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奴颜 • 媚葬

2017-10-5 08:31| 推荐: admin| 查看: 2883| 评论: 49|作者: 浅吟诗君


  芳菲陨落后,绝世的忧伤焚城,南城的天空,雪如雨下,一切的美丽都在瞬间终结。

  整个皇城的梨花,在一时间惊艳的盛开又华丽的凋谢。曲终人散,枉年女子,终究随这繁华泯灭,天上人间,从此再无媚颜。

  ——引

  (壹)魂葬

  流光如许,三千青丝彩衣曲。顾是如意不相逢,知音犹恐在梦中。

  琉璃生沫,满庭宫墙寂寞花。红粉凝朱娇颜好,折尽流年负妖娆。

  若有一天,能够遇见一个让我倾心的男子。便是葬身梨花海,也倾生无憾。姐姐,你可知道,我选择了与你一样的路。

  兰生殿,一绝色女子向着殿内款款走来,浅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罩着青纱的面容,微含着笑意。青春而懵懂的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

  她便是苏媚儿,曾今的丽妃苏若雨的妹妹。

  绕是见惯了天下美女的皇帝李薰,也不由得暗叹:好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她走入殿后,向着上座的皇帝李薰微微福身,随即婉婉的落场。不一会,大殿便响起一声声急缓的蓄势待发的琴声。

  这时,只见她露出纤细白皙的玉指,抚上木制的带有檀香的琴面,颦眉微皱,凝气深思,琴声徒然在殿上响起,委婉却又刚毅,携着一股梨花的清香,券券而来,又似高山流水,汩汩韵味。

  一时像是哀怨女子难解难缠的哭诉,一时又像是一明丽女子偶尔展露的娇羞的笑意,皇帝李薰闭上眼睛,听着听着,不由得轻轻的敲打起节拍来。顷刻时间,在一阵急促而又清脆的破弦声中,一曲终了,余音不绝,绕梁三日。

  “你是今天才入宫的吧!”皇帝李薰望着眼前娇媚的女子,轻声问道。

  “陛下,奴婢却是。”她浅浅的回道,柔柔的声音如沐春风。

  “方才朕听了你的一曲琴音,可谓开怀不少。由此可见,你的琴技可谓炉火纯青。”皇帝李薰流露出一丝赞赏。

  “回陛下,奴婢技艺浅薄,称不得皇上如此赞誉。”她不卑不亢的答道。

  “对了,除了琴技,你可会舞?”皇帝李薰再次问道。

  “奴婢会一点点。”她轻言回到。

  “好,乐师,奏乐。”

  一阵优美的清浅的乐声渐渐云开,只见她换了一身绯色舞衣,头插雀翎,罩着长长的面纱,赤足上套着银钏儿,在踩着节拍婆娑起舞。她的舞姿如梦,全身的关节灵活得象一条蛇,可以自由地扭动。一阵颤栗从她左手指尖传至肩膀,又从肩膀传至右手指尖。手上的银钏也随之振动,她完全没有刻意做作,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而流畅,仿佛出水的白莲。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灵动,飘逸,清雅灵动得仿若手持琵琶的飞天,飘逸得犹如漫天轻盈的雪花,清雅得就像步步生莲的仙子。

  看着殿上女子极尽风华的舞蹈,皇帝李薰为之着了迷,不由得轻吟出:

  碧色罗裙一色裁,

  芙蓉向脸两边开。

  乱入池中看不见,

  闻声始觉有人来。

  她闻声身子颤了颤,继续轻歌曼舞,用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的花朵,腰间的褶裙;用她细碎的舞步,繁响的铃声,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舞蹈出诗句里的倾世姿态。

  最后,在一阵委婉又缠绵的尾声中,曲尽舞毕。她素白的面颊透出一丝丝的红晕,再次向皇帝李薰搭手一福。

  “很好,很好。你叫什么名字?”此时的皇帝李薰满是笑意。

  “回陛下,奴婢姓苏,名媚儿。”她只是微微一笑,轻声答道。

  “好,马上传朕的旨意,封苏媚儿为媚妃,赐住梨花菀。”

  她听了心中暗道:姐姐,我已经进入你令你哀怨致死的地方了。只是皇帝李薰,她害了你一生,我是不会让他好过的,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随之,她只是福手一谢,随后便由太监引着往梨花菀里去了。

  而座上的皇帝李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神复杂而哀伤,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皇城的梨花,依旧淡香缭绕,不知葬了谁的魂?

  (贰)忆葬

  满纸丹青,水墨画上眉不干。素笺宣颜颦笑浅,半是当年梨花开。

  深锁娥眉,茶香清远愁难收。宫里关墙城外柳,想是那时为谁留?

  如果一时的寂寞造就终生的落寂,姐姐,我是否不应该选择这条路,哪怕是为了为你复仇,却出卖了最纯最真的自己。

  她坐在梨花菀里的一处小亭旁,看着翠绿的荷叶丛中,亭亭玉立的荷花,像一个个披着轻沙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含笑伫立,娇羞欲语;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阵阵,沁人心脾,不禁心情大好。

  随即轻声召来一个捧茶水而来的姿色还算是秀丽的丫鬟,轻声问道:这莲花开了多久了。

  丫鬟见是皇上新册封的媚妃,也不敢懈怠,把茶水放在一边,沏好后,便说到:自从丽妃不在的那天起,这满园的梨花树都不在开花了,可是,这莲花,却每季常开。说起来也奇怪得很。

  她听后,心中也觉得只是无稽之谈,当下也不再在意,唤退了丫鬟,喝起了刚才丫鬟送来的刚沏好的玉螺春,薄如蝉翼的鼻尖轻轻贴闻着若有若无的茶香,心中的回忆却被深深的扯疼了起来。

  仿佛一些心里久远的未曾放下的回忆,一下子堵在心口。让人慌得很。

  她脑海里不由得又回想起,在童年时代,那个如此美丽,如此温柔的姐姐。当她还是小丫头片子时,姐姐都早已是邻里街巷都传遍了的美人。

  那时她很庆幸又这么个美貌无双的姐姐,不仅仅姿态绝世,而且善晓诗书,精通琴技舞技,比这时的她来说不知好了多少。虽然那时姐姐常说她将来一定会是个比她更漂亮更有才华的女子,但她却却不信。

  那时她也总是喜欢缠着姐姐去看花灯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遗世而独立,然后看着姐姐豪气的斗败一个个享誉一方的才子,看着一个又一个又一个的才子在姐姐面前羞愧不堪的样子,年幼的心中都兴奋得很。

  她还记得,那时姐姐喜欢上了一个名叫秦生的落魄才子,听说他曾今是天下的奇葩,琴棋书画,无不冠盖京华。心性坚韧的姐姐亦为他的才华折服。那时的她也见过那个落魄的才子秦生,说是落魄,可眉目间英气逼人,端得一副英俊相貌,性格温柔和婉,与姐姐一般。

  那时,她便认为他便是与姐相伴一生的人。没想到一纸书下,圣命难违,姐姐为了这个家而毅然选择进宫,前些日子,听说那落魄的才子秦生因为姐姐进宫的缘故,已郁郁而死。

  而如今,姐姐进宫不过短短一年的缘故,也芳魂归去。

  她想到这里,回忆戛然而止,不禁微微的叹了口气。若是姐姐还在,自己也不会如此的无助吧!她心里有些哀伤的想到。

  而宫廷自古都是寂寞的寄托,在这里,毒死人的不是毒药,是漫漫无尽的时光。

  她坐在亭中像似在赏花,又像似在赏鱼。但一切都不是,她在等,等待机会。一时,趁着丫鬟不注意,她偷偷溜出了梨花菀,随即叫上了一辆马车,匆匆往南城北面绝尘而去。

  下了马车,一座豪气的宅子中间镶刻着几个大字:大将军府。

  她匆匆忙忙地从后门进入了府中,约隔了半个时辰,再匆匆忙忙的走出,叫上马车,再次回到了菀里,菀里,莲花依旧香。

  望着满园众多的不开花的梨花树和满池如云蕊舒展的莲花,再想到在将军府里,听到的一些话,她的心里恨恨的想到:李薰,我会让你对我姐姐所做的付出代价的。

  (叁)恨葬

  闺楼画廊,冷雨滴漏琉璃瓦。美人心计深如海,满殿琴曲伴蝶舞。

  浅笑频频,是非恩怨都自知。春花秋月等闲度,身在此中心不在。

  如果当时,姐姐你们没有离开就好,如果当时,能看清就好,注定在无法挽留的时光里滴落美人泪,深仇重怨锁娥眉。

  梨花菀依旧莲花开遍,而梨花仍是一枝不发。这一日,姿色清秀的丫鬟小跑进来说道:“娘娘,皇上查人来通知娘娘。说是今日皇上设宴宫中,令众宾妃抚琴起舞斗艳。并说了让众宾妃都去。”

  “嗯。知道了。”她听了,眉角只是微微一皱,随即想到了什么,也便释然。

  芳华殿中,众芳云集。各种各样燕瘦环肥,姿态袅娜的妃子,让人目不暇接。不时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娇嗔与浅笑。

  皇帝李薰身穿一身淡黄色的龙袍从远处威严的走来,随后坐于上位,殿中原本吵闹聒噪的声音顿时安静起来,数道的目光向他望去,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好了,既然众位爱卿与众位爱妃都到了,那么开始吧。

  随即大殿里响起一阵阵此起彼伏如白玉瓷碗清脆的琴曲声,然后是美丽如蝶的女子在大殿上翩然起舞,每个妃子都使出自己所拿手的琴技,舞技,试图薄君王一意。

  而坐在上位的皇帝李薰只是如刚开始一般,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无数的妃子都黯然的退下场,不过在场的大臣有的却迷醉不已。

  这时,只见有一与众不同的女子,她一身玉兰花暗饰的银白色迤逦曳地长裙,身量苗条,柳腰纤纤,头上戴着银凤衔玉拢丝,将一头乌发拢成流云髻的式样,簪侧斜插一朵珍珠攒成的簪花。步履轻盈的进入大殿中来。

  如远山般的黛眉,精巧玉立的遥鼻,巧夺天工的樱唇,一双秋水明眸更是波光流转,顾盼神飞。她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天姿绝色,不仅五官精巧细致,更难得的是比较于后宫众妃的富贵华丽,她更加多了一种清雅动人的风姿。

  她并非用琴,却提起腰间带有沧桑气息的竹笛,默默地站在大殿中,如遗世而独立,手指灵活的转换造就一首精美绝伦的乐曲。一丝一缕不羁而又不张狂。

  但却在心中暗道:李薰啊,李薰,你可知有多少女子为你把魂牵?你可知纵使你嫔妃万千,也不容许你把玩别人的爱情。你可知,你伤害了一个名叫苏若雨的女子。你可知,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而她似乎随着笛声的辗转低回而而越发感伤,笛声也渐紧渐合,却似乎未察觉,大殿上的皇帝李薰正怔怔地望着她。

  随即阖上眼睛,手敲龙台,静静欣赏,仿佛已经被她的笛声所感染,心思若有若无的随着这些游弋的音律蹁跹,蝶舞。

  刹然间,她停下了按在笛上上蹁跹灵动的玉指。芳华殿上所有大臣尽皆哑然,继而有种意犹未尽之感。李薰亦是如此,伴着一声戛然而止的清筱,才仿佛刚从梦中初醒。

  “你是哪位妃子?”待一曲唱罢,皇帝李薰突然睁开眼,盯着她道。

  “回陛下,奴婢是媚妃。”

  “恩,好,媚妃,入夜后,来一趟浮云殿。”李薰嘴边漾起了一丝笑意。

  “是,陛下。”她虽表面受宠若惊,心里却早已波涛翻滚,小步蹁跹,疾步走出芳华殿,路过那些妃子们所在的地方,她听见了一丝丝压抑的小声的不满。

  “怎么会是她!气死我了。”

  “是啊,是啊,不过一新进的妃子,以何资格?”

  她对此只是嗤之一笑,别的妃子如此想必都渴望如此,她却不在意。毕竟,没有一个妃子真心爱过一个君王,她不仅不爱他,更恨他,恨他害死自己姐姐,还害得自己身不由己。

  (肆)心葬

  爱恨深切,琉璃瓦砾深宫里。凄苦离愁都一片,只怕爱上了帝王。

  此忆无穷,纵使天涯难再逢。绝代妃妾红妆泪,和雨梨花夜未央。

  姐姐,此生怕是再也无法走出这深宫大院,一入皇宫身不由己。是否今生,还能遇到一个爱惜我的男子,无论我是否美丽,无论我做过什么,只为我如意。

  待到夜深,她挽起发髻,换上红色绸缎,匀好清妆,红绫缠绕腰身,淑婉清秀,却气质宛如一朵黑暗中的曼陀罗,高贵、孤绝、不易近人。

  浮云殿外是满树的梨花飞漫,印眼无瑕,整个皇城,除了梨花菀里经年不开的梨花,只有这里的梨花开的最多,也最淡。因皇帝李薰甚是喜爱梨花,也曾为梨花题过多首诗词。皇帝精通音律,故而也是个感性之人,总是须得感性之人相伴。

  她只脚踏入富丽堂皇的浮云殿,此地,便是皇帝的寝室,于今晚可以踏进此地,也便可以接受皇帝的宠幸,也便是他人所说的争宠的一大开始。

  只见皇帝李薰早已解下衣裳,向她招手,她便移步走过去。皇帝便随之抱住她柔如水的玉躯,低头吸吮着她的香瓣。而嘴唇在她耳边轻啄:“媚妃,你可知道我为何不倾心于其她宾妃,却只倾心于你?”

  她一时惊怔,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只是这一语便道破了她的忧心忡忡。为何,她一直想问的就是,为何?为什么,你要害死姐姐?

  “陛下,奴婢不知。”

  “因为,其实你,你便是丽妃,是吧?”皇帝动作顿了须臾,缓而说到。听见了眼前女子的粗重的喘息声。

  她此时更不明白了,不明白为什么皇帝李薰会把她看成她的姐姐,而眼神还是如此的深情与歉疚。

  但她还是从皇帝手上挣脱,跪地说道“陛下,我怎么会是丽妃。我只是一个妃子。你的妃子苏媚儿啊。”

  只见皇上李薰顿时锁眉,盯着她的面容看了半响,才一言一语细细地问:“你真不是丽妃?”

  “是的。奴婢不是。”她此时低着头,不敢直视皇帝的那深情的却又有些寒冷的眼睛。

  “哎……”只见皇帝李薰微微地叹了一口,

  “服侍朕就寝吧。”

  今夜。月光弋沦。浮云殿内滋生的丝缕情愫,随着一声凄裂的疼痛过后,便是妩媚的呻吟,不一会便已经牵扯了整个后宫,满殿皆春。

  而她,苏媚儿便是此时此刻,后宫三千佳丽所嫉妒怨恨和羡慕的宠儿。

  虽然在皇帝李薰眼中,她只是一个替代者。

  翌日天明,晨曦微露,她小步徐徐地走出浮云殿,路至御花园,便略作停留,赏看着满园的梨花似雪。一片,两片,片片梨花随风飞舞。

  天上地下的梨花雨,美丽而烂漫。她跂身于其中,木然安望这片梨花花林。想起了她的姐姐,苏若雨。

  姐姐,若是你在,也会如此这般的望着你最爱的梨花吧!你的仇我还没报,看着皇帝李薰,我却竟然有些不忍心。

  而女子都是如此,在第一次失去之后,便会倾心于给了自己初次的男子。她,此时也正是,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矛盾之中,只是她不知,这就是爱。

  而皇帝李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对她很好很好。如她所期望的男子一般,对她百般怜惜,于此,可谓是三千宠爱在一身。

  那一日,皇帝李薰喝醉了酒,进了梨花菀时,她正在梨花菀的小亭中,抬起眼眸,望着水面妖艳的莲花发神。

  皇帝李薰踉踉跄跄的进来,看着她,不禁微微的失神,随即狂喜。

  “丽妃,是你吗?我还以为今生你已离我而去。”李薰欣喜若狂的抱住她。

  “陛下,奴婢是媚妃啊!”她想要挣脱,李薰却抱得太紧,他的脸上不禁有了一丝红潮。

  “你可知道,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失去了你,我尽管得到了你的人,却还是得不到你的心。但我以为我只要对你百般怜爱,对你呵护至极,为你修了梨花菀,很快你就会回心转意,没想到,那时,你已经离我而去。”皇帝李薰像似没有听到他的话,深情又惋惜的说道。

  她听后,身子猛地一震,原来,李薰皇帝爱姐姐爱得这么深,竟然愿意修一座梨花菀给姐姐,再想到梨花菀里的梨花树从不开花。心想,一定是姐姐在偿还一个君王的爱恋吧!

  在看到皇帝李薰那喝醉了的俊脸,年方三十几,却让她心疼不已。

  再想到他对自己的爱,不禁泪如梨花雨下。

  (伍)情葬

  倾心后蜀,那时君主都作土。今时帝王近在前,泪落难以对君颜。

  半是伤心,国破家亡已在即。天下何处征战地,可有美人为怜卿。

  姐姐,你可知,如今,我已经恋上了这个如此爱你,对你如此深情的君王,尽管他只是把我当成你的替代品。我依旧爱他,哪怕末路。

  她静静的坐在小亭中,梨花菀里,莲香十里。那夜,她扶着皇帝吃力的进了阁中,为皇帝解下衣服,最后疲累不堪,跌在了床上,顺便倒在君王的怀里睡去。

  当皇帝醒来时,看到了自己怀中娇艳如素的女子里,心中不禁一暖,随即又微微一叹。这始终不是丽妃,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子。

  她随即醒来,看着皇帝深情的眼神,他的心里不禁又有一丝心疼。

  “陛下,龙体要紧。奴婢还是服侍你穿衣吧!”她立马整了整衣服,从皇帝温暖的怀里站起身来。

  “不了,还是朕自己来吧!”说着说着,皇帝李薰便穿好了衣服,又恢复了冰冷与威严。

  她蓦地想到。也许,只有在她思念自己姐姐时,才会有那样深情与温柔的眼神吧!

  她打开闺阁的朱窗,丝丝缕缕的浅浅淡淡日光,不一会,便袭满了整个房间。莲花微微的清香,若近若远。

  他转身望着皇帝,眼神幽怨,轻声问道:“陛下又要上早朝了吗?”

  “没错,媚妃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朕走了。”皇帝李薰看了看如花娇艳的女子,不禁流露出一丝怜惜。

  她望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想到刚才那充满怜惜的眼神,她的心中不由得一暖。陛下,今生今世,只为你索颜。姐姐所欠下的,就由我来补偿。

  后蜀元年,金华殿上,满朝的文武百听了南郑将要进攻东晋的消息,都震惊不已。南郑可谓是最大的诸侯国,实力强盛,去年还灭掉了比东晋还强大的西凉,而东晋紧挨着后蜀,下一个目标,显而易见。

  皇帝李薰听了,眉头不由得一皱,自从丽妃死后,自己已经不再关心国事,整天只知道吟诗诵词,琴曲作画,好不快活,如今,却遇到这种事,不知该如何是好。

  “诸位卿家可有什么办法?”

  “回皇上,唇亡齿寒,我们应该帮助东晋,共同打败南郑的军队,只有这样,才不会对后蜀产生威胁”

  “建武大将军,你怎么看?”

  “皇上,我也赞成大司徒的办法,只要皇上给我十万兵马,绝对可以让南郑退兵。”

  听着殿下的文武百官的争论,基本都赞成大司徒姚魏和建武大将军秦州的意见。便立马宣旨,令建武大将军秦州率十万精兵往助东晋。

  几日后,晴空万里,天下看似太平。

  这时皇帝李薰正在御花园赏花,她匆匆忙忙的赶来。一见到皇帝李薰,便着急地问:“皇上,你是否派了建武大将军秦州率十万兵马出城。”

  皇帝李薰此时心情正好,但听到她的话后,语气一冷:“爱妃,这不是你该问的。”

  只见她面如火燎,着急的说道:“陛下,是与不是?”

  “是,怎么?”

  “陛下,这可遭了。建武大将军早已被南郑收买,亡国在即啊!”

  “什么,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奴婢初进宫时,便与他合谋想要残害陛下,如何不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你可知,我就是丽妃苏若雨的妹妹苏媚儿啊!当初我恨你让姐姐哀怨而死,我便想找你复仇。可你一代君王,我一小女子,又如何得偿所愿。那一天,建武大将军,找到了我,说可以帮助我。只是,她让我诱惑你,让你日日不早朝,让你更加的荒废政事。我为了报仇,也便答应了。而我也在无意中,听到他与南郑使者的对话。陛下,你说我如河不知?”

  “原来,你是丽妃的妹妹,怪不得,怪不得啊!当初是我害了丽妃,这件事,我不怪你。”

  “陛下,快下旨召回秦州啊!不然,亡灭在即啊!”

  “一切,都晚了,都晚了。”

  她望着皇帝李薰懊悔的憔悴的脸庞,不禁泪落。陛下,是我害了你啊!

  (陆)花葬

  断肠声里,浮云往事都碎落。抚琴一曲伤经年,奴颜媚骨只为君。

  南城内外,漫天梨花尽妖娆。铁骑踏破山河泪,知君落泪是为谁。

  姐姐,这一世,我终究没有为你把爱还清,反而欠了一世情。陛下,如果还有来世,那么,我愿再为你跳一支舞,再为你抚一阕琴,用来祭奠,那时在刺痛中绽放,最后绚烂至死的爱情。

  雕花路,终掩埋一场尘土。果然不出所料,几日后,后蜀都城南城传遍了建武大将军叛变的消息,顿时,整个皇城陷入一片惶恐之中。

  不过几日,叛军便已经占领了后蜀大半领土,铁骑十万围住了皇城。早已在叛军还没来时,宫中的妃子,宫女,太监都卷好了细软,金银,奔逃出城去。

  而此时的梨花菀里,皇帝李薰却安静的听着她抚琴,款款的琴音如流水般浸透人心,和着满池的莲香,别有一番韵味。

  随着琴音的轻灵悠长,皇帝李薰不禁闭上眼睛,像是在触碰内心里某些柔软的回忆,随着最后一丝琴音的戛然而止,怅然叹道:“媚妃,所有的妃子都逃了,唯独你,你为什么不逃?

  “陛下,你就是我的天,我逃,要往哪逃?”她温柔的说道。明媚的眼眸是那么的坚定。

  “你不后悔吗?”皇帝李薰不由得叹道。

  “一、生、一、世,至、死、不、渝。”她一字一顿的吐出这几个字。

  “三千妃子,有你,便够了。”皇帝李薰听了他的话,伸出手,抚摸着近在咫尺的娇颜,憔悴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弱的笑意。

  “爱妃,你怕吗?”

  “我不怕,只要有陛下在,到哪里都不怕。”

  “陛下,请让我再为你跳一支舞,好吗?”

  “爱妃想跳,就跳吧!”

  梨花菀中,一绝色的女子,白衣胜雪,姿态清幽,如青云细月般缓缓起舞,一点,一踏,一转,一合,都是如此的惊艳与轻盈。

  最后,随着一声雁鸣,蓦地撞上了粗壮的亭柱,溅开的鲜血,把一身的白色舞衣染得血红,看起来,冷艳,迷离。

  这时,南城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雪,纯净如水晶,然和变成冷雨破碎。满园的梨花簇簇的绽开,染着一点点殷红,仅仅一瞬间,整个皇城,梨花开遍。

  但是,一刹那间,梨花开遍却又瞬间凋谢。轻轻扬扬落下的梨花,掩盖了一场繁华,埋葬了绝色的女子靓丽的容颜,亦埋葬了哀伤到了骨子里的回忆。

  那些爱恨纠缠,那些繁华哀伤,那些奴颜媚骨,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那些无法斑驳的情事,终究还是被埋葬了。终究,只是物是人非,曲终人散的结局。

  芳魂散,怎忍凝眸,枉凝眸,繁华已成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九月摩天轮下一篇:只是一场琉璃梦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雪晴 2017-10-4 11:40
欣赏支持!
引用 陈宇衡 2017-10-4 14:04
问好朋友
引用 不为五斗米 2017-10-4 19:10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水陌格格 2017-10-4 19:40
引用 随风 2017-10-5 07:54
支持朋友
引用 一点 2017-10-5 08:02
欣赏并问好!
引用 流萤小梦 2017-10-5 08:15
欣赏学习了,
引用 状元 2017-10-5 09:00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佐眼皮♂跳跳 2017-10-5 09:06
拜读,欣赏!
引用 素点 2017-10-5 09:13
拜读,期待作者更多的作品!
引用 嫣然雪晴 2017-10-5 09:19
学习了,不错。
引用 一抹阳光 2017-10-5 09:45
拜读,小说情节不错!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2017-10-5 10:23
学习,送上问候
引用 美丽邂逅 2017-10-5 10:34
引用 高山流水 2017-10-5 10:48
很不错!顶
引用 月隐寒霜 2017-10-5 11:01
引用 幻月冰清 2017-10-5 11:08
问好朋友,送上祝福。
引用 阿宝 2017-10-5 11:25
欣赏佳作!
引用 想飞的小鸟 2017-10-5 11:43
问好朋友,欣赏了。

查看全部评论(49)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