什么不早说,不喜欢就不要喝了。"
  周子笙摇摇头,笑着写道:"现在喜欢喝了。"
  小石头看到沈如意手边通红,瞬间了然,替周子笙说:"如意小姐亲手做的,就算是毒药少爷都会喝下去。"
  "不许胡说。"如意嘴上说着不愿意,心里却笑开了花。这种少女情窦初开的表情一定不是来自她,唔。


  第六章 周子元的客人
  在沈如意的贴身照顾下,周子笙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为了感谢她的照顾,周子笙亲自下厨,邀请沈如意到周子元招待贵客的紫竹亭用餐。
  周子笙人生第一次下厨,可谓惨不忍睹,为了不破坏形象,他让小石头从醉鸡斋定了一只醉鸡,然后他亲手撒了一层胡椒粉,面不改色地对沈如意写道:"我亲手做的,尝尝。"
  沈如意好奇地吃了一口,笑了:"味道很不错,肉里带着酒香,嗯。"
  周子笙又得意又不好意思地咧开嘴笑了。
  "下次做的时候,记得把鸡腿上的醉字擦掉就更好了。"
  周子笙立马夹起一块鸡腿,看到上面果然印着一个粉色的"醉"字,他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是羞得。
  半只鸡吃下去,沈如意擦了擦嘴,正色道:"明日周家族长过来,解除婚约后,我就要回家了,我爹发了好几通电报。"
  周子笙正在欣赏景色,听闻此话,怡然自得的表情瞬间僵住,刚刚咀嚼时还觉味美的鸡肉现在如同嚼蜡,他想挽留住沈如意,可话到嘴边,变成了一声叹息,提笔重重写道:"一路顺风。"
  空气好像被凝结了一样,两个人各怀心事。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从桥对面急步而过。沈如意眼角随意扫过,看到一位穿着黑色长衫,戴着黑帽子的人着急地往前走,那人警惕地往这边扫了一眼,只一眼,沈如意便愣住了,这个右眼角带着一块紫色胎记的男人,不正是被三军悬赏抓捕的盗墓贼刘四儿嘛。
  收回视线,沈如意问周子笙:"刚走过去那人,你可认识?"
  周子笙收回思绪,扫了一眼,写道:"他是大哥的朋友,受雇管理城郊盐场,每个月都来几次的,如意也认识?"
  如意心想,我何止认识,但仍是摇头:"不认识,只是看着眼熟。"
  城郊盐场,盗墓贼刘四儿,看来周子元在盐场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
  当天下午,沈如意偷偷从周宅溜出去,给她爹发了一份电报,回来时,不巧与刘四儿撞了个对面。
  看到他,沈如意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对方目露凶光,右手偷偷藏在身后,不用猜沈如意也知道,对方身上有枪。
  双方愣了三秒,刘四儿眯着眼睛,右手慢慢露出来,开口问:"沈小姐?"
  沈如意强装镇定,皱着眉道:"怎么了?周子元又找我?告诉他,我没空。"说着,人越过刘四儿就往里走,沈如意能感觉到身后一股阴冷的气息包围着她,她的心都要跳了出来,幸好,刘四儿没有轻举妄动,沈如意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刘四儿这次没有妄动,但不能保证他不会折回来,沈如意有些担心,准备连夜离开咸阳。临走前,她想和周子笙道别,可谁知,刚出了院子,迎面看到周子元走了过来。
  "这么晚,周小姐是要干什么去?"
  沈如意觉得周子元有些不对劲,悄悄后退一步:"屋里太闷了,我想出去逛逛。"
  "是准备找岳父报信吗?"周子元突然冷笑,眼里闪过阴光。
  沈如意愣住了。
  "你见到了刘四儿,沈小姐,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我们成婚吧!"
  "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沈如意皱紧眉头。
  "那可由不得你,今夜,我们生米煮成熟饭,我不信你爹还能办我。"说完,周子元一把抓住沈如意带回屋内,压到床上
  第七章 捉奸
  周子元的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传到沈如意鼻子里,让她的头很晕,但她仍在认真思考。既然周子元怕他的秘密被发现后,她爹会办了他,那说明她猜测得不错,所谓的盐场很可能是一处古墓。理清思绪后,沈如意一把推开周子元,从上衣里面的口袋翻出一把袖珍手枪,握在手里,这是她生日时,她爹送给她防身的,一直没用过,没想到第一次用,是用在她的未婚夫身上。
  沈如意握住手枪的手在颤抖,她的身体越来越热,视线有些模糊。
  周子元看到手枪楞了一下,但是那手枪仅有巴掌大小,他摇了摇脑袋,认定沈如意在吓唬他,再次冲了上来。
  砰。一声枪声响彻黑夜,周子元闷哼一声,被子弹的冲力撞倒,沈如意抓住机会,踉跄着往外跑。
 

  一路跌跌撞撞,等她停下脚步后,已经来到了周子笙的房间,沈如意站在门口,忍不住想笑。她这是干什么?想要吃了周子笙吗?
  沈如意的身子越来越烫,她扭头准备离开。门突然被打开,一身白色亵衣的周子笙出现在门口,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他整个人宛如夜间的精灵,沈如意咽了口唾沫,脑子充血,一个冲动冲了上去,抱住周子笙,贴上他的唇角。
  他身上冰冷的气息正是现在她所需要的,沈如意紧紧地抱住他。
  周子笙无措地愣在原地,嘴上的柔软让他失去了意识,他眼里有错愕,有惊喜,然后就是失望,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被大哥下了药!
  刚刚涌上去的激情瞬间被浇灭,周子笙将沈如意扶到床上,准备给她打冷水,岂料,他刚准备离开,就被沈如意一个大力压在了床上
  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两颗心扑腾扑腾地跳着。
  "周子笙,你不许走。"
  周子笙三个字,让他被浇灭的激情瞬间涌了上来,他反手抱住沈如意,一个转身,将她压在身下。周子笙的眼睛比星星还亮,他嘴角勾起,凑到沈如意的耳边,沙哑着声音道:"我是周子笙,你确定是我?"
  昏沉的沈如意只听到耳边传来周子笙三个字,痒痒的,她情不自禁地哼道:"嗯,不要走"最后一个字很浅,传到周子笙的耳里就是"不要"。他整个人腾地一下坐起身来,浑身犹被一桶冷水浇过。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外突然灯火通明,周子元带着周家族长一行十几人,来这里捉奸了。
  周子元在沈如意逃走后,第一时间想到了周子笙,然后马上改变了计划,叫人把周家族长请来,准备来个捉奸在床。不管怎样,他绝对不能让沈如意走出周宅一步。
  第八章 峰回路转
  沈如意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睁开眼睛后,她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巨大的冷水浴桶里,身上虽穿着亵衣,可是上边被撕烂的布条提醒着她方才发生了什么。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外面站了很多人,沈如意用最快的时间穿好散落在地上的衣服,随手撕扯了一段白绸,系在脖间,盖住暴露在外的吻痕,然后走了出去。她是在周子笙的房间,可是周子笙却不知去哪儿了。
  打开门,沈如意最先看到的是被纱布缠住胳膊的周子元,看到她,周子元双眼冒出火:"沈如意,周子笙呢?"
  沈如意迷茫地看着他:"什么周子笙?"
  "不要装了,大晚上你在子笙的房里,还用我们说什么吗?"周子元阴狠地看着她,仿佛在说,你死定了。
  沈如意冷笑:"说起这事,我倒要问问周大少爷大晚上去我的房间干了什么,你意图对我不轨,被我打了一枪,如今还想贼喊捉贼?"
  沈如意说完,仿佛为了映照她说的话一般,周子笙在小石头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小石头说:"沈小姐跑到这里,我和少爷问清楚事情的起因后,安排她住在少爷的房间,本想明天找族长定夺此事,没想到大少爷倒打一耙。"
  小石头的控诉加上周子笙失望的眼神,让周围的人有些动摇,周子元面不改色,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容,突然,他掏出一把黑色手枪,对准沈如意:"不孝子周子笙贪图沈小姐美色,意图施暴,沈小姐不堪受辱,自杀身亡。"
  沈如意瞪大眼睛:"周子元,你敢!"
  砰的一声枪响,吓得众人四处逃窜,周子笙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沈如意面前,将她护在身后。沈如意脸色煞白,心有余悸地看着倒在地上呻吟的周子元以及冲上前来的警察。
  "幸好少爷买通了下人去报警,不然沈小姐凶多吉少,太吓人了。"小石头拍拍胸脯,凑到周子笙身边,还不忘在沈如意面前夸奖一番自家少爷。
  沈如意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要去请警察?"
  周子笙埋头写道:"有备无患,你没受伤吧?"
  "没事。"沈如意抚额,她总觉得昨晚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可是昨天只有周子笙啊!
  失神间,周子笙递给她一张纸,上面写着:"我会负责的。"字迹有些潦草,传纸条的手都紧张得通红。
  沈如意戏谑道:"你干了什么坏事,需要负责?"
  沈如意本以为会看到周子笙紧张得脖子充血,可没想到他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她,又递过一张纸条:"我脱了你的衣服。"
  ""男人果然会变坏的。


  周子元被警察带走的第二天,大批士兵包围了周宅,称得到督军的调令,来保护沈如意。沈如意让人请来周家的族长,正式宣布与周子元解除婚约。
  沈如意令警察和派来的士兵赶到城郊盐场,果然在那里发现了一座古墓。在古墓里,警察找到了刘四儿,将他击毙。据周子元的心腹说,这些年,周子元让刘四儿从古墓里掏出来很多宝贝,有的自己留着,有的高价卖出,更有甚者,还卖给了日本人。
  听到日本人,沈如意只恨没多冲周子元开两枪。
  事情处理好,沈如意该离开了。
  她磨蹭了两天决定找周子笙谈谈,但刚走到他的院子,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是她初来咸阳被土匪劫持的土匪头子,他正坐在石凳上,与周子笙喝茶。沈如意愣在原地,如遭重击,周子笙与她四目相对,眼里闪过慌张。
  第九章 怕猫并不可耻
  沈如意突然态度坚决地要离开,周子笙多次挽留均被拒之门外。
  为沈如意送行这天,小石头挡在沈如意的马前:"沈小姐,小石头有话要说。"
  "我不听。"
  "沈小姐,少爷很喜欢你。"
  "呵,喜欢骗我?"
  "小石头跟在少爷身边时,就知道少爷喜欢小姐你,他知道小姐与大少爷定下婚约后,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在少爷小时候,夫人就让少爷装成哑巴,告诫他什么都不要和大少爷抢,所以少爷慢慢接受你变成他大嫂的事实,只是,大少爷太贪,未成亲之前就做出对不起小姐的事情,少爷这才想出一计,让小姐看清大少爷的为人。"小石头顿了顿,看向沈如意的后面。
  "少爷知道大少爷私下盗墓,将宝贝卖给日本人后,怕大少爷害了整个周家,这才让小姐故意看到刘四儿,戳穿他们的勾结,把他们法办。少爷也是一片苦心,小姐你就原谅少爷吧,少爷那么怕猫的一个人,在山上还挡在小姐前面,可见,少爷有多么喜欢小姐。"
  "等等。"沈如意突然打断了他,"你是说,周子笙很怕猫?那你们家大少爷呢?"
  "我大哥很喜欢猫。"周子笙突然出现,急切地问道,"当年,明明是我们先遇到,你为什么要选择大哥?"
  沈如意一个翻身,从马上跳下来。
  当年,她和父母到咸阳办事,在街上走散,她被一只野猫吓到不能动弹,突然一位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挡在她前面,明明他也怕得要死,却倔强地把她护在身后。那时,小小年纪的她就在心里许诺非君不嫁。
  她问他是谁,当时他只说了一句:"周家少爷。"
  沈如意说:"周家只有两位少爷,除了哑巴的二少爷,保护我的只能是周家大少爷,所以我求爹要嫁给周子元。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周家二少爷?"
  周子笙被她的话怔住,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那时太紧张,少说了一个字。"
  沈如意被气笑了,因为一个字,她差点成了他的大嫂。
  "现在回归正位,嫁给我吧!"
  "那我可要考虑一下了。"说完,她跳上了马,扬长而去。
  这突然的变故,周子笙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小石头在一旁催促:"少爷,还不去追?"
  周子笙应了一声,抢了士兵的马,跟在后面,大喊:"娘子,等等我。"
  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