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2)

2017-10-18 21:15| 推荐: admin| 查看: 2883| 评论: 45|作者: 匡镇朱琦

  2

  匡镇偏居北中原一隅,它是国家起重机械生产之重要基地,占据市场半壁河山,号称让世界轻松起来。如果将起重机械产业比喻为一棵参天大树,匡镇就是这棵大树上郁郁葱葱挺拔向上的花枝。

  杨柳河的滋润造化,匡镇开花的树儿花开的早,开的艳,结果的树儿果子长的大,味道儿甜。这地方的男人高大英俊,智慧多谋,行大路干大事,能把装傻那样的过程,做得完美无隙,大智若愚。女人更是婀娜多姿,灵巧聪明,喜施善舍豪爽,不耍小心眼。

  匡镇工业文明进步的脚印始于一九八0年代中期的锔锅锔盆换壶底,修理手拉葫芦,千斤顶。走街串巷进胡同,小作坊弄成了大企业,提包族当上了大老板。匡镇人吃着碗里,瞅着锅里。摸着石头过河,瞧着对岸风景。遇事走一看二望三谋划四,不囫囵吞枣。爱刨根问底,凡事琢磨来龙去脉成败得失。唱戏的腔,厨师的汤,匡镇人见事讲究规矩排场极致。匡镇人种豆想着得豆子,也想着得金豆子。种瓜想着得瓜,也想着得甜瓜。匡镇人植了树,造了林,还要放些鸟儿进去,图个鸟语花香。

  苏大可的父亲领着一伙人,租赁一个破落的院子,办了一家生产起重机的小工厂。多年磨一剑,企业初具规模,苏大可的父亲鲲鹏大展翅。他的三弟,一个外号叫三两下子的人,是他在工厂的心腹。办厂之初,三两下子提醒自己的大哥:“小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谁料想,三两下子却当了小人,弄了个搦脖害。他钻了工厂的管理漏洞,将一笔十分可观的资金占为己有,且操作得天衣无缝,查无实据。工厂沉寂了,生机勃勃的车间空旷了。只有枯萎的榆钱儿无奈地凋谢着,四处飘落,只有含苞待开的槐花散发着丝丝清香。三两下子盖了一座二层小楼,将近五十岁又逢婚姻大喜事,老光棍娶了一位风华正茂美艳惹人的小媳妇。这是一个像她的名字一样麻辣的小女人,她叫花椒。三两下子与花椒夫唱妻和,眨眼间,夫妻俩成了匡镇起重机行业一对风光无限的比翼鸟。

  苏大可学成归来,血气方刚,面对仅仅接手一个星期就遭遇横祸的工厂,要去找三两下子论输赢。苏大可的父亲,伸手按住他的肩膀,说:三十年前还在一口锅里盛饭呢,毕竟同胞亲兄弟。人心隔肚皮,乡村交往,我缺乏刨开血管看颜色的狠啊!三年后的一天晚上,苏大可的父亲撒手归西,那是一个星星点灯之夜。也是在这一年,三两下子瘫痪卧床,转动的眼珠,黯然无光。

  苏大可围绕着匡镇转了一天一夜,,满脑子都是旧三两下子倦缩在土坯屋檐下的瘦弱身影,和小时候他三叔塞进他手心里的那块梨膏糖。苏大可揣磨着三两下子的果敢,无奈,饥渴,欲望。苏大可被三两下子娱乐了,别忘了,三两下子另外的身份叫三叔,曾经的三叔不是三两下子。苏大可在三两下子结婚那天,送了一个大红的幛子:“三叔不用墨,花椒著美文。”想想,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只是这刀和刀斧手有点猝不及防。眼睛看别人,心里算自己。谁是谁非?谁对谁错?谁,不在挣扎,谁,不在恣意,谁是魔鬼?谁是天使?生命百味,谁能够历练成王?谁可以在砥砺中笑到最后?江湖险恶,谁又能躲避博弈?大道无垠,有多少人可以胜似闲庭信步?

  苏大可和父亲放弃工厂,去了开封。

  杨柳河依然缓缓流淌不惊,蜻蜓依然上下翻飞如常,鱼儿依然嬉闹并偶尔跃出水面捕风捉影。

  花椒风儿一样带着花儿的迷香,开始了自己人生的旅途。花椒的麻辣驰名匡镇,让人畏惧也让人念想。做人需要学习榜样,做自己需要坚持,做个有性格的自己常常需要持久的挣脱和坚毅。花椒想做自己,想做一个花开飘香的自己。

  苏大可去开封之前,花椒百般挽留。苏大可和花椒中学同窗,又属于文学粉,上学的时候,彼此萌好感。搦脖害事件后,有年同学聚会,酒酣耳热处,某人感叹往事:“大可······花椒······只是······可惜······”。苏大可把酒相劝,某人喝得烂醉如泥。苏大可将其往肩膀上一撂,送其回家,事后戏称“八言醉翁”。当时,花椒也在,说了句别人说的话:塘中两只鸭,相守过家家,日子平安度,何必走天涯。苏大可接了话茬:初心可贵。

  花椒变着法接触苏大可。一天深夜,电话接通后,花椒说:大可,我给你唱一首匡镇的新新歌谣好吗?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起重行业精英无悔。

  远离亲朋走南闯北,

  投身其中方知滋味。

  起起落落年初岁尾,

  为了订单早出晚归。

  西装革履想要品位,

  其实生活五味杂陈。

  为了生计风吹雨淋,

  鞍前马后终日疲惫。

  为了出货就差陪睡,

  点头哈腰几乎下跪。

  日不能息夜不能寐,

  客户一叫立马到位。

  芝麻点事不敢得罪,

  一年到头不离岗位。

  劳动法规统统作废,

  身心交瘁无处辩论。

  逢年过节拜上拜下,

  为了接单简直崩溃。

  开发客户经常喝醉,

  不伤感情只好伤胃。

  没有利润还装富贵,

  拉拢关系绞尽脑汁。

  五毒不全不能报废,

  打个擦边冇得犯罪。

  不敢奢望社会地位,

  全靠舞厅自我陶醉。

  销售功夫外商钦佩,

  年终总结财富达人。

  苦累过悲观失望过,

  哎哟嗬只是没放弃,

  哎哟嗬只是没退缩。

  做强做大赢在爱拼,

  自强不息匡镇精神。

  花椒低沉地唱着,如泣如诉,唱至结尾处数度哽咽难止。此时,雨已经停歇,她依靠着一棵树。这样的瞬间,花椒的脑子一片空白,所有的思维都被静止在世尘砌筑的围墙之外,那一刻的发呆,竟然成了她忙忙碌碌四处奔波之中短暂的摆脱和歇息。花椒静静地发呆,静静地发呆着。

  苏大可说:花椒,不哭好么?你不是说,咱们匡镇人,中就中在有泪就噙着,要哭也是站着哭么?花椒,我唱个童谣吧:

  小老鼠,上灯台,

  偷油喝,下不来。

  哭着闹着叫奶奶,

  奶奶赶集在外面。

  小鼠急得直挠腮,

  围着油灯打转转。

  喵喵喵,猫来啦,

  叽里咕噜滚下来。

  一滚滚到面瓢里,

  舍急慌忙一身白。

  苏大可说:再古老的乡村歌谣也不会老去。呵呵,不是么?霓虹灯已经闪烁了好多个年头,老奶奶仍旧会唱着油灯下的摇篮曲为童年呵护和催眠。花椒,你尝试一下,拿童心的纯净去擦拭我们生命的模糊,用少小的无猜去稀释遇见的尴尬。你豁然明白,原来,生活可以这样轻易的添加愉悦,轻松的删除忧愁。

  花椒说:好多天过去了,只有槐花匝地的温情,才是我生活中,无需文字说明的初心插图。

  苏大可说:真的,生活的许许多多角角落落都蕴涵诗情画意。其实,你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原本无意功利,只是志愿的驱使。经历之后才发现,服务伴生的快乐,付出相伴的惊喜,倒是成为履历中的暖色。我想说,槐荫之下,君子无澜。离开不是不回去,远望也许是让心灵轻盈的最佳路径。我们都是灵魂的打工者,理念的完善,需要自我的批判意识技能。

  花椒说:老街的大槐树老了,它如一位老态龙钟的长者,日积月累的厚重,成为匡镇的徽记。去年,我和它的粉丝们,给它设置了精致的围栏,并且邀请植物专家给它做了一次全面的健康检查,整修了残枝,病枝,定期进行营养补充。呵呵,老树新枝,盛花如初。只是,匡镇再无人忍心去采摘它,任其花开花落。也是奇怪,那花儿飘落时,在树的四周留恋不舍,铺了一地的温情,倒陡然间增添了许多的感慨和向往。

  苏大可说:花椒,理智的朋友才能久远。匡镇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也是我们心灵的净化沉淀池。聊聊它,心生敬意。老街大槐树上,那口古钟还有人敲响么?悠扬的钟声是匡镇的心语。夜静无人时,隔断琐事的打扰,轻轻敲一下钟吧,你心的回音,一样悠长空灵。依靠着大槐树粗糙的躯干,你会发觉树的共鸣,一样含蓄和静远。歇息有许多方式,让灵魂独处也是度假的理由和疲劳之后的洗尘。

  花椒说:谢谢老同学。花椒低估了苏大可处理问题的视角和手法,她本来准备接受一场暴风骤雨的冲击洗刷,甚至雷电交加的狂轰滥炸。这一切,都没有若预料所至。花椒心内的那片阴云,密布如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高山流水 2017-10-17 16:58
来过,拜读
引用 子玉 2017-10-17 18:31
拜读,祝好
引用 雪飞雪舞 2017-10-17 18:54
欣赏并问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17 19:16

感谢朋友,敬请赐教。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17 19:17

谢谢,说说拙作的毛病呗!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17 19:19

真诚说声感谢,欢迎批评!
引用 纳兰心儿 2017-10-17 19:35
欣赏支持!
引用 绿豆小兵 2017-10-17 19:56
慢慢欣赏!
引用 忆潇湘 2017-10-17 20:17
欣赏并问好!
引用 安小影 2017-10-17 20:23
支持朋友
引用 陈宇衡 2017-10-17 20:30
引用 嫣然雪晴 2017-10-17 20:50
欣赏学习了!
引用 杨千紫 2017-10-17 21:12
好文笔
引用 梦帆 2017-10-17 21:35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安珂伊儿 2017-10-17 22:27
问好,拜读。
引用 杨柳岸 2017-10-17 22:48
好文笔
引用 飞雪飘零 2017-10-17 22:59
留个脚印,问好楼主。
引用 九月冰菊 2017-10-17 22:59
慢慢欣赏!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2017-10-17 23:57
慢慢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45)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