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

2017-10-18 21:15| 推荐: admin| 查看: 2803| 评论: 56|作者: 匡镇朱琦


  槐花香颂

  作者:朱琦



  有话说在前头

  延长封,仨地名的简化。延津,长垣,封丘,与开封隔黄河相望。打个比方,它们像麦梢黄时熟透的桑椹,或者像一串冰糖葫芦,反正酸甜的滋味,唇齿留香。匡镇归长垣管辖,出城往东南走,闻香停车,那就是匡镇。说它香浓,一是黄河滩区积蓄的泥香水香,再是槐花馈赠的袅袅清香。

  我童年的时候,已是衣丰食足,泡在蜜糖罐里一样成长。祖父祖母依然不厌其烦地灌输,一个又一个匡镇的故事。很多年以前,匡镇的祝老憨,从黄河上的一处叫柳园口的地方,坐船往开封那边逃荒避难,小木船困至河心三天两夜。一位商人实在饥饿不支,拿出两个大元宝,欲换祝老憨布袋里的几块菜窝窝头。祝老憨不换,说:紧要关头,能果腹的物件才是宝贝。后来,祝老憨把布袋里的槐花馍,悉数分给了同船共渡者,一文不取。后来,这位商人也和祝老憨做了一生的朋友。祝老憨的故事,至今仍在匡镇流传。

  我的家乡匡镇,对槐花的敬畏,很多时候,远胜于对金钱的顶礼膜拜。

  匡镇初成的苏大可,当然明白,天真二字在生命过程中的烂漫时光,出自童年。词典里对于天真的注释,让他想告诉这个世界: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为。他遐想着生命的简洁之美,天真之美。

  1黄河上的那段“豆腐腰”,柔若无骨,匡镇就在那腰凹凹里。从这里岔出一条杨柳河,东岸植的是柳树,西岸植的是杨树,杨柳青青,彼此相看,几近牵手。流水行云间,民谣仍在。杨柳河西岸有一片三百多亩大的槐树林,五月槐花开,满目雪白,一地香浓。东岸那一方水塘,最初叫庞家大坑,后来水域不断扩大,也有人称它藏龙潭。

  槐花香居生活馆就在这片槐树林里,这是一座按照宾馆星级标准建设的休闲养老中心。庞晓东是槐花香居生活馆的投资方兼董事长,苏大可任总经理。

  生活馆主门的两侧,两棵巨大的槐树花开的仿真树身上,左边写的是“槐花香开有心处”,右边写的是“一枝一叶总关情”。迎门处一卧太行山风景石上镌刻着“槐花香颂”四个墨绿色斗大的字,沿着槐花道进入约三百米,便是生活馆的主楼。

  庞晓东和苏大可此时正在主楼。

  庞晓东说:大可,你的“槐之颂”,我斗胆写成了条幅,你看看有何不妥?

  苏大可说:庞总,你是书法界才女,有幸,有幸。

  柳编的小桌子上,放着四菜一汤,一盘乡村醋泡花生米,一份菜根赶集,一份生煎槐花,一盘柳絮,一罐匡镇鲫鱼汤。

  庞晓东说:这汤煲的好极了,要的就是这泥腥味儿。

  苏大可抬头看了一眼庞晓东,说:四菜一汤,给个皇帝也不当。

  庞晓东抿嘴一笑:你的槐树文化有独到之处。我感觉,槐树大俗大雅,为树中精英。

  苏大可说:庞总,你的书法有槐树老枝的神韵,执着,坚定,而又张扬,奔放,激情无畏。

  庞晓东说:我喜欢槐树,她像父亲,又像母亲。大可,你说是么?

  苏大可为庞晓东续了些槐花茶,又吃了粒花生米。说:生我者爹娘,养我者榆钱槐花,知我者庞总。

  庞晓东嗔怪道:去你的,罚酒半杯。

  苏大可说:庞总,伯父研制的这款槐花酒,口味清香,保健养生,甘愿受罚。他抽出一支香烟嗅了嗅,又放了回去,十分享受的样子。

  庞晓东吃了一块槐花饼,慢慢品味。她看了一眼苏大可,说:休闲养老是新龙地公司刚刚拓展的项目。大可,我们如履薄冰啊。

  苏大可望了一眼窗外,说:小灶火,大舞台,俗话不俗。

  初夏的午后,细雨连绵。生活馆甬道的低洼处,雨滴敲打的水晕一圈一圈扩展了又消失,消失了又扩展,扑朔迷离。

  庞晓东站起来临窗而立,贪婪地呼吸着混合了槐花清香的空气,说:大可,人有多大胸怀,能成多大事业。你的失败经历,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你不感觉“败”和“财”两个字,有某种缘分么?呵呵。

  此时,那微微软软的风将雨丝吹斜了。生活馆的广场上有人走动,手中的花雨伞并没有撑起,任凭雨水滑过脸颊。或一个人,或两个人,或三五成群。

  苏大可转过身来,深情地望着庞晓东。说:我敬畏槐树,感恩槐花。在我心中,她是父亲树,母亲花,我走不出乡村情结。我常常想,乡愁是追梦者不死的魂。席慕蓉的诗中说,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庞晓东也望着苏大可,说: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女词人李清照更是乡愁悠悠。

  庞晓东将手伸出窗外接了些雨水,高兴地喝了。真甜呀,真甜呀,快来大可,你也尝尝。

  博古架上,淮阳的“泥泥狗”和浚县的“泥咕咕”古拙而概括,原始却瑰丽。一款太行奇石“千年老树”无声地讲述着岁月的沧桑。一盆青翠的富贵竹,绿意融融,生机盎然。

  苏大可说:庞总,我可是脑后有反骨的人。

  庞晓东说:在古代它象征叛逆,偏执,异端啊,在清末那是要杀头的呀!

  苏大可摸摸后脑勺,沉思良久,说:现代意义上,反骨有热爱创造,思维敏锐之说咧。读大三时,我的系主任周老师送我一条幅,冒失千条害,一稳值万金。毕业的时候,又写成条幅,嘱咐我三思而行。

  墨宝,墨宝。周先生德艺双馨,令人敬重,是中原书坛的大家。庞晓东意犹未尽:他和我父亲是至交,记得周先生的家,在开封的前炒米胡同。我跟着父亲一起到周先生家吃过蒸槐花。

  苏大可说:读书,阅读别人,也是阅读自己。我不喜欢动不动将胜天半子,舍我其谁视作生活的终端。学问求极至,做事降三分。当助手是我喜欢的职业,人各有志,一辈子最难掌控的事,大概莫过于判断自己,找准位置。做一个真实的自己,应该是我们的初心,做一个彻底真实的自己,有谁能够理直气壮?我们不是机器人,欲望的指标和喜怒哀乐的程序人各相异。扪心自问,期望脱颖而出是人的本性。瓦解岁月静好的对手,许多时候恰恰是自己的王者之好。

  这算不算自甘平庸?或者攀龙附凤?庞晓东问。苏大可同学,千军易得,唯奴才难求啊。她捂着嘴笑。

  苏大可笑笑:奴才可是需要身份的哩。百鸟朝凤,我想作一只鸟,头狼威风,我宁愿当追随者。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适宜才是春暖花开。

  庞晓东说:自己煲的心灵鸡汤,稀释自身的浮躁。大可,我是不是不该让你回匡镇?

  日子,也许翻过去一页不算困难,想翻回来任谁也无法办到。淋湿头发的水,并不是每一次都是花雨。

  我也一直在想,我这次重返匡镇,并不是深思熟虑的选择。苏大可眼睛望着窗外,似乎言犹未尽。

  庞晓东说:我的苏大经理心事重重哟。

  槐花开过又谢了,日子接着日子。一树一树的花开花放,一树一树的叶绿叶黄。与花作邻,想做一片寂静的叶子,知道那是一种低调的奢华。有多少人可以淡然相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嫣然雪晴 2017-10-17 09:54
学习了,问好作者。
引用 admin 2017-10-17 09:56
喜欢乡土类的小说,问好作者!
引用 飞雪飘零 2017-10-17 10:05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学会成长 2017-10-17 10:05
引用 小桥烟雨 2017-10-17 10:14
拜读!
引用 乐小肆 2017-10-17 10:21
引用 陈真真 2017-10-17 10:21
顶!
引用 石也 2017-10-17 10:33
欣赏朋友的才华,问好。
引用 雪飞雪舞 2017-10-17 10:57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陈宇衡 2017-10-17 11:07
问好,拜读。
引用 纳兰心儿 2017-10-17 11:19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凹凸︶ㄣ 2017-10-17 11:36
问好楼主
引用 晚风 2017-10-17 12:04
留个脚印,问好楼主。
引用 青稻夫 2017-10-17 12:15
欣赏问好
引用 安陌 2017-10-17 13:07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大鹏 2017-10-17 13:19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安珂伊儿 2017-10-17 14:03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呢喃的火花 2017-10-17 14:23
支持朋友
引用 荷秀 2017-10-17 15:17
支持楼主

查看全部评论(56)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