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乡野风情 查看内容

二侉子和他的女人们(第九章)

2017-7-20 11:29| 推荐: admin| 查看: 5363| 评论: 22|作者: 荒村一叟

  第九章:红丫头为爱离婚

  一

  那天夜里,红丫头母女说了半夜的话。先是红丫头开的头,她说:“我已经给春福打过电话了,他说明天下午肯定会赶到家。”

  “你是向他怎么说的?”

  “我是说你的大腿疼得更凶了,叫他把车子开回来带你去上海检查一下。”

  “这样也好,等他到家后再把你的情况告诉他。”

  过了会儿,红丫头又说:“妈,有件事我憋在心里好久了,今天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要跟我商量的这件我也猜得出来,你是打算和二侉子离婚?”红丫头没料到妈妈也已经在考虑这件事了,真是知女莫如母。

  “不错,这些日子我想得很多,你看我一转眼就是五十岁的人了,他才三十多,跟他越来越觉得不般配了,我现在又得了这病,就是不死也会老得更快。虽然他对我很好,而且不管我将来老成什么样子他也不会嫌弃我,但是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再这样拖下去,我怕把他耽误了,那样的话,我可能要为我的自私留下终生遗憾。妈妈,你说呢?”

  “我也早就替你想过这个问题了,这样好是好,就是太苦了你了。”自从上次她和外孙女儿谈过话,她就一直苦苦地寻思,不过就是不曾忍心将谈话内容告诉女儿罢了。

  “这事我也都想通了,我经历了两次婚姻,两个男人都对我很好,特别是这个二侉子,我原以为他要同我并家是一时心血来潮,哪晓得他还真的是想和我白头偕老,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这十几年非同寻常的恩爱,是胜过有些夫妻几十年终生相守的,更加令人欣慰的是我们还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作为一个女人,我应该知足了。你说呢,妈。”

  “你能这样想得开,我就放心了。不过,要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二侉子的为人你是清楚的,他一定不会轻易答应,再加上你现在又得了病,打死他都不会同意。还有,采莲那丫头会以为你要离婚纯粹是为了给她腾位子,她道德良心上有压力,肯定也会竭力反对。你说是不是这情况?”

  “这事我倒是想过了,二侉子那人重情义,我已经想好了对付他的办法。明天回来,他肯定要急着催我去做手术,我不忙,他如果不答应我的要求,这手术我就坚决不做,磨几天,为了救我,估计他会答应的。至于说到采莲那丫头,说句实话,我是既为了春福,也是为了她。你说,我难道不应该给她让位子吗?我又不是看不出来,这些年她谁也看不上,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放不下她心目中的二侉子“哥哥”?我难道不应该成全他们吗?再说,让她来接我的班,对我们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十分完美的选择。虽然春福可能暂时不会接受她,但过些日子他们肯定是能走到一起的。我现在的这个决定,就是如果万有在天有灵的话,他也一定会赞同的。记得当初,万有临终时曾跟我说过这档子事,他说:‘二侉子是个好小伙,可惜以后我家怕是跟他没什么缘分了,我常想,如果你再小上五六岁。或许能将他留在家中跟你伙着过,他重情义,估计不会拒绝,可惜年龄差得太多了,我们开不了这口。还有假如采莲的岁数再大上五六岁,还能将他留在家中做女婿。现在是两头不着实,只能等到把我打发走了后,叫他去自奔前程了。’他还说;‘我走后,你尽快地找个年龄相当的人过日子,别再去计较什么三年二年的,我们注定了就这么长时间的缘分,别再挂着牵着,你还年轻,好好过你的下半辈子。’到了现在这情况,你说,我让他们两个一起过,是不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她慢条斯理地说了这么多,妈妈听了觉得她说的句句在理。原来万有临走时就有过这个打算,现在经过了这一段十多年的“过渡时期”,终于等到时机成熟了,也就是说到了红丫头要果断地作出牺牲的时候了。于是妈妈就说:

  “这样也好,你明天晚上要好好地跟他谈,千万别谈崩了让人家笑话。”

  “这个肯定不会,我了解他,只要我答应去做手术,他什么事都会依我。”

  “这事要是谈成了,你可千万不要太难过,大家还是一家人,就是换了个名分,你好好地看你的病,把仁山仁海培养成人。还有,妈妈还指望你服侍呢,”

  后来,娘俩还商定,在明天春福到家前将老支书老两口请过来,由妈妈先跟他们通个气,免得他们觉得很突然。

  第二天上午,老支书两口就早早地被请到了妈妈的床前。妈妈向他们先说了这个家庭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情况,后来又说到红丫头得的病和红丫头的打算。最后她说:

  “这事是红丫头昨天夜里才跟我说的,我也没得主意,不晓得是支持她还是反对她,这么多年了,你二老算得上是他们的家长,二侉子马上就要到家了,红丫头准备晚上与他摊开来谈。我想讨讨你们的主意,我是应该拦住红丫头呢,还是由他们去?”

  老支书听了这些话后说:“我觉得红丫头的想法是对的,当初他们走到一起,本来就是个错误,现在快刀斩乱麻还不算迟,谁都没有耽误,如果再拖几年,情况就不同了,你说呢?”

  “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底了,原来我也是这么想的。”

  后来,冬才妈也说了话,她说:“好是再好没得,就是苦了红丫头了,”

  老支书却不这样看,他说:“其实也没什么,反正还是一家人,不过就是换了个称呼而已。”

  冬才妈又接着说:“那样的话,虽然不违反婚姻法,但是原来的婆娘变成了丈母娘,总觉得家里家外都别扭、难听。”

  “这是没办法的事,也许时间长了就会习惯了。”

  老两口一挑一答的,红丫头妈妈心里就有数了,晓得他们是赞同这样做的。

  二

  傍晚时分,春福到家了,这回车子是文涛一个人开的,采莲没回来,红丫头心想,不回来更好,她准备晚上跟春福摊牌时先不提采莲的事,这样他可能会容易接受些,采莲的事放到第二步,只要第一步成了事实,第二步也就水到渠成了,先不着急。

  春福看过了红丫头的病历,先是吃了一惊,后来就跟红丫头说:“没事,你别紧张,这病很多人得过,做过手术就没事了。等会儿我去找冬才商量下,看能不能麻烦桂芬嫂子照顾几天妈妈,明天我们就一起去上海。”红丫头说:“这事明天再说,如果要做的话,我还是想在楚水县城做。”

  那天夜深人静时,他们开始了一场艰难的的谈判。先是红丫头直捣其祥地说:

  “今天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我想了很久,我要跟你离婚。”一开始春福以为是听错了,后来看到她十分认真的表情才觉得她是经过深思熟虑过了的,他说:

  “今天怎么啦?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奇怪的念头?”

  “其实,这念头我早就有了,当初我们稀里糊涂地成了夫妻,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不过,正是那个美丽的错误让我过了十四年无比幸福的好日子,还有了两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我知足了。以前,我曾想过,如果你还是灰头土脸地在家里种田,或许我们的婚姻还能凑乎到我走的那一天。你师父刚走的那会儿,我就想到,如果继续把你留下来就会害了你,你舍不得离开我们娘俩,我就晓得你除了同情我们娘俩还对我有那个意思。后来,为了还债,我们一起去了江南,本来想混个一两年把债还掉就替你找人成家,哪晓得你死乞白赖地粘着我,再加上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觉得我们两人还算般配,经历了那么多的苦日子,我也就舍不得离开你了……现在情况不同了,你是大老板,好像越过越年轻,我呢,马上就是五十岁的老太婆了,现在又得了这病,还不一定能不能挺得过来,因此,是到了我们采取果断措施的时候了。当然,分是分不开了,因为我们有了两个这么大的孩子,我以后也不会再去跟什么别人,与你办一个手续也就是给了你名分上的自由。这事情如果早三四年办可能比现在办会更好,不过现在还不晚,再拖下去对大家都不好。我虽然知道你一直到现在还是喜欢我的,将来我再老再丑你也不会不要我,但我怕这病拖的时间长了会把你们耽误了,所以我决定在做手术前要跟你把手续办好,然后再替你师父坟上做块墓碑,把我的名字也刻上去,我跟了你十四年,现在回到他身边,我想你师父也是不会怪我的。这事,你同意不同意都必须办,否则的话,我宁可不做这个手术,也不排除我会弄点农药自我了断!”

  红丫头把这些心里话全说出来后,好像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说到最后还像是有了些义无反顾的激动。她虽然自始至终一句没提采莲,但春福是听得出她的弦外之音的,特别是后面说到的怕“把你们耽误了”的那个“们”字,意思已经非常明白了。其实他已经预料到她会有这个不同寻常的举动了,她是为了她一直心爱着的他,也为了她的女儿。他想,他今天说不过她,她决心已定,只能先答应她去办这个所谓手续,等到她病情好些,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只要说服采莲嫁出去,事情就不难办了。于是春福便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处处想的是别人,一点都不为自己考虑。我知道今天我没法说服你改变主意,我只能答应你,等你病好了再说。不过手续也不是容易办得下来的,人家会问离婚的原因,还有财产分割、儿子归属方方面面的麻烦事。”

  “你能答应就好,那些都由我去说,没什么原因,主要是我老了,不愿意再跟你这个小朋友过了,至于说到财产,我什么也不要,我跟你两个儿子一起过,难道我还愁你会把我们饿死。”她心里还在说:“我还有可能升职当你的丈母娘,哪有女儿女婿不孝敬丈母娘的?”

  他们后来还商定,离婚的事先不在村里公开;手术在楚水人民医院做,明天就去,手术期间叫采莲回来帮助照顾,家里这一头请冬才家的桂芬帮忙服侍妈妈几天。

  一切都达成协议后,他们又分别洗过了澡,红丫头又像往常一样地温柔起来了,她轻声说:

  “好了,我们今夜还能再做一次合法的夫妻。”

  “我可不以为是最后一次啊。”

  “假如以后再这样就算是偷情了。”

  “偷情又不犯法。”

  “犯法倒是谈不上,不过你的老婆会过来捉奸的。”

  “那样的话,我宁愿打光棍。”

  他们说笑了会儿就扭到了一起。好像刚才谈的那些话题都与他们自己没关系。

  三

  第二天大早,春福就先跟上海那边老花通了电话,告诉他红丫头开刀的事,请他们夫妇再上岸照顾几天场子。后来又告诉采莲这边的情况,叫她将手头上的事交给老花,立即乘班车赶回来。冬才那边昨晚就说好了,家里没人时请他家桂芬过来照顾几天老人,好在住得不算远,桂芬说:“你们别担心婆奶奶,晚上我跟她睡。”一切都安排停当后,文涛就开车载着他们夫妇去了楚水人民医院。

  办好了住院手续,就是例行的术前检查,有几项需要空腹检查的还要等到次日上午。检查报告出来的那天下午,他们接到医生的通知,手术定于后天下午。人民医院的病房常年都是人满为患,连过道边上都是加床,他们这个病房六个床位,在当时就是是比较高级了。

  他们约定明天去民政局办离婚,他们只有明天一天时间了,不过,这个决定除了红丫头妈妈,目前还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晚上他们没在病房过宿,在一个叫如家的宾馆开了一个标间,另外还给文涛开了间单人房。他们准备好好地为十四年的合法夫妻生活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民政局婚姻登记机关接待他们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老大姐,那位态度和蔼的大姐认真地了解了他们的来意,看过了带去的有关材料,说:“还缺一份重要的材料,协议离婚必须有一份双方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你们商量好,到大门口请人代写一下,还要复印一式三份。”门口有一个摆摊替人代写诉状的老头,那人倒是挺内行,将离婚理由、子女归属、财产分割等该写的全都写上了,这些问题他们以前都没考虑过,既然非要写全,他们只好让老头写上:离婚理由是感情不和;两个儿子一方一个;别墅归女方,男方按月支付给女方生活费若干元……协议写好了又拿到复印店里去复印,一切都办妥了后就到了下班时间,他们只好到下午再来。

  下午,那位老大姐办得相当细致认真,她本能地觉得这对夫妻不像是感情不和,倒是觉得他们年龄悬殊很大,心想或许还有其它方面的隐情。于是,为了慎重,她又分别跟两人谈了话,红丫头只好直言相告。最后她跟红丫头说:“听了你们的故事,让我很感动,你能主动作出这样的选择,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不过,我想,假如你们离了,你姑娘最终没能和他走到一起,你还打算和他复婚吗?”红丫头说:“这个可能性不大,我会千方百计地促成他们的。即使他们成不了,我也不可能再跟他复婚,你知道,我们年龄相差这么多,当初是我犯了个错误,我怎么会再去影响他下半辈子的幸福呢?”

  手续办完后,那位大姐望着他们缓缓离去的身影,感慨万分地对身边的一个年轻的助手说:“我做了这么多年这方面的工作,这是唯一一对不是为了彼此怨恨寻求解脱而来离婚的,他们是真正为爱而分手的。”

  他们回到宾馆后就接到了采莲的电话,说:“我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你们在哪个病区几号病房?”两人忙起身往外走,春福一边走一边回电话:“医院大门向东100米左右有个如家宾馆,哦,我们已经看到你了。”

  天气早就不那么热了,年长的人已经感到丝丝秋凉,大都穿起了长袖衣裳,但采莲仍穿着夏装,时尚的T恤短裙,引来了这个苏北小城许多行人的目光。

  晚上,标间让给了红丫头母女,春福在文涛的房间里挤了一宿。他们也没开电视,文涛看了会儿书就发出轻微的鼾声,春福几乎彻夜未眠。他知道,今晚红丫头不会把他们离婚的事告诉采莲,这是他们约好了的,她需要集中精力面对死神的挑战,每一个人在将要手术的前夜都会没来由地浮想联翩。他自己何尝不是这样,虽然他明知这是一种很多人做过的小手术,但他就是一直放不下心来,无论怎样,他都希望看到她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活着。他想到十三岁进师父家的那段虽算贫苦但却很温馨的岁月,想到她那次溺水重生,想到他因腰部摔伤而成就了一段旷世因缘……

  红丫头那边也同样没开电视,母女俩先是东一搭西一搭地谈了好一会儿家常话,期间,红丫头也问过女儿,与文涛谈得怎么样了,采莲说:“差不多快了,你别把我的这事放心上。”红丫头就晓得女儿分明是在敷衍她,他们哪像是谈得差不多了,今天见了面后,不但没说一句话,甚至连个关切的眼神都不曾有。她一度想把心里想对她说的话全都告诉她,后来又觉得这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她没力气说。她想,即使她明天万一下不了刀床,她二侉子哥哥会告诉她的,还有那张离婚证书也足以说明她的良苦用心了。

  四

  听到第二天下午动手术,冬才夫妇也在那天上午赶了过来,同时还带来了仁山仁海弟兄。并说家里有冬才爸妈在陪着婆奶奶,叫红丫头安心做手术,

  下午两点刚过,红丫头在众人的安慰鼓励下被护士引领进了手术室。大家就在走廊里开始了漫长而焦虑地等待。手术只做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那个个子高高的主刀医师告诉大家,手术非常顺利,大家才都松了口气。因为是实施的全麻醉,红丫头被七手八脚地推回病房抬上病床时仍未清醒。

  她安静地躺着,身上除了连着吊瓶还插着几根导管,面色腊黄,春福还第一次发现她的两鬓发际间有几根特别显眼的白发。安排停当后,春福就跟冬才说:“哥,这边没什么事了,要不先叫文涛送你们和儿子们一起回去。”冬才说:“也好,不过我们不要文涛送,班车也很方便。”冬才夫妇走后,春福又与采莲商量说:“文涛在这边也没什么事了,最好你将他送回家。”采莲说:“反正这几天也用不到车子了,叫他把车子开回去算了,有事再打电话给他。”春福说:“也好。”文涛走后春福又到宾馆退掉一个房间,只留了一个标间,病房里太挤,陪床的人多了,连坐的地方都紧张。他准备和采莲轮流值班。

  那晚,春福和采莲都没离开病房,因为醒了麻醉后,病人剧烈疼痛了好长一段时间。到天快亮时采莲才伏在妈妈的病床边上打了会儿瞌睡,春福则熬了一个通宵,直到早上医生查过房又给病人输上液才到宾馆里眯了会儿。

  采莲服侍妈妈洗过脸后,发现气色比昨天好了些,就问她还疼不疼,红丫头说:“疼得好些了,只是不能动,不能咳嗽,一动就特别疼。”对刚做过手术的病人,医生一般不让喝水,采莲只好隔一会儿就用棉签蘸点水替她涂嘴唇。有一次采莲出去打水,听到有两同病房的家属在拐角处窃窃私语,须莲听到了那两个人是在谈她家的事,她便在拐角那边停了脚步,想听他们谈的是什么。

  有个三十多岁的胖女人说:“这一家三口不晓得是什么关系,那个漂亮的小伙听说是病人的丈夫,可我看来看去,更像是她的儿子?”

  被问的那人是个年长的老妇人,她说:“原来我也以为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女儿,后来才听护士说真的是她的男将(方言,指男人,这里是指丈夫),那个姑娘是女儿,是前夫生的。”

  “我看那女儿跟小伙倒是挺般配的,世上的事真是无奇不有。”

  听到这里,采莲就假装什么也听到,提着热水瓶在她们身边快步走过,两人顿时噤若寒蝉。

  因为手术部位与消化系统没什么关连,病人第二天就被准许进点流食,以后的饮食就更没有什么禁忌了。最令人不能忍受的是红丫头好像又有点儿感冒的症状,老想咳又不敢咳,一咳出声,手术部位就会没命地疼。病房里是绝对不允许吸烟的,春福的烟瘾本来就不大,头两天还时不时地到外面去抽支把烟,后来看到她这样,干脆一连两天没碰一回烟,他怕身上的烟味会惹得她想咳。到了第五天,谢天谢地,她的感冒症状好些了,不咳嗽了。疼痛一减轻,饮食也逐步增加了,脸上又开始有了些红晕。

  第六天,老花从上海打来了电话,说有个建筑承包商要跟场上订一大笔供货合同,他拍不了板,最好是春福抽空去亲自处理一下。他将情况告诉了红丫头母女,红丫头说:“你赶快将文涛叫来一起走,我这边没事了,就是采莲也走都没事,我自己能上卫生间。”于是当晚就他和文涛去了上海。临走时他跟采莲说:“宾馆那间房别退,等再好些,扶妈妈去那边洗个澡,也能一起在那里睡几晚,早上医生查房前再回来拿药、挂水。我那边事情一处理好就回来。”那时病房的条件很差,大多数病房里没卫生间。

  那天,采莲从从医生那里听到了一个好消息,病理化验结果出来了,那瘤子是良性。后来她就跟值班护士长打了个招呼,扶妈妈到宾馆洗了回澡。那晚,采莲意外地发现了妈妈的秘密,她看到了那本妈妈藏在包里的离婚证。

  红丫头用的那个包是采莲给她的,采莲用了一年多,嫌式样不好就给了妈妈。在病房里,妈妈都是将那个包像宝贝似的压在枕头下面,采莲心想,那里应该不会有钱,妈妈平时难得单独行动,身上一般不带多少钱。她有点好奇,难道妈妈还有什么秘密瞒着她?晚上乘妈妈去卫生间时,她翻出了妈妈的小包,发现了那本绿色封皮的离婚证(那时离婚证还没改成红色),上面有妈妈和二侉子的照片,还有两个人的签名和指纹,日期是妈妈做手术的前一天。她先是吃了一惊,后来又迅速地将其放回原处,她想,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这几天对她守口如瓶可能有他们的打算,妈妈刚动了手术,她不想把这事拆穿,过些日子妈妈肯定会告诉她的。

  五

  夜里,红丫头睡得特别香甜,主要是因为那病理化验结果让她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同时又因为这些日子欠了觉。病房里挤了那么多的人,陪床的家属大都是坐着过夜,每晚都要到夜深时才静得下来。她舍不得让采莲整夜地坐着,就叫她侧着身子挤在旁边,那么狭窄的的一张床旁边再睡个人,只能紧紧地贴在一起。那丫头又没心没肺的上了铺一会儿便睡着了,红丫头怕她碍到刀口,又怕她滚到地上,不敢睡。直到采莲一觉睡醒了,晓得这样子妈妈睡不成,才下床让她也睡上一会儿。

  听着对面床上妈妈发出的轻微而匀称的鼾声,采莲却辗转反侧没一点睡意。本来应该是会一觉睡到天亮的,现在却被一连串的疑问困扰着。妈妈这样做是为了二侉子哥哥下半生的幸福还是为了给自己腾位子?她知道这两个人一直是彼此相爱着的,看得出来,二侉子也从来不曾有过嫌妈妈老的意思。还有即使妈妈起了这个念头,二侉子哥哥怎么会轻易同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以他的为人,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莫非他的憨厚老实是假象?这不太可能,这里面肯定还有隐情。她又想到,她曾在妈妈跟前说过,她其所以拖到现在还没将自己的婚姻大事定下来,是因为还没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她希望能碰上像二侉子哥哥那种类型的男人。不过,她从来不曾说过非二侉子哥哥不嫁,更不曾起过要和妈妈抢丈夫的怪异念头。想到这里,她好像有点儿后悔,如果她早一点跟文涛定下来,或许妈妈不会想到要这样苛刻地对待自己?文涛那小伙还在等她,听说家里有个上高中时的同学在追他,他还说不忙。她想,现在还不晚,她随时都能和文涛把事情定下来,不过,那样的话,妈妈会改变初衷与二侉子复婚吗?她想了许多……怎么会这样呢?接下来她将如何面对?

  接下来,她们又在医院过了两个差不多是不眠之夜,第三天晚上妈妈跟采莲说,最好你再去跟护士长商量一下,再让我们出去睡一夜,我看你这两天睡得特别不好,眼圈都有点发黑,出去洗个澡,好好地睡上一觉。那个矮矮胖胖的护士长这几天已经跟采莲混得很熟,只是跟她要了旅社的电话号码就“恩准”了她们的请求,那时手机还不像后来那么普及,而且采莲也不喜欢那种像砖头一样笨重的大哥大。

  那晚,妈妈将一切都告诉了她。妈妈说:

  “我知道你前天翻过我的包,害得你这几天都不曾好好地睡一觉,那晚我实在没力气跟你说,我今天把一切都告诉你。跟他离婚这主意是我提出来的,两年前我就有了这个打算,我得了这病后,就觉得再也不能往下拖了,这几年我老得太快了,跟他站在一起已经像是他的妈妈了。虽然他对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我总觉得对不起他,所以我这次就下定了与他分手的决心。”

  “可是,妈妈,我就想不通这个二侉子怎么就会同意你的这个很难让人理解的决定呢?”

  “这个你肯定会想不到的,我是用不同意就坚决不做手术来要挟他的,我还吓唬他说,不肯离就用老鼠药自我了断,他被我吓蒙了才同意的,你知道,用你们年轻人的话来说他是爱我的,他是宁可让我和他分手也不会让我离开这个世界的。”

  “我不明白,你这样做,既苦了你自己,也苦了二侉子哥哥,你倒底是为了什么?你要告诉我,你是不是为了给我腾位子?”

  “你要是这么说,我只能告诉你,也有这方面的的考虑,难道有什么不好吗?你不是说过要找个像二侉子哥哥那种类型的人吗,现在让原版的二侉子站到你的面前岂不更好。不过,我跟你说老实话,我的这个举措并不完全是为了你,至少可以说主要不是为了你,我的真正意图是为了你二侉子哥哥下半世的幸福,如果我们分手后,他真能娶到一个像你这样既年轻漂亮又深深爱着他的人为妻,两个人同心协力出双入对地打理他的事业,自然是再好不过了,退一步说,他娶的不是你,但只要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性格贤惠、面目上过得去的女人也比跟我这个老婆子在一起过强许多倍。”

  “你不觉得我跟他的年龄也相差整整一轮,你不怕将来他老了,跟我也不般配吗?”

  “这世界就是这样,男人比自己的老婆大个十来岁并不稀奇,特别是一个成功的男人有个年轻貌美的妻子更是再正常不过。反过来,如果是女人的年龄大得离谱情况就不一样了,除非那女的是富婆男的是穷光蛋。”

  “不管怎么说,我都觉得你这事做得太草率,二侉子哥哥他又不嫌你,何必呢?即使这样,你的如意算盘也不一定能成,首先是二侉子那人的性格你是知道的,他不可能会接受我,他还会千方百计地谋求与你复婚。还有,从我这方面考虑,你说,继父成了丈夫,前妻成了丈母娘,人家会怎么说?我想趁现在这事还没有公开,我尽快地跟文涛定下来,你们还是悄悄地去把那个证件去换一下。”

  “你们以后的事我也强求不了,我自己的事就这么定了,即使当不成丈母娘,前妻是当定了,哪怕他二侉子从此决心打半辈子光棍,他都别想再沾我的身。”看来她是准备义无反顾地一条道路走到黑了。后来她又说:“好了,说了这么多,我的心意你也知道了,以后的事走一步算一步吧,睡吧,时间不早了。”

  她这一说,让采莲更加没法入睡了,她拿不定主意,她是马上与文涛定下来,让自己跳到圈子外面呢?还是顺着妈妈的意思让大家皆大欢喜呢?那样的话,二侉子哥哥他会要我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7-7-19 09:22
引用 雪晴 2017-7-19 11:04
拜读
引用 嫣然雪晴 2017-7-19 11:23
欣赏问好!支持一下!
引用 琴韵秋水 2017-7-19 14:14
好才华
引用 一竖居士 2017-7-19 19:19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7-7-19 21:04
支持楼主
引用 童心未泯 2017-7-19 21:40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飞花 2017-7-19 22:23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微笑 2017-7-19 22:31
顶,问好
引用 浮华苍桑 2017-7-19 23:03
慢慢欣赏,
引用 晓月微蓝 2017-7-20 06:01
好文笔,拜读!
引用 乐小肆 2017-7-20 07:55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一点 2017-7-20 08:36
慢慢欣赏,
引用 素点 2017-7-20 09:33
欣赏,赞!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2017-7-20 12:49
欣赏学习了,
引用 鲁冰层层 2017-7-20 14:40
支持并问好
引用 雪珂 2017-7-20 15:18
支持楼主
引用 水陌格格 2017-7-20 18:04
问好朋友
引用 胡石遗 2017-7-20 18:37
学习了,问好作者。

查看全部评论(22)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