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4)

2017-10-18 21:16| 推荐: admin| 查看: 2643| 评论: 44|作者: 匡镇朱琦

  4

  世界越来越小,世界越来越大。非常熟悉,装作素不相识,近在咫尺,仿佛万水千山。我不知道你,你知道我。你不知道我,我知道你。你知道我,我知道你。你不知道我,我不知道你。那只小企鹅应该知道,世界变得越来越奇妙。

  几天前,苏大可接受了一个网名叫“遥望麦田的土妮”的添加请求,这位网友邀约他星期六晚上,聊一个“畅想爱情”的话题。苏大可上线后看见“遥望麦田的土妮”也在线,想进她的空间,才发现对方设置了访问权限。苏大可没有主动打招呼,他去了自己的空间,他的网名叫“泥氏庵歌”。“遥望麦田的土妮”向苏大可发送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他回复了一个握手的图标示意。

  遥望麦田的土妮:我是一个坐在轮椅上,遥望星空的土妮。

  泥氏庵歌:只要心中有一双飞翔的翅膀,上帝同样会给你一片天空。

  遥望麦田的土妮:我掬了少许茶的声音,搁在初夏的杯子里倾听。先生如果喜欢,小女子与你分享。

  泥氏庵歌:它许多次古典的抒情,都是由唐诗宋词咏叹。不知土妮是眷恋宋词的婉约,抑或心仪唐诗的某一处浪漫?呵呵,知音品茗,承蒙时光不弃。泥泥人在几枚新绿的茶香中,领略着那人那山那土那水,掩藏了许多年的岁月静好。

  遥望麦田的土妮:杯中的风景,曾经在的桨声里澎湃。秦砖汉瓦那风干了的记忆,一次又一次,打湿在暮烟晚笛或明月千里中,陪伴着茶的温润一块徜徉。先生,真的,真的好。

  泥氏庵歌:是的,真的好。谁能够预言,早年茶与水的一见钟情,解释着,最完美的温馨可以这样长久坚持。

  遥望麦田的土妮:先生,开始我们的命题聊天好么?推开一扇窗,你发现,外边的好多窗子,都是开着的,并且十分美丽。

  泥氏庵歌:呵呵,窗户推开了四季,却不见爱情鸟的双翼,翕动我的心灵。

  遥望麦田的土妮:是么?故事常常在不经意间发生。一春一秋,一夏一冬,总会有惊奇出现。

  泥氏庵歌:无论咫尺还是天涯,爱情都是奢侈品。你爱情了么?我回答:我爱情了么?

  遥望麦田的土妮:相守到老?无隙牵手?爱情可以这样定义么?我回答:彼此欣赏,达到一种糊涂的状态?忘我,呵呵,忘我。

  泥氏庵歌:一种无需刻意复制的跋涉,一次因为有理由才开始,走着走着找不到理由的浪漫之旅。

  遥望麦田的土妮:小时候,我在老祖母的首饰盒里认识了我的故乡,那是一捧褐色的泥土。长大了,我从父亲小心翼翼晾晒那捧泥土的样子里,品尝了家族记忆的芬芳,接受了爱的启蒙。我是黄河的黄毛丫头。

  泥氏庵歌:我时常说,黄河水是不加糖的咖啡,黄河是不爱修饰的男人树。不论漂泊多远,不论离开多久,我们并非无根之人。故土是我们的精神基因。

  遥望麦田的土妮:喜欢雷抒雁老师的《星星》么?先生可以陪我一起倾听么?仰望星空的人|总以为星星就是宝石|晶莹,透亮|没有纤瑕|飞上星星的人知道|那儿有灰尘,石渣|和地球上一样复杂。呵呵,诗人是在感叹生活还是在感叹爱情?爱情是这样的么?

  泥氏庵歌:诗人“以文字的名义站在纸上”,就像“草以花的名义站在园艺,树以果的名义站在山岗”。诗人感叹什么那是诗人的激情,我们能够感悟什么那是诗歌的魅力。有人说:幸福这座山,原本没有顶,没有头。我说:爱情这条河,谁见过她设想的堤岸?谁见过她预订的奔流?谁在她的波涛浪涌中不是一只小舢板?

  遥望麦田的土妮:爱情是生活里的诗人,不写诗的时候,他(她)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一个母亲,一个妻子,一个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奔波的角色。

  泥氏庵歌:从心动到古稀,从忘我追逐到步履蹒跚,终老的优雅里并不只是花季。

  遥望麦田的土妮:呵呵,轮椅上的土妮,连那步履蹒跚都无法奢望。

  泥氏庵歌:哦,土妮,对不起呀,原谅我的粗心。我可以为你分担一点苦痛吗?

  遥望麦田的土妮:谢谢你。夜晚,有个人一起畅想,轮椅上的灵魂,同样感受宽广辽阔,同样感受美好明媚。抚慰,可以有许多方式选择。

  泥氏庵歌:朋友有了苦恼担一点,自己有了快乐送一点。一减一加的瞬间,那种抖落压抑后的天高云淡,悄然而至。

  遥望麦田的土妮:窗外落雨了,雨声淅沥。

  泥氏庵歌:煮茶,听雨,夜话,只是瘦了伊人梦。

  遥望麦田的土妮:曾经的淋雨让人至今心存向往,丝丝斜雨,微微清凉,不能拥有了,才觉得它的甘甜。人间烟火,书中墨香,先生,活着,真的好。

  泥氏庵歌:从前陌生,从此相识。陌生人只是一个概念,读懂别人与读懂自己,同样也是一种幸福的拓展。

  遥望麦田的土妮:一天的疲劳放进网络,顺便也把苦恼扔在空间的某个角落。偶尔的快乐,我会点击分享,哪怕有点微不足道。

  泥氏庵歌:下雨了,我去公司的院子里看看,守夜的人有点感冒。你也休息吧,不熬夜好么?睡不着的时候,安静地闭合眼睛,把忧虑阻挡在心门之外,只留下那一抹暖阳和梦相伴。

  遥望麦田的土妮:谢谢先生。敲击键盘的瞬间,手指舞动的快乐彼此连线。呵呵,我想,梦的风景,该是那湛蓝的天空,无染的白云,一望无际的青青草原吧。好的,再见。

  子夜,在夏雨的音乐中进入睡眠状态,灯影里的小院,因为树的摇动,绽放着淡黄色的妖娆。苏大可的背影,像一款飘逸的艺术签名,写在湿凉的微风中。

  雨的潇洒和从容总是那么让人羡慕不已,它的恣意和癫狂也是那么让人无奈。风来风去,起起落落,雨来雨去,消消停停,风风雨雨,谁是谁的伴侣?

  庞晓东用网名“遥望麦田的土妮”又和苏大可聊了几次,感觉良好。谁想到,苏大可信以为真,请求以“阳光志愿者”的身份,给她提供一些微小的帮助。诸如一小时户外阳光浴,30分钟空气吐纳晨练,周末田野读诗歌,等等。网络世界,虚虚实实,庞晓东感知着苏大可的明净高远,坦荡磊落。她谢了“泥氏庵歌”的一片好心好意,选择隐身无语。只是觉得,用这种方式进入苏大可的内心世界,是不是有点不太智慧啊。苏大可还蒙在鼓里,他放心不下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土妮。苏大可发现,人与人的你来我往,堆砌着越来越多的围墙,有形的,无形的。围栏无处不在,在栏内,也是在栏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不为五斗米 2017-10-18 08:29
欣赏,精彩继续!
引用 高山流水 2017-10-18 08:36
拜读,祝好
引用 飞雪飘零 2017-10-18 09:04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张开日月眼 2017-10-18 09:26
欣赏问好
引用 美丽邂逅 2017-10-18 10:06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君逍遥 2017-10-18 11:04
欣赏
引用 雪晴 2017-10-18 12:13
支持并问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18 12:16
感谢朋友的赏读,顺颂秋祺!
引用 程鹏 2017-10-18 12:40
引用 上官楚伶 2017-10-18 13:39
好才华
引用 微笑 2017-10-18 15:01
引用 忆潇湘 2017-10-18 15:27
路过,支持一下!
引用 乐小肆 2017-10-18 15:52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幻月冰清 2017-10-18 16:18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18 16:21

握手问好。
引用 阿宝 2017-10-18 19:21
引用 竹林听雪 2017-10-18 21:17
支持楼主
引用 念奴娇 2017-10-18 21:31
好才华
引用 一竖居士 2017-10-19 07:24

查看全部评论(44)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