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雨夜艳遇

2017-7-17 21:32| 推荐: admin| 查看: 4723| 评论: 0|作者: 红凤青鸾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题记
  夜是如此的深沉,寂静的街道上空,雨水无声无息的飘扬着。它调皮的绕过我的雨伞,落在额头的刘海上,顺着浓密的眉毛一颗颗的滑落。
  风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更加的肆掠,一个劲的吹打在我手里死死攥紧的雨伞上。昏黄的路灯下,看不见夏日里寻着灯光停留在那里的飞蛾。一个摇曳的身影,默默地依靠在那里,一抹抹绕着圈的烟雾从那嫣红的嘴角冒出,缓缓地消失在雨幕下。看不见嘴主人的脸颊,只可以依稀的辨别那一团黑影下的慧黠的眼眸。
  她看见我打着雨伞靠近,竟然掐灭了手里的香烟随手往地面上一丢,一只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对着烟蒂使劲的碾压了几下。
  她披着一件黄色的雨衣,在昏黄的灯光下被映的发紫。湿润的头发,顺从的贴服在鹅蛋一样的脸颊那里。坚挺的鼻子,鼻翼煽动着冒出淡淡的白色的烟雾。
  "夜深了,你怎么还在外面逗留?"似乎是因为我的出现,打断了她吞云吐雾的雅兴,视线瞄到我紧挨着旁边的石凳坐下,闷闷的问我。
  "我?"我十分不确定的回头看她一眼,一双闪灼着亮光的眼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促使我有着一瞬间的疑惑和呆傻。
  "是啊,不然哩,你以为除了你和我,这里还有别人吗?"她嫣然一笑,刚刚那闪灼在眼眸里的光亮竟然是她手里忽明忽暗的打火机的光亮,映在她一双清亮透彻的眼睛里面,竟好似一颗颗星星一般。一抹不知名的温暖,悄悄地从我的心间一划而过。
  "我啊,我出来买点吃的。一个人,太无聊了。"我想起那一年四季都是一双拖鞋的门口,清冷的始终不见开动过的锅灶,孤独的从没有开过的油瓶盖子。无奈的深深的叹出一口气,低低的闷笑一声。
  "我们家弟兄几个,姊妹也不少,虽然朋友五湖四海都是,知心的却没有几个。平时胡吃海喝,吹牛胡侃的哥们可以用一大卡车来装。真正有事情的时候,夜深人静孤独的时候,聊得上话的就那么几个。父母远在老家,自己毕业之后一个人外出拼搏,做牛做马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地位是有了,可以倾诉的人却没有了。回到家里面,冷锅冷灶等着你,唯一还可以的就是家里那一只忠心耿耿的老猫了。可是前段时间出差在外,竟然也不知到哪里游荡去了。"也许实在是太寂寞了,看一眼看不清表情的她,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倾诉的欲望。
  "呵呵,可能是它遇到了心仪的老猫,两个人私奔去了。"听到我的话,她腰杆子都弯成了一个弧线,双手捂住嘴角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银铃般的声音划破了夜空,传的好远也响了好久,使得这寂静的夜里,也忽然不再那样寒冷。
  "也许吧,毕竟是太孤独了。我经常不在家,丢下我也是应该的。"说到这里,我低下了头。
  "别介啊,人不都是还会怕孤独吗,何况是一只猫呢?"她似乎是因为我突然下沉的热情而受到冲击了,声音里面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激动。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她低声的问我。
  我诧异的抬起头,看着雨水落在她的雨衣上,溅起一朵朵调皮的水花。她纤细的手指轻轻一划拉,顶在头顶的黄棕色的帽子被她撩拨了下来。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犹如瀑布一样的从我的眼前划拉而过。
  雨水贪婪的落在她的长发上,她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用双手将长发一掐一掠,将所有的长发从雨衣里面掏了出来。一瞬间,那拖及腰杆子的黑发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我的视线里面。
  "你的头发真的很美,说不出的美。如果说,这个世间还有谁的头发可以比过你,那么我绝对不会相信。"我忍不住的由衷的赞叹道。
  话一出口,才看见她一瞬间暗淡下来的眼神,似乎还有我未来得及看清的神色在星光一样的眼眸里一闪而过。不知为何,她刚才还上扬的嘴角,此时竟然落了下来,还有点委屈的紧抿着。
  "我的头发很漂亮,是吧?"她像是在问我更像是在问自己,语气漂移不定话语里也满是疑惑。
  "是是吧?"因为她陡然发生的变化,我也开始踌躇起来,不知道此时的我是该说实话,还是该沉默。直觉告诉我,说一点什么安慰她吧,可是两个陌生的人,要说点什么安慰彼此呢?
 
  我看着她的脸颊在昏黄的路灯下缓缓地抬起,裸露出她那张精致的面孔,瓜子脸,卷卷的睫毛就像洋娃娃的一般,碧绿的眼眸噙满若隐若现的水晕。一张坚挺小巧的鼻子,艳红的小嘴微微的嘟着。
  是一张可以让人印象深刻的脸,我默默地想。
  "你知道吗,有时候美丽也是一种罪!"她撩开雨衣,从里面隐隐露出的黑色的礼服里掏出一合淡紫色的香烟盒。
  "老天,她竟然将烟放在那里!"我有点膛目结舌的看着她熟稔的拿出香烟,抽出一根,而后黏住香烟的手指向我伸来。
  "帅哥,借个火如何?"她眉毛微挑,丝毫对我眼睛里面不自觉流落出来的诧异有所感觉,甚至满眼含笑的对着我的诧异有种一种变态的满足。
  "喔,我不抽烟的!"我说的是实话,虽然我偶尔会和几个狐朋狗友喝点小酒,打打麻将神马的。但是却是一个很好的不吸烟的男子汉,毕竟吸烟对身体的危害比喝酒大,即使喝酒一样不好。
  "切,现在的男子谁不喜欢喝酒,赌钱,玩女人?你呀,就少在我这里装纯情了!"没想到,她先是不信任的盯住我的眼睛看,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一滴雨水顺着我的眉毛滑落两颊,她才将香烟随手的往地上一丢,淡淡的输出一口气,轻声的低吟:
  "现在像你这样的男子,真的挺少的。"
  "是吗,其实只是你没有遇到而已吧?"不知是对我的赞叹,还是对我不合时宜,不会迎合这个社会的嘲讽,反正我是坦然的接受了。
  "也许吧,说说我的故事吧?"她再次的询问着我,我暗暗地思考着:虽然现在的我还不是那么八卦,但是至少回家之后也还是要面对那森冷的没有一点生气的房间,所以留下来吹吹风淋淋雨也是不错的选择,何况旁边还有美女作陪?
  想到这里,我将视线从她嫣红的嘴角移开,落在她那匍匐涌动的胸脯上面。
  虽然衣服紧紧裸露出一丝丝的衣领,但是我还是可以凭着她合身的雨衣,高高傲起的双乳惬意的猜测出来,她穿着的是一件十分暴漏的黑色的晚礼服。
  只是不知,在这漫天的雨雾下面,一个大概正要或者已经参加过晚宴的美丽女子,又怎会独自一个人停留在这里。
  "我是一个发模,你知道发模吧?"她不放心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点点头,其实我做的就是做广告的那种杂活,什么都做又什么都不做,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行业呢?
  "我是一个有名的艺术学院毕业的,没毕业的时候就被一个非常有名的传媒公司看中,签了合约。毕业之后,很荣幸的在大家羡慕的眼神底下跨进了公司的大门。可是"她看着我并不吃惊的眼眸,继续说:
  "可是,喜悦背后往往都是夹杂着烦恼和无尽的泪水的,我也不意外。"她似乎忘记了我的身上没有打火机的问题,竟然又从怀里掏出烟盒,思考了一下又塞了回去。
  "我进了那扇门之后,幻想的憧憬还没有结束,噩梦就接踵而至。原来是在我一次学校演艺的时候,他们的老板看上了我的气质,希望我延续潜规则。你说如此高傲的我,当时又怎么会同意呢?"她突然地盯住我的眼睛,也许是处于职业的习惯,造成我此时正盯住她的身材在打量评估着。那一瞬间的被她逮个正着的尴尬,使我羞红了脸颊。
  我开始庆幸着昏黄的灯光,那样使我看着不会特别的尴尬。
  "很自然的,我被刷出了那个公司,曾经还没有开始的幻想都成为了回忆和历史。我四处的跑拍摄基地,然后一个个的面试,可惜都一次次的被要求潜规则。终于在这样的一个雨天,我被一个肥猪一样的死胖子压在了身底下。当他那肮脏的身体,靠进我的时候,我真的有一种被凌迟的感觉。我以为自己就会在那一瞬间的撕裂里面死去,可是等待我的却是更加肮脏和不堪的重生。
  我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一个演员,可惜却不是答应我的那种的主角,而是一个被删减了很多细节的配角中的配角。
  就这样,我还是被外行的人选中,做了现在的这样的一个发模。
  想想来到这个地方这么多年,我竟然是头一次回到这个雨夜,一个人孤独的依靠在这里,也是第一次如此软弱。
  不然,软弱给谁看,谁来心疼你?"她火辣辣的眼睛再次盯住我看。
  "是啊,软弱给谁看?"我自言自语道,假装借此来忽略她对我审视的眼神。其实我和她似乎有一种异曲同工的效果,生活,世界:"我是一个单亲的家庭,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抚养我长大,好不容易学校毕业,家乡的政府要我留下来做干部。偏偏我心气高,做了两年县长辞职和几个要好的朋友下海做起了生意,有了点闲钱还另外置办了一家地产公司,不久心气使然又搞了一个广告公司。原以为会随着忙碌才会忘记那份掩藏心间的寂寥,谁知道夜越深思恋越甚。长此以往,深夜里出来转悠转悠已经成为我打发漫漫长夜的唯一方法。"
  "喔,这样啊。"她了然的点点头,仰起头看着纷飞的雨水,陷入了沉静当中。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扬起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雨水,一丝清凉夹杂着恬静的冷风吹打在我的脸颊上。昏黄的灯光照映的雨水也是晕黄,斜斜的插过灯杆,砸在路边的水泥地面上。
  雨越下越大,世界好像突然静止了一样,只可以辨别着四周围淅淅沥沥的雨水声。
  我深吸一口气,视线不自然的扫过手里的方便袋。才想起来这次出门买的食物。因为是北方人的原因,我竟然生平酷爱一个面食,所以手里提拉着的也是我的最爱~~拉面。
  适才有几个好友在KTV喝了点好酒,玩闹了一会儿已经是深夜,肚子里面没吃什么东西就放下车子步行回来了。走到半路肚子饿了又临时拐到路口的那家拉面馆,买了一碗外带的拉面。心里打算着走到这里的石凳上,一边就着打落的雨水,一边狠狠地大吃一顿的。
 
  现在才想起来,估计也冷了。我有些丧气的想,然后试探性的问她,"你要吃一点不?"
  "啊,什么啊,拉面?"她看见我将袋子打开,露出里面被一层塑料布蒙住的碗口,一根根鲜嫩的香菜,惬意的漂浮在上面。我熟稔的打开包装袋,一道道清香裹住醋特有的酸涩冲破包裹,漂浮在空气里面。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哩,不介意我吃一点吧?"她竟然一边搓动着双手,一边从路灯下向我靠近。我看见她那双迷蒙的大眼睛里面,竟突然流落出少有的欣喜。
  "好啊,你先吃吧。"我摸摸有些饥饿的肚子,伸出手递出唯一的一双筷子。她十分痛快的接了过去,低头很不客气的稀里呼啦的吃了起来。
  她竟然一点也不注意自己在一位男士身边的形象,还是一个我这样的比较成功的男士的眼前,这使我不禁对她多了几份好感。
  "喜欢吃,你就多吃点吧。"我这样的说着,然后听到肚子咕噜噜的声音。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看着我,握住筷子的手抖动了一下,而后羞涩的说:"我已经很久没吃到两个人的饭了。"
  ""我又何曾不是呢?两个人的饭,哪怕是一个看着你吃,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还记得当初我们是多么幸福得一对啊,可惜那时候的我青春萌动,可以给她的除了一颗真挚的心,别的什么也没有。
  因为现实和诱惑,她选择了比我更可以给她向往的幸福生活的男人。
  想到那一天,她哭着对我说我们并不适合的时候,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然后第二天,我不顾母亲苦苦哀求的眼神,毅然的背上行李来到了这里。
  年轻的时候,喜欢打拼,喜欢游荡,总以为钱财有了,还会害怕没有什么。后来突然地发现:年轻的时候忙于惹母亲生气,等到稍微有一点痛定思痛,想定下心来好好地做些什么的时候,才突然地发现一直默默地站在那里等你回头的人,竟然已经鬓角斑白,衰老无力地再也无法支持着干瘪的身体向你靠近一点。
  所谓的子欲养而亲不待,大概就是说的我的心情吧?前些年接她到这里过日子,还没有好好享受多久就中风去世了。现在,诺大的房间,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有时候想想,我无缘无故非要做这些事情干嘛?
  在家乡,童年的人,孩子都打酱油了。
  我无奈的摇摇头,不顾此时盯住我细看的她。十分嘲笑的站起身体,看着远处忽明忽暗的灯火。随意的将身体抖动一下,还以为会把雨水抖落,却只是让衣服湿的更快了。
  她的雨衣也并没有让她的衣服干燥多少,不知什么时候那黄色的雨衣已经被脱下,整个黑色的晚礼服已经潮湿的紧紧地贴附在身上,露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还真的是一个美人胚子。"
  "是吗,我当做是你对我的忠实的夸奖,不疑有他!"她似乎很喜欢笑,竟然又猫着腰咯咯咯的笑起来。一双眼睛也好似猫咪的眼睛一样,咪咪的看着我。
  "是吗?"我现在真的很想咬掉自己的舌头算了,看一下她那玩味的眼神,后背猛地一冷,心里面开始有一种被人窥视的不舒服感。
  "是啊,你不信吗?"她眉毛微挑,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我点点头,最后看一眼她俯身吃着拉面的背影,朝着落满雨水的路面迈出脚步。本想和她说声再见,可是对于我俩的生活和人生,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的遇见过,交集过,又何来再见呢?。
  最后只好,摆摆手,转身离开。
  "那个,杜云海,我们还会再见吗?"不料她的话却使我的脚底下一滑,差点摔倒。
  我震惊的回过身体,两眼看着她,说不出的震惊和诧异。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怎么知道我是谁,她今天在这里难道是为了接近我,那么她到底又有着什么样的企图?
  "我们认识吗?"我有点不确定的看着她,按理来说:这么美丽的小姐,哪怕就是出现在我眼前一次,我那灵敏的犹如狗鼻子的潜意识,也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拿下吃掉的,怎么会一点印象也没有的让她溜走呢?
  "是啊,你忘记了吗?"她呵呵一笑,丢下手里的筷子,几步来到我的身边。熟捻无比的攀上我僵硬的手臂,仰起头无限爱怜的看着我,眼睛里面满是希翼。
  "你再仔细看看,看我像谁?"
  "想不起来了,你会不会认错人了?"毕竟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不要太多喔。
  "不会,你不就是那个第一眼便认出我,让我做一个发模的人吗?"她嘻嘻的笑着,一边大声地解释了我的疑惑。
  在我的印象里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喔,你忘记了啊。"她有些泄气的松开手臂,慢慢的拉开了我俩的距离。
  "不好意思啊,我认识的人很多,可是似乎真的不怎么认识你。"我踌躇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告诉了她实话。
  "那也没事,反正当初在我陷入绝望的时候呢,是你拉住我走出逆境的,现在的我有所成了,我是来报恩的。"她无限天真的看着我,双手并立敷在腿缝之间。
  对于这样的话语,我一贯是选择不信任的,可是今天看着她干净的眼神,我选择了相信一点。或者是因为,漫漫长夜对于一个人的我而言,实在是太无聊了。
  我重新坐回凳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她,红色的雨伞落在我脚边,雨水肆意的侵略着我的脸颊和发丝。不一会儿,我整人就像一个掉进水里面的落汤鸡一样,湿湿淋淋的。
  "你还记得吗,当年我还是一个刚刚出道稚气未脱的女子,带着一身的不羁和傲气。因为得罪了制片人被冷藏了很久,就在我再也没钱买饭吃的时候,你们的电话打来了。我以为会提出一系列过分的要求,可是你什么也没说,我就开始了改变人生轨迹的工作。也就是你无心的一个举动,成就了今天这个依然干净自由的我。"她的眼睛闪烁着奇异的光彩,可是对于她的话我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虽然现在的我什么也没有做,可是我知道自从她有负与我之后,我就开始厌恶起那些虚伪的女人。这样一个姿势过人,言语聪慧的女子,一双盈满秋波的眼眸,我当初怎么就放过去了呢?
  "是吗,呵呵。"我尴尬的笑笑,看着她的眼眸里面无意当中已经夹杂了许多熟悉的东西,只是那种东西是一般的女子不喜欢的情感。或许她也看见了,稍微将身体向后移动了几下,站直了身体看着我。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才呐呐的嘟囔着什么,而后看向已经停下来的雨水。
  "雨停了,我该走了。"我有些失望的看着她,我以为她刻意的站在我回家必经的路口,为的不只是和我说几句话那么简单,可是事实貌似我看错了。
  "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呢?"我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别具心思的问她。她的脸颊一僵,嘴角似乎是抽搐了一下,而后深吸一口气低下头向着来时的蠡口看去。
  "不用了,我家很近的。"她过了很久才轻声的回答我,只是那种拒绝的声音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楚。我的心隐隐的痛着,不自觉的露出了那种猎人看见久违的猎物的眼神,贪婪的眼睛残酷无情的缓缓地从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一一扫过。我感觉口水在喉咙里面咕隆,手心和心跳一起骚动,无法言语的瘙痒在内心蚕食着我的理智。
  "你个小妖精,还和我搞欲情故纵的玩意。"我在心里怒斥道,同时也无比震惊的发现:天啊,我嗜血的本性正被她慢慢的唤醒。
  "是吗,那我就不送了吧。"我故意的将钥匙塞回裤子口袋里面,可是眼睛却很明显的看见她微微松懈下来的呼出一口气。我不禁更加的迷惑起来,难道是我意会错了么?
  "其实"就在我故意的转过身体,抬起脚步做出要走的动作的时候,她果然开口拦住了我。我假装不明所以的转回身体,看见她突然羞红的脸颊,我的嘴角上扬的更加的高了。
  我静静的盯住她的眼睛,期待着她说出接下来的话语,因为只有女人先开口,游戏结束的时候,我才可以卑鄙的找到很多理由。虽然我很卑鄙,但是我确信,你情我愿的卑鄙,谁不是默认了?
  "给你!"她没有像我想的那样主动地走过来,却是在那里扭捏了好一会儿,缓缓地从衣袖里面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用着大红的绒缎包裹住的东西。
  盒子估计是十几公分乘以五六公分的长方形,不是很高,薄薄的一层。大红的绒缎子仔细地将它缠绕了几下,用一根粉红的绸带系在一起。
  她双手颤动的将它捧着,颤颤巍巍的递到我的眼前,一双眼睛不停地眨动着,满是希翼的看着我。我竟然再一次的看见了,那闪烁不定的星星一样的光彩。
  "这是什么?"我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盒子,头也不抬的问她。心里面闷闷的哧讽道:情书吗,是不是太用心了一点?而且,貌似,我不收情书很多年了。
  "不是,"她看着我阴晴不定的脸,慢慢的开口说到:"请您,在我离开之后再看。但是,我相信,您看到之后,一定不会后悔。不要问我是谁,也不要去找我,但是我只想让你知道,在这漫天的雨水之下,还有一个人与您一起淋雨。"
  我震惊的看着她,不知道这是煽情的戏码还是真心的演说,或者是赤裸裸的表白。耳朵里面一个劲的回荡着那一句"漫天的雨水,有我和您一起淋着。"
  心里彻底的乱了,思绪混乱的不知道想要思考些什么,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或者我要撕裂些什么伪装?
  我呐呐的看着她将盒子塞进我的手里,然后转身离开,一溜烟的消失在迷蒙的雨雾里。
  她给我的是什么,她是谁,什么意思?
  我开始害怕了,害怕着偶尔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固定生活,会因为某些原因而被打破,更加害怕着知道某些事实的真相。
  可是好奇心却促使我颤抖着双手,缓缓地撕开包裹住绒缎的绸带,一个紫色的盒子跃然眼前,盒子上人为的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一朵不知名的花朵插在蝴蝶身体下面。打开盒子,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我舒服的深吸口气,贪婪的希望吸入的更多一点。
  而后,视线不其然的看见盒子里面放置的东西,吃惊促使我呼吸加快,大脑里面轰隆隆的一片。
  那是一张和扑克牌差不多大小,平凡的再也不能更平凡的白纸。对着我的是一个洁白无瑕的纸张,我轻轻地拿起它,背对我的却是一个纸张四周画满蝴蝶,中央纷纷扬扬的用签字笔写着"有谁共鸣"。
  我记得这个纸,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当初有一个女孩,她在我无意当中一次看电视的时候发现了她一头美丽的长发,而后我一边用着色迷迷的眼神看着她,一边对身后的几个人夸奖。
  此后,我也忘记了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可是不之久后,他们既然把她带到我的面前,我看着那个面黄肌瘦的女孩,根本就像一个还没有发育好的少女一般,顿时没有了猎艳的兴趣。客套的问了她的姓名住址之后就打算着打发她回家离去。可是却耐不过他们的热情,随手一指桌子上自己为某个情人买的,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的花,把它给了她。
  而后让我印象之所以这么深刻的是,带她来的那个人当场给她安排了一个工作之后,她竟然泪水横流的给我跪了下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女人的泪水也是满珍贵的啊,还是一个那么老实的孩子。这是我走上社会,第一次遇见的泪水,所以深深的刻入了脑海,至于那个人嘛,却是模糊了。
  想到这里,看着她消失的路口,我的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感,在沿着血液的流淌轨迹慢慢的流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