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只是一场琉璃梦

2017-10-5 08:32| 推荐: admin| 查看: 1923| 评论: 21|作者: 水陌格格


  建元元年,十六岁的刘彻荣登大典,他坐在龙椅上,是整个大汉王朝的主人。

  这一日,他回到未央宫,换衣更装,一袭淡锦色华衣,无丝毫点缀,高贵却又不俗气。他终于有能力实现自己的诺言。记得彼时年少,初见阿娇,清目半弯藏琥珀,淡眉横卧如翠羽秋水,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心情绕风转,香腮染赤,尔坠琉璃直摇曳,叮叮咚咚,清脆鸣人。刘彻就这样心动了,众里寻觅千百度,只是阿娇。馆陶长公主从两个孩子欲语还羞的传情中,看出端倪,问彻儿,你可愿意娶阿娇为妻?他恍然若梦,触手可及的佳人,稚气未脱的他一拍胸脯,朗声道,如若娶阿娇为妻,定以金屋藏之。阿娇回以一低头的温柔,红霞绯颊。
  不多时,已来到了阿娇的宫殿,他从回忆里把自己悄悄喊回来,阿娇早已盛装华服,站着等候,云鬓浸墨,头插凤钗,真真是一只绝美的凤凰。刘彻伸过手一把把她拉起,揽进怀里,生怕阿娇变成凤凰飞走了。软语轻言,阿娇,金屋藏娇这一天,朕已经等了太久了。清丽奢华的宫殿,香庐里的薰香,气味芬芳,又带了些薄荷的清气,使人头脑利爽。淡淡的香雾自顾地萦绕着,阿娇的乌发在雾里透着亮泽。
  刘彻拦腰抱起了阿娇,放在香榻上,咬着她的耳朵,阿娇,朕想要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听见这句话,阿娇高贵的脸上掺进了卑微,心里布满了失落的阴云,小心嗫喏,对不起,彻儿。刘彻用食指轻轻堵住阿娇的樱唇,说阿娇,你为朕做的已经够多了。此时我在一旁侍候,看着他们举案齐眉的幸福,我想阿娇会这样一直幸福下去。
  我是楚服,自小和阿娇一起长大,阿娇在我眼里,不仅是最尊贵的公主,更是最挚亲的妹妹。她在大街上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吃饭,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女孩会是我一辈子的守护。随着她进公主府,随着她嫁人,随着她进宫,一生追随。
  登上皇位初期,刘彻在政见上与祖母太皇太后发生分歧,建元新政更是触犯了当权派的既得利益,引起强烈反弹,朝纲不稳。刘彻日日叹气,渐发憔瘁,英毅勃发的容颜披上淡淡的忧愁。阿娇执盏,放在案尺上说彻儿,休息一下,别担心,一起都会好的。刘彻看着阿娇,皎若太阳升朝霞,灼似芙蓉出清波。阿娇总是那样美,看一眼就可以忘却烦恼,让人心安,这是他的妻,他知道她会帮他。
  清晓,阿娇回娘家求馆陶长公主帮忙,阿娇是长公主的掌上明珠,为了女儿她答应利用朝中势力去安抚大臣。阿娇跪在太皇太后的寝宫前,太皇太后最宠爱阿娇,像极了当年的自己,为了汉文帝的江山她义无反顾地去争取的无所畏惧。太皇太后让宫女扶起阿娇,领进内殿,宫殿里几个大白瓷瓶里,插着清荷,素红的,粉红的,朱红的,淡紫的,盈盈衬在屋里,滴滴地随风摆着,风逸闲情。太皇太后看着阿娇梨花一支春带雨,很是心疼,抽出手绢为她拭泪,安慰说阿娇,别哭,外婆帮你就是。
  这次风波有惊无险,刘彻亲自为阿娇戴上“蠡”,白色与紫色的混合,白色是纯洁的象征,与紫色搭配更显内外明彻,优雅中微显娇气,淡淡的芳香侵入人心,表示感情的无价和爱情的刻骨铭心。他告诉她那是西施和范蠡倾尽一世的爱恋,是范蠡在西施去吴国之前夕,亲自挂在西施雪白的胫上,西施相思范蠡的时候便会流泪,而这个“蠡”就把西施的泪全记下了。所以他日后冒死救她,带她离开,去浪迹他们的海角天涯。刘彻停顿一下,吻了阿娇说,这也是我们的爱情见证,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刘彻会陪陈阿娇到地老天荒,永不弃。他抱着阿娇在未央宫门前转圈,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每一朵梨花都如飞舞在月色下的白色蝴蝶,纷飞点点,落在他们的眼睛上,清澈明艳,阿娇是这样集三千宠爱于一身。
  时间是一把残忍的匕首,一层一层割断那年浓的化不开的情意。刘彻是一个果断的帝王,羽翼渐丰,锋芒必露,他开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他实行施恩令,他远征匈奴……大汉王朝出现一派繁荣强盛。他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势单力薄的胶东王了,再也不是被流落别院的美人之子了,他现在是大汉朝的王,而且注定会是一个流芳千古的帝王。阿娇总是摸着“蠡”发呆,自言自语。刘彻已经一个月没有来过了,阿娇说是皇上公事繁忙,可我知道是个叫卫子夫的女子,使刘彻神魂颠倒,早已忘记了独守金屋的阿娇。可是我不敢告诉阿娇,我怕看到她眼里的哀伤。
  她终是个聪明的女子,一日阿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芊芊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她让宫女带路,倔强清透的眼神非去不可,她淡蓝色的罗裙盈盈及地,随着引路的宫女向未央宫莲步徐行,望着重重宫阙,朱墙碧瓦,眉心凝出一抹怅然。未进门就听到笑语莹然,轻轻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夫君挽着其他女人的腰,喧闹的宫殿顿时安静,刘彻看到阿娇,有些失神,放下怀里的卫子夫,走过来扶着阿娇的香肩,怎么自己过来了?言语一如最初的温柔,只是少了太多的宠溺。阿娇素手微勾裙裾敛了一地的逶迤,问道:彻儿,可还记得金屋藏娇?刘彻眼里有些不悦,但忍住没有发作,大声说阿娇,你是来这里指责朕的吗?阿娇看着有些陌生的刘彻,有些失措说,阿娇怎么舍得,只是怕彻儿忘记阿娇。说完她的眼中有充盈的泪光,似乎下一秒就会滑落,然而她却只是悠悠一笑,又将泪水吞回了眼眶。刘彻敷衍了几句,就让宫女送阿娇回去。卫子夫眼里闪过一瞬阴冷,阿娇知道这再也不是那个对她情有独钟的彻儿了。
  没多久,刘彻带着卫子夫怒气冲冲向阿娇兴师问罪,原来阿娇昨日在前庭收集花露时,卫子夫正好前来,走到阿娇处便摔倒了,刘彻的手握的各个直响,看来真的生气了,说陈阿娇,朕不许你再靠近卫子夫,她怀的是朕的龙种,有任何闪失,为你是问。说罢扬长而去,卫子夫回头一个胜利的笑容。阿娇败了,战争还没有开始阿娇就败了。我问她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她说如果彻儿都不相信她,她又何必苦作挣扎,只要他们开心就好。阿娇是个怎样的女子,不在乎荣华富贵,不屑于大汉国母,她唯一在乎的是那个一脸明媚的男孩,痴痴地跟在她身后,缠着要娶她为妻。可是现在,再也回不去了,他的背影走得如此粉碎而决裂。
  意料之中,这只是一个开始,类似的场景又一次粉墨登场,素白的布偶,满布针扎,写着刘彻的名讳,在场的所有人直指阿娇和我,楚服蛊惑皇后,诅咒大汉天子。这是何等的罪名,可是阿娇那么爱他,他会相信吗?刘彻立马要版废后诏书,我哭着辩解,可是刘彻的眼里只剩下憎恶,说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阿娇早已不是当年光彩夺目的凤凰,她看着他,没有惶恐,没有悲哀,说,皇上,臣妾有一事相求,请饶楚服一命,放她自由。所有的事情都是臣妾一人所为。刘彻没有回头,好,念在夫妻一场,朕成全你。阿娇知道,他不是范蠡,她亦不是西施,他忘记了“蠡”的决定。
  我没有出宫,我陪着阿娇来到了长门宫,阿娇青丝如瀑落玉簪,眸中一点莲清愁。阿娇一日一日地憔悴,是真的心灰意冷了吧,哀莫大于心死。我看不下去这样等死的阿娇,我问她你可还记得刘荣?她的眼色还是一汪清水,只是不会流动,没有波澜,轻启微唇,荣哥哥,不是死了么?临江王刘荣,刘彻的哥哥,幼时与刘彻同恋阿娇,因为母亲栗姬不允,只能眼睁睁看着阿娇嫁给刘彻。刘彻即位后赐毒酒而死。只是中间刘荣被人所救,侥幸逃得一命。在匈奴屡战奇功,骁勇无敌,成为匈奴大将,帅十万大军。前些时日,刘荣潜回长安,听到阿娇被贬长门,冒险前来,欲再续前缘,救阿娇离开。阿娇淡如白菊,笑得惨淡,我不愿意,我的丈夫是当今皇帝,大汉天子。我岂能负他?只是请荣哥哥自己保重,阿娇很好。阿娇终是放不下刘彻,无论他如何伤她的心,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心甘情愿,为他倾尽所有,无怨无悔。他望着未央宫的方向,一个人沉溺往事,不可自拔。
  刘荣从来都尊重她的选择,当初她选择刘彻,现在她选择守望。刘荣当夜就快马离开了长安,从此只剩下一个人的相思。相思使人老,我去找司马相如,把一生的积蓄给他,值千金换一赋,司马相如听完陈阿娇的故事,不一刻,洋洋洒洒长门赋,“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于……”我想这一定会唤起刘彻的旖旎温情,让他回心转意,看阿娇一看。我回去的时候,她站在一株素梅下面,轻纱裹素体,微微发抖,不时落下梅花,洁白泛青,两片花瓣彼此相对,多像情人的注视,伸手去捉,握不住的柔情流沙,留不住的故人心。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青苔,苔深不能扫,落花人独立,雨燕双飞去。阿娇伶仃独步,蓝衣飞舞,莹莹望断天涯,那里是穿过幢幢琼楼宫阙的未央宫,那里又是一曲莺歌燕舞。此时阿娇从脖子上扯下“蠡”,这是爱情的见证,物是人非事事休。阿娇的泪缓慢的滴落在蠡上,一抹离殇。融合西施的相思,她突然羡慕西施,那个浣溪沙的女子,范蠡陪她把所有的风景都看透。阿娇想那时自年少,韶华净附刘彻,此时坠花湮,湮没一生情动的风涟。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阿娇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几声低咳,雪白的丝绢沾上了血色妖姬,那是生命夭折的绝艳。翠沼残花片,一行行写入相思转,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肖匿安排处。阿娇像玉一样陨落,像花一样凋谢,香消玉碎佳人绝。我抱着她,痛哭,他终是负了她,他终是负了她一生。她喘着最后的力气,说,如果有来生,我不想遇见他了,也不会日日盼君君不至。她守着自己的等待绝望地闭上了美目。只是一场琉璃梦,梦碎了,人阂了。前几日,我去见刘彻,挡在未央宫外,只好托李公公把长门赋转交给他,他却还是没有来见她最后一面。她整整爱了他一生,可他呢?
  我捡起地上的“蠡”,把它握在手心里。我扮成小太监见到了未央宫的主子,刘彻。我把“蠡”扔在他的眼前,告诉他阿娇与他从此互不相欠。我忍不住破口大骂眼前的负心汉,阿娇爱了你一生,为什么你却从不肯相信她?泪眼朦胧中看到了堆在奏折里的长门赋,终于他打开,行行尽是相思泪。刘彻此时,仿佛回到了从前,他的阿娇,美丽的公主。一滴泪落在了“蠡”上。可是明天,他依然是大汉王朝的天子,依然随手一挥,三千娇娥为他博他一笑……浮生若梦弹指间,海誓山盟烟消散。
  第二日,他下令,将废后陈阿娇安葬于霸陵郎宫庭东。只当是一场琉璃梦,梦醒了,阿娇终于还是回到了疼她爱她的外婆和母亲身边,那时的阿娇还没有遇见他,她是汉朝最尊贵的公主,眼里只有被宠爱的幸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奴颜 • 媚葬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阿宝 2017-10-4 17:13
问好,拜读。
引用 浮华苍桑 2017-10-4 18:38
拜读,给个赞!
引用 苦茶 2017-10-4 20:33
欣赏问好!支持一下!
引用 人淡如菊 2017-10-4 23:02
顶,问好
引用 忆潇湘 2017-10-5 06:04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素点 2017-10-5 10:14
好文笔,
引用 杨千紫 2017-10-5 14:08
好文笔,拜读!
引用 飞雪飘零 2017-10-5 14:18
拜读,祝好
引用 美原 2017-10-5 16:23
引用 学会成长 2017-10-5 18:35
慢慢欣赏,
引用 虚心的竹 2017-10-5 18:58
问好楼主
引用 流萤小梦 2017-10-5 20:19
欣赏,赞!
引用 叶沁 2017-10-5 20:39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郑黑丫 2017-10-5 21:03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逆风飞扬 2017-10-5 22:11
欣赏
引用 仰天一笑 2017-10-6 06:22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凹凸︶ㄣ 2017-10-6 08:02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子夜时分 2017-10-6 09:53
欣赏
引用 穿山甲 2017-10-6 12:09
慢慢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21)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