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乡野风情 查看内容

二侉子和他的女人们((第十七章)

2017-8-16 19:45| 推荐: admin| 查看: 5603| 评论: 24|作者: 荒村一叟

  第十七章:红丫头机关算尽
  一
  这个暑假,小建是在砂石场上过的。他跟小朱挺投缘,小朱一从外面回来,他就粘着小朱玩。小朱有一副可以伸缩的渔杆,不出车时,他们就在一起钓鱼,两人就像一对亲密的父子。晚上也赖在小朱房间里要和小朱睡。因为天气太热,再加上孩子也一天天地长大了,文英觉得不大方便让他睡到自己铺上,就跟小朱商量说:“他喜欢跟你玩,不如就在你房间里加张小铺,让他跟你睡?”小朱说:“行,搁个小铺又不费事,你到镇上去买副小号的蚊帐,我来弄铺。”后来,文英还叫他将自己房间里的那台黑白电视机搬过去,她说:“小建爷爷至今还没买电视,他对那玩意很稀奇,放在我这里又不大开,你把天线杆子往你那边移一下,把电视机搬去跟他一起看。”自从文涛走后,她晚上习惯在床头看会儿书,除了晓云有时过来跟她睡,平时难得一个人开电视看。
  小朱将电视调试好后,小建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小朱房间里。他出车时也将门留给他。以前,文英难得到小朱房间这边来,现在每天都要过来好几回。有时小朱不在家,她一次会在那里呆好长时间,她要帮小建预习初中一年级的课程。春福已经替她在县城里联系好了一所中学,下学期他就是上海市的中学生了,她担心苏北农村小学的教学质量低,怕到了这边跟不上。
  小朱房间里收拾得很整洁,这小伙看样子还挺细作。他虽然只读到初中,但还与文英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喜欢看书。文英那边有许多小说,大都是文涛留下的,小朱一次只借一本,看过了再去换一本。为老板开车,有大把大把看书的时间。他们有时也会就书中的内容作一些短暂的交流,但也只局限于只言片语。小朱对她挺尊重,知道她既忘不掉文涛又有点恋着陈老板。不过,看起来,好像陈老板一点儿也没往那方面想,目前她和他一样都是单相思。
  小建就读的那所中学是可以寄宿的,但红丫头却将他安排在自己家里走读,她跟春福说:“小建也算是我的外孙,我服侍两个学生也跟服侍晓云一个人差不多,不如就让他也住我们家,他们上的同一所学校,晚上下了自习课还能同晓云一起回家,省得要人去接。”春福听了就说:“这样也好。”
  开学前的那天夜里,红丫头在她的那间小房间里第一次与春福摊了牌,他们说了半夜的话。先是红丫头挑起的话题。她说:
  “我寻思过了,小建搬过来后,文英星期天也要过来蹲蹲,我想将家里的宿舍这样安排一下:让晓云到这房里跟我睡,仁山仁海那房间里有两张铺,你就跟小建睡那边去。原来你和采莲的房间还让它空着,留着给两兄弟偶尔回来时住住,平时碰到星期天就让文英过来在那房间里住两天。”她这样精心地安排,目的很明显,她是想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给春福“断奶”,逼着他接纳文英。
  春福听了她这样安排,开始觉得有些意外,他说:“这样恐怕不妥,不如直接将小建睡到我原来那大房间里,如果文英过来了就让她跟你睡,我也睡小建那大房间里,平时我们还这么睡。”
  “你的意思就是还要继续粘着我,不肯跟我分铺,你要知道,我现在正式身份还是你的丈母娘,难道你就准备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就没一点旁的打算?”
  “你又来了,我还能有什么旁的打算?等再过些日子我们一起回苏北将复婚手续办一下就好了,省得你丈母娘长丈母娘短的罗嗦。”
  “你有这想法我早就料到了,知道你完全是为了我好,也证明了我们之间的感情非同一般。不过,对我来说,这样做就显得太自私了,这些日子我想得很多,我们做了十几年的夫妻,接着又做了这么多年的相好,现在,为了你能有一个幸福完整的晚年,我到了应该果断地放手的时候了。你知道我这人挺执著,一旦主意定下来就很难改变,就像当年我要跟你离婚时那样,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我知道,你让我害了一回采莲,现在又想叫我再去害一回文英。这回我是绝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我对文英没感觉,人家年纪轻轻的,又有人品又有文化,我怎能再去害人家?”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先别争论不休,你明天把房间收拾一下,今晚随你,从明天起就别再碰我。”说完这些,红丫头就又温情款款地依偎到他的怀中。
  夜里,他们缠绵了许久。
  二
  第二天上午,尽管春福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将晓云的东西收拾到红丫头的房间里去。不过,他不想与小建同处一室,那小伙跟他在一起时好像有点拘束,没有跟小朱在一起时那样亲密无间。因此,春福不想难为孩子,打算让他一个人睡,他一个人睡原来那大房间。如果星期天文英过来了他就睡小建那里,把这房间再让给文英。春福心想,这回他绝对不会像上次那样,稀里糊涂地服从她,让她折腾一段时间,她一定还会死心塌地地和我复婚。此前,红丫头已经跟外孙女儿说过了,当时小丫头还问她:“我跟你睡,爸爸睡哪儿?”她只好向她解释说:“不能让他老睡我这儿,婆奶奶老了,我要给你找个年轻的后妈,我还做你的婆奶奶。”想不到晓云竟然脱口而出说:“如果那样的话,我看文英阿姨就挺好,我喜欢她做我的后妈。不过,好像爸爸并不想要她。”红丫头说:“有你跟我一起劝劝他,我想早晚他是会接受她的。”
  果然不出文英所料,开学后不久,小建的成绩还真的有点跟不上,那边的乡村小学没这边规范,加上他在家一直被爷爷奶奶宠着,有些贪玩,普通话又说得不好,成了同学们取笑的对象。幸好晓云跟他分在同一个班,还是班上的班长,处处将他当着弟弟似的照顾着他。虽然她比他大不了几天,但她算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又有点早熟,能干,还真像是他的大姐姐。
  每逢双休日,文英都是在这边度过的。每次送她过来,小朱都会感到一阵莫名的失落,好像是这个心仪的女人离他越来越远了。不过,他发现,这两天陈老板不是跟他一起去市里就是在场上与老花一起喝酒,很少在家里吃饭。他知道,陈老板对文英没那个意思。倒是他的前妻丈母娘有心将他往这条路上引。
  文英到了那边,大部分时间是帮小建和晓云补习功课,有时也帮干妈做些家务。晚上当她一个人睡在当年采莲睡过的那张大床上,总会在不经意间想起文涛和采莲。她不在这里时,这张床是春福一个人睡的,她一来他就睡到了小建那房里去,她总觉得房间里到处是春福留下的气味,为此她常常辗转反侧难于入眠。虽然在干妈的督导下,她不再叫春福陈老板了,而是改口叫姐夫,但他好像对这个丧偶的小姨子一点儿也不上心。他就像一个不苟言笑的大哥哥那样地关心照顾着她,没半点暧昧与温柔。有一次,她从浴室里出来故意只穿着内衣,经过客厅时,他只抬头不经意地瞟了一眼,瞬间就将目光移向别处。这些日子,干妈将晓云弄过去跟她睡,其用意是很明显的,她是决心要结束他们之间的那种不伦之恋,为我创造条件。可是,这个二侉子好像还挺淡定,不知道他还能淡定到什么时候?
  有一个周末,学校里组织学生郊游,听说是去参观一个什么山上的天文台。晓云和小建都带着中午吃的东西去了。那天春福同小朱一起去了市内,家里只有红丫头和文英母女二人。上午她们逛了一回商场,饭后,她们在客厅里说了好一会儿话。先是红丫头说:
  “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天也渐渐地凉了,再过几天就是文涛和采莲的忌日,前天,我给冬才打了电话,说我们不准备回去了,请他们帮我们办一桌菜到坟上去供一下,再烧些纸钱。”
  “我原来也是打算回去一趟的,后来文涛他爸来电话叫我别回去,说有他们在家你们就别两头跑了。”
  “我想到了那一天,我们也在家里办些菜供一下,再在楼底下望空烧点纸钱。让他们拿过去分分。”
  “好,到那天我过来磕头。”
  后来,她们又把话题转到春福和文英身上。红丫头说
  “你要知道,这些日子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我是想把你们撮合到一起,让你接替采莲做我真正的女儿,不知道你是否看出我的意思?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今天希望你把心里话告诉我。”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想牺牲自己的的幸福成全我们。说句心里话,我做梦都希望能进入这个家庭,跟姐夫好好过日子。不过,我好像觉得这事情很难实现,一是姐夫他看不上我,这些天你也看到了,我一来他就难得在家里吃一顿饭,他分明是在有意躲我;二是我这心里的疙瘩也解不开,要是真的那样了,对你也太不公平了,你让过了一回,没必要再让第二回,他又不嫌你,就这样过下去不也挺好?”
  “你想多了,我真的是老了,六十多岁的人了,过去常说‘五十岁不借债,六十岁不留宿。’意思就是说到了这岁数的人说走就走了。如果我再这样跟他过下去,把他也拖老了就更对不起他了。再说,就是没有你,我也会跟他张罗个合适的人。他那一头你别担心,当初一开始他也不肯接受采莲,后来不是也过到一起了。只要你有心,我有办法对付他。我想再过些日子这事肯定能成。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肯让他碰了,看他还能坚持几天?”
  “我看这事有点儿悬,可能我跟他没缘分。”文英对此不像她干妈那么有信心。
  她们说到这儿,春福和小朱就从市内回来了。
  三
  又过了些日子。一天下午,红丫头突然接到了学校来的电话,说孙建成在学校里发起了不明原因的高烧,要求家长将孩子送医院诊治。那天,家里只有红丫头一个人,好在学校和医院离这儿都不远,她只好一边打电话给春福,一边往学校赶。当她将小建带到医院时,春福和文英也都到了,那天他们正好没出远门,都在场子上,一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医生说,要先在这里观察一下,有可能是得了肺炎,如果确诊了就要住院治疗。第二天早上,医生说;“各项报告都出来了,可以确定孩子染上了肺炎,你们快去办住院手续吧。”后来,在医院住了五天才恢复正常。
  这几天,文英天天在医院陪房,家里只剩下春福红丫头晓云三个人,红丫头仍然跟晓云一起睡她那小房间里,空着两个大房间只有春福一个人,为了让文英能回来洗澡换衣服,春福只能睡小建那房里。有一天晚上,他想跟红丫头说,今晚你就别跟晓云去挤那个小铺了,你睡我这边我也不会把你吃掉,后来他看到红丫头一脸的严肃、认真,那句话终究不曾有勇气说出来。饭后午睡时,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春福看到她每次都没忘了反锁上小房间的门,春福想,看来她是准备与我打持久战了,没办法,就跟她这样耗着吧。
  其实,红丫头睡在小房间里心情也不平静,前些日子,她请红女跟春福认认真真地谈过一次,他回答红女说:“你们都别瞎操心了,这回我坚决不听她的,随她折腾到那一天!”红女告诉她这情况时还劝她说:“我看你就别再坚持了,我看得出来,他现在有点儿生你的气了,他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他跟文英那样了,他跟你的关系也很难处,还和以前一样吧,既对不住文英,又名不正言不顺,说起来也不好听,跟你彻底断了吧,他又丢不下你。他还说:‘文英跟小朱才是很理想的一对,你看小建与小朱那种亲密的样子,让人见了都觉得挺羡慕的,大家一起做做工作将他们撮合到一起才是正道。’我看,你就算了吧。”听了红女说的这些话,红丫头也有了些动摇,不过,她好像还不曾死心,她还想寻求对策,作最后的一博。
  又有一天晚上,春福很晚还没回来,红丫头接到了小朱打来的电话,说陈老板今天在市里喝醉了,他们已经到了楼下,他一个人背不动,最好家里人下去帮下忙,她说,家里只有她跟晓云,文英还在医院里,我这就下去。好在楼层不算高,他们家住的是三楼,小朱将他放到铺上后才告诉红丫头:“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起吃饭的都是些老熟人,人家都晓得他的酒量不大,并不曾有人逼着他喝,他是自己敬你一杯敬他一杯地瞎喝醉了的。”红丫头听了就想起红女说的话,他可能是真的在生我的气了。小朱一走,春福就像往常那样吐了个痛快,好在红丫头有经验,事先准备了面盆,没弄脏床铺。接着红丫头又让他喝了杯水,做过这些就给他解领带脱西装。她知道,他吐过了喝点水再睡下来就没事了。
  第二天下午,小建出院回来了,春福说:“小建病好了,也是件喜事,不如今晚大家一起喝点儿红酒庆祝一下。”红丫头说说:“好,我来炒几个菜让小建补一补。”一开始,他们只开了一瓶红酒,大家都一起喝了些,喝了会儿,春福说:“这酒太没得意思,再开一瓶白的吧。”他以前在家里除了陪客人从来不曾喝过白酒,红丫头觉得他有些反常,就说:“你昨天才喝醉了的,今天就别喝了。”文英在旁边插话说:“他想喝你就让他少喝点儿,他们男人喝这酒是没什么意思。”后来,两个孩子吃过了去看电视,他一个人自斟自饮喝掉半瓶还不肯丢手。红丫头就拿开了他面前的酒瓶对文英说:“不让他喝了,你去替他盛半碗饭,再喝就又要醉了。”文英起身进了厨房后,红丫头轻声跟他说:“怎么啦?你又准备往醉里喝?”他说:“喝醉了好,省得七想八想的。”红丫头接着又在他耳边说:“别像小孩子似的呕气了,今晚我叫晓云去文英那房里睡,等他们都睡着了你就过来,我知道你犯了什么病。”说着还在他的大腿上用力掐了一把。
  红丫头的这一番耳语让春福很受用,她分明就是在承认她的彻底失败,她向他投降了,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再也不会想出什么歪主意来了。他吃过了半碗饭后就去放水洗澡,因为他此时已经有了八九分酒意,洗过澡后仍觉得头有点重。此时,两个孩子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红丫头和文英还在厨房里收拾,他想先睡一觉,等睡醒了再去“赴约”。他雄心勃勃,要把这些日子失去的全部补回来。
  四
  其实春福是错误地估计了形势,红丫头哪里会这样轻易地承认失败,她是在设计一个更加诡异的圈套让他去钻。她想今晚让文英李代桃僵将生米煮成熟饭!
  她昨天听了小朱说的情况后,就开始酝酿这步险棋了,她知道他是个有担当,重情义的人,一旦这主意阴差阳错地成了功,他是不会不负责任的。今天又看到他喝了这么多的酒,就觉得机会到了,于是就有了那一番耳语。接下来她就必须做通文英的思想工作,让她配合默契地演好这一出双簧。
  因为小建耽误了好几天的课,文英跟两个孩子说:“电视就别看了,看看这几天教到哪里了,请晓云帮他补补课,免得明天到了学校更加跟不上趟。”房间里春福正鼾声如雷,他们只能关掉客厅里的电视,将课本拿出来请晓云讲给他听。这边安排停当后,红丫头就向文英呶了一下嘴,将她叫到小房间来,并且随手关上了房门。
  红丫头开门见山地说:“今晚我有个计划要跟你商量一下,这几天春福在闹情绪,昨天小朱告诉我说,他是自己将自己灌醉了的,今天你也看到了,他又要瞎喝,我已经跟他捣过鬼(方言,耳语的意思),我说晚上让晓云睡你那边,答应他夜里悄悄地到我那小房间里去。他今天喝了七八分酒,估计他这一觉睡醒了肯定会摸过来。我想跟你换铺睡,我跟晓云睡过去,你一个人睡过来。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只要将生米煮成了熟饭,他就再也没什么说的了,你知道,他其实心里是很喜欢你的,就是放不下我才跟我对着干的,不晓得你肯不肯配合我。”
  她突然说出的这一番话让文英觉得有些突然,顿时就红云满面,她一点儿思想准备没有,她没想到干妈会想出这么一招来。她沉思片刻后说:“你这主意倒是不错,但我很难答应你,一是我不想将自己作你的替身给了他,二是,这些天我也想了许多,我觉得他的想法也是有道理的,你们当初患难与共地走到一起,他放不下你也是人之常情,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逼他离开你,对他来说也是挺残酷的,我不能为了喜欢一个人而不择手段。”
  “你要知道,我这样做可全是为了他?”听文英这么说,红丫头觉得有些委屈。
  “这个我晓得,不过,他好像不领你的情。你也要知道,他这样做也是完全为了你。”
  “我怎么啦?我又不曾离开这个家,不做他的婆娘还是他的丈母娘。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如果对他没心,我也不勉强你。”
  ”我的心思你难道还不晓得,我现在其实就跟当年的采莲差不多,不过就是不忍心拆散你们。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答应配合你。”
  “你说。”
  “如果他真的接受了我,他如果还想和采莲在世时那样不和你断,你不能拒绝他。”
  红丫头没想到文英提出的要求也跟当年采莲说的如出一辙,她听了觉得很感动。不过,她想,今非昔比了,她一天天地老了,不可能再发生那些风花雪月的事,她想先答应她,以后再说。她说:“既然你有这想法,我答应你,只要他不嫌我老,你不介意,我无所谓。”
  她们谈判成功后,两个孩子也嚷着要睡觉了,红丫头跟晓云说:“天太热,你跟我睡阿姨的大床,让姨一个人睡小房间。”晓云说:“要不我跟姨睡,你还睡那小床。”红丫头就又说:“别了,你姨这几天在医院没睡好,别去打扰她,让她一个人好好睡一夜。”
  当文英虚掩着房门在小房间里躺下时,红丫头又过来照应她:“你别怕他会识破,以前他上我这儿来时从来没开过灯,你只要不吱声,事情就成了。”
  外面挺闷热,路边香椿树的叶子纹丝不动。一束路灯的光亮从窗外透了进来,将房间里映照得有些朦胧,文英突然觉得燥热难当,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真热还是心里有点紧张?她起身打开了空调,接着又将窗帘拉上。她重新睡下时,对面房间里春福仍在不紧不慢地炖着猪头(苏北方言习惯将打鼾叫沤猪头,“沤”也就是“炖”的意思)。
  此时文英那里还睡得着,她突然想起以前做过好几次的那个梦,梦中好像文涛告诉过她,他和采莲一到了那边就成了一对,也许他是希望她跟春福在这边也走到一起。后来她又想到小朱,她想到,如果那次车祸没伤到采莲,单单走了文涛一个人,或许她跟小朱有可能会重新组织成一个家庭……
  文英正想着,对面房间里鼾声停了下来,接着灯也亮了,还听到了喝水的声音。没过多一会儿,灯又熄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轻轻地推开了这边的房门,径直坐到铺边上,熟马旧路地抓住了床上女人的一只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陌路 2017-8-16 15:11
引用 念奴娇 2017-8-16 15:42
赞!赏读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7-8-16 21:43
欣赏问好!支持一下!
引用 李雪健 2017-8-16 22:21
引用 仰天一笑 2017-8-16 23:18
欣赏朋友的才华,问好。
引用 一点 2017-8-16 23:26
好才华
引用 远朦胧 2017-8-17 07:33
顶!
引用 流萤小梦 2017-8-17 09:28
欣赏学习了,
引用 美丽邂逅 2017-8-17 09:34
顶!
引用 旋之律 2017-8-17 10:32
慢慢欣赏!
引用 月隐寒霜 2017-8-17 10:38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微尘 2017-8-17 12:57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上官楚伶 2017-8-17 14:17
引用 凉奕 2017-8-17 15:29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雪珂 2017-8-17 16:04
支持楼主
引用 漫天 2017-8-17 16:15
欣赏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2017-8-17 19:01
顶,问好
引用 雨的邂逅 2017-8-17 21:03
顶,问好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7-8-17 22:48
好文笔,欣赏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2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