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9)

2017-10-23 16:14| 推荐: admin| 查看: 2323| 评论: 45|作者: 匡镇朱琦

  9
  婚姻是一册作业本,聪明的女人总是十分珍惜那些日子一样的空格,讲究笔划顺序,横,竖,撇,捺,全是遵守着习字的规矩。特立独行的女人,有时候执意扔掉章法的束缚,顺应自己的内心,挥洒自如,酣畅淋漓。人间事,并非简单的褒贬二字评语,能够妄论红尘的啊。花椒风儿一样,带着花儿的迷香,在凉爽的夜间浮动。花椒想做自己,想做一个花开飘香的自己。猛烈的夜雨猝不及防,爆发之前,几乎感觉不到一点征兆,或许专门为他们两人有备而来。苏大可和花椒扯着手在雨中奔跑,浑身淋的湿透。逼真的身体曲线,完全听任风雨的肆意摆布。两个人大道撒缰的疯狂样,委实着人浮想翩翩,宽容的夜和宽容的灯光以及宽容的城市,恕谅了一对雨中飞翔的鸟,游弋的鱼,和他们窜动的灵魂。赶到宾馆的门廊下面,雨就奇怪地戛然而止,连个趋缓的过程也省略了。两个人禁不住哈哈大笑,花椒瞅苏大可,苏大可瞅花椒。苏大可说:得劲!得劲!淋雨的感觉得劲!花椒说:好爽!好爽!两个人雨中狂奔的体验好爽!苏大可说反正衣服完全淋湿了,他要趁雨停歇间隙回去,说着,他把手提袋递给花椒。花椒跟他急眼,说:二次淋雨容易感冒,听话,上去!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商量呢。
  进到房间,苏大可要用吹风机吹干衣服。花椒从手提袋里拿出一套西装和一浅一深两件衬衣,讨好似的让苏大可先去冲洗一下,瞧瞧试穿的效果。苏大可也不再推辞,去了洗漱间。
  花椒泡上两杯信阳毛尖,正当茶芽婷婷玉立,时而上浮,时而下沉,嫩香幽雅弥漫,苏大可就容光焕发的出来了。花椒说,合身合身,好像定做的一样。她叫苏大可先喝口热茶暖暖心窝,自己也去换身衣服。
  花椒穿了淡色碎花新裙装,显得干练清爽。她在苏大可面前旋转一圈,非要他给个赞。苏大可交差似的说:人美衣美,前途美好。
  花椒说:借苏同学吉言,起重机械发展小型研讨会预备会正式开始,我声明:本次活动谢绝录音,拍照,摄像,未经许可,不得向外发布任何相关信息。
  苏大可抿口茶水,细细品味:帽子太大,闲喷范畴,闲喷范畴。说完自顾自看花椒准备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和项目计划书,很快入了状态。
  我先说吧,泼泼冷水。呵呵,你有无偿泼冷水的智力支持,你是幸运的。匡镇人玩起重机,发轫之始,诱因十分单纯,不外乎填饱肚子和一分钱掰开花,它是匡镇苦苦找寻到的谋生技能。所以,手里掂着一个闯字,不拘一格闯,甚至不择手段闯,成就了著名的‘闯王精神’,‘匡镇现象’,也造就了众多的财富持有者和起重机械企业群。闯劲,是匡镇起重行业夺取话语权的最初的杀手锏,长时间的闯,后遗症逐渐显现。第一代的创业者身上,恋恋不忘的饥饿感,依依难舍的金钱癖,反复发作,膨胀为勇闯思维情结。企业强大乃企业家的梦寐以求,无可厚非。大,避讳过度仰仗外部因素,虚幻的未来,成功的概率极小。做强,做专,做精,才是企业的长久之策。企业发展必须理性,当企业步入一定的台阶,或者说达到某个段位,应该考虑建设自己的战略规划冷思考系统。用他人的钱扩张自己的事情,本是一件愉快的行为,人人都愿意干。设想之初,别人看到的是鸟瞰图,我们预见行进中的悬崖。悬崖之一,即是资金链断裂后自己的扑腾能力。要清醒,别人首先为自己活着哦,当然,你也是首先为自己活着,我们没有理由责备旁人的釜底抽薪。因为,看起来烈火熊熊,实则大部分的柴火,是从别人的柴火垛里拆借而来,属于借蓬使风,借水推船。我们不但要有砌锅灶的泥,水,砖,还要有自己的大柴火垛!苏大可自觉旁观者清,不藏不掖,滔滔不绝,心直口快。
  花椒给苏大可续些热水,神情淡定。
  讲则逸闻,刷新刷新脑瓜屏,慢慢地琢磨琢磨。说的是齐白石给荣宝斋画笺纸,一朵淡蓝的牵牛花,几片叶子,题两行字:‘梅畹华家牵牛花碗大,人谓外人种也,余画其最小者’。此老极风趣幽默。寻常画家,哪得有此。此是齐白石较寻常画家高处。苏大可说罢,看着花椒。
  花椒只是微笑,难得的娴静状。稍顷,又催促道:苏同学继续,继续。
  苏大可示意花椒饮茶,他在斟酌往下聊的话题。他站起来,在房子里踱来踱去。他走到窗前,夜空,星星依稀可见。
  花椒默默地坐在那里,目光跟随苏大可挪移。她静静地端详着他的背影,意味深长。花椒感激这场突如其来的滂沱大雨,她竟然冒出狂放的念头,宁愿天天淋雨,宁愿天天淋湿。
  花椒,你有一支值得尊重的敬业团队,它的职业素养,它的执行力,它的挑战意识和对目标的饱满激情,在业界有目共睹。这是你的最大优势,也是你作为团队领袖的欣慰之处,同时,也彰显了你在管理上的穿透力。公司的股权结构单一,集中度高,管理层除你之外没有持股人,这是公司的基本面。据我所知,管理层的一些高管,旁敲侧击急于将公司的摊子铺大。特拉克尔有一句话:‘与你同行的人比你到达的方向重要。’拍脑袋,凭冲动指点江山的风险日益增加,评估项目投资的未来前景迫在眉睫,市场的丛林法则,排斥那些儿戏的人,我一向不推崇做实业誓言粉身碎骨者,临阵脱逃的往往是他们。决策者客观,准确判断论证中的告诫,考验着企业家的洞察力,抓住机遇与权衡利弊并不矛盾。聊几句企业融资吧,传统的渠道不通畅,导致公关力量过度倾斜,并且打社会闲散资金的主意,公司周围的群众,朋友,七大姑八大姨,多少不限,来者不拒,资金困难暂时无忧。应该充分警惕这种群聚效应的负面破坏力,资金链出现危机时,揭竿而起潮水般汹涌而至的债权队伍,首当其冲的是这些平时无法无力无权监督资金去向的人,他们对自己的血汗,有着无容置疑的天生敏感神经。谁的公司,把最后的预案绑在这棵稻草上面,谁的公司兵临城下。再说产品和企业文化,生产一代,,储存一代,研发一代,公司良性循环。此时,企业文化构建尤其重要,它不是宣传册里的一句口号,它伴随着产品的每一道工序,它是作业者和产品共同孕育的企业品质。花椒,摸准穴位与否,你自己定夺吧。
  花椒说:受益匪浅,佩服。教学相长,呵呵,这话该你形容咧。企业运营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精细化管理,涉及方方面面,于细微处见功夫。公司想请你一个单元,一个分支地讲授,具体事宜和时间再协商,先谢谢你!我说收购的事情,豫达重机公司是匡镇起重圈的龙头企业,创始人樊总裁欲抽身隐退,转让自己的全部股份,去意已决。这与我扩大公司规模,跨越发展的思路相吻合,我珍惜这次机会。我咨询了省会经济和法律界的专业人士,他们也看好这次收购行动。专业公司的评估文件都在这里,相关的谈判工作正在进行之中。大可,携手干吧,男人渴望舞台。
  苏大可直言:江湖很大,匡镇太小,樊圆滑,套路深,喜挖坑,谨慎行事。
  花椒说:嗯,嗯,领教过他的招数,慢,狠,藏,奇,准,我有预案。苏同学,看准时机切入,果敢融合理性,气魄来自高度,契机青睐胆略。匡镇的女人也是男人,可顶天,可立地。敢想,没啥不可以,敢做,啥都有可能。大可,匡镇的男人不是这样,你逃避,你退缩,你保守,你不是战士!你不是匡镇的大汉子!七尺男儿,甩开膀子阔步呗!你强迫自个儿安分守己,你的不抛弃不放弃的豪气,跑哪儿了?你的精神魂儿,匡镇杨柳河里凫过水,击过浪,河滩里头钻过芦苇荡,撵过野兔,高粱地里捉过蚂蚱,玩过迷藏。你离开了匡镇,你离得开匡镇吗?
  苏大可说:夜谈不忧夜阑,子夜无扰,我扯远点吧。起重机械从业者的初心和终极,目标的连贯性和一致性是纯粹的,让世界轻松。父亲给我说,匡镇起重机制造白手起家,靠上外面零零碎碎搞起重设备维修,积攒点模糊印象,回来比猫画虎,这就是匡镇日后长久不衰的‘跑业务’雏形。父亲举了个起重机上面轴孔的例子,本来,这些轴孔必须上车床镗制的,那时候活多机器少,工人为了赶工期,别出心裁,好多轴孔用气割枪一割,直接把连接轴装配上去,点焊死大功告成,更别指望表面粗糙度,倒角倒圆,硬度要求,黄油孔只是装饰。有些工人气割手艺差,轴孔呈椭圆形,毛刺也不除,往空隙处塞点破布破棉花,漆一抹万事大吉。轴和轴承之间活动量大的,轴上面密密麻麻打些样冲眼添堵。父亲亲眼见过,刷漆工拿黄河红胶泥替代设备批灰。当时,质量过得去的,算是老旧起重机组合翻新。匡镇工业的萌芽,出土期何等艰辛,丑陋,猥琐,挣扎,荒诞。一次喝酒前,父亲说,如此原罪,让他背负着沉重的枷锁,那次工厂变故,对他,是一种解脱。父亲说,他是匡镇起重机兴盛时代,傍邻的一处废墟,他不幻想有朝一日成为一则寓言。
  花椒无惊讶表情,她说:为了吃饱饭而努力奋斗的匡镇起重机械行业的先行者们,可谓挖空心思,不屈不挠。要知道,能够敞开肚皮吃饭,是他们的残酷现实和宏伟理想。饥饿难耐,是宽宥他们的充足理由。你应该清楚,草根初创,那些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者,纷纷脱颖而出,倒是那些识文断字的人,按照流程走,却是落个文书角色,此为匡镇‘八大怪’之一。呵呵,创业孕育期,好事情多磨。谁能想象,弹指一挥间,昔日的泥腿子成为行业专家。摆弄破旧千斤顶,破旧手拉葫芦入门,到大吨位起重机智能化控制,迁就迁就的家庭作坊到傲视群雄的起重机产业集群,筚路蓝缕,披荆斩棘。耍的是大刀阔斧,玩的是心惊肉跳,血雨腥风渐渐被春暖花开分解稀释。酒喝六分醉,饭吃七分饱,又成时尚族类了,你说怪不怪!
  苏大可:没人生活在真空里,我也需要一款吃饭的碗。下个星期三,我去新龙地公司上班,职位是总裁助理。在包公湖闲逛的时候,庞总发过来的短信,我已经回复确认。
  花椒说:祝苏同学好运!很高兴你的才华不被埋没。我有一个请求,望你慎重考虑。既然难以坐班,聘请你做公司的智囊吧!你持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这股份属于公司赠与行为。
  苏大可思考片刻,说:持股就免了。智囊,承蒙抬爱,我年纪轻轻,自知力不胜任。花椒,我对匡镇情感深厚,对匡镇的起重制造梦寐牵绕,我想站在远处看它。匡镇起重走到这一步万水千山,波涛汹涌,峰回路转。很多人进了这个圈子,很多人出了这个圈子,大浪淘沙。当下的匡镇起重圈,沾沾自喜,浮躁,跟风,盲从,大者荣耀,透支自己的能量,无序竞争,廉价竞争,视上大项目为赌注,等等,等等,这些粗糙与眩晕,开始排挤摇晃匡镇的可爱和厚重。我愿意将所感所悟无保留地与你分享,你离我很近,我离你不远,在我们的中间,匡镇,我们熟稔于心。说着,苏大可站起来,望着花椒:花椒同学,握手吧。为公司全面导入卓越绩效管理模式,我们一起努力!
  彼此的手,温暖紧握。苏大可说:告辞。花椒说:伙伴不言谢。
  苏大可转身欲走,花椒轻轻喊道:这么晚了,大可,别回去吧!我也吃不了你。
  苏大可回头微笑,没有停步。
  花椒的心怦怦直跳,她不再犹豫,槐林里积聚的渴望,勇气,跨越无数道屏障,猛然爆裂。花椒扑过来,双手从后面拥抱着苏大可,她丰盈的双峰,紧紧地贴着苏大可的脊背,一股奇妙的热流,瞬间在他的身体内奔涌。
  黎明静悄悄。
  两个人颤抖着,躯体,灵魂,肉欲,都在剧烈地颤抖。花椒的手,在苏大可的胸前摩挲着,不停地震栗。她喘着粗气,有点语无伦次:上帝,原谅我吧。大可,别动,让我抱一会吧,求求你!
  苏大可说:花椒,这,这,这,我们背叛了游戏规则。人是一座城池,感情也不能任意泛滥。对岸的风景,遥望着也是一种享受。爱,并不完全是童话。
  花椒说:我知道,你承受着玉碎的痛楚,我煽动了瓦全的悲情。爱情来了,世界小了,放纵自己的同时,也在放纵着对方。爱情走了,世界没了。大可,抱着你,我离幸福很近很近。
  时间缓缓地挪动着,苏大可沉默着,内心惊涛骇浪。让欲望飞一会吧,激情燃烧的力量,无处掩藏。
  花椒的全身,仿佛着火一样,滚烫滚烫。她贪婪地吻着苏大可的脖颈,耳垂,头发,衣服,死死地拥抱着他,唯恐苏大可挣脱一般。
  花椒疯狂的扭动,挑逗得苏大可热血沸腾,他宛若一座行将爆发的火山。苏大可的手,开始游走在花椒紧翘浑圆的臀部。
  两个人的火,要把整个世界点燃。
  花椒的脸,靠着苏大可的背部,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苦苦恳求:大可,你不要回转身,我们克制着。我们面对面相拥那一刻,理智的堤坝,就彻底溃塌了!如果那样,你我,一辈子将会如风不安。我放开手,你别犹疑,天明,我们依然如初,返璞归真。走吧,大可。
  说完,花椒回头呆坐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眼睛盈满泪水。
  苏大可悄无声息地飘走了。万有引力,飘也飘不太远,想飞也飞不掉。
  天蒙蒙泛白,雨后的空气格外新鲜,鸟鸣正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玉雅兰 2017-10-22 07:41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飞雪飘零 2017-10-22 08:15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浮华苍桑 2017-10-22 08:30
拜读,给个赞!
引用 高山流水 2017-10-22 08:55
问好朋友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22 12:40

感谢高山流水朋友!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22 12:40

谢谢浮华苍桑朋友!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22 12:41

祝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22 12:41
玉雅兰 发表于 2017-10-22 07:41
好文笔,送上问候。

谢谢,问好。
引用 水陌格格 2017-10-22 12:54
引用 安陌 2017-10-22 13:31
好文笔,
引用 漫天 2017-10-22 15:02
欣赏问好
引用 辰州 2017-10-22 16:36
好才华
引用 冰山雪莲 2017-10-22 18:31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22 19:09

相逢即美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22 19:09
冰山雪莲 发表于 2017-10-22 18:31
好文笔,欣赏学习。

向你学习哦。
引用 荷秀 2017-10-22 20:46
欣赏学习了,
引用 杨千紫 2017-10-22 21:07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子玉 2017-10-22 23:40
赞!赏读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0-23 07:46

谢谢朋友,早上好。

查看全部评论(45)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